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买地置田/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一看,一个巴掌,五百两?撇撇嘴,有些沮丧!那还真要努力!

哪知道秦柳氏一拍巴掌,一脸豪气!“五十两,五十两没问题…”

秦星一脸怀疑的看着王善武,五十两?这么便宜?!

王善武却是和王虎愣了,五十两啊,五十两够庄户人家省着吃一辈子了!

农村里做房子,好一些的顶多也就主屋用砖,偏房都是打的土墙!全部用砖的最多也就盖两三间,更别提院子也用砖了,也不是都盖瓦,用茅草弄扎实了盖屋顶的也大有人在,那样的屋子,现在农村里最好的顶多也就二三十两。

等秦星反应过来真是五十两的时候,瞬间觉得自己完全就是暴发户了!

秦柳氏打听好了价钱,带了秦星和秦钰准备离开。

秦星忙对王虎说“虎子哥,我想自己画图纸你们可以按着图纸做吗?”

王虎点点头“没问题啊,你们把时间定好,来找我就可以了。”

送走了秦家母子,王家人还在想着这事儿,特别是王虎,心里还在琢磨着,不是都说秦家老三房家的秦星不怎么说话吗?!看起来,很有主意啊?!摇摇头,觉得还真谣言不可信!

王善武最后下来结论“这家子是要起来了!”

王虎王李氏,王鹿都不置可否,起不起来的,都是想安稳过日子罢了!

秦柳氏打听好了价格,想着手里还有五十多两银子,房子是没问题了,心里松快了许多!又带着姐弟俩去村长家。

村长家在村子最中间,五间大瓦房,转土混合。村长姓李,都叫李村长,六十多岁,和老伴儿李张氏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都成了家,闺女嫁去了镇上。

大儿子李长明娶了本村的媳妇儿,姓罗,是个人精。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这李罗氏没少仗着家里有个村长公公给娘家谋福利,更是仗着有个村长公公,在村儿里不可一世,瞧不起人。倒是和秦家二伯家的秦刘氏很谈的来!

村长家的小儿子李长青在镇上做木匠活儿,娶的媳妇儿是邻村的田氏,温柔善良,结婚两年了,还没孩子,幸好李村长和婆婆李张氏都是开通厚道的人!

同样是秦柳氏敲的院门,开门的是李罗氏,一瞧见门口站的秦柳氏母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厌恶,尖着嗓子说“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秦家三嫂子啊,这么早,到我们家来有事儿吗?”横在院门口,没打算让秦柳氏们进去。

秦柳氏笑了笑,客气疏远,“我们来找李村长有点事儿…”也无意和李罗氏多说。

“哟,村长也是谁想见就见的吗?我们家村长爹可是忙的很。”一脸的不客气。

秦星瞧着这张小人脸,就想扇耳光,又想起秦家二娘,想着果然是人以类聚!不理这李罗氏,不动声色的推了推在她身边的秦钰,递了个眼色,秦钰明白了,身子一低,一挤,灵活的从她旁边钻过去,在院里喊“村长爷爷,村长爷爷。”

李罗氏被秦钰挤的身子一歪,撞向门框,咧嘴就骂“哪里来的没教养的臭小子,这是哪儿啊!也是你能闯的!?”

秦柳氏想说什么,秦星拉着秦柳氏就进了院,根本不想搭理这人!这种人,越搭理越来劲!

秦钰又喊了两声村长爷爷,听到喊声,出来一个年轻的妇人,是李田氏,李长青的媳妇儿,一脸和善“是钰儿啊,我说听着有人叫呢!你找村长啊?你等着,我给你去叫啊”说完,转身进屋去了。

秦钰就不叫了,站在院里,李罗氏气急败坏的匆匆往屋里走,还没走进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走出来,圆脸,眉目和善,扫了眼李罗氏,没说话,李罗氏讪讪的进了屋。

李村长看到秦柳氏,招了招手“是老三家的啊,坐,找我有事儿?”

“村长爷爷好”秦钰和秦星站好,规矩的打了招呼。

李村长摸摸秦钰的头,笑着说“真是个好孩子。”招呼着在院子里的凳子上坐下,李田氏端了水出来,给秦柳氏和秦星秦钰一人给了一杯。

李村长一直在一边笑眯眯的。不知道又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李罗氏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田氏,小声嘟囔“装什么好人!不过是几个穷的叮当响的穷鬼!”秦星听到她的嘟囔,轻轻笑了下!

“李村长,是这样的…。”秦柳氏把来意一说,李村长连连点头“是应该的,孩子们都大了,月儿都快十五了吧,是得准备准备了。”

秦星接过话“村长爷爷,您看,我们现在被赶出来还没落个户籍呢,也没个自己的家,现在虽然住着村里的房子,可那也不是自己的,哪天若是又被赶了,就真没个去处了。不如,村长爷爷做主给我们家单独落个户籍吧!然后呢我们出银子,把我们现在住的屋子买了!”

秦柳氏一愣,单独落户籍,她没想过,她的心里一直把自己当做秦家人,尽管那家人没把她当做自家人,可是,她永远是秦信业的娘子,就算秦信业不在了,她也还是他的媳妇儿!可若是单独落了户…。于是急急看向秦星,秦星一看秦柳氏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握住秦柳氏的手,轻声说“娘,我知道,您不想单独落户,可是,不落户,我们始终会和老宅纠扯不清,您想想,大姐要是成亲,难道还要去请爷奶做主吗?”

