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爱情萌芽/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虎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三婶儿,咱们都是乡亲,那我就亲兄弟明算账啦!”

秦柳氏温柔的笑笑,“那是肯定的,婶儿虽然穷,可这该给的,该算的,你可别马虎!不然婶子可不高兴!”

“那行,我就给您算算,这十间屋子,全部用土砖,还有围墙,…。”

秦星想着,这土砖比现在的水泥砖可差多了,可是,现在也就这个水平了!若是能造出水泥砖该多好!可是,自己不会!

懒得听他们算账,她只需要知道最后需要多少钱就好。于是蹲下身子,在地上画起了草图。

“星儿,星儿”秦柳氏叫了秦星几声,秦星才反应过来,看向秦柳氏。

秦柳氏笑着轻拍了秦星一下“这孩子!想啥呢,这么专注。”

秦星站起来,拍拍手里的灰,笑着问“娘,工钱谈好了?”

秦柳氏拉过秦星,轻轻拍了拍秦星身上的灰,笑着嗔道“感情你啥也没听?”

“娘,这不有您了吗?您是户主呀,得做主!”面对秦柳氏的宠溺,不由自主的依赖起来!

“这孩子…。是这样的,你虎子哥说呢,这材料的事儿,就由你和他一起去买,工人呢,一天…”秦柳氏看着秦星,还是一句句的解释她,下意识的想听听秦星的主意!

话没说完,被秦星打断,她最烦数字…

拉着秦柳氏的手,秦星说“娘,您就说,最后算了一共需要多少银子!”

秦柳氏也不犹豫,直接说“你虎子哥大致算了下,说,十间屋子,带院子,差不多得五十两的样子!就是材料钱和工人钱。然后呢,我们做一顿午饭!”

乡下干活儿,早上吃了去上工,晚上放工以后回家吃!中午在主人家,不耽误来回功夫!

秦星心里有了数,觉着还真不贵,于是,转过身,对王虎说,“虎子哥,这样吧,材料工人什么的,我也不懂,你看这样成不成,我们家啥也不管,给你五十五两,按照你刚才说的时间,两个月,你负责给我做完工!”

王善武和王虎对看了一眼,难掩激动之色!都是做惯了活儿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秦星的意思呢?五十两的活儿,交给自己,五十五两,这五两,肯定是赚定了!这材料,若是买的多,肯定也可以谈。还有工人,现在活儿少,连续工作两个月,又不远,工钱也可以谈一谈!这一来,怎么也得赚个二三两!这两个月就能赚上七八两银子,这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事儿!

王善武觉得秦星怕是没弄清楚状况,于是说“丫头,你是说真的?!”

秦星点点头,“真的不能再真了!而且,虎子哥,我觉得,你可以把你收罗来的人,弄成个固定的班子呀!然后,你去揽活儿,他们的工钱由你定!”秦星觉得自己好像说多了!

王虎却激动起来,连连点头,站起来,左走右走,晃的王善武直喊眼晕!

王虎脸涨的通红!觉得秦星这几句话简直就打开了他人生的新篇章!

他难掩激动的说“星儿,你放心,你这屋子,我一定给你做成这整个青水镇最好的房子!”

秦柳氏笑了“虎子,我可不要啥最好的房子,能不漏雨就好喽!”

谈好了事情,王家父子说下午就去帮忙搭棚子!现在去找做事儿的工人!秦柳氏和秦星回去收拾东西!

出了王家,秦柳氏拉着秦星的手犹豫的说,“星儿,做十间屋子,那么大,我们住的了吗?!”

秦星笑着说“娘,一点也不多啊,我都分好了,最起码我们家五个人就得一人一间,以后钰哥儿成亲,您得了孙子,还不够住呢…”

秦柳氏一听孙子,激动的连连点头,“对,对,对,钰哥儿还要成亲呢。是娘糊涂了,糊涂了。”

秦星好笑的看着激动的仿似明天就要得孙子的秦柳氏,提醒她说“娘,钰儿才六岁呐!”

秦柳氏反应过来,见着噙着笑的秦星,不由的拍了秦星一巴掌“好啊,你笑话娘呢。”

秦星和秦柳氏笑闹了一阵,说要去里正家找刘先生借点纸笔,画图纸!秦柳氏点头答应了,嘱咐借了就早点回家!

分开后,秦星径直去了村里的学堂,这个点儿,刘先生应该在学堂教课!

这学堂在村子最里边,是大伙儿出钱盖的三间屋子,镇上上不起,或者需要启蒙的孩子们,就都在这里,大多是七八岁以下的孩子们。

村儿里大部分的大人都不识几个字,村长不想孩子们也都不识字,发动村民建了这三间泥草屋,谁家日子都不好过,顶多出个几文十几文的,能盖上这么三间草屋已经不错了!遇上大风大雨的,就只能歇了课,不然会漏雨!

到了村学堂,刘先生果然在,见了秦星,迎上去问“星儿来了啊,找我有事?”

