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东子送信/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量好怎样安顿古力后,秦月她们也都回来了!对古力的境遇都很同情!

秦月瞧着全身脏兮兮的古力,对秦钰说,“钰儿,带古力去洗洗吧…娘,我们家还有他可以穿的衣服没?”

秦柳氏为难的说“我们家也没个男孩子,怕是没有!这临时来做也赶不及!…”

古力摆摆手,一阵比划,秦星在一边儿翻译给秦柳氏听,“没关系,我就穿这样,婶儿,您帮我缝一下就行了!”

秦星看了看他身上那一身衣服,只怕不是缝一下的事儿!忽然想起了林志,和古力差不多,身量也差不多!喊了秦钰,“钰儿,你去林家,找林婶儿,把林志的衣服借一套来,就说,咱家来了个亲戚,借着穿两天就还回去!”

秦钰听了,就跑出去了!

秦柳氏和程寡妇忙着又去做馒头,媛媛回去晾衣服!秦月和秦怜架了柴火烧水!信儿和玉芊自觉的去晾衣服!

只剩下秦星和古力,两人坐在棚子前,古力对秦星比划“秦姑娘,谢谢你!”

秦星举起手,做了停的手势,“叫我秦星吧,我大姐叫秦月,妹妹叫秦怜,刚才出去的是我弟弟,秦钰。还有那两个姑娘,一个叫玉芊,一个叫信儿!”

古力点点头,感激的抿抿唇!“秦星,我知道,你并不需要我报恩,让我留下来,也是帮助我!可是,我说来报恩就是报恩的,三个月后,我会离开!”

秦星也没想着他长期在这里,听他这样说,反而松了口气,点点头,没说话!

古力也陷入沉默,不言语,周身的悲伤似乎要将他淹没!

一盏茶时间不到,秦钰便回来了,抱着一套衣服,还带了一双鞋!要说,这秦钰还真是心细!

待洗干净,换好衣服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差点都没认出来!

头发还是披散着,却洗干净了,脸上也干干净净,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穿上林志的衣服,一点儿也看不出是个乞儿!

程寡妇打趣“哟,还是个俊俏的公子呢!”

古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闻到馒头香,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秦柳氏捡了三个大馒头,递给古力,看了两眼面前的少年,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似得,却又想不起来,估摸着也许是去镇上的时候瞧见过!“来,你先吃,等吃完,婶儿再给你拿!”

古力不自在的看看秦星,说好是报恩的,这恩还没开始报,自己就吃上了,会不会…瞧着秦星在忙着画什么东西,压根儿没看他,就又去看秦钰,秦钰看着古力“快吃吧,古哥哥,我娘蒸的馒头,可香了!”

古力就咬了一口,又香又软,走到棚子边上,避开众人,豆大的眼泪又滚出来!想起自己的爹娘,又狠狠的咬了两口馒头!

下午干活儿的众人就发现,工地上多了一个忙活的身影!古力套着原来的破衣服,帮忙递砖,挑土,力气大,速度快,一下午,让干活儿的人都喜欢上了这个叫古力的小哑巴!

秦柳氏几次想要把他叫出来,不用他去帮忙,都被秦星拉住了!古力心里有事,秦星看出来了,可是,他不说,她便不问!但是,秦星从他的眼里看出来了,一个人的眼睛不会说谎,在面对自己家人的时候,他是真的感激,这让秦星放了不少心!

收拾完,程寡妇走了之后秦柳氏便拉着秦星询问“星儿,你昨儿晚上是不是去问你姐去了?”

秦星就笑起来,故意说“娘,我跟你说,你有可能真的把你的大女婿给错过了!”

“啥?你是说?”秦柳氏一惊,站起来双手相互搓着,在棚子里走来走去,脸上的表情和心里一样复杂!瞧着秦星好笑的看着自己,几步走到秦星面前,“星儿,你和娘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娘,具体的去年提亲那事儿是怎么回事,我给你说说,其他的我还没打听呢!”便一五一十的把秦月说的事儿都讲给了秦柳氏听!

秦柳氏听完,心里的悔恨和对自己的大意让她红了眼,喃喃的说“我可怜的月儿,都是娘的错,都是娘的错…”

“娘,您也不必自责,有道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该是大姐的良缘是跑不掉的!”秦星安慰着秦柳氏,暗暗想着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这事儿和老宅有关,她一定要好好给点颜色他们瞧瞧!

