15 学做生意(2)/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问两个路人,没费什么功夫,到了双福大药堂门口。

秦星这次没让秦月在门口等,姐弟三个一起进了大药房!

因为还是上午,药房好像都没有什么人!

有一个小药童在柜台外唉声叹气的捣药材,柜台后面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先生在挑拣药材,嘴里唠叨着“捣药材的时候,不要唉声叹气,你想学医,就要先学怎么拣药材嘛,路要一步步走,饭也要一口口吃…”听得小药童,摇头又点,搞怪的样子,秦钰噗嗤一下笑出声。

听到声音,药童和老先生同时抬起头,药童涨的脸红耳赤,秦钰反倒不好意思了,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鞠了个躬“小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我。我…”小药童越发的囧。

“不知道小姑娘小哥儿来是看诊还是抓药呢。”老先生笑眯眯的询问。

秦星走过去,刚刚超过柜台一个脑袋,看着满脸笑的老先生,心道,果然是老好人的样子!然后也不啰嗦,拿了一盏燕窝出来,给老先生,说明来意。

老先生看看燕窝,又看看三个衣衫破烂的孩子,才对秦星说“孩子,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秦星还是装作不认识,摇摇头。老先生接着说“这呢,叫做燕菜,只有富贵人家才吃的起的东西!那皇宫里的妃子们,每日要吃的…”

秦月和秦钰一听连皇宫里的娘娘们都吃这个,心里激动的不行,连连拉秦星的衣摆。秦星没理会他俩,暗道,原来古代这东西叫燕菜!而后一脸求知的问“那老先生收吗?我们有一背篓。”

老先生想了想,对秦星说“小姑娘,实不相瞒,我收是收,可是,这价格肯定不会有仁济堂的高,看你们也是穷人家的孩子,挣几个银子不容易。”

话没说完,秦星已经听懂了,不禁再次感慨,真真儿是老好人!“老先生,谢谢您,不过,您看我也不懂,你觉得我可以卖多少银子合适呢?!”秦星想,这个老先生肯定不会哄骗她。

“你这个成色已经是很好的了,而且还挑了毛,最起码也得这个数”老先生拿一个巴掌正反晃了晃。秦月和秦钰相互看了看,兴奋的狠,手势看懂了,巴掌正反,意思是五文加五文的意思?!两人狠狠点了点头,一起看向秦星!

秦星眯了眯眼睛,想着,不错,十两银子,比自己估计的更高!又狠狠斥了斥那个黑心的胖掌柜!然后真诚的对老先生说“老伯伯,谢谢您了!您是个好人,不过,我们家也确实是需要这笔银子,所以…”

“去吧,去吧,别耽误了”老掌柜不在意的挥挥手,又去拣药材。

秦星拉着秦月和秦钰给老掌柜鞠了个躬,转身奔向仁济堂!仁济堂好找,只和双福大药堂隔了一条胡同!

仁济堂明显大多了,三个药童各自忙着,拣药材,抹桌椅,捣药材,除了捣药的声音,很安静,大堂明亮,微微的风吹着后门的布帘轻轻作响!进门右手边一张看诊的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身材中等,长胡须,带着四方帽,面相慈悲,坐在桌前看一本医书,倒是很有医者的样子!

秦星带着秦月秦钰走进去,抹桌椅的小药童笑着站起身,“几位是要看诊还是抓药呢?”到底是大药房,没有因为秦星姐弟几个衣衫褴褛而有所怠慢。

秦星照样给一个笑脸,行了一礼,恭敬的的说“小哥,我可以找你们家掌柜的吗?”这次学熟了,不找老板了,找掌柜!

“找掌柜呀,这…您几位这边儿来”…径直把秦星几个带到了看诊的桌子前。“几位,这就是我们仁济堂的钱掌柜!”

钱掌柜从书上抬起头,看到眼前几个穿着破烂的孩子,眉微微抬了抬,胡子一翘一翘的,笑着问“几位小姑娘小哥儿这边坐,可是有哪位头疼脑热?还是替家人问诊呀?”

秦星带着秦月秦钰规规矩矩行了礼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秦星一直奉信人敬我一分,我必十分还之!坐好,放下背篓,秦星甜甜一笑,“钱掌柜,是这样的,我们采到了一些东西,不知道您这里收不收?”说完拿出一盏燕窝,递给钱掌柜,看到燕窝,钱掌柜的眼睛一亮,一脸喜色的问“小姑娘有这燕菜?”

答“嗯,是的,钱掌柜收吗?”

“收,收呀,有多少收多少!”钱掌柜研究着手里的燕菜,不停的点头。

“那您看这值多少钱呢?”秦星探过身子,继续问。

钱掌柜看了看三个孩子,虽然都衣着破烂,但是都很规矩有礼,问话的小姑娘眼睛里一股子灵气,大些的女孩儿和小些的男孩儿虽然表情激动,却忍着没有插话,看的出都是有教养的孩子。只是家境都不怎样,也不想多说虚的,而且他们拿的燕菜确实也是上品,送到京城,翻上两倍甚至三倍也是可以的。

于是直接说“小姑娘,你一共有多少呢?一般都是按斤来收,若是少,论两也行”,也不怪钱掌柜觉得会少,这仁济堂在青水镇都几十年了,也没见着有人来卖这燕菜的,想必是这里不产这!

