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神仙日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罗氏一听不让进屋子,那哪儿成,挥着胳膊就去推秦星,哪知别看秦星个子小,原本就有一把子蛮力,换了现在的秦星,更是不用说,又连续吃了几顿饱饭,秦胡氏这虚胖的身子自然是推她不动!心有不甘,边推边说“还是我去吧,毕竟是我娘”

秦星一听这话,眼睛眯了眯,不紧不慢的说,“哎哟,大娘可真是孝顺呢,不知道大伯前些日子帮后面刘家村的王大爷家做的活儿交了多少给奶。大娘这么孝顺,应该是都交了吧。”话一出,不禁秦胡氏变了脸,秦罗氏更是一张脸黑的像锅底。

瞧见她们的表情,秦星却是乐了,原主记忆里记着的事情看来自己蒙对了!

大约十来天前,傍晚时分在自家破屋后挖野菜,瞧见大伯站在河边等人,当时没在意,等要走的时候看到大伯跟一个赶路的人说话,便好奇的蹲在荒草后面,断断续续的听到说,什么刘家村,王大爷,工钱什么的,那时候的秦星可不像现在的秦星听力这么好,但是前后一联想,也大概差不离,于是拿出来这么一编排,居然给蒙对了。果然是大伯私下做的活儿!

“胡氏你个下贱货,你居然敢藏我儿子的银子,老娘我打死你!”秦罗氏一听秦胡氏藏了银子,那可就如拿刀子割她的肉!狠狠的吼了一嗓子,又中气十足的拿起扫把挥向秦胡氏,藏了银子不上交,在秦罗氏眼里那是比不敬她罪恶十倍的事情。

秦怜拎着椅子出来的时候,看见奶正在追着大娘打,眼泪不流了,只剩下目瞪口呆。

秦星倒是乐得她们狗咬狗的,也免了她出手!接过秦星搬的椅子,放到想上前劝架又不敢上前的秦柳氏后面,秦星拉着秦柳氏坐下,轻轻对着她摇摇头,秦柳氏自是懂了,叹口气,也只能随他们去了!

秦胡氏被追着打在院子绕了几圈,几次想趁机闯进屋子里,都被秦星挡了回去,秦星有些好笑的看着满院子乱跑的秦胡氏,心道“这挨着打呢,都没放弃占便宜。还真是…”

第三次被秦罗氏的扫把打到的时候,秦胡氏终是顶不住了,冲出了院子,秦罗氏为银子也是战斗力满满,毫不气弱,跟着就追了出去。

秦良目瞪口呆的看着从面前跑过去的奶奶和娘,“不是教训秦星吗,咋奶和娘打起来了…”撑腰的人走了,顾不上脸上身上都痛,灰溜溜的跑了…。

秦钰端着半篓子还没全红的花椒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安静下来了,秦怜在铺床,秦月在生火,秦星和秦柳氏在井边杀鱼!谁也没跟他提秦罗氏和秦胡氏来闹了一场的事儿!

秦星瞧了瞧秦钰摘的花椒,大部分还是青色的,还得过两个月才能全熟!

晚上没人和秦星争做饭。

虽然秦柳氏秦月秦怜她们觉得白面馒头就已经是最好的日子了,可秦星还是喜欢大米饭,觉着米饭才是填肚子的好东西!买的熬药的小炉子先派上了用场,把家里的陶罐洗干净,淘了米,在小炉子上焖着。肥肠还没收拾,气温还不是很高,准备第二天再来弄。秦星把草鱼剁块儿,用盐,花椒,辣椒拌均匀了用了大篓子摊开,留着后面做糍粑鱼吃,晚上准备做个麻辣水煮鱼头,大头鱼的鱼头得吃新鲜的才好吃!鱼身子就烧个家常鱼块,秦柳氏她们没吃过这种辣椒怕吃不惯!买了五花肉,就用五花肉烧个菌子。想好主意,忙碌起来!

鱼头收拾好,均匀的摸了盐放一边儿。锅里烧辣,放了油,将鱼头两面煎了煎,盛起来,锅里剩下的油放了辣椒花椒,生姜大蒜爆炒出香,一股混合着麻麻辣辣又有大蒜香味的气味传出来的时候,秦钰在院子里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没有红油豆瓣,也没有什么酱,只能放了清水,盐,把鱼头放进去煮,看着煮的沸腾的鱼头,秦星想着要是有红油豆瓣就更爽了!

等到吃饭的时候,秦钰看到那盆红红的水煮鱼头,冒着点麻的香气,还有那碗冒尖儿的白米饭,嘴巴里的口水就没停下,被秦星撵着去洗了手,强忍着口水,规矩的坐在桌前,等都上了桌,秦柳氏说了吃饭,才迫不及待的拿了筷子,去夹了一筷子鱼喂进嘴里。

“小心烫,”“小心鱼刺”秦月和秦星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家里穷,没吃过鱼的秦钰自是不知道鱼还有刺的,不过,幸好鱼头本身也没有小刺,只有大刺。

“哇,好烫啊…可是,二姐,真好吃,这就是鱼吗?哇…怎么我的嘴巴这么辣…可是,真的好好吃…哇,这鱼里怎么还有骨头呢。”秦星吃的根本停不下来,也忘了爹教过的食不言的话,嘴里含糊不清的一直嚷嚷!

