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秦怜拜师/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到潇湘坊门口,坐在大堂里的秦怜就看到了秦星三个,直奔出来,“大姐,二姐,钰哥儿,你们可回来了!”说完,拉住秦月和秦星的手就走进大堂。

秦月和秦星只能跟着一起进去,秦星心里想着,这丫头一直寡言少语的,这是遇到啥好事儿了?!

果真,一迎上秦柳氏,秦柳氏眼睛红红,却也是满脸笑容,“月儿,星儿,钰哥儿,快来给王掌柜行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都乖巧的给坐在秦柳氏另一边的王掌柜行了一礼,齐声道“王掌柜好!”秦星暗道,幸亏这乡里只用鞠躬就算行礼,要是像电视里看的在皇宫里,每次行礼要下跪,那就真是要疯了!

行完礼抬起头秦星才发现,原来这王掌柜的,居然是个女人!一个年约三十岁,和秦柳氏差不多年龄,却明显要年轻许多的漂亮女人,浓眉,显得有几分英气,含笑的眼又有几分婉约,看着就很舒服!

“都是好孩子,好孩子,也不要叫王掌柜的了,和怜儿一起,叫我凤姨吧!”王掌柜站起来,笑的温婉,穿着一件淡青色的长裙,披着乳白色的披肩。

秦月和秦星不解的看向秦柳氏,这一会儿工夫,秦怜咋就认了个姨?!

秦柳氏看到秦星不解的眼光,也站起来,拉着秦星的手,和秦月还有秦钰解释“王掌柜啊,知道我们孤儿寡母的艰难,又真心喜欢秦怜的绣工,就收了秦怜做学生,要教她绣活儿!”

秦柳氏没说的是,这王掌柜王白凤和她相公张谦,成亲二十多年,却无所出,王白凤见着秦怜,见她娇俏乖巧,绣的帕子又却是绣工不俗,便想收秦怜做干女儿,哪知秦怜虽然胆小,也少言,却主意正的很,怎么都不答应!却愿意做王白凤的学生,跟着她学绣工,也愿意将她当娘一样的孝敬,就是不愿意除了秦柳氏外叫别人娘,哪怕是干娘!后来私下秦柳氏把这一段儿说给了秦星听,秦星听了,为这小小的固执满心的感动,现代好多人,为了一点小小的利益,就干爹干娘,抱大腿!

秦月首先惊喜的抱住秦怜,“怜儿,真棒,大姐就说你绣的很好,你还不信呢!”

秦怜羞涩的低下头,秦钰在一旁打趣“三姐脸红喽…脸红喽。”

秦柳氏轻拍了下秦钰“不准闹”,秦钰吐吐舌头,躲到秦星背后去。

。秦星突然问“那怜儿以后住哪儿?每天跑镇上是不是来不及?”

“是啊,娘,那怜儿。”秦月也想起来。这可是个问题!

“王掌柜说了,以后怜儿就住在这里,这后面有个小院儿,店里的绣娘都住在这里,怜儿住这里也有个照应!就不用每天跑了,有空闲的时候就回去瞧瞧。”秦柳氏对秦星和秦月说。

“你们啊,就放心吧,怜儿在我这里,我一定照顾好她的!当亲闺女一样疼!”王掌柜拉着秦怜的手,一脸的爱怜。

秦月有些不舍,都说长姐如母,这几个小的,都是她帮着带大的,用命护着的,但是,能跟着王掌柜学绣工那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也只能忍了心里那份不舍,轻声说“那以后,就不能经常见面了吗?”眼睛有点红,秦怜也跟着红了眼圈。

秦星则想的是,她还准备想着要改造秦怜呢!不过,跟着王掌柜学好了绣艺,也能让她对自己有信心,有了信心,应该就好多了!慢慢来吧!

见着气氛有些低沉,秦星笑着说“哎呀,这镇上又不远,我们随时可以来看怜儿啊,而且怜儿有空也可以回去看我们嘛!”其实最想说的是,等赚了钱,就搬到镇上来嘛,这会儿说估计是不合时宜的,聪明的选择没有说!

“对对,隔几天我就会让怜儿回去看看你们的。凤姨也很欢迎孩子们来凤姨家玩,看怜儿!”王白凤连忙表态!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先走吧,别耽误王掌柜做生意了!怜儿跟我们回家,等王掌柜从京里回来,再来镇上!”秦柳氏见时候不早了,提出告辞。

因想着还要回家收拾行李明天上京,王白凤也不再留她们,想到上京,心里一阵烦闷,却还是笑着说“柳姐姐可别在叫我王掌柜了,叫我白凤吧,我在这青水镇也没个亲人,以后,你们就是我在青水镇的娘家人了。”

秦柳氏忙抓了王白凤的手,“白凤妹子,只要你不嫌弃就好。”相互又寒暄了一阵,出了门…

秦怜拜了这镇上有名的秀坊的大师为师傅,让秦柳氏一直沉浸在兴奋中!要知道这潇湘坊的好多绣品都是被达官贵人买去了,王白凤绣的绣品更是有钱都不一定买的到的!

秦星边走却是在想别的,问秦柳氏“娘,这王掌柜是个怎样的人?”