“钱掌柜,我这里有一背篓呢。您看看”秦星听钱掌柜的话,估计他不会给他们玩套路了,也就不藏着掖着,都拿出来!

钱掌柜一看,顿时激动了,每一块都完整,成色也都好,还细心的挑了毛,不由欢喜的很,“好,好,我都收了,以后要是还有,我还收!”

“钱掌柜,那您看,这价格…”秦星觉着这种时候谈钱是不会伤感情的!

“价钱好说,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大盏的按十二两一斤,小盏的按十两,你觉得怎样?”话还没完,只听噗通一声,是秦钰跌下椅子的声音!只见他满脸涨的通红,嘴巴呈o型,“我滴个乖乖,十两银子啊,还是一斤。那这一背篓…”回过神,一咕噜爬起来,拉着秦月的手,“大姐,大姐,我们有银子啦,娘可以看病啦,二姐也可以看伤啦。”单纯善良的孩子,哪怕肚子饿惨了,却还是在有了银子的第一时间想着给娘和姐姐看病!

秦月看着满脸激动兴奋的秦钰,也含着泪连连点头,却还是忍下激动的情绪,安抚秦钰,“钰哥儿,好了,好了…星儿还在和钱掌柜谈事情呢。”

秦星无奈的看看秦钰,知道这是兴奋狠了!不好意思的看向钱掌柜“不好意思,钱掌柜,家里太缺银子了…”多的就不说了。钱掌柜挥挥手,浑不在意,只是问“刚才我说的价格,姑娘可还满意?”

实话说,秦星已经很满意了,和双福的老掌柜说的差不离,这个钱掌柜是个地道人,她不介意和奸商打交道,但是更喜欢和地道的人合作!点点头,“就按钱掌柜说的称吧!以后我们得了这燕菜还是给您送来。”

招呼了药童拿过称药材的小称,捡出背篓的燕窝,一一称过。最后换了六十六两银子。六锭十两的和六两碎银子,沉甸甸的银子抱在怀里才让秦星才有了一点安全感,松了长长一口气!总算没有辜负原主秦星的身子!

找钱掌柜借了个包袱,包好银子,小心的放进背篓,秦月都不敢背,非让秦星背着,秦钰从看到银子的那一刻就没有淡定过。谢过钱掌柜刚准备走,秦月拉住秦星,又走到看诊的桌子前,对钱掌柜说“钱掌柜,能麻烦您帮星儿看看伤吗?”

钱掌柜站起来,打量了秦星一眼,除了脸色苍白些,看不出受伤的样子,不过,还是走出来,对秦星说,“来,哪里的伤,我瞧瞧”,秦星虽然觉得没必要看了,不过想了想,还是罢了,免得他们担心。于是挽起袖子,胳膊上在慢慢愈合的伤口因为走动和跑动有轻微的裂口,不严重,腿上也一样,钱掌柜开了药,交代了服用方法,秦月一一记下。

秦星又把秦柳氏的症状给钱掌柜说了,钱掌柜说是贫血,估摸着比较严重,长时间没有得到改善越发的严重了!“我先给你们开副药带回去,你们娘吃了若是有好转,下次来镇上,就一起来,我把把脉。”姐弟三个满口答应,要付了药钱,钱掌柜拦了,豪爽的说,不用了!

秦星也乐得的捡个便宜,乐颠颠的和秦月秦钰背着银子和药走了。去找秦柳氏和秦怜。秦柳氏说的秀坊叫潇湘坊,和仁济堂在一条街上,中间只隔了一个市场。

因为有了银子,秦星心里一阵轻松,脚步也轻快起来。

从市场走过,边走边看,和现代的杂货市场差不多,卖什么的都有,秦月看到馒头包子摊子,摸摸肚子,还真饿了,回头看看秦月和秦钰,只见他俩紧张的跟在自己后面,一步步跟着,护着秦星背着的背篓!

秦星笑晕了,拉过秦月和秦钰,低声说,“姐,钰哥儿,你瞧瞧你们俩如临大敌的表情,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手上有银子似得!”秦月和秦钰一愣,马上急急的说,“啊,那会不会有人抢我们的银子?”

“嘘,”秦星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你们啊,轻松点,别这么紧张,看咱们这破烂的衣服,你就算说你有银子别个也不信啊,可是,你们这么紧张,别人一定以为我们有什么宝贝呢…”

秦月和秦钰想想,好像是这个道理,相互看了看,不好意思的笑了,放松下来。秦星笑了笑,也不再打趣这姐弟俩,恐怕除了铜板还没见过银子吧!这笔银子在他们看来估计是“巨款”了!以后,会让他们看到更多的银子的,这还才开始呢!

秦月和秦钰一放松下来,就和秦星一样,发现肚子饿了!姐弟三个一致决定先去找到娘和秦怜再一起来买肉包子吃!加快脚步,直奔潇湘坊!没想到,还有个惊喜等着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