秦钰吃起辣来毫无负担,秦星发现秦月居然也吃辣吃的酣畅淋漓,秦柳氏只吃了一块,就不吃鱼头了,只能吃鱼块和五花肉烧菌。秦怜吃了几块,眼睛鼻子就红红的,像只小兔子,只能一个劲儿的猛喝水,被秦钰好一阵取笑!心有不甘,又夹一筷子,被辣的直呼娘…

秦星看着一家子因为这简单的一顿饭吃的满是满足的表情,心里也越来越柔软!

“娘,二姐,咱们这是过年了吗?”去了趟镇上,被王白凤肯定了绣工,秦怜就稍稍变得大方了些,吃饱饭,放下筷子,满足的脸上带着红晕。

秦钰看看面前的鱼,肉,白米饭,又瞧瞧自己撑的滚圆的肚子,砸砸嘴“三姐,你啥时候过年吃过这么好吃的鱼,还有大米饭和这么多肉?!”

秦怜怔怔的说“嗯嗯,没有吃过!那咱们这是神仙日子吧…”

秦钰连连点头“就是,就是神仙日子”

秦柳氏看着几个孩子,笑了!想了想,还是说“月儿,星儿,你们俩是姐姐,今天是咱们刚换了银子,这么花着。以后,可得省着,不可乱花钱!日子还长着,月儿眼看着就要说亲了,星儿也不小了…”

说到说亲,秦星急急打断秦柳氏“娘,我还小呢,再说,我姐的嫁妆您就不用担心了!我会想办法赚的…”

“你还是个小孩子,哪儿有什么办法赚钱,还是得娘去寻点活计做。银子咱们省着花,肯定不会饿肚子。”秦柳氏对秦星要赚钱的想法觉得就是小孩子说的话。

“娘,二姐说有法子赚钱,就一定会赚到钱的”秦钰却是深信不疑。

“对啊,娘,您身子不好,就不要寻什么活计了。星儿厉害着呢,咱们今天的银子不都是星儿换回来的吗?”秦月也自是信的足足的!

秦怜也觉得现在二姐是越来越厉害了,做饭也好吃!

秦星对这姐弟三个的信任表示压力很大,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秦柳氏对几个孩子无奈的摇摇头,也自是不说什么。

秦星却趁着一家子都在,借机对秦柳氏说“娘,有件事儿吧,我觉得吧,您得改改!”

“嗯?娘。咋了?”秦柳氏轻轻皱了眉,看向秦星。

秦星见秦柳氏只是皱眉,没有不高兴,便拉了秦柳氏的手,轻声说“娘,我知道爹去了对您打击很大,可是,奶已经把我们赶出来了,我们还差点都饿死也没有来管过我们,现在我们跟他们是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们却这样隔三差五的来欺负我们,您也不吭声…”

瞧着秦柳氏越埋越深的头,连忙抱着秦柳氏的身子,接着说,“娘,我们要过好日子,不仅是要赚钱,要吃饱穿暖,还要给姐说亲,秦怜也要找好人家,还要给钰哥儿娶媳妇儿,总是被奶他们这么欺负,我们不能直起腰杆儿做人,怎么能找到好人家呢”

秦星没有这种做思想工作的经验,感觉没有词儿了,只好看向秦月,秦月也不负秦星的希望,在秦柳氏的另一边,拉住她的手,低声说“娘,爹去了我们也很难过,可是,奶总是骂我们扫把星,说您克夫…村里也好多人说我,说星儿怜儿以后也得克夫。”

秦柳氏一下子惊到了,抬起头,满脸惊慌!别人再怎么说她扫把星,克夫,她都可以忍,因为她觉得相公的死就是她的原因,可是,这么说她的孩子们怎么行,她们还怎么找人家,怎么娶媳妇儿,不行,不行,克夫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个罪名,这样的骂名背着,哪户人家敢娶她家的月儿,星儿!敢嫁给她的钰哥儿?!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却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忽视了,她觉得自己太不称职,太不配做个母亲!眼泪就急急的流下来!

秦月秦怜一下子就慌了神,秦钰站起来,扑到秦柳氏怀里“娘,娘,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秦星知道,秦柳氏这应该是自己想到关键点上了,虽然自己本意是想让秦柳氏下次再遇上那些渣们可以反抗,现在这种情况,也不错,至少,应该也会为了孩子们不再背上这些骂名而去努力了!任何一个母亲都是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们付出一切的。

秦星想到自己的身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儿,不禁黯然的低了头,秦柳氏哭了一阵,拉过秦星,紧紧抱着“星儿,我的星儿,娘不好,居然还要你来点醒娘,”又把秦月秦怜秦钰都拉过来,看着他们,一字一字的说“以后,娘不会再软弱了,娘要直起身板做人,咱们要过好日子,好好过日子,这样你们的爹才会欣慰!”

等秦柳氏平静下来,一家人分工收拾了碗筷,又一个个烧水洗了个澡,上了炕。

衣服还没做好,只能又穿了脏衣服,秦钰穿着脏衣服都舍不得进被窝,生怕弄脏了,秦星只好劝“没事的,大不了,太阳好的时候就拿出来洗!”这才钻进了被子。

舒服的叹谓一声,秦钰连连打哈欠,“娘,这被窝好软乎,垫着也好软,我觉得我今天是神仙呢,那么好吃的鱼,这么舒服的炕…”话没说完,就没了动静,不一会儿,就传出了小小的呼噜声。惹得秦柳氏和秦月秦星秦怜捂了嘴直笑。

秦柳氏给秦钰捂了捂被子,继续在灯边做衣服,白天买了灯油,屋子亮堂多了!秦月和秦怜在一边帮忙,秦星不会这些活儿,只好在一边问秦柳氏,“娘,我们还剩多少银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