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上学往事/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家人吃完饭,那头工人又开始干活儿了!

秦月提了一大壶松叶茶放到井边,招呼着,“王大伯,茶水放这儿,您招呼着喝啊!”

王善武手里不停,嘴里说“好嘞,月儿你走远着点,这边灰大,我们得赶紧整出地方来,下午材料得回来了!”

乡里做活儿都是只负责中饭的,在家里吃了早饭上工,下午放了工回家吃饭!

程寡妇帮忙收拾完就回家去了,秦柳氏让秦怜留在棚子里,棚子没有门,米面油啥的都在里面放着,得有人守着,自己则带着秦月秦星秦钰去了后面荒地。

母子几人割草的割草,翻地的翻地,活儿也挺快的!

秦星前世没干过农活儿,但是手上有劲儿,又有秦柳氏在旁边指导,干起来也挺快。

刚翻了一小块儿地,秦飞寻了过来,叫了声三婶儿,走过去接过秦星手里的锄头,“星姐,我来吧。”

秦钰一瞧见秦飞,亲热的叫声“飞哥!”

秦柳氏笑着说“飞哥儿咋来了,没去学堂啊?!”

这个点儿应该是在学堂的时候,村里的学堂是没有休息日的,除非下雨,因为学堂会漏雨!

“三婶儿又不是不知道,我才坐不住,反正学不进去,去了也白去!”秦飞浑不在意的边翻地边说!

“傻小子,多学点字有啥不好的,咋就学不进去!”秦柳氏嗔怪的说。

“哎呀,三婶儿,您就别说我了,我就不是那读书的料儿!”秦飞撇撇嘴。“我可不像钰儿,脑袋里能装的下,我反正是脑袋里都是浆糊。”

“尽瞎说!咋就是浆糊了,飞哥儿也聪明着呢!”秦柳氏斥了秦飞一句!

“我娘说的呗,反正我是种地的样儿!”

秦柳氏想起秦刘氏。

当初秦信业在家跟秦家二老说了好久,让家里的孩子们都去学堂。

秦震年纪过了启蒙的阶段,却有点子小聪明,秦兴业和秦胡氏指望儿子考个秀才举人啥的也让自己当个官老爷他爹,便好说歹说,直说的秦老婆子动了心,又说服了秦老爷子把秦震送去了镇上。

秦顺呢,不想去受拘束,不愿意去!

秦放要跟着他爹学木匠,他觉得手艺才能挣银子,读书没屁用!

秦飞其实是后来被她娘逼着去的。秦刘氏本也是想着反正秦老爷子出钱,让两个儿子都去,万一哪个学的好,自己也能做个状元郎的娘!

哪晓得秦顺死活不愿意去,秦飞自是乐意去的,乐颠颠的和秦钰约好一起去!

可是,秦老婆子愣是不让秦钰去,说是供了秦震去镇上,再供秦飞去村里学堂,再多也供不起了!秦老婆子算盘打的好,老大家一个,老二家一个,总有一个学的好了,她都能讨到好!可是,老三家的就算了,一屋子的赔钱货!

秦飞眼见秦钰去不成,闹着也不去,要把自己的学费给秦钰,让秦钰去!

这秦刘氏恨得牙痒痒的,却是不找秦柳氏,面上也不显,只是在家里整日的在秦老婆子面前撺掇,说秦柳氏如何如何唆使秦飞不去学堂,想让秦钰去学堂,好自己做状元郎的娘,云云的…

听的秦罗氏终日的骂秦柳氏不是个人,心思歹毒!放话说就算有银子也不让秦钰去学堂!

又气又心疼的秦柳氏不知流了多少泪!气秦罗氏偏心偏的没谱,又心疼秦钰被自己连累,秦罗氏不喜自己也连带着不喜秦钰!

明里秦罗氏终日的骂,暗里秦刘氏天天给秦飞施压,逼着他去学堂,秦飞瞧着三婶儿天天挨骂,天天流泪,家里每天不得安宁,只得妥协去了学堂!

