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龌龊心思/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等我们有钱了,在镇上买个宅子吧,以后秦怜和秦钰都到镇上去了,我们也可以去镇上住!”秦星看着手心!手心以前总是握抢的茧没了,手心光滑,下午握了锄头有些发红,果然还是小孩子的手,娇嫩的很!

“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怜儿和钰儿那一个是读书一个是学艺,我们去镇上干嘛?!不去!若是你们爹回来,找不到我们,会伤心的!”秦柳氏一百个不愿意!

“呃…”秦星词穷了。

“以后再说这事儿”秦月轻轻在秦星耳边说!

秦星点点头,转头对秦柳氏说“那好吧,依娘的!”

秦月问秦柳氏“娘,你说,奶会同意钰儿和怜儿去镇上吗?”

秦星叫起来“她不同意干我们什么事!我们又不花她的银子!”

秦月拉拉秦星,说“星儿,你别急,我这不是问娘吗?”

秦星懂了,大姐在要娘表明态度!要娘拿出自个儿做主的态度来!

有一会儿的安静,秦月差点憋不住,刚想说话,秦柳氏的声音响起“不管她们同不同意,钰儿和怜儿都要去,我们现在已经单独落了户,除了你爹,秦家老宅谁也做不了我们的主!”

秦月和秦星暗暗点点头!

“娘,飞哥为啥不去镇上?”秦钰的声音,他还在纠结这事儿。

“娘不知道,估计你们二娘不愿意?!”秦柳氏迟疑的说。

“我看啊,是奶不愿意吧,镇上有个秦震,飞儿若是也去,奶肯定不愿意花银子!二娘估计是愿意的,只是拿银子的话,我怕是难!”秦星分析!

说完,都沉默了!

秦钰迟疑着说“娘,二姐,我…我…”

秦星一听秦钰结巴的话,就知道他想说啥!“钰儿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毕竟我们还隔着老宅那一家人,而且,依着飞哥儿的性子,就算我们愿意出银子,他也不一定愿意接受!这事儿,还是得奶开口同意才行!”

秦钰急了“可是,奶怎么可能答应呢!”

秦星转了转眼珠,说“那也不一定,如果,他想做状元郎的奶呢?!”

“状元郎的奶?”秦钰有点懵!

“我是想着,若是你去镇上读书成了定局,依着奶的性子,一定也想老宅有个人能压上你一头!她能瞧着我们好?那秦震自是没啥指望,能让秦震在镇上混着也确实是拿秦震无法!这两年下来,就算要他回来,他也不会再回来!为了面子,爷奶也只能让他在镇上混着!可是,秦飞却不一样,你们可别觉着奶就是个老糊涂,她精着呢!”秦星说的秦柳氏几个半天没了话!

秦钰听出了意思“姐,那你说,这事儿咋办?”

秦星想了想“这事儿啊,还得飞哥儿自己同意,他同意了我们再一起想法子!”

“嗯,我明天就给他说!”秦钰兴奋了!

秦柳氏插了话“这事儿先别说,反正钰儿也得下半年才去,等过些日子,你们爷六十大寿之后,再说吧!”

事情说完,都有了困意,秦星突然想到要去镇上一趟,去买些肉啊,面粉菜什么的,这家里有工人,吃的不能少了,虽然有乡亲们送的,那也不够!

秦钰自然要一起去,秦月也要一起,秦星想着秦月在家里可以帮帮忙,也免得秦柳氏太忙!秦月便留在了家里!

秦星去了几次镇上了,秦柳氏也不担心了!嘱咐了几句,都睡了!

第二日一早,还是个大晴天!

秦钰和秦星早早的就起了床,和秦月秦怜一起锻炼身体!吃完早饭,去村头找老刘头,商量用他的车拉一车东西,按一满车人的钱给!

老刘头高兴的连连答应,不用等人,还按一车人的价格给,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拉上姐弟俩,甩起小鞭子,哼着小曲儿就走了!

起的太早,牛车又摇摇晃晃的,没多大会儿,秦钰就开始打盹儿!

秦星好笑的拢了拢他的衣服,坐到另一边儿掀开窗帘,去看外面的风景!

沿着河边儿的路,牛车一路顺畅!

沿途河里已经有了妇人在洗衣服,有金色的太阳慢慢升起,照在河里,泛起波光凌凌!河对岸的田地里有老牛在犁地,有调皮的孩子,被大人放在老牛背上,笑眯了眼!

秦星趴在车棚的窗口,眯着眼睛,长而卷的睫毛微闪,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能看到脸上轻轻扬起的小绒毛。

老刘头哼着小曲儿,不时的和河里的或者路边的人打声招呼,秦星就觉得,其实,生活在这里也挺好…可是,师兄是那个世界唯一对她好的人了,师兄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里,不想办法回去确认师兄到底是怎样,她不能安心!

想着心事,秦星也晃悠悠的闭了眼睛…

京城,某处宅子书房。

一个身材欣长匀称,着深蓝色丝绸长袍,腰间挂着一块扇形玉坠的男子站在一面书柜前,伸手去拿最上面的一个盒子,如墨的发散在脑后,发顶用一只上好的羊脂玉发簪固定。

男子的身后恭敬的站着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年约二十,束发,皮肤黝黑,不苟言笑,一动不动的低着头,仿若入定一般!

书柜前的男子拿下盒子,转身之间袍子带起一阵轻微的风,眉如剑,眼如星,刀刻般的五官,挺直的鼻,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走到书桌前坐下,欣长光滑的手指打开盒子,拿出一叠信件,随意翻了翻,抬眼看着眼前的男子,如泉水叮咚的冰冷声音,“这是最后那一年外公和母妃往来的信件,你拿去查一查,看有没有线索!”

黑衣男子恭敬的走上前,双手接过那叠信件,“是,属下马上再去查!”

书桌后的男子捏了捏鼻梁,沉思了一瞬,又说“隐秘一点,有了线索不要惊动,回来报我就可以了!”

“是!”男子低头,回答!

“去吧,尽量快些!”

“属下告退”黑衣男子快速闪身离去!

书桌后的男子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窗外的阳光打在脸上,眉梢带着丝丝忧郁,神思不明。

一盏茶的时间,男子睁开眼,眼里的光如星辰闪过!

“林五”男子轻轻叫了一声。

随着音落,房梁上落下一道身影,全身黑色劲衣,只留了眼睛在外,头低着,单腿跪地,抱拳“主子!”

“青州安排的怎样?”

“主子放心!林三和林四半个月前已经动身,昨天来信说都已安排妥当!”黑衣男子的声音一样冰冷,无起伏!

“让林四去把我名下的产业都去查一查,还有封地上的官员,底细都查一查…”书桌前的男子,沉思着,手指敲着桌面。

叫林五的黑衣男子身子一癝,抬头迟疑的说“主子的意思是?…”

男子扫了林五一眼,没说话!

林五低头,“属下明白了!马上去给林四发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