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一起打怪/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是秦柳氏的婆婆,秦星的奶—秦罗氏,古代普遍娇小的身材,到是不瘦,发髻挽在脑后,一张平淡无奇的脸,眼里透着精明,看向秦星们的眼里又透着冷漠和厌恶,嘴角有颗小指甲头大小的痣,泛蓝的布衣,下身一条褐色的粗布裤子,在脚踝处扎着,有点像秦星在现代看见过的灯笼裤,脚上一双布鞋,走路又稳又快,右手牵着秦良,走进院子里,因为走动,脸上泛出红光!

秦星看着进院子的秦罗氏,心里暗暗徘腹“老婆子身体倒是好的很!”

“秦星,你个死丫头,你居然敢打我的良哥儿,你是活腻歪了吧!柳氏你个扫把星,害死我的儿子,又想唆使几个小贱货害死我的孙儿吗?!”果然,一开口中气十足,嗓门大的都不用扩音器!

秦星暗道,原来是给秦良找场子来了呢!正想着会会这个大“boss”,就送上门来了,段数可别太低才好!想着便扫了一眼站在秦罗氏身旁的秦良,接触到秦星的眼神,秦良不自觉的往秦罗氏身后躲了躲。

秦柳氏从屋里出来,还没反应过来,秦罗氏指着又是一阵骂“你个下贱的扫把星,带着一群小贱货成天的不着家,我苦命的儿子刚死,你就出去瞎勾搭。”

秦柳氏一听秦罗氏提到相公,不自觉的又红了眼,说自己是扫把星没法反驳,可是,说自己出去勾搭,那却还是要反驳的“娘,我没有…”

话还没说完整,又被打断“谁是你娘,我可不敢做你的娘,保不齐哪天就被你克没了。”秦罗氏一脸的厌恶!

秦星看着红了眼睛,却又不敢再继续反驳秦罗氏一句的娘,心疼又无奈,这性子,怪不得受欺负这么多年!

走到秦柳氏身边,牵住她的手,捏了捏!回身对秦罗氏说“请问这位老太太到我们家来,是有何贵干呢?”

其实,按照秦星的性子,她实在是懒得多费唇舌的,直接打出去!可是,像她之前给秦钰说的,毕竟大娘二娘都是长辈,在这古代,自己做的若是太过,是会影响这一家子的!而且自己也不想太招摇!秦星一直是个冷静加理智的人!

秦月和秦怜也站在了秦柳氏身边!秦钰一回家就拿着篓子去后面摘花椒去了,他迫不及待想吃二姐说的麻辣水煮鱼,麻辣干锅肥肠…

“你个小贱胚子,你怎么跟我说话哩,我是你奶!”秦罗氏一下炸开了锅!狠狠的瞪着秦星,好似下一秒就要甩一个耳瓠子过去!

秦星翻了个白眼,觉着这不讲理的人脑回路总是跟常人不一样!“您可说错了,我们没有奶呢,我们爹没了,只有娘。可您刚才还说不敢做我们娘的。娘啊!”

秦星忽然意识到,咋原主的记忆里没有外公外婆家呢…疑惑了下,回到正题,差点忘了还在“打怪”!“您要找孙子孙女,怕是走错地方了吧!”不软不硬当做陌生人的回过去!

“你这个小贱蹄子,我今天非替你们爹教训教训你不可,教教你怎么跟长辈说话!”说着就拿了墙边的竹扫把挥过去。

躲在秦罗氏身后的秦良幸灾乐祸的笑着,只差拍着巴掌乐了!

秦星见扫把挥过来,连忙闪身迎上去,担心打到了秦柳氏和秦月秦怜身上。

到底是来到了古代,从前什么时候这样被追着打过?!虽然气闷,秦星却又不敢明着还手,到底是长辈,还是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能左闪右闪,就当时锻炼身体了!

秦星忽然瞄到一旁看戏的秦良,脚步一错,闪到了秦良身边,而后放慢了动作看着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秦罗氏。

秦罗氏拿着扫把跟着左挥右扫,眼瞧着也没打到秦星,于是停下身子,用扫把抻着身子,瞪着秦星,不停的骂“你个作死的小蹄子,你这样对你奶,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秦柳氏一边担心秦星被打,一边又对秦罗氏的辱骂气的发抖,敢怒不敢言的站在一边干着急,秦月扶着秦柳氏想去护着秦星又担心娘,秦怜则只能哭!