“星儿,娘真是太没用了,娘不是个称职的母亲!这么大的事儿,我应该自己去打听打听才是!我居然都不如秦钰~!”终是忍不住,豆大的眼泪滚出眼眶!

“娘,你不要哭,大姐她们瞧见,心里该不好受了!大姐这么好的人,一定要有个好人才配的起她,您放心!”正安慰着呢,听见秦钰在院子喊“二姐,二姐,你快出来!”

秦星帮秦柳氏擦干眼泪“娘,您不要多想了,我出去看看叫我做啥呢!”

秦柳氏点点头,擦干眼泪,“你去吧,娘自己待会儿!”

秦星看了看秦柳氏,也许,让她自己想想,对她有好处!站起身,撩开帘子,就瞧见秦钰在往棚子这边来!

秦钰看见秦星,嘴一咧,“二姐,你瞧,谁来了?!”

秦星往后面望去,看见醉鱼轩的东子手里提着两个盒子,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猜到应该是螃蟹的事儿回话了,几步走过去“可是衙门那儿回话了?!”

“可不是嘛!秦姑娘,掌柜的说了,您这边可以放心大胆的捉了,掌柜说,最开始每隔一天送一次,您看可行吗?”东子笑眯了眼,把手里的点心递过去,“这是掌柜的给秦姑娘家人带的点心!”

秦星道了谢,把点心递给秦钰,刚想说话,秦柳氏走了出来。

秦星拉着秦柳氏说“娘,这是醉鱼轩的东子!”又看向东子“东子,这是我娘,你见过的!”

东子就想起了她们一家子第一次去醉鱼轩的时候,脸立即就红了,尴尬的咳嗽两声!“小的给夫人行礼了!”说完就鞠身下躬!

秦星就觉着好笑,秦钰也捂着嘴巴贼笑!

秦柳氏反应过来,避开身子,忙开口“这可真是担待不起!我家几个孩子承蒙辛掌柜看的起,给口饭吃,这还回回都让带点心回来,这乡下的,也没个好东西回礼,真是太失礼了!。”到底是受过秦信业熏陶的,开口说话,有礼有节!

东子连忙又行礼,“大娘客气了,掌柜的说了,咱们醉鱼轩可全仗着咱们秦姑娘呢!”

秦柳氏连连摆手,心里的却是自豪无比“咳,见笑了,辛掌柜是做大事的人!这乡下孩子,承蒙他不嫌弃!”

“大娘,您可千万别这么说,秦姑娘的手艺,连我们东家主子都夸呢!”

秦星实在是听不下去两人的客套了,拦住还要说话的秦柳氏和东子,秦钰却在一边儿与有荣焉!“娘,我和东子还有事儿,您去忙吧!东子,辛掌柜和你说收螃蟹的价格没有?!”

秦柳氏想自己也不懂,便不再多说,却是要秦星留东子用晚饭再走,而后去了菜地里!

“秦姑娘,您看看,这是掌柜的让我带给您的,这上面写了送货的时间,还有价格!”东子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来。

秦星接过来,看完认真的想了想,隔一天送一次,前期,每次送20斤。这才开始,确实不能天天送!另外每斤的价格十文,价格也不错,要知道这螃蟹水分可是很足的,压称的狠!想好,收好纸,便对东子说,“就按这个来,咱们后天送第一次货!”

“好嘞,那秦姑娘,秦公子,我这就回去给掌柜的复命!”东子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东子哥,我娘让你留下来用晚饭呢!”秦钰在一边说!

“不啦!店里可忙着呢!我这是趁着下午没事儿,赶紧来的!我还得趁晚饭前赶回去帮忙呢!”东子摆摆手,往院外走!

秦星和秦钰一起送东子出去,“东子,你怎么来的?现在赶回去,能赶的上?!”

东子笑“我赶马车来的,半时辰就到了!喏,就停那儿呢!”站在院门口,东子朝村头的大柳树努努嘴!

秦星偏头看去,果然那歪脖子树下一辆漂亮的马车!有几个村民正围着那马车指指点点!

“东子,我们就不送你了…”为了不引起一些麻烦,秦星觉得还是不出去的好!

东子了然,“好嘞,来的时候啊,掌柜的就说了,马车不要赶到你家门口,停的远着些。”

秦星便笑了,这辛掌柜倒是个明白人!

------题外话------

一百文等于一钱!十钱等于一两!馒头一文,包子三文!大致就是这样!

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