秦刘氏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儿子,却是一个字也学不进去,上了三年学堂,却还只认识家里人的名字,于是逮着秦飞就说他脑子里都浆糊!

秦柳氏兀自在自己的回忆里。秦星偏头打量着秦飞,据她这几次接触,还有原主记忆里的秦飞,其实是很聪明的,照理是不应该学不好的!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划过,该不会这小子心里一直有心结吧?!因为秦钰没去学堂,而他能去学堂!

想着,于是状似不经意的说“飞哥儿,等过了这段儿,钰哥儿也去学堂了,以后你们俩可都要努力学习了!”

“真的?钰儿要去学堂了?!”惊喜的声音,是秦飞!

秦钰不解的看着二姐“二姐,我啥时候说要去学堂了?!”

秦星没理他,看着秦飞一脸惊喜的表情,估摸着刚才的猜想估计猜对了!

秦柳氏接着说“钰儿,我和你二姐商量了,等房子做好,你就去镇上学堂!”

秦月停下手里的活儿,说“娘,为啥不在村里学堂呢?!”

“娘,我去学堂的事儿,为啥我不知道?!我不要去…”没人理会秦钰的抱怨。

秦星对秦月说“大姐,钰哥儿的启蒙已经不需要,而且村里现在就刘先生一个人教,那么多孩子,也教不过来,还不如直接送去镇上,镇上的先生多,教的也更仔细!”

秦月点点头“那也是,怜儿以后也在镇上学艺,钰哥儿在镇上,两个人也都有个照应!”

秦柳氏手里翻着地,继续说“等房子做好了,就送你们去镇上!”

秦飞见姐姐和娘都自顾自说话,也不理自己,站起来不满的说“咋都没有人听我的意见!爹说了,我们家都是可以自己表达自己的意见的!”

一听到秦钰又提到爹,秦月和秦星都紧张的偷眼去瞧秦柳氏,见秦柳氏面上无太大波动,反而嘴角噙着笑,手上活儿不停,看着秦钰“那好,钰哥儿,说说你的意见吧。”

秦钰其实在一说出口,就意识到了,他想到了二姐让他在娘面前不要总提爹的话,下意识去看秦柳氏,现在见秦柳氏这幅样子,于是,挺了挺小胸脯,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家里的男子汉,我得做顶梁柱!我要学功夫,保护你们!还要学手艺,保挣银子养家!”

秦钰一番豪气冲天的话说完,除了秦飞双眼冒光的直拍巴掌,秦柳氏和秦月都是一脸的不赞同!

秦星虽然觉得秦钰最先做的应该是念书,但是,也不能打击他的目标!

秦柳氏看着秦钰张口要说话,秦星拉住秦柳氏,摇摇头,走了两步,看着对秦钰说“钰哥儿,那你觉得念书就不能保护我们吗?!”

秦钰皱着眉说,“我要学功夫。然后奶,大娘,二娘就不敢再来欺负我们,就不敢再打娘和姐!就算她们来了,我也可以打的她们满地找牙!”光说着还不解气,还捏着拳头比划!

“钰儿!”秦柳氏沉着脸,斥了秦钰一声!她不希望秦钰小小年纪心里装的全是仇恨!再说,秦飞在旁边,那孩子很好,秦钰说的话会让他为难!“不要乱说!”

被秦柳氏呵斥了的秦钰有些委屈,撇了眼秦星,秦星飘了个眼神向秦飞,秦钰陡然就明白了,转身看向头已经快要低到地里去的秦飞,一下子扑过去,坐在秦飞面前,急急的说“飞哥,飞哥,我…我…”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他说的都是认真的!

秦飞抬起头,圆圆的脸上带起一抹笑,“我支持你,钰哥儿!”

秦钰一下子激动的抱起秦飞的胳膊!扬起笑脸,回身炫耀的对着秦柳氏秦月秦星说“看吧,还是飞哥对我最好!”

秦柳氏纠结又心疼的看着秦飞,秦星则是对秦飞又多了好几分的好感!第一次,也有了把秦飞当做家人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