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收留古力/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吃完早饭,王虎来找秦星。

秦星随王虎出了棚子,棚里的几个人合起来收拾桌子!

“星儿,砖最多还能用两天,我明天去拉砖,你不是要去烧瓷器的窑厂吗?不如顺便去一趟?”王虎指着院子里不多的砖!

秦星点头答应“行啊,那明天我和你一起出去!对了,这院门,虎子哥寻到人做了吗?”

“放心吧,我早跟长青打好招呼了,明天顺便也去一趟!通知他来赶紧装好,也安全些!”王虎一副什么都在掌握的样子!

“长青?”秦星没会过来!

“就是李村长家的小儿子!他在镇上做木匠学徒!他那个师傅手艺挺好,镇上的很多人家都找他打家具,星儿也可以顺便去看看!”王虎解释!

“哦,想起来了!那最好了,那明天我和虎子哥一起去!”秦星想起了之前在村长家看到的那个小眉细眼的长青媳妇儿!

王虎去干活儿后,秦星心里又活络开了,柜子,椅子,桌子,娘和秦怜手艺好,缝几个厚厚的垫子,弄套沙发出来!秦星是个行动派,想着就动,匆匆进棚子去找纸笔!

找到笔墨,按着自己的想法,画了一张图纸,和屋子的图纸一样,一点儿也不标准,却并不影响秦星的兴致!

画完几张家具的样图,兴冲冲的去找姐弟们,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和她们分享!

出了棚子,却一个人都没看见,程婶儿和娘在和面,秦怜在烧火!

“娘,大姐她们呢?”

秦柳氏手里忙活着头也不抬,“和媛媛一起下河洗衣服去了!钰儿不晓得哪儿去玩了!”

“哦。”有些失望的拿着图纸回了睡觉的棚子,叠好图纸,又开心起来,既然都不在,那就先不告诉他们了,等家具送来,给他们个惊喜!打定主意,出了棚子,打算下河去看看河里的螃蟹,估摸着辛掌柜那边儿也该有回话了!

刚出了棚子,看见玉芊火急火燎的冲进院子,“秦星,秦星…”

秦星停下脚步,看着冲进来的玉芊不紧不慢的说“这是怎么了?!”

“快走,快走,秦月说你很会讲故事,走,给我们讲故事去!”玉芊才不管她,拉住秦星的胳膊就往外拖!

秦星斜眼看着玉芊“你急匆匆的来就是找我去讲故事?!”

“对啊,对啊!快走,媛媛她们还等着在呢。”嘴上不停,脚下也不停。

秦星好笑的白了玉芊一眼,还真是个自来熟啊,这应该是才认识呢,媛媛就叫的这么溜了!

想着反正也是打算下河去的,干脆就任由她拉着往外走!

两人刚走到院门口,远远的看见秦钰带着一个穿着乱糟糟的衣服的少年往家这边走来!

秦星定睛一看,认出那少年是镇上见过的古力!眯了眯眼,仔细看去,还是乱蓬蓬的头发,明显红肿的眼睛,脚上的鞋都已经破的露出了脚趾!

古力显然也看见了秦星,眼睛一亮,拔腿就跑过来!

刚刚一走近,古力对着秦星又噗通一声跪下去,头磕在地上不起来!

这一举动吓了秦钰和玉芊一跳,玉芊拉着秦星后退几步,护住秦星。

秦星心里有一瞬间的感动,下意识的去看看玉芊,脸绷的紧紧的,仿似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些想笑,忍住了,扯扯她的衣服,不自觉的安慰“别紧张,是熟人!”

转头又没好气的对古力说“古力,你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吗?跪天跪地跪父母,不相干的人,你跪个什么劲儿!”

话落,古力抬起头,却是泪流满面。

这才真是吓了秦星一跳,她不过说了几句话,就哭成这样儿?!

不解的朝秦钰和玉芊眨眨眼,秦钰看向古力“你,你怎么了?”

古力止住泪,对秦星比划着“我娘去了…”

秦星一愣“去了?”

古力点点头,眼里的哀悸和无助掩饰不住“前天晚上就去了!本来我要离开这里的,可是我娘说我还有恩没报,不可以就这么离开!”