秦柳氏想想,客观的说“我们接触不多,这是第三次,前两次还是多年前,怜儿生病,你奶不给钱,我只能把平时偷偷绣的手帕带了趁你爹到镇上来买种子,一起来镇上,找到这秀坊,恰好王掌柜在,卖了帕子,才给怜儿抓药。还一次是生了钰哥儿,没有奶水,饿的直哭,想兑点糖水喂钰哥儿,又偷摸着来了一次,这两次幸亏有王掌柜救急,她是个好人!”又补了一句,“是个好人!”

“娘,我是想问,她的家人呢?她相公是做什么的?听口音好像不是我们镇上的。”

“这个娘不大清楚,只晓得她和她相公都是京城人,很多年前搬来镇上住,开了镇上最大的秀坊。她相公我没见过,也不好问,至于家人,娘更是不清楚,以前也不是很相熟…星儿,你问这做什么?”秦柳氏有些奇怪。

“娘,我只是好奇,而且我们怜儿去她家里,虽然你说她是个好人,可还是弄清楚比较好…”秦星拉了秦柳氏的手。

秦柳氏拍拍秦星的手,“你啊,有时候比娘还操心!不管她家人是做什么的,只要她是个好人,就不会害了怜儿!咱们也别多想了,她这去京城,一去一来,得个把月,一个月后再说吧!”

叹口气,刚又想说话,突然被秦钰拉着,用手指了指前方,秦柳氏顺着手看过去,离他们大约五十米的地方,几个男子勾肩搭背的往前走,虽然只是背影,也看的出是几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咦,那不是你大伯家的震哥儿吗?!”秦柳氏看着前面几个背影,认出其中一个是秦家大伯的大儿子,秦震,在镇上的学院里读书!

秦钰连连点头,“嗯嗯,就是呢,就是大哥!”挠挠后脑勺,看看秦震刚走出来的地方“醉鱼轩”,又看看秦星,原来二姐说震哥在镇上过着神仙日子是真的啊。还以为是哄骗大娘的呢?!…虽然自己没到过镇上,可是村长家的小孙子经常在他们前面说醉鱼轩的鱼可好吃了,像神仙吃的美味!边想边咽了口水,摸摸肚子,好像更饿了…

秦星眯着眼看了看远去的秦震,顺着秦钰的眼神又看了看前方的大招牌,醉鱼轩,再看看他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随即便想着,反正也到饭点了,馒头就不吃了,带他们先吃顿好的,其他的,后面再说!

于是,清清嗓子,对还在皱着眉,对本应该在学堂却出现在大街上的秦震表示不解的秦柳氏说,“娘,我肚子饿了…”

秦柳氏其实是心里很不舒服的,自己相公和村里的先生都说钰哥儿读书很有天赋,可秦老爷子和老婆子就是不同意把钰哥儿送去读书!收起不平的心,听到秦星说肚子饿,一脸的为难和心疼“娘,娘…娘只顾着秦怜拜师傅了,忘了问有没有活儿。”

“娘,娘,我们有银子啦!”秦钰最是不能看秦柳氏难受,急急的跟秦柳氏说。

秦月拉了秦钰一把,“嚷嚷个啥,小点声!娘,咱们有银子了,星儿把昨天采的那东西卖了!娘,那东西叫燕菜呢,听说是宫里贵人们吃的,我们换了几十两银子呢”一说到银子,哪怕是再稳重的秦月,也激动的满脸红红的,秦钰在一旁双眼亮晶晶,看着秦柳氏只能不停的点头!

秦怜没回过神,还真难换银子?!二姐真没哄人呢!

秦柳氏则看看秦月又看看秦钰,再看看秦星,见秦星点了点头,一下子喜极而泣,“真好,真好,娘的孩子们可以不用饿肚子了。”

秦星摇摇手里拽着的秦柳氏,“娘,这是好事,您哭什么呢?我们都饿了,想吃东西呢。”

“娘,我也饿了,你瞧,肚子都瘪了。”秦钰搞怪的捏起肚子,秦柳氏噗嗤一声笑出来,假意怒斥,“不正经”…说完,便笑了!自己虽然没本事,幸好,幸好孩子们都懂事,聪明。

秦钰见秦柳氏笑了,得意的对着几个撩了撩眼睛,臭屁的样子,让秦星想狠狠捏他的脸。以前不知道,有兄弟姐妹和家人是这种感觉!

“娘,我们也去醉鱼轩吧!”秦星提议!

秦钰眼睛一亮!

秦月秦柳氏则不认同,秦怜有些纠结!

“娘,我们现在有银子填饱肚子了!再说,我们有好久没有吃过鱼了。还有米饭”,秦星继续劝说!

秦月秦怜秦钰一听鱼和米饭,都睁圆了眼睛,和秦星成了统一战线!

秦柳氏低了头,感慨万千,这年头,家里能吃鱼和米饭只能过年。可就算是过年,自家几个孩子却也是永远都吃不上的,这么些年,能吃上嘴的米饭和鱼,一只手数的过来,秦钰更是快六岁了都没吃过鱼,哪怕是孙子,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连带着被公婆不喜,更多的时候连桌子都上不了!现在孩子们自己挣了钱,想吃顿好的,为什么还要拦着呢?!打定主意,抬起头,对几个孩子说,“走,咱们吃鱼去。”

秦钰一听打头跳起来往前跑,嘴巴欢呼着“噢,吃鱼去喽。”,惹的秦柳氏和秦家姐妹都笑了。一起手挽着手,在秦钰后面跟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