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原来如此/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上的秦罗氏更是第一时间爬起来,跌跌撞撞,急急往后冲去,那可是银子啊,银子!

秦柳氏母女相互看一眼,转身出门,此时不走,难道还等着他们回来继续要银子?!她们可不操心这里是不是进了贼!

秦星和秦柳氏出了秦家老宅,都在想那后院是个啥情况!难不成还真进了贼?那这贼的胆儿也可真够肥的!

刚走了十来米,遇上秦月,来不及说话,秦月急急拉着秦柳氏和秦星疾走几步,离开了老宅的视力范围,秦月又拉着秦星和秦柳氏站定,依然没说话,秦月探了身子看向秦家老宅方向,时而抬起头看看,时而又焦急的来回走两步,秦星狐疑看看秦月,又看看秦家方向,秦柳氏拉住来回走动的秦月“月儿,咋了,你咋站在这里?来接娘的?咋又不走了?”

秦月还没回话,一阵小跑着的声音传来,秦月一喜,循着声音看去,秦柳氏和秦星也看去,却是秦钰!

看到娘和大姐二姐,照样没说话,拉着秦柳氏就跑,秦星一瞧这架势,明白了几分,等看到秦钰手里拿着的弹弓,啥都明白了,不禁笑了笑,转身跟着一起小跑着回了家!

等都气喘吁吁的进了院子,秦月反身把院门用棍子插上,秦柳氏喘着粗气,靠在院墙边,走不动了!

秦星和秦月搀扶着秦柳氏进了屋子,秦怜早在他们进院子就跑出来了,“娘,你们可回来了!”

瞧见秦柳氏累的不轻的样子,转身去拿陶罐儿到了一杯水,等秦柳氏坐下,递了过去,秦柳氏一口气喝了精光,等缓过来,看向秦月和秦钰,说“说,咋回事!这像做贼似得,跑啥呢!?”

秦钰噗通一声跪下去,秦月也跪下去,吓了秦柳氏和秦怜一跳,秦星也是一惊!

“娘,我做错事了!”秦钰低着头说,可是表情却没有做错事的觉悟!

秦柳氏脸一沉,“说,怎么回事,做错什么了?”

秦柳氏疼孩子,可是,在很多原则性的问题面前,还是很严厉的,相对来说,秦信业还比秦柳氏对孩子们更宠一些!

“娘,您别怪钰哥儿,我是大姐,是我的错,我…”秦月瞧见变了脸色的秦柳氏,急忙说。

“说清楚,做错了事,都要受罚!”在秦柳氏面前,儿子和女儿都是一样的!

“我把爷奶的猪给打了,把鸡也打了…”秦钰抬起头,对秦柳氏说。

秦柳氏一愣,“啥,你爷奶的猪?…”

随即,想起刚才在老宅听到的那一阵猪嚎鸡叫的声音,狐疑的看着秦钰“你打了猪?还打了鸡?用啥打的?你咋进去的?”

听娘问这个,秦钰举起手里的弹弓,刚得意的扬起笑,见娘脸还沉着,收了笑,呐呐的说“用…用这个…我,没进去,我就扒在院墙上打的…那院墙外有一堆柴火,我站上去,刚好就能打到…”

乡里的猪圈都不是很高,虽然有门,也就是用草绳稍微系了下,用石子一打就开了!鸡舍门就是随便弄了木板子挡了下,方便白天拿了好让鸡出来觅食!用大些的石子就能打倒!

秦柳氏愣愣的不知道在想啥!

秦星却满是惊喜,这弹弓才到秦钰手里几天啊,他居然就能瞄准那跑动的鸡了,还把在猪圈的猪也能打到,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秦钰一看秦柳氏不说话,慌了神,跪着往前几步,趴着秦柳氏的膝盖,说“娘,我再不这样了,不这样了…我和大姐去看你和二姐咋还没回,我扒在墙头都听到了,他们想抢我们家银子呢,哪儿有这样的道理?!还不让您和二姐走,我还听见有东西摔碎的声音,我担心是砸您和二姐了!所以,所以,”

秦月也赶忙扑过去,“娘,娘,您要打要骂就打我骂我吧,是我的错,是我答应秦钰的,是我的错…”

秦柳氏回过神,她刚才其实是在想,秦家老宅当时做院子的时候就是为了防小偷,院墙砌的很高,秦钰说扒院墙,她一下子就想到,若是没扒稳,或者掉下去,该如何是好!可秦钰和秦月不知道秦柳氏在想啥,还以为秦柳氏不说话是在生气。

秦柳氏看着面前满脸焦急的孩子,心疼的摸摸他们的脸,为了自己,孩子们也都跟着受罪了!若不是担心自己也不会这样,哪儿还能舍得怪他们!她拉起秦月和秦钰,对秦钰说“钰哥儿,以后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危险的事情以后不准做!”

秦钰看娘不再生气的样子,笑了,“娘,我知道咧,放心吧!”

秦柳氏松了口气,还以为孩子们闯啥祸了,着实担心了一把。转念想到秦家老宅那一家子,又叹了口气,“唉,今天他们没要到银子,还不知道还会闹出啥来!”

秦月秦怜也是忧心忡忡,秦星对她们说“怕什么啊!我们做我们房子,银子是我们挣得,没偷没抢,他们还能强行抢走不成?!”

秦钰点头“就是,娘,银子可不能给他们,这可是我们自己挣的。咱们也不怕他们!”

秦柳氏看看几个孩子,宽慰的笑了“是啊,没什么好怕的!我们花自己的银子,谁也说不上!”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皱着眉说“可是,那毕竟是你们的爷奶,孝敬他们是天经地义的…”

秦星想了想,说“娘,您说的是,孝敬是应该的,那大不了以后每年给五两银子他们养老钱,我想,大伯在外做活儿,一年也差不多就交这么多吧!”想了想,又说,“这钱,还不能我们自己给,得通过村里的村长给,要让大家都知道,我们给了养老钱,让他们闹也没理!”

一家人一致点头,觉得可行!

秦柳氏犹豫了一会儿,说,“那,星儿,不然,明天咱们去找村长,把今年的给了吧,免得他们又来闹,这明天就要开始做房子了,是大事儿,总让他们闹,也不吉利!”

秦星想也没想,就说“娘,银子在您那儿,您做主呗!”

秦星倒还真不怕他们来闹,就是有些闹心!不过秦柳氏说给,她也不反对,能少点麻烦也是好的,自己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可就是怕那一家子胃口太大,五两银子满足不了他们!毕竟以前秦信业在的时候可是每年能有六两银子的进账!庄户人家,六两银子一大家子,吃一年也吃不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