秦星看看玉芊,扶住额头,半晌无语!

玉芊莫名其妙的看看秦星,又看看古力,嘀咕“你看我做什么?!”

秦星心一横,看向古力“那好,你打算怎么报恩?!”

这话一出,玉芊算是明白了,讪讪的摸摸鼻子,站到秦钰身边去…好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当牛做马,任你差遣!”古力也不含糊!

秦星觉得心好累,这古代的人都是这样报恩吗?给点银子不是更实在?!可是,看古力这样子,怕是一文也没有!看看这个和自己以前一样成了孤儿的古力,秦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或许是受秦柳氏她们的影响,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似变得越来越软!只好说“你先站起来吧,这大路边上的,多不好看啊!快起来。”

秦星回头望院子里看了下,叹口气,不管怎样,先带回去再说吧,被人看见怕会说闲话!拉过秦钰,认真的对秦钰说,“钰儿,他爹娘都死了,他也没地儿去了,你说,我们要不要收留他!”

秦钰一听说这个古力爹娘都没了,又看他这一身破烂的样子,几乎没有犹豫,就想点头!可是,想起二姐之前说过不要随便滥好心的话,又想起他还是个小偷,便有些拿不定主意。举棋不定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脏兮兮乱糟糟的,到底是善良占了上风,拉过秦星,小声对秦星说“二姐,咱们暂时先留着他吧,万一,万一他不改,咱们再让他走!”

秦星瞧秦钰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了,欣慰的摸摸他的头!这事儿还得秦钰去跟娘说,毕竟古力是个男孩子,若是自己去说,怕娘会多想!“钰儿,那这事儿,还是你去给娘说,行吗?”

秦钰点头,拉着古力就往院里走!

玉芊在后面拉住秦星,“秦星,你们认识他吗?怎么能随便让人住进家里呢?”

秦星好笑的看着玉芊,也不说话,只是看着!

玉芊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拉着秦星一跺脚,“哎呀,我不一样啊!”

“你有什么不一样?”秦星跟着往家里走。“我们也不认识你啊!你还不是住的好好儿的!”

“哎哎哎,”看秦星往院里走,玉芊也跟着走,“我只是觉得,毕竟那是个男孩子!”

秦星停下来,想了想,也没啥,正好陪秦钰玩儿!“没事儿,正好和秦钰做伴儿!秦钰需要一个伙伴儿!”

见秦星打定了主意,便不再说什么,跟着秦星一起回院子!

进了院子,远远的又看见古力在给秦柳氏磕头,摇摇头,走上前!

刚走近就听秦柳氏在说“唉,苦命的孩子!没了爹,又没了娘,还…。别担心啊,在婶儿家住下,就把这儿当自己的家!”

秦星知道秦柳氏的还后面是什么,应该是说还是个哑巴吧!

没听见秦钰是怎么和秦柳氏说的,反正秦柳氏和程寡妇都满是同情的看着古力!秦怜也是满脸同情!

都交代完,秦星对秦柳氏说,“娘,恐怕咱么又要搭棚子了!”

秦钰转过身,对秦星说“不用,二姐,我和古力哥哥睡昨天搭的棚子,玉姐姐和信儿姐姐和娘睡!”

村里像秦钰这么大的男孩子都自己睡了,秦钰心里也是想自己睡的,可家里条件不允许,只能和娘睡!在秦钰的心里,男子汉都是要自己单独睡的!

秦柳氏看向玉芊,有些担忧,怕她们嫌挤!

玉芊感受到秦柳氏看过来的眼神,笑嘻嘻的说“婶儿,你可别嫌我睡相不好啊!”

秦柳氏就笑,“婶儿不嫌,婶儿就当挨着小猪睡呢…”

众人就哄笑起来!

秦星拿眼去看古力,脸上的悲伤抹不去,也难怪,刚刚失去了娘,心里肯定难过,可是,那眼底的仇恨,却让秦星心惊!心里隐隐有点担忧!不知道这仇恨来自哪里,又是对谁!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仇恨若是对自己家人…

秦星定了定神,也许,让他住在家里是对的,弄不清楚情况之前,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总要安心些!“若是敢伤害自己家人,可不要怪我心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