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进醉鱼轩/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长和里正看这闹心的一家子都走了,摇摇头,也跟着出了院子。

秦柳氏送走了村长和里正,刚回身进院子,被院外闪身噗通一声跪地上的身影吓了一跳,回身仔细一看,原来是跟在村长他们后面来的秦飞,他看了秦柳氏一眼,邦邦邦磕了几个头“三婶儿,我替我奶,大娘还有我娘给您陪不是了!”说完又磕了几个头,然后不等秦柳氏去拉,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秦柳氏一脸心疼的站在原地!

秦钰追过去,见秦飞已经走远了,说“飞哥怎么了?”

秦星想了想说,“估计觉着不好意思吧…”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他娘是他娘,他是他!我肯定不会怪他的!”秦飞一脸不赞同!

秦星笑笑,过去扶了秦柳氏进屋,拿了鸡蛋煮了,帮秦柳氏和秦怜揉脸…

晚上吃过饭,秦柳氏和秦怜秦月又继续赶制衣服,秦星和秦钰在院子收拾摘了毛毛的燕窝。

秦钰想了想,还是对秦星说“姐,娘和三姐挨打就不打回去吗?”

秦星知道这小子心里一直憋着呢,而且,她也没想就这么放过她们,日子还长!于是,笑了对他说“这奶,大娘还有二娘毕竟是长辈,我们呢,明着肯定是不能还回去,但是暗着呢…这个…。”

话没说完,秦钰的眼睛已经冒出了绿光!秦星心里满意极了,这小子孺子可教!

第二日一早,秦月秦星和秦钰早早的起床,准备去镇上。

秦柳氏连忙拿出几件赶制出来的新衣服,秦星抱着衣服,虽然是赶制的,却也十分精致,针脚非常的密实,活了第二世第一次穿上母亲缝制的衣服,心里缓缓的流过一阵酸酸软软的温暖…

秦月换上的是浅紫色的上衣,浅白色的罗裙,裙子上绣着兰花,淡雅温婉,看着又落落大方,丝毫不输大家小姐!

秦钰一身暗紫长衫,立领,在长衫的衣摆处绣了竹子,把秦钰本来就长得好看的脸更是称的又精神又帅气。腰间系了一条宽腰带,秦怜也绣了苍劲的翠竹,腰带上挂着秦怜特意给他缝制的一个小布袋子,里面装的是秦钰不离手的小弹弓!这一身穿出来,十足十的像哪家的小公子!

秦星忍不住打趣“哎哟,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呀…”秦钰又羞又兴奋,激动的脸涨的红红的!长这么大,第一次穿新衣服,以前都是姐姐们穿不了的衣服,缝缝改改…原本姐弟几个都没有怎么添衣服,都是旧布,粗布,补丁叠补丁,轮到他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原本的样子了!

秦星自己的则是明黄色的对襟褂子,觉着穿裙子不方便还是让秦柳氏给做的裤子。黄色穿在秦星身上充满了朝气,小脸英气又灵气,秦月一把抱住秦星,“星儿越发的俏了!”得了夸奖的秦星咧嘴笑了!

姐弟仨换好衣服舍不得出门,又闹着秦怜也起来把新衣服穿了试试,秦怜只好也爬起来,穿了一身淡粉色,上身荷叶边褂子,下身浅黄长裙,裙边绣着点点梅花,称的秦怜本就娇俏的小脸越发的明媚!看的姐弟几个都直了眼,还是秦星回过神来,半认真半玩笑的说“娘,以后少让怜儿出门了,别被抢了去…”才九岁已是如此,等长大,还不知道是怎样的绝色!

直说的秦月和秦钰连连点头,秦怜却是羞红了脸,捂着被子不出来…

看着一个个穿了新衣服精神抖擞的孩子,秦柳氏无限的宽慰,心里叹了口气,“要是相公还在该多好。”

闹了一阵子,吃了早饭,姐弟三个出了门。

因着有了银子,秦柳氏不让他们再走路,姐弟三个去村头的柳树下坐了牛车,五文钱一个人,赶车的老刘头见他们三个人少收了三文!

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到了镇上,姐弟三个直奔仁济堂,看到钱掌柜,齐齐行了礼,钱掌柜笑眯眯的接过了背燕窝的背篓,过完称,付了一百一十两银子。这次钱掌柜给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和十两的散银子。银票和现在的存折一样,只要拿着银票就可以在存钱的钱庄取出钱来。比银子带着方便!

结完账,钱掌柜看了看秦星的伤口,已经恢复的比较好了,到底是小,伤口也长起来快。又给秦柳氏补了药,姐弟三个才告辞了钱掌柜。

出了仁济堂,姐弟仨个去市场给秦柳氏补针线,看着市场里让人眼花缭乱的小玩意儿,秦钰和秦月逛的不亦乐乎。

秦星则边看边研究,看能不能找点什么商机,能有个固定的收入!只是一路看下来,都没什么可行的,秦星不禁有些郁闷。拿燕窝一来就换了不少银子,让秦星以为古代的钱相当好赚,现在看来,只是自己运气好些而已!

