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意外收获/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秦柳氏她们走到的时候,就听到秦钰字正腔圆的和门口迎客的小二说“小二哥,我们一共有五个人,有位置吗?”

小二看看秦钰,又看看后面跟来的秦柳氏母女,都穿着破布鞋,衣服不是短的盖不住膝盖,就是补丁叠着补丁,秦星的深蓝色衣服上还有点点干透的血迹,像污渍一样,让小二哥不狗眼看人低都不行!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半分错都挑不出!

“这位小哥,和这位太太,几位小姐,不好意思了您,现在小店已经客满了,您下次再来光临!”

秦星眯着眼,听出这小二在赶客的意思,秦钰却是听不出,嚷嚷着“你说谎,那儿,那儿,那不是空着吗?”边说还边跳起来指着大堂里说。

小二唬了脸,拦住秦钰“哎,我说这位小哥,你咋能听不懂人话呢?!我说客满,那就是满了,那是有贵人预定着的桌子呢。”

秦钰还要说,秦星拦住秦钰,转头对小二说“你们就是这么开门做生意的吗?你是欺负我们吃不起你们家的鱼吧?!”

被道破心思的小二红了下脸,却不承认!掌柜的之前一再的强调过不可以区别对待每一位上门吃饭的客人!于是呐呐的说“不是我不让你们进,只是,你们这样,”指了指秦柳氏,秦钰他们身上的衣服,转念,继续说“你们这样进去,会影响其他客人用餐的。”

秦星泄了气,这倒是不好再说了,这一家子,也确实是,身上估计都有味儿了,便打消了念头,看了看崔头丧气秦钰和一脸羞愧的秦月秦怜和秦柳氏,想了想,问小二“小二哥,我可以问问这镇上哪儿有卖鱼的吗?”

小二瞧她们不再嚷着要进去吃鱼,却问哪儿有卖鱼的,也热情的回了话“就镇北菜市场就有,这个点儿去应该还有”。

秦星道了谢,拉着秦钰走了,一边走,一边对秦钰说,“钰哥儿,二姐去买鱼,回家做给你吃,保准比醉鱼轩更好吃!”秦钰不再沮丧,现在对他来说,二姐说的话,那就是真理!

“娘,这镇上哪儿有卖衣服的啊,我们一人买套衣服吧,我们身上都有味儿了”秦星回头对秦柳氏说。

秦柳氏脸上闪过一丝愧疚,而后说,“没有听说哪个卖衣服,都是买了布,回去裁了自己做。或者花银子请人做,也有买了布就送去裁缝铺子的…”秦星一听,原来,没有成衣卖的吗?这算不算商机呢?!心里悄悄的盘算起来…

最后买了几个馒头填饱了肚子的一家人直奔布料店,买了粗布三匹,可以给每人裁上两身粗布衣,又要了四匹花布,一匹暗紫色和浅蓝色的绸布,这绸布比丝绸差,却比棉布要好,这暗紫色和浅蓝色给秦钰做衣服正好!还给秦柳氏买了一条有花边儿的披肩,五月的天气,早上和晚上有凉气,披着挡寒气。

秦星瞧见有现成的棉絮,便又要了四床棉絮。琢磨着两张炕,一床盖,一床垫,秦星觉着那个垫着稻草的炕让她的腰快断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过地板了…。

看到布料店里居然有做好的鞋子买,惊喜的拉着秦柳氏一人买了一双鞋,浅口的厚底布鞋,轻便又舒服。本想着还没双换着穿,秦柳氏觉得孩子们的鞋子还是自己亲手做比较好,于是说一双就够了!秦星也不坚持,有穿的就行了!

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老板乐得更加热情,不仅抹了零头,还答应用牛车送他们回村里!

秦柳氏连连道谢,秦星趁机说请掌柜的等一等,等他们把另外的东西买齐了一起回去!掌柜满口答应。

秦星带着娘,姐弟,一路走,一路扫荡,秦刘氏直呼不要瞎买,秦月和怜则是看着花出去的银子一脸心疼,秦钰还是一副二姐说啥就是啥的样子。

每个人怀里手里都抱着一堆的时候,秦星终于觉得暂时够了,穿的,用的,勉强是可以了。

把东西都送回去了布店,又带着他们去了菜场。巧的是,在经过济世药房的时候,还遇上了那个胖掌柜,看到秦星,连忙出去拉住她,问“小姑娘,你上午拿着的燕菜呢?我收,我收。”

“不好意思啊,伯伯,我们卖了呢,别个给我的燕菜十二两银子一斤呢,伯伯,你太坏了。”秦星眨着眼睛故作小女儿姿态,却是这幅纯真的样子让胖掌柜羞红了脸,听说卖了,更是一脸肉疼…

秦星没理会他,和秦柳氏们径直去了菜市场。

没把这个插曲放心上,盘算着要去买鱼。

果然一进菜市场就看到有一家鱼铺子,秦星四处看了下,好像只有这一家。鱼老板是个憨厚的中年人,五大三粗的!秦星选了一条草鱼,一条胖头鱼,草鱼还是说的草鱼,这胖头鱼说的是大头鱼。虽然是垄断行业,却因为靠水,倒是卖的不是特别贵,当然,那只是针对有银子的人!草鱼十文一斤,大头鱼九文一斤,两条鱼花了六十文,可以买一箩筐馒头了,心疼的秦柳氏连连摇头,想想孩子们,又忍下心疼付了钱!