秦星冷着脸看了秦良一眼,秦良吓的站着不敢动,秦星给他的那一脚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老太太,您可别乱说,我我怎么对您呢?!我站在这儿,您来打啊!”

秦罗氏见秦星真的站着不动,迟疑的往前走了几步,看秦星还是没动,一喜,脚步突然加快,秦柳氏在一旁心里一突,正要冲上去,突然听见“哎呀”一声惨叫!

秦柳氏秦月秦怜定睛一看,只见秦良摔在地上,哇哇直叫,秦罗氏瞪着眼睛看着秦星,恨不得生剥了这死丫头!她明明是冲着秦星打去的,最后却打在了她心爱的孙子身上!

秦星看了眼哇哇直哭的秦良,不屑的叱一声,又看着秦罗氏“我说,您这是要教训孙子的话,还是回您自己家去教训吧!。”

秦罗氏看着倒在地上的秦良,丢了扫把,走过去抱起秦良的头,是又心疼,又生气!这一扫把是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打的,都是庄稼人,秦罗氏又长期不少吃不少穿的,力气自然也大,这一扫吧下去,秦良不光脸上拉了几条红印子,身上也刷了几条红印子!秦罗氏看着这几条红印子,心里那个气啊,气这孙子白长了这么大个儿,咋就被秦星当了挡箭牌!更是对秦星又恨毒了几分!

秦星看着哭个没完没了的秦良,正想着要怎样速战速决,结果,又来一人!大娘来了!

秦良看到自家娘来了,一时哭的更加的大声,杀猪似得嚎,秦胡氏一瞧宝贝儿子满脸血印子,冲过去就抱住秦良,“儿啊,我的儿,你这是咋了?这是被哪个挨千刀的打了啊?”

秦罗氏在一旁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瞪圆了眼气鼓鼓的看着秦胡氏!

秦良是有几分贼精的,连忙拉住秦胡氏就说“娘,奶要教训秦星那个贱丫头,她还打我,你快去帮忙教训她!”这是要转嫁到秦星身上去!

秦罗氏连连点头,“秦星那个死丫头,要好好教训她!”心里却暗暗得意“不愧是我的好孙子!”

秦胡氏一听,知道是秦星打了自家儿子,有心要替儿子报仇!可是,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眼睛骨碌碌转了转。她可是听村尾的小媳妇儿说这一家子白天去了镇上,天快擦黑才回来。自己是来看看能不能捞着好处的,虽然穷的叮当响,不一定能有啥好东西,但是,就算能捞着两把野菜也是好的!有便宜不占才是傻子!儿子身上的伤啥时候都能讨回来,不差这一会儿!

打定主意,伸着脖子朝屋子里看看,光线暗了啥也看不清,想着怎么进屋去看看!面上不显,瞧见扶着秦良的身子喘粗气的秦罗氏,便想到了一个主意!

将儿子扶起来靠墙站好,又弯下腰假小心的扶起秦罗氏,对秦柳氏说“弟妹,你这样太不应该了,孩子们不懂事,你做大人的也不懂事?看把娘给气的,还不赶紧扶娘进去坐坐!”说着就半扶半拉的把秦罗氏搀着往屋子里走。

秦柳氏秦月秦怜几人正在屋门口焦急的围着查看秦星身上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打倒,没注意到秦罗氏已经走到了面前,等看到秦胡氏,秦柳氏下意识的闪身让道,秦胡氏趁机抬眼望向屋里,一眼就看到了炕上白花花崭新的棉絮!心里一喜,更是加快步子,想进屋去,秦罗氏到底年纪大了,被秦胡氏一拉一拽,受不住了,甩了秦胡氏的手臂就骂“一个个都巴不得我早死是不是,哼,你们死了我都不会死!”

秦胡氏一愣,转瞬又带着小意讨好的笑“那哪儿能呢,我还巴望着娘长命百岁呢。”心里却是咒骂着老不死的!“娘,那你站会儿,我去给你拎把椅子出来,您坐着教训晚辈们。”

说完,也不再管秦罗氏,转身就往屋里去,脚刚抬起准备上门口台阶,就被一只手拦住了,抬头一看,是秦星!

从秦胡氏眼珠子直转开始,她那点心思,就被秦星看的透透的!

她不紧不慢的笑着,“搬椅子这事儿就不劳烦大娘了,怜儿,你去搬把椅子出来给这位老太太歇歇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