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闹剧收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拉住拼命往家冲的秦钰,吩咐他去村长家里,把村长和里正叫来,得有人制住他们才行,不然她们这样闹腾,真怕自己一个不痛快,给了他们一个痛快!

秦钰得了二姐吩咐,自是毫不犹豫,飞快的向村长家跑去。

秦月和秦星则快速进了院子,一进院子,秦星就有了杀人的冲动!

秦柳氏披头散发的趴在地上,看不清楚脸,秦罗氏还在用手去打她,秦怜也是披头散发,红肿着脸,泪流满面的在屋门口拽着新买的棉絮,秦胡氏正使劲儿往自己怀里扒拉!秦刘氏则在研究井边上晾晒的秦星腌制的鱼块!

“呵,几个大怪都到齐了!”前世秦星没有任务的时候在窝家里除了做菜就是打游戏。所以在她心里,她一直把秦罗氏几人当成boss!

看清了局势,秦星对秦月说“姐,你去帮怜儿!”自己则快速朝秦老婆子冲过去,一把捏住还要往秦柳氏身上打的手,沉着脸“你这老婆子,真是不知道廉耻,带着一家子来别人家打人抢东西,这是什么道理!”

秦老婆子感觉自己的手腕儿被秦星捏的快要断了,疼的额头冒起了汗“小贱货,小蹄子,你赶紧给我放手,不然我打死你。哎哟…”

秦星见她还有力气骂,又加大了力气,一个使劲,将秦老婆子甩了出去,扶起秦柳氏,把她扶到了台阶上坐下,脸上红肿着,显然是挨了耳光,秦星心里一抽一抽的,来到这里,第一次恨得有了想杀人的冲动!转眼去看秦怜,脸上也是几个巴掌印,有了秦月的帮忙,秦胡氏自然不是对手,没有夺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站在井边的秦刘氏见秦老婆子摔在了地上,心里不情愿,却也还是跑过去想扶起来!哪知秦罗氏甩掉秦刘氏扶她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干嚎起来,“我苦命的儿子哟,你咋这么早就去了哟,你这天杀的媳妇儿和女儿想要杀了我老婆子哟,老婆子没法儿活了…!”嚎的还不过瘾,踢腿又甩手的,仰天干嚎“这一家子的扫把星哟,克死了我儿子,还不孝敬我这做婆婆的…”

秦星听不下去了,想走过去,秦柳氏拉住了秦星,秦星不解,回头看向秦柳氏,见她一脸的坚定,便放弃了走过去想揍老婆子的打算!为了家里人,也得忍!

“娘,看在您生养了信业一场的份上,我今天再叫您一声娘!以后,我柳湘云,没有丈夫,也没有公婆,只有四个孩子!”秦柳氏的脸肿的不像样,站起来,看着秦罗氏一字一句,却是坚定无比!

秦罗氏愣了,秦胡氏和秦刘氏也都愣了!

秦罗氏是没想到这柳氏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秦胡氏和秦刘氏则是想,没有了公婆那哪儿成,她们打的算盘可是要秦柳氏尽孝的名义把屋里这些好东西弄回去的!她们刚才可看清了,屋里那崭新的棉絮,还有那一袋大米和白面,还有这院子里晒的鱼,哪样都是好得不得了的东西!

秦罗氏只愣了一瞬,又嚎起来“好你个柳氏,我儿子尸骨未寒,你个骚狐狸,扫把星,就又想着勾搭男人了吧!我苦命的儿子哟,你为了这个贱货死了,真是不值啊。”

秦胡氏和秦刘氏难得合拍了一次,都劝着秦柳氏“弟妹,这是何必呢,都是一家人,这太伤感情了不是…”秦刘氏一向比秦胡氏会说话。

“大嫂二嫂不必说了,我们早已经被赶出来家门!娘,您捂着良心说,这么多年,我是怎么对您的,怎么对这个家的?我承认,信业因我而去,可我是为什么亏了身子,为什么会晕倒!这扫把星,克夫的罪名,我也担够了!”秦柳氏觉得应该为了孩子们也要硬气一次!秦星在心里给了秦柳氏一个赞,果然,当娘的人,在涉及到了孩子的问题,都会无比的强硬!

“你这个贱人,贱妇,骚狐狸,你不得好死”秦罗氏真是恨不得把所有的恶毒的字眼儿都用到秦柳氏身上!

秦刘氏看着这个只能坏事的婆婆,无语了!本来她从村长媳妇李罗氏那里得了信儿,说秦柳氏家有了银子,要买地买田,一思索,便撺掇着秦罗氏来秦柳氏家里,想用长辈的头衔压着让秦柳氏把银子交出来,自己好歹多少也能得些好处!秦罗氏一听有银子,哪儿有不去的道理!谁知婆媳俩还没出门儿,老大媳妇秦胡氏撞见了,秦胡氏虽然没脑子,可一看秦刘氏要拉着秦罗氏去秦柳氏家,又想到柳氏炕上那崭新的棉絮,便说什么也要跟上!秦刘氏无法,只得婆媳三个一起寻上了门!

一到这里,没想到运气还挺好,就秦柳氏和秦怜两个在家,好对付的很!哪晓得秦罗氏仗着自己是长辈,一开口就要银子!秦柳氏一说没有,秦罗氏便发起飙来,上去就开打,秦怜去拦,连着秦怜一起打,眼瞧着软的是不行了,秦胡氏进屋子去抢早就看好的新棉絮,秦刘氏则还没开始行动,就遇上回家的秦星和秦月,事情就闹到了这一步!

