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出手相救/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牛车晃晃悠悠的到了镇上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

秦月和秦钰跳下车,牛车不能到镇里去,只能停在镇口,和老刘头约好了时间,姐弟俩直奔菜市场。

买好了米面油,萝卜,青菜,又买了几条鱼,猪肉买了几大块,秦星还买了几个猪蹄儿,请卖肉的老板送去了镇口的牛车上,姐弟俩看着天色还早,又继续在市场逛逛,看其他的东西!

“二姐,猪脚咋吃?”秦钰边走,还想着刚才秦星买的猪脚。

秦星边看有没有什么新鲜东西,一边儿笑秦钰说“钰哥儿,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馋了!”

秦钰脸一红,不依了“那还不是怪二姐,做菜太好吃了!”

秦星好笑的回过头,看着秦钰“那还是我的错咯。”

“那可不!”秦钰骄傲的扬起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秦钰轻轻拍了秦钰一巴掌,转身继续往前走“那好吧!是我的错!那我再不做了!”

秦钰慌忙跑过去拽住秦星的胳膊,“哎呀,二姐,我错了,是我馋,是我馋…”

秦星撇了秦钰一眼,好笑的拍拍他的头“我们家出了个馋鬼,可怎么办呢!?”

秦钰拉着秦星的胳膊晃啊晃啊,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嘀嘀咕咕…秦星好笑的看看身边这时候显得有点孩子气的弟弟,摸摸了他的头,很多时候,他都表现的像个小大人似得,难得有这样一面!

秦星喜欢在人多的地方逛,不说话,也不问,只是看,让自己没有存在感,隐没在人群里,可是,若是身边没有一个傻小子晃着自己的胳膊就更好了。

“小偷,抓小偷,站住…”

姐弟俩正逛着,突然听见一阵喧哗声!

顺着声音一看,前方跑过来一个抓着钱袋子的少年,后面一个中年男人紧追不舍!男孩看着十二三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破烂的衣服,已经脏的看不出颜色,乱糟糟的头发,脸崩的紧紧的,紧张的边跑边往后看,脚下一个踉跄,踩到一颗烂白菜上,脚下一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后面的中年男人追了上来!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中年男人上去就对着少年几脚,少年闷哼一声,趴在了地上!

“偷了我的银子,还敢跑,老子打死你个叫花子!”被踢的少年手里紧紧抓着钱袋子,却始终不说话,眼瞧着身上被踢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却也不吭声!

周围的人都冷眼瞧着,仿似已经见惯不惯!

秦钰有些不忍心,连连拉着秦星的袖子,眼里透出焦急!

秦星看看挨打的小男孩,眉目清秀,眼里透着倔强,任凭男人如何踢他,紧紧抿着唇,手里的钱袋子捏的紧紧的!

秦星看看秦钰“你想救他?”

秦钰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就算自己想救,又怎么救的了?!

“他是小偷!”秦星简明扼要!

“可是,可是,也许他太饿了,也许…”秦钰看着衣衫比之前自己的还要破烂的男孩,心里就觉得不忍心!

“也许,他是个惯偷!”秦星希望秦钰能正直,善良,却不希望他滥好心!

“就算是小偷,既然追上了,拿回银子就好了,没有必要这么打啊!而且,而且,他好像和二姐差不多大,还是个孩子呢!他这样挨打,他娘该多心疼!”秦钰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秦星想了想,看了眼还在用力踢地上的孩子的男人,眉头一皱,这男人太狠,这么打下去,这少年不死也得去半条命!四下一看,瞄到地上的石子,弯腰捡起来,趁人不备,对着中年男人的腿弹过去!

伴随着一声惨叫,中年男人抬起的右脚一痛,向一边儿倒去,地上的少年丢一惊,看到摔倒在地的男人,忍着身上的痛,爬起来就跑,跑过秦星和秦钰的时候,无声的张了张口“谢谢!”

秦星一惊,他看到了!看到是她出的手!她向来不管别人的“闲事”,可是,刚才她确实也心软了一下,因为秦钰提到了娘,她想到她刚来这里,躺在床上时秦柳氏的心痛,还有秦月秦怜秦钰的担心无助!

秦钰惊讶于这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还没弄清楚踢人的男人咋摔倒了,就看偷钱的男孩一阵风的跑了过去!懊恼的叹了口气“二姐,他为什么不把钱袋子还给别人?”

“我跟你说了啊,也许,他是个惯偷!”秦星有些讶异,她的速度虽然没有前世那么快,可是,也已经是非常快的速度了,居然还是被他看到了!

“陈老板,陈老板!你咋样了?这…”秦星刚准备带着秦钰离开,又跑过来几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横冲直撞的,不顾两边撞倒的小摊儿,看到地上的男人,七手八脚的去扶!

“你们这些饭桶!我养你们有什么用!哎哟…。”地上的陈老板被扶起来后气哼哼的骂着,想着也真是倒了大霉了,几十两的银子,明明追上了,又给跑了!想着越来越气,一跺脚,没注意,剁的是右脚,又是一阵钻心的疼!抱起脚,单腿原地蹦着圈儿!几个小厮你看我,我看你,不敢上前。

陈老板瞧着几个小厮蠢死的样子,又骂骂咧咧“快点扶着老子!回去了再跟你们算账!”

在小厮的搀扶下,骂骂咧咧的一跛一跛的走远了!

小摊儿的主人们看着远去的陈老板才敢小声骂几句,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是可怜又可恨!

秦星听着陈老板的骂声,再看看周围人的反应,暗想,这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姐弟俩把市场逛完,看着快正午了,又买了几个包子,还给老刘头带了几个,准备回家去!

刚走出菜市场,迎面遇上醉鱼轩的东子。

东子远远的瞧见秦星和秦钰,跑过来,笑的一脸和气,“是秦二小姐和秦公子呀!”

秦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秦星则说“什么小姐公子的!叫我秦星,叫他秦钰!”

东子在醉鱼轩迎来送往很多年了,也是个人精,点了点头,笑“好嘞!您二位在买菜?”

秦星见他说的别扭,也不多说了“是的,买些菜!这个点儿,醉鱼轩应该很忙啊,你怎么出来了?”

东子眉开眼笑,“咳!就是因为忙,我今儿啊,是第二回来买鱼了,自从咱们醉鱼轩有了水煮鱼头和酸菜鱼,我滴个乖乖,每天都恨不得翻上好几次桌子!咱们门口都排满了人!”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想起个事儿,于是问“辛掌柜在其他地方找到番椒没?”

“掌柜的就是为这事儿愁着呢,分号那边都回话说没见过这东西,到您说的李记调味铺子那儿也去了几次,他那儿总共也才一百多斤,按照您说的,微辣和重辣,都不敢多放,省着在用!分号都还不敢把菜谱传过去呢!昨天掌柜的还在念叨想问问秦姑娘有没有法子!”东子噼里啪啦一阵说,脸上也跟着愁!

这种情况秦星是预料到的,可是辛掌柜却着实没料到,他心里还想着或者在其他的地方能找到这番椒!哪知全国的分号都回了话,说没这东西!想着,或者应该报到主子那儿去问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