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相谈合作/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辛掌柜一惊,秦月也急了,秦星朝秦月安抚的笑了笑,迎上辛掌柜焦急的眼神继续说“辛掌柜,虽然我不同意把菜谱卖给您,但是,我也很想和您合作,所以,我想换种方式!”

“姑娘不妨说来听听?”只要有合作的可能,辛掌柜就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我想以这两道菜在醉鱼轩入股,当然,我可不止这两道菜,还有很多,我可以保证每个月出两道新菜,也不光是做鱼!”秦星一字一句,闲适而淡定,仿似一切尽在掌握!

辛掌柜一愣,看看眼前淡定的秦星,真是不敢相信这丫头才十三岁,好大口气!一开口就想要入股!她到底知不知道这醉鱼轩是…可是,这丫头好像的确有这个本钱!

“姑娘这个要求辛某不敢答应,毕竟辛某还有主子,这种大事,辛某做不了主!不如,姑娘再想想?!辛某确实是诚心想和姑娘合作!”辛掌柜实在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秦星看着诚恳十足的辛掌柜,不像假意推脱的样子,想了想,也对!自己想做这醉鱼轩的股东估计也是有些强人所难,这么大的连锁酒楼,后台恐怕不小!估计这老板非富即贵,也有可能不止一个老板!自己是想要求安稳过日子的,还是不参合了!虽然不舍,可是,秦星向来是理智的!于是对辛掌柜说“那这样吧,这两道菜呢,我不卖,我按提成收,这两道菜,每卖一道,我提三成!”

辛掌柜此时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这才十三岁的孩子,简直比大人还要精!若是刚才的入股是一时兴起,那这按菜提成,则绝对是一个商业奇才才能想出的主意!普通的人,暂且不提还是个十二三的孩子,面对两道菜谱就能得五十两早就乐疯了!可是,这孩子却还能冷静的和自己谈交易!辛掌柜直觉这孩子不简单,可若不是自己听见动静过去问个究竟,这几个孩子恐怕早就走了!所以不可能是早有想法来的!

辛掌柜低下头,算了算,这一道酸菜鱼,除开成本,怎么也净得四五百文,这三成…。每天得卖多少…这孩子可真是不简单!

秦星见辛掌柜沉默了,也不说话,继续喝茶,打定主意,若是这样也不成,那就一拍两散,等以后自己赚钱了开个酒楼一样的!

只过了一会儿,辛掌柜便打定了主意“成,就按你说的,这两道菜,每卖一道,给你三成!只是这账…”

“辛掌柜是爽快人,我也不是斤斤计较之辈,辛掌柜每个月给我结账就行,帐我放心!”秦星挥挥手,大气的说!

辛掌柜此时再也不掩藏对秦星的赞赏,笑着说个“姑娘是做大事之人”。

秦星不在意的说,“哪儿能做什么大事,能求个温饱就不错了!”

辛掌柜哈哈一笑“姑娘,从今天开始,你可就不止是温饱了!富贵也指日可待啊!”

秦星当然明白辛掌柜的意思,跟着附和“彼此彼此…”

辛掌柜眉开眼笑的叫人拿来纸笔,写了简单的合约,言明菜谱不能外传,比例分成,以后有菜谱也按此算,诸如此类的!等写完合约,又叫账房支了五十两做定金。

秦星拿着定金,更是觉得自己合作的人是个不错的人选!秦星详细的写了菜谱,还让辛掌柜提前去把李记调味铺子的番椒都买来!还叮嘱辛掌柜,可以在全国范围找找看这番椒!辛掌柜自是满口答应,他知道这番椒是很关键的!

其实秦星也是有私心,让辛掌柜全国范围去找番椒,也是想看看这番椒到底是这青水镇没有,还是整个大兴都没有!用醉鱼轩的牌子去打听,可比自己摸索要快太多!

等一切搞定,又和辛掌柜寒暄了几句,秦钰才迷糊着醒了,迷迷糊糊地还不知道咋回事,跟着姐姐们告辞了!

临走,辛掌柜又让小二包了两份点心一起给带回去。秦星更是觉得这辛掌柜真是个细心的人,让带回去的两份点心是秦月和秦钰在雅间吃的五份点心中最多的两种,应该是看他们俩爱吃,特意嘱咐的!

出了醉鱼轩,秦星去镇南市场买了锄头和一些农具,想着要赶紧把辣椒种出来,这样就又多了一份收入!还有屋后的花椒,若是能多摘些,也是笔收入,可惜只有一棵,要是多几棵就好了!

到镇门口,赶上牛车,秦钰才从秦月嘴里得知二姐做的菜卖了一大笔银子!立马狗腿的扒着秦星,说“二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因为意外的有了一笔固定的收入,让秦星心里松快了许多,一上牛车便坐着闭目养神,听见秦钰狗腿的声音,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看了看他,没理他!