对于孩子们把钱交给她保管,一开始她是不想接受的,总觉得自己没本事,孩子们赚的钱还是让他们自己拿着去支配,可是孩子们坚持,她也觉得他们还小,还是由她保管可能会更安全!

又去干货铺子买了油盐酱醋,秦星甚至还发现了角落里红红的干辣椒,这个时代用胡椒更多,没人用辣椒,秦星却是像得了宝,兴奋的装了一袋子!秦柳氏虽然不解,她觉得做菜,有油有盐就很好了,却看着秦星得了宝的样子,还是笑眯眯的花了在她看来不菲的钱买了这些调料!

干货铺子的老板一直在旁边算账,只有伙计在招呼秦星他们,此刻老板瞧见有人买了一直丢在角落里的番椒时,眼睛顿时亮起了光,客气的对秦星说,“小姑娘,你可识得这番椒?”

秦星心道,可不止光识得,却也不回答,只是点点头,原来这里叫辣椒为番椒!

老板也不介意,自顾自的说“实话说,小姑娘,这番椒是我去年去番外时带回来的,当时是觉着颜色好看,还有股冲味儿很特别,哪知带回来却无人识得,也不知道该如何食用。可否请小姑娘告知一二!”

原来,这辣椒果然是从国外传来的!秦星想了想也不藏私,大方的说,“入菜即可!”

“这,该如何入菜呢?!”

秦星和不熟的人不喜欢多说话,便无意多说,只好说“我也得回去研究研究…”

铺子老板虽说有些失望却也很快释然,这番外之物一个小姑娘能识得就不错了,还知道入菜食用,已经不得了了,于是想了想,拦着要出门的秦星,“小姑娘,当初我带这番椒回来时,别人还给了我一包种子,说是可以种出这番椒,我不清楚该如何种,我今天赠予你,你一便研究研究如何?!”

“当然可以,多谢老板相赠!”秦星自是毫不犹豫,还不忘承诺,“若是他日研究成功,秦星必当来相告老板。”

“姑娘客气了!鄙人姓李,单名一个恒,就是这青水镇人士”李老板满面笑容,他走南闯北多年,阅人无数,总觉得眼前衣衫褴褛的小姑娘不简单!语气也诚恳了许多!

秦星自是客气应下,和家人出了铺子,宝贝的揣着一包辣椒籽,又去买肉,猪肉倒是不贵,瘦肉和排骨反而比肥肉五花肉便宜,肥肉有油,更受人青睐,是以要贵些!

秦星挑了几根排骨,又挑了一块五花肉,两块瘦肉,花了七十文,临走,还试着要老板把丢在角落不要的肥肠送给她,虽说老板觉得奇怪,能一次性买这么多肉的人家怎么还会要都不吃的猪大肠,却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拿去吧,反正也都丢了…”

秦星恍然,原来古人真的不吃猪下水!

可是,秦星爱啊!麻辣干锅肥肠,想想就流口水,突然又想起来,刚才买调料的时候,没有看到花椒卖!

于是问秦柳氏“娘,我怎么没看到有花椒卖?”

秦柳氏奇怪“花椒是什么?胡椒娘倒是知道,不过,咱们不是买了吗?”

秦星想着也许和辣椒一样,名字叫的不一样!于是描述它的味道“是一种小颗粒的,吃在嘴里麻麻的,很香!”

秦柳氏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秦钰说,“姐,你是说小小圆圆的,有青色,暗紫色,也有暗红色,吃进嘴里就会把嘴巴毒的没有知觉的果子吗?”

“对啊,对啊,钰哥儿知道?!”秦星猜,这小子估计把花椒当果子吃过,吃多了,嘴巴麻的没有感觉了,自然就以为是被毒了!

“就在咱们屋后靠山边,那片荒地前!”秦钰想起几个月前刚搬到破屋子,饿的不行,在屋后瞎晃悠,发现了那树花椒,以为是什么果子,摘了一把喂嘴里嚼了,还被树上的小刺把手臂刺了好几个口子!却在嚼了几下后还没吞呢,嘴巴就木木的没了知觉,赶紧吐出来,嘴巴却一直木着,把他吓个半死,以为自己中毒要死了,偏还不能跟娘说!胆战心惊的过了一晚上,嘴巴好了,也没死,却再也不敢乱吃了!

秦星一看秦钰的表情就知道被他猜着了,也不点破,只说叫他回去了带她去摘!

回到布店,把买的东西都搬上店家的牛车,秦柳氏砸砸舌,居然堆了一车!一家五口挤进去,晃悠悠的回村了!

牛车到底比走路快多了,太阳刚下山,就进了村儿!秦星觉得等赚了银子买辆车很有必要!叫醒在车上打盹儿的秦钰和秦怜,把牛车停在院门口,一家人忙了一会儿才把东西都搬完!

刚整理好,准备做晚饭,来了个大麻烦!秦星在心里道了一声“大boss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