据秦星了解到,这古代,是很少有分家一说的,除非父母做主,要子女分家,若是子女提出分家,那是极大的不孝,若是父母不同意,执意分家,父母是可以告官的!父母都在情况下,子孙们找人家,成亲,那都是需要家里最大的长辈做主的!

果然,一听自己的孩子们成亲还需要老宅的人同意,甚至做主,秦柳氏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李村长奇怪的看了眼平时都闷不做声的秦星,低头想了想,到底是做村长的人,秦家那一家子的德性他也了解,很快也就想通了“也是,那就这样吧。那屋子呢,我做主,卖给你们了,你们呢给村里一两银子,也好堵了别人的嘴。落户的事,也一并办了,老三家的也别犹豫了,孩子说对,老宅那边,能不牵扯,就不牵扯吧,带着孩子们,好好过日子!”

秦柳氏惆怅的点点头。秦星知道秦柳氏心里还是有些结,她对秦信业的感情是很深的!但是,当断不断反遭其乱,秦星想着,先把事儿办了,再来劝秦柳氏!

于是又接着说“村长爷爷,您看我们连块菜园子都没有,我们住的那屋后面和旁边和李婶儿家中间有两块荒地,我们也想一起买下来,您看成吗?!”

“成啊,那两块荒地也荒了很多年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种出菜来,你们费点功夫好好整整,种点小菜应该没啥问题!就按五百文给你们吧,你们跟我一起去里正那里办手续”李村长站起来,拍了拍秦星的脑袋,爽快的说!李村长是很乐意村子里的人都能好好过日子的!

买了菜园子,又买了地,只花了一两银子又五百文,秦柳氏和秦星都很满意!心里都知道是村长在照顾她们家!秦柳氏心里自是感恩戴德,秦星也对村长多了几分敬意!

李村长和家里交代了一声,和秦柳氏她们出了院子,一起去里正家。一直站在后面门口听他们说话的李罗氏满是算计的眼睛骨碌碌转着,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到了里正家,说了来意,手续办的很快。

里正姓刘,和老伴儿就一个儿子,就是村里的教书先生,以前和秦信业一起教学生。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孙女刘双和秦怜一般大!儿媳妇李氏和王虎媳妇一个村子,也是个和善温顺的人!刘先生见着秦柳氏们母子,不禁有些感慨!秦信业是个实在人,在村里人缘也不错!只是…唉。

都是给过自家帮助的人,又看到和相公一起共事的刘先生,秦柳氏强忍下心里的情绪。却在拿起房契田契,还有自己名字柳湘云为户主的户籍纸时,终究还是激动又复杂的流下了泪!这不是她的本意,她愿意她的名字一辈子在秦信业的名字后面挂着!可是为了孩子们,为了能有安宁日子过,却不得不如此!

秦星看着那薄薄的三张纸,觉着古代还是挺好的,办事效率高,不像现代,不管办个什么证都复杂的很,现在她虽然没有自己办过什么证件,但是网络上看的不少!秦钰看着那三张纸,心里的激动都显示在脸上,小脸红红的!

告辞了里正家,又感谢了村长,母子三人往家里走去。路上,秦星拉了秦柳氏的手,轻声说“娘,你怪我擅自做主要落户籍不?”

秦柳氏拍拍秦星的手“我的傻闺女,是娘没想到,我的星儿本应该是玩乐的年纪,却还要为娘操心,娘怎么会怪你!娘是心疼你…”

秦星松了口气“娘,您真好!”是真心的觉得好,秦星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再活一次,能遇上这么好的一家人!若不是因为想再回去看看师兄,她…。掩下眼里的情绪,挽着秦柳氏一路往家走!

秦钰一直到家,都沉浸在自己激动的情绪里!

到了家,秦月和秦怜还在缝衣服,秦柳氏给姐妹俩看了一眼户籍纸和田契地契,小心的压在了炕头下的小洞里,和银子放在一起。

一家子吃了午饭,秦月秦星和秦钰上了山,既然准备要做房子了,银子就要准备充足!

这次他们背了两个背篓,轻车熟路的戳下了燕窝,装了满满两背篓,秦星看了看石壁,估摸着还剩下小半背篓,想着剩下的就不卖了,留在家里给秦柳氏补身子!

装好了燕窝,又找了些别的菌子,秦星想着回去烧个火锅吃。

姐弟三个一路轻松的下了山,刚走到屋后,就听到秦怜撕心裂肺的哭声,哭的秦星心里一揪。

秦月和秦钰也听到了,都想到肯定又是奶那一家子欺负到家里去了!匆忙就往家里跑,秦星拉住他们俩,把背篓和采的菌子藏在屋后的荒草中,然后姐弟三人往家里跑,边跑,秦钰边去摸腰上别的一把弹弓。

这是在镇上的时候秦星给他买的,花了整整一两银子!上好的酸枝木,饱满的牛皮筋,包石子的是上好的牛皮,老板说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以前玩儿了的,家道破落了,便拿出来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