想想自己前世,也没做过什么生意,没为钱发过愁!生活里除了任务就是任务,像他们这种特工,说白了就是ZF的隐秘杀手,替ZF解决一些不能明面上解决的事情,潜伏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接到任务指令,就干净利落完成任务,总不能在这异世做杀手去吧。?秦星很快就被自己荒唐的想法给吓笑了…。看着前面为了给秦柳氏选一支簪子而争论的秦月和秦钰,跟过去。

边走边逛,给秦柳氏买了一支镶金的簪子,本来秦星想买支纯金的,可是想到老宅那几个贪婪的boss,便打消了念头。给秦月和秦怜都买了头绳,在这里,只有成亲的妇人才昝发。

还给秦钰买了包发的头绳,还未成年,不用束发,但是会把头发都梳起来,在头上挽一个发包。

秦星自己买了最简单的发绳,她还是习惯扎一个简单的马尾,前世她一直是短发,到这儿了居然有了一头齐腰的长发,她不习惯梳发髻,每天要么挽起来,要么扎马尾,一开始秦柳氏还碎叨几句,她我行我素,秦柳氏也就随她了,只当她是小女儿家的任性!

等背篓装满东西,才发现日头已经老高了。等从市场出来,又看到了醉鱼轩,想着既然又来了这里,不如今天再去试试,也尝尝这里的鱼到底是怎么个好吃法!

“走,今天姐带你们去搓一顿!”豪气的一开口,秦星就把自己吓一跳,她什么时候也有这么跳脱的时候,在现代,她何时有过这样说话的经历!不光她自己吓了,秦月轻拍了秦星一把,假意怒斥“你说啥,你还姐呢!你姐,我,在这里呢!”

秦星忙转过身,“姐,我的好姐姐,您是我的亲姐,我就是一时口快!”小意的搭上秦月的肩膀,亲热的讨好卖笑,惹的秦月一阵好笑。

秦钰的重点往往不一样,他的重点是“二姐,搓一顿是什么?”

“搓一顿吗,就是大吃一顿”不知道为什么,秦星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原来的自己…

“大吃一顿?咱们吃大肉包子吗?”上次来镇上就说吃肉包子,后来只吃了馒头,这次怎么也得吃几个肉包子吧!

“肉包子有什么好吃的!我们回去自己包,我们今儿去吃醉鱼轩的鱼!”秦星手一挥。

“啊,醉鱼轩啊,可是,会不会又不让我们进?”上次进不去,秦钰可还记得呢!

秦星想了想,看看各自身上的衣服,不算好,但是也绝对不会差了,应该没问题了!于是说“走,去看看,我们去吃吃看,看是我做的好吃,还是醉鱼轩的大厨做的好吃!”

秦月有些纠结,觉得娘和秦怜没来,他们三个人去吃,不太好!看了秦月的表情,秦星有啥不明白的!拉住秦月的手,“姐,我们呢,进去吃吃看,若是比我做的好吃,下次就带娘和怜儿来吃,若是没我做的好吃,那我们还是买鱼回去做给她们吃,你觉得呢?”

“嗯,这个主意好,就这么说”秦月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姐弟三个径直走向醉鱼轩,还是上次接客的小二哥,见着秦星三个,还有印象,见他们三个各自换了衣服,有模样有气度,完全和上次不一样了,小意的迎进了大堂,给他们找了空位,回身边喊“茶水三杯”,边跟秦星说“不知您三位要吃点啥?”

秦星看了一眼座无虚席的大堂,对小二说“小二哥,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小二自豪的笑了“几位,咱们这醉鱼轩在这青水镇可是独一份儿,咱们家做的鱼,可是在外面哪儿都吃不到的美味!只要是鱼,您就尽管点!”

秦星笑了笑,于是说“那就给我来一个麻辣水煮鱼,再来一个青菜,就可以了。”

小二愣了愣,带着笑说“不好意思,客官,这个麻辣水煮鱼,这儿没有,您点点别的?”

秦星想着,也许,这里也没有用过辣椒呢。于是又说“那来一个剁椒鱼头?”

小二心里有些不爽快了,这都是什么菜名?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带着笑“真是不巧,您说的,本店也没有,不然您再换换?”

秦星心里有了底,估计确实是没有辣椒!也不强人所难了,继续说“那就给我来一个酸菜鱼火锅吧…”

小二一听,头上直冒汗,觉着,这几个小孩子是来砸场子报复他的吧,尽点些没有的!这里有鱼头汤,有蒸鲤鱼,有烩鱼块…就是没这小丫头点的菜!于是脸色沉了沉,却还是维持着笑“客官,您,这几个菜都是打哪儿听来的?别说,这青水镇,这整个南璃怕也是没有这样的菜!”

秦星看着眼前已经无比恼火却还是保持礼貌的小二,心里暗暗赞了声“不错,服务员的基本素质还真不赖!”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刚想说话,秦钰在一边儿一本正经的说“二姐,算了,这里估计也就这样了,连你随手做的几个菜都不会,我瞧着其他的也不会好吃到哪儿去…”

秦星一听,真想给秦钰给个大拇指,越来越会说话了!

“嘿,小哥,你咋说话呢,你说你姐可以把刚才的菜做出来?”小二有些不服气了!

“那是当然,我在家常吃呢!”秦钰假话都说的这么正经!秦月在一旁有些心虚,可想到,虽然没有经常吃,但是秦星做的鱼确实好吃,也不算说假话,也自然的挺直了身子!

“这是怎么了?东子?”这时,走过来一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竖着头发,约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过来,穿着长衫,看起来像账房先生或者掌柜!

------题外话------

麻辣水煮鱼…。啧啧…决定了,今天就吃麻辣水煮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