几个在村口吃了秦月的糖的小孩儿纷纷喊着“星儿姐姐好!”

秦星只能笑着点了点头,对外人,她学不会秦月的热情!

规矩的朝刘先生行了个礼,对于帮助过自家的人,秦星是很愿意给予尊重和礼遇的!笑着说“刘伯伯,我是想找您借支笔,还借张纸。”

刘先生没有犹豫,点头“星儿等会儿,我去取。”也没问是做什么,转身就进屋去取纸笔!

秦星看着刘先生转身,感觉身边有什么在拉自己的衣摆,低头一瞧,是程秀秀,还是梳着两个羊角辫儿,仰着小脸,笑眯眯的看着秦星,“星姐姐,钰哥哥呢?咋没来?”

秦星一听,觉着好笑,又看这可爱的小脸,有些欢喜,于是蹲下身子,逗她“秀秀是想钰哥哥了吗?”

小丫头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对呀,星姐姐!”

秦星更觉得好笑,“秀秀为什么想钰哥哥呢?!”

小丫头皱着眉,鼓起小脸,似乎在努力的认真的想自己为什么想钰哥哥!憋了半天,才对秦星说“因为钰哥哥长得好看!”

秦星一听,忍不住哈哈笑起来,程秀秀也没忍住红着脸笑了!

“哼,好看什么,穷的连裤子没穿的了!爹都没了!”秦星听到这不怀好意的嘀咕,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壮实的小男孩,大约六七岁,一双眼睛看着程秀秀,又酸又不甘!

秦星心里动了动,眯着眼睛想了想,想起这男孩儿是村长家孙子,李长明和李罗氏的小儿子,李壮壮!秦星想着,这名字还真是起的太对了!长的可真壮!这小子和她娘一样,仗着自己有个村长爷爷,作威作福,在大人的影响下,以为自己就是个官家少爷了!身后站着几个差不多大小的孩子,把他当成大哥似得围着!

不想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看了一眼,没多说,只是继续问程秀秀“秀秀,这小鹿是你娘绣的吗?”

秀秀点点头“嗯,我娘还会绣老虎哟!”说着还扮老虎试图吓吓秦星,却因为动作滑稽,做的萌萌的!

秦星装作被吓了一跳的样子,逗的程秀秀又笑眯了眼!

“星姐姐,真的是你啊,我听着声音,还以为听错了!”秦飞从屋里走出来,一脸惊喜!秦飞也在这里启蒙,是这里最大的孩子了!可这小子不知道咋了就是学不进去,每次刘先生抽考,十有八九零分,只能在这里半学半玩的混日子!

秦星想起自己家的弟弟,秦钰,觉得应该让那小子也上学了!以前在老宅是爷奶不让,赶出家后是没银子,连肚子都填不饱,哪儿还有心思想上学的事儿,可现在有了银子,也该提上日程了!

秦星瞧着走过来的秦飞,站起身子,对秦飞说“嗯,我来找刘先生借东西。你今天学什么字?”

秦飞咳了一声,“星姐姐还不知道我?我可不是读书的料子!我认的字连钰哥儿一半儿都比不上!”却是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

“就是,就是,钰哥哥认识可多字了!刘先生说钰哥哥最聪明啦”程秀秀在一边儿连声附和!

秦飞眼神有些暗淡的看了眼秀秀。那一瞬间的暗淡没有逃过秦星的眼睛!

“认识几个字不得了吗?还不是穷的连饭都吃不上!”又是那李壮壮!这次的声音大了点,不仅秦星听见了,秦飞和程秀秀都听见了!

秦星扫了眼李壮壮,想着实在是犯不上和一个小毛孩子计较!程秀秀却不依了,瞪着李壮壮就嚷嚷“李壮壮,钰哥哥就是认识很多字,你只会吃,吃的像只猪似得!”说着还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秦飞瞧着瞪着眼气鼓鼓的程秀秀,脸红了红!

李壮壮见程秀秀说自己是猪,气极了,憋红了脸,却是不回嘴,只是剁剁脚,愤恨的看了眼程秀秀转身进了屋子!

秦星看看秦飞,又看看程秀秀,再看看虽然气极了却不说话转身进屋子的李壮壮,觉着自己好像窥破一桩萌芽中的“爱情”自己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不免咧嘴笑了笑“小屁孩儿们!”

秦飞皱着眉,扫了眼进了屋的李壮壮,没有多说。

恰在这时,刘先生拿了纸笔出来,还拿着一小瓶墨水。

秦星一瞧,傻了眼,纸是粗纸,这个倒无所谓,只是这毛笔,没用过…想了想,接了过来,恭敬的道了谢!

而后跟秦飞和程秀秀说“飞哥儿,秀秀,我走了啊!先生放学后,你们去家里找钰哥儿玩儿啊!”

秦钰这个年龄正是需要玩伴儿的时候,总和几个姐姐在一起混也不好!

“好嘞!”两人齐齐答应,秦星才转身离开。

------题外话------

各位看出来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