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奇葩理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老爷子脸色一沉,扫了眼秦胡氏,指望着秦胡氏能说几句秦放!

哪知,秦胡氏也不依了,虽然秦胡氏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为了秦柳氏手里的银子,要自己相公去帮忙修整房子啥的她愿意,可是要她们搬回来跟自己儿子抢屋子她可不愿意,自己三个儿子,成亲都要屋子,本来这宅子屋子就不够住,那一家子五口回来了,那就更少了,不行,坚决不行!

于是,也不拉着秦柳氏了,冲着秦老爷子就嚷嚷,“这家里哪儿还有多余的屋子,村头那屋子修整修整不就成了?!搬回来做啥,凭白得惹人笑话!”

秦刘氏是不着急的,她的儿子还小,有了银子还怕没房子?!秦柳氏若是搬回来,她就能少做活儿,也乐得做好人,可是,老太婆说闺女是赔钱货,她也听进去了,虽然她没有秦柳氏那样疼秦夏秦冬,可是,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那么一会儿的时间,这秦刘氏心里是七回八转,沉默着,也不做声!

秦老爷子一瞧这一个两个的跟他作对,怒了!

“老大家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老三家的,就这么定了,明天就搬回来!”这老头还真把自己当成一言堂了!

秦柳氏冷着眼看了秦老爷子一眼,“爹,我们不会搬回来的,那屋子您爱给谁就给谁,我们现在是单独落户了的,就不回来了。星儿,我们走吧!”

“柳氏,你个扫把星,你给我站住!你这是在长辈面前的态度?!是谁给你的胆子?!”

伴随着秦罗氏的怒吼声响起的是砸向秦柳氏的水杯落地碎裂的声音。

早在听到身后有东西砸来的声音时秦星就拉着秦柳氏就闪身到了一边儿,杯子没砸着秦柳氏,直直落在地上,碎了!

屋里的人都被这一声杯子落地的声音吓住了!

秦罗氏在几个儿子媳妇儿面前是跋扈惯了,哪儿有今天晚上这么憋屈不说话过。不就是为了秦柳氏那儿的银子,可是软的硬的都说了,这秦柳氏也油盐不进,秦罗氏哪儿还能憋的住!

秦老爷子自翊是一家之主,总是要顾及些面子威严,秦罗氏可不管那么多,她可受不了秦柳氏居然敢忤逆她!狠狠的瞪着秦柳氏,站起身子,指着秦柳氏说“你个扫把星,该死的下贱货,害死了我儿子,拿着我儿子的银子做房子去享福,你个天杀的贱人,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秦星眯了眯眼睛,看了眼地上的杯子碎渣,虽不是玻璃渣,但是瓷的若是砸到身上,是更疼的!若是砸到头上,绝对就会砸破头!再听秦老婆子说的话,怒极而笑,这是什么奇葩?这无耻到这种地步,哪怕是在前世也真是少见!冷冽的看向秦罗氏,眼神里动了杀机!

秦柳氏更是气的混身打颤,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善良软弱惯了的人,就算知道要反抗,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

秦星叹口气,扶好秦柳氏,冰冷的眼神射向秦罗氏,“从你们把我们孤儿寡母的赶出去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不承认我是你们家的人了,这满村的人都可以作证!我们能活到今天是我们运气好,是我爹保佑我们!我们的银子,都是我们自己挣得!跟你们秦家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想要银子…。”秦星阴冷着眼,仿似漫不经心的扫了屋子里的人一眼,一字一句的继续说“自己凭本事去挣!若是想要抢,尽管来,只要有命拿!”

泛着冷的眼神如沾染了寒气,看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饶是秦老爷子也被秦星犀利如刀锋,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看的一屁股坐下去。

秦罗氏秦老婆子更是身子不由自主往后缩了缩。

秦星最后一句只要有命拿,让在座的人的心里都翻起了惊涛骇浪,一时都闭了嘴,复杂万分的看着仿似陌生人的秦星!

屋里一瞬间的静默被一阵脚步声打断“娘,你把门锁着做什么?害我翻窗子出来!差点就尿裤子了…”

随着一阵牢骚声,秦飞进了正屋。

一进屋,瞧见秦柳氏和秦星在门口,没注意到她们的表情,自顾自的一脸惊喜,“三婶儿,星姐姐…你们来啦!”