秦刘氏想着今天这估计是没啥好处可以捞了,转头去看井边上晒的鱼,眼里的贪婪让秦星看了个正着,秦星给秦月使了个眼色,秦月立马端了篓子进了屋。秦刘氏一看鱼没了,啥都没了,心里把秦罗氏,秦胡氏,秦柳氏,秦星秦月都骂了个遍!

但是秦刘氏惯是面子功夫做的好,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轻声劝着“娘,地上凉,我们起来吧,弟妹在气头上,咱们就先走吧。”

哪知这秦罗氏不上道儿,狠狠的说,“哼,我不走,老婆子我要看看,这下贱的骚狐狸想做什么!我就不信这柳湘云还能翻了天去!”

秦胡氏还在扇火,没捞着东西,她还不甘心呢!“娘,我看这柳氏压根就没把您放在眼里,要我说,就该让她老实把家里的银子和好东西拿出来孝敬您!”

秦刘氏彻底被这两个猪一样的队友气死了!

秦星在一边儿看着,觉着真是可笑极了!这么理直气壮的到别人家抢东西!这几个人的脑子里都是装的啥!?

秦怜和秦月站在了秦柳氏身边,扶着她!

秦罗氏还在嚎,“这一家子该死的贱货,。”秦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翻来覆去这几句,就没个花样儿吗?却不知道,这乡下人,要说骂人,还真就只这么几句!

“住嘴,还嫌不够丢人!”门口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男声。

秦星一看,是秦老爷子,后面跟着秦家老大秦兴业,老二秦发业,还有村长,里正!来了正好,秦星就怕自己再忍一会儿就忍不住要去扇秦老婆子的嘴巴子了!

“这是怎么了?闹什么呢?!”村长在村里还是很有威望的,主要是他处事不偏不帮,年纪也在那儿!秦钰去喊的时候,村长就知道估计又是这家子闹起来了,在经过老宅的时候,特意叫上了秦老爷子,还有两个儿子!

秦罗氏一看自家老爷子来了,喏喏的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看到还有村长里正,这面子也确实挂不住,可一想到这秦柳氏怎么也是自己媳妇儿,自己到媳妇儿家教训小辈儿,村长也管不着,于是,又底气十足的说“我管自己家媳妇儿,村长有意见吗!”

村长就最见不得村里不和气,也太知道秦罗氏和这两个媳妇儿的德性,瞪着眼睛“谁是你媳妇儿,人家这一家子是被你赶出来的,现在已经落了户籍,人家自己是户主,这屋子也是他们的了,你这样上门吵吵,人家可是可以告你的!”

“啥,告,告我,她告我啥”秦罗氏一副她不敢的样子!

秦星看了那张欠打的脸,就恨不得去扇,阴测测的说了句“告你私闯民宅,”扫了眼秦胡氏和秦刘氏,又说“告你们私闯民宅,光天化日之下打劫,偷盗!”

秦胡氏一听,下意识的说“我没偷,我没偷,我只是拿…”

秦老爷子一听,气的胡子直翘,他虽然爱银子,但是也超级爱面子,自认为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现在这么丢面子的事情让村长和里正看到,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秦罗氏还嘴硬“我怎么私闯民宅了,这是我儿媳妇家!我怎么就来不得了”

里正也是看不下去了,走出来,脸色不好“我说秦家的,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咋就听不懂话呢!刚才村长就说了,这是柳氏的家,以后,这户人家就和你们家没有关系了,户主就叫柳湘云!”

“啥,怎么就成了户主了,这屋子可是村里的,凭啥给她们住!凭啥给他们做户籍!”秦罗氏刚才还在口口声声说这是自己儿媳妇家,转瞬又说村里的房子不能给他们住!

秦星自是懒得理了,在一旁不吭声,秦钰摸着弹弓,盯着院子里那一家子,也不说话!

村长一脸怒色看着秦罗氏“这屋子我做主卖给了柳氏,这就是他们的家了,不再是村里的!”

“买,买?他们那儿来的银子!”秦罗氏不可置信,尖叫着“好啊,好你个贱人,果真藏着银子是吧,快还给我,还给我,是我儿子的银子!”说着又要朝秦柳氏扑过去,秦刘氏眼快的一把拉住秦罗氏。其实她并不想拉,可是,当着秦老爷子,村长里正的面儿,她得做好人!

村长不耐烦的看着这一家子,“秦敬祖,还不快把你老婆子带回去,像个什么样子!还有秦大家媳妇,秦二家媳妇,你们娘年纪大了,脑子不清楚,你们做媳妇儿的也应该劝着点啊,还帮着一起闹,好好的日子就被你们闹没了!”

秦老爷子被村长连名带姓的数落了,面子挂不住,却又没话反驳,只好冲两个儿子媳妇发火“还不快把你们娘扶回去。”说完转身就要走。

秦星却是连忙说“爷,以后没事儿,让这老太太和大娘二娘别来我们家了,不然我可真去告官府了!”

秦老爷子转身看了秦星一眼,阴沉着脸转身出去了。

秦大和秦二各自去拉了自己媳妇儿,秦老婆子一看都走了,也不管自己了,又要嚎,被村长一瞪眼,立马闭了嘴,却还是不甘心的骂了几句“哼,要我来我都不来,一家子扫把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