秦钰又往她身边凑了凑,低声说,“二姐,你准备啥时候教我功夫?…”

秦星闭着眼睛,故意说“哎,我腿咋这么酸呢?我肩膀咋这么疼呢”,秦钰一听,立马狗腿的给秦星锤腿,揉肩,嘴里还念念有词“您坐好喽,我给您好好按按…”逗的秦月和秦星都笑了…。

到了村口,姐弟三个跳下车,秦月要去扶秦星,秦星却跳的比秦月还快,秦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秦钰刚一下车,就看到秦飞在柳树下站着,旁边还有几个小孩子在玩耍…

秦飞看到下车的三人,眼睛也是一亮,跑过去就接过秦星背上的背篓,自己背着“星姐,你还伤着呢,我来背吧”,边说又把秦钰扛的锄头扛了一把在自己身上!

秦星对秦飞虽然不像秦月秦钰那样亲近,但是感觉并不坏,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啦…”

秦钰对秦飞很是亲近,亲热的扯着秦飞的袖子“飞哥,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饭吧,我二姐做饭可好吃啦。”边回头对秦星说“二姐,今天可以做鱼给飞哥吃吗?”

秦星看着秦飞脸红红的样子,很快点了头“当然可以,飞哥儿,今天晚上就在我们家吃饭!”

秦飞听说有鱼吃,还是很想去的,可是,想到自家娘,黯了眼神,摇摇头“我不去了,玩儿一会儿就要回去的。”说完,边牵着秦钰往前走,秦星和秦月对看一眼,也估计到秦飞为什么不去家里吃饭了,也不多说!

走到大柳树下,都是和秦飞秦钰差不多大的孩子,亲热的叫着“月姐姐,星姐姐…飞哥哥,钰哥哥…”秦月哎哎的答应着,从背篓里拿了一包杂糖分给小孩子们吃。

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很少能吃到糖,顶多就是过年的时候家里能吃上一两块,一看到糖,都围了上去,七八个孩子,一会儿一包糖就分完了。秦星在一旁笑着,没有阻止,这些孩子都是好孩子,能和秦钰秦飞玩儿在一起的孩子,都不会很坏。秦钰和秦飞也停下来,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

秦星注意到一个梳着两个羊角辫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大约四岁多的样子,举着手里一块糖,踮起脚尖递给秦钰,脸红红的说“钰哥哥,你吃糖…”

秦钰连连摆手“秀儿吃吧,我吃了很多了,不过,你也只吃一块,剩下的带回去明天吃,吃多了牙齿会坏的。”小女孩儿点点头,把糖放进嘴里,满足的眯眯眼睛,像只小狐狸!

秦星的记忆里知道这个小女孩叫程秀秀,是村里程寡妇的小女儿,这程寡妇本来姓什么秦星不知道,反正一直就听人说程寡妇!能让秦星留意到这程寡妇也主要是因为这是个奇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是还带着两个闺女的寡妇!可这程寡妇在这村里却是没人敢欺负,也没人敢招惹!

要说这程寡妇也是个苦命的人,嫁到这青水村没一个月,相公就没了爹,都说她不吉利,被婆婆变着法儿的折腾!相公老实,身体又弱,读了些书,靠着给人写信,写状子啥的赚点小钱!

相公对程寡妇是真心的好,可是在连续生了两个闺女后撒手人寰,婆婆更是恨毒了程寡妇,说她克死了自己的老头子,还克死了自己的儿子!见天儿的在家摔桌子板椅子的骂,程寡妇就是不做声,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家里地里,一把抓,老人孩子也不含糊。

有天程寡妇带着俩女儿在地里干活儿,程老婆子在院子里摔了一跤,瘫痪了,程寡妇又伺候了大半年,然后留下程寡妇和两个闺女,去了!听说去的头天,不晓得怎么突然醒悟了,痛哭流涕的,要媳妇儿原谅她…。

打那以后,村儿里的老人们大多都喜欢她,觉得程寡妇心善,婆婆那么折磨她,她却一个字的怨言都没有!最后去看了的老人们都说,这老婆子瘫痪了半年多,身上楞是干干净净,一点都不脏!

村儿里的妇人们呢,是又喜又厌她!主要是这程寡妇样子生的美,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性子却是泼辣的很!敢说敢做!看不惯就说,说不过就骂,骂的只教人恨不得钻进洞里去!不仅敢骂女人,男人也敢骂,骂不过就打,那股子疯劲儿,让许多有不良心思想打她主意的人都不敢动弹!

话说,秦家老宅那几个boss都被骂过!这也是原主秦星能记住这程寡妇的主要原因!

程寡妇的大闺女和秦月差不多年纪,叫程媛媛,性子好,和秦月也说的来,秦月家被赶出来后,也端过几回吃的来,只是本来也不好过,端了两回就再没有端了,自是觉得不好意思,也不好再露面。秦月其实是一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一直心存感激!小闺女就是程秀秀了,文静秀气,家里虽然穷,靠程寡妇做秀活儿和种点薄田过活,身上拾缀的却很干净。

秦星特别注意到秀秀的褂子上绣的一只小鹿,非常的可爱有趣,有个想法在秦星的脑海中很快闪过,想着家里还有一摊子事儿,便暂时放下,想着等忙完家里的事儿,再来考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