走上前,发现屋里气氛不对劲儿,看看秦柳氏像是生气的样子,屋子里其他人表情也不好,不自觉的问“咋…了?…这是咋了?。”

秦刘氏一把拉过自家小儿子,点点他的脑袋,“不是叫你睡觉的吗?起来做啥?”

“我是睡了啊,可是我想尿尿,门又打不开,娘咋把门从外面反锁了!翻了好久才从窗子里翻出来的!”秦飞又是一阵抱怨。

秦刘氏听着秦飞的抱怨,偷眼瞧秦柳氏和秦星,对上秦星啥都明白的表情,气恼的拍了秦飞几巴掌,“去,回去睡去!”

确实是她把门锁住的,把秦冬和秦飞都关屋里了,防的就是怕他俩听到他们商量的“大事儿”又胳膊肘往外拐,去报信儿!

秦飞不依,“我不睡了,我陪星姐姐玩会儿!”

秦刘氏就又抡起巴掌要打他,秦星似笑非笑的说“二娘就别打飞哥儿了,不就是怕他去给我娘送信儿吗?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怕个什么劲儿!”

“娘,送啥信儿?”秦飞看着自家娘,不解。

“别听她瞎咧咧,一边儿去,大人商量事情,你回屋去!”秦刘氏唬了脸。

秦飞扫了眼秦放,秦良,秦顺,还有秦夏,“都在,凭什么我去睡,我不去!。”秦飞很聪明,很多时候,很早熟,他从小和秦钰在一起玩儿,受秦信业的影响更多!

“好了好了,不睡就不睡吧!一边儿玩去!”被秦飞一闹腾,秦罗氏缓过神儿来,看了眼秦星,暗道“再狠,也就是个小孩子,我老婆子还怕她不成!”定了定神,对秦柳氏说“这银子,你说破天,也得给我拿来,秦家的银子,可不是给你来败家的!吃肉,吃鱼,还吃大米饭,也不瞧瞧那一家子穷酸样,配吃大米饭?!若是这银子不给我拿来,我就去镇上告你柳氏不养老!”

秦罗氏得意的看着秦柳氏和秦星,她就不信了,自己要去告官她们会不怕!

秦柳氏和秦星还没张嘴,秦飞跳起来“奶,你说啥呢?…咋能要三婶儿把银子给咱们。?”

秦刘氏手快的从秦飞身后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搂着腰就往外拖,这小子,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啊?!…恼恨的瞪了眼秦柳氏,拖着秦飞回自己屋子!

秦柳氏瞧见秦刘氏拖着秦飞,怕伤着飞哥儿,想上前去拉,被秦星拉住,秦柳氏一想,毕竟是亲生儿子,怎么会伤着,自己想多了!想到自己的处境,回头看向秦星,秦星安慰的朝秦柳氏笑笑!

“奶,您去告我们吧,这银子,我们不会给,您尽管去告!不过,一定请说明,我们是被赶出去的,是不被承认的媳妇儿和孙子孙女…”秦星擅长的还真不是这讲道理的活儿,她更喜欢直接点,一招毙命!

“你个小贱蹄子,我跟你娘说话,你插什么话!没有教养的小蹄子!”秦罗氏唬着脸骂秦星!

秦柳氏拉着秦星,抬头对秦罗氏说“娘,要银子我没有,您要去告官府您就去吧!”

秦罗氏一听这告官府都唬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嚎,“天杀的贱货哦,我苦命的儿子啊。你死的好惨啊,你在天上睁开眼瞧瞧,仔细瞧瞧你的好媳妇,好闺女哦,这是要逼死我啊…”

秦星的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杀人,她有一百种方法,可是,这…这是要闹哪样啊?!

秦柳氏长叹一口气,无可奈何的想上前去扶秦罗氏,还没走上两步,老宅后院突然传来一声比一声惨的猪嚎声,合着秦罗氏高亢的嚎声,好比一首二重唱!还有鸡飞乱叫的声音,真是乱成一团。

屋里的人都一惊,完了,进贼了,有人在偷猪!1后院养了十几只鸡,还有四头半大的猪,顾不上地上嚎叫的秦罗氏,也顾不上秦柳氏母女,都奔向后院,那鸡和猪可是实打实的银子买回来的,若是被人偷了,可得不偿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