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收螃蟹啦/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东子,秦星转身去找秦柳氏,寻李叔收螃蟹的事儿,还得娘出面去说!

刚走两步,秦钰扯住秦星的袖子,兴奋不已,“姐,我也要捉螃蟹!”

秦星刚想说不用他去捉,可是,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用劳动换取价值,也正是他这时候应该知道的!所以,很严肃的跟秦钰交代“钰儿,你要捉呢,也可以,第一,要注意安全!第二,捉了之后怎么样过称,算账,我晚点再给你说!另外,先不要到处嚷嚷,知道吗?!”

“嗯,二姐放心!”拍着小胸脯,秦钰已经开始向往自己能挣银子的情景!

秦星好笑的摸摸他的头,径直去找秦柳氏!秦钰则飞快的往院外跑去!

菜地里,秦柳氏正在侍弄一块小葱,长的很茂密!

“娘,我跟你说点事儿!”秦星走过去,一屁股坐在田埂上!

瞧着秦星不雅的坐相,秦柳氏轻斥了一声“姑娘家家的,像个啥样儿,快起来!”

秦星只好站起来拍拍屁股,蹲一边儿。

“你咋来了?东子呢?!”秦柳氏拔着地里的小草。

“他已经回去了!娘,我跟你说别的事儿!”秦星一五一十把和辛掌柜说的螃蟹的事儿说给秦柳氏听!

秦柳氏听完,满脸欣慰的看着秦星,“星儿,真是像你虎子哥说的,你这脑瓜子里到底是怎么长的?!咋就还能把这螃蟹给弄的吃了!”当时在家里炸螃蟹的时候,秦柳氏是没有吃的,她可不敢吃,几个孩子倒是吃的欢快!她怎么也没想着现在居然还可以把这螃蟹拿来卖钱!苦笑着连连摇头,觉得自己真的是跟不上这些孩子们了!

“娘,我是这样想的!现在辛掌柜那边需要的多,我们一家也捉不了太多,我想着让隔壁的李叔来收,发动村里的人来捉!您觉得呢?!辛掌柜出十文一斤收!”秦星摸摸鼻子,想着赶紧把正事儿给说了!

“啥?你是说,就那螃蟹,能十文一斤?!”秦柳氏惊到了!

“哎呀,娘,您听重点,重点是,我想让隔壁的李叔来收螃蟹,给醉鱼轩送货!”秦星无奈的站起来!

秦柳氏就不大好意思的笑“我这不是头一次听说嘛!你说的这个可行!你说怎么弄都行,娘听你的!”

“娘,那咱们现在去李叔家吧,去早点说好,后天早上就得送第一次了!万一李叔不答应,我还得另外想办法呢!”秦星拉了秦柳氏就往回走!

“那行,我回院子洗个手,顺便把点心给你李奶奶提一盒!”秦柳氏捡起地里的工具,跟着秦星回院子!

“娘,李奶奶最近这阵儿怎样?还和以前一样么?见着您就不给好脸!?”秦星撇撇嘴,若不是碍着李婶儿,她还真不想把这好事儿给李叔!

秦柳氏笑着拍拍秦星的肩“你这丫头,就是心思太重!娘真的希望你能像玉芊一样无忧无虑!可是,家里这般光景,真是苦了你们了!”

“娘,你又说这种话,我好着呢!”秦星想起昨天夜里玉芊说起她家里只有哥哥关心她的落寞语气,也许,她还不如自己呢!撇撇嘴,“娘,我很好,也没觉着辛苦!”

“星儿,一会儿去你李叔家,若是李奶奶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可不要往心里去!人啊年纪大了,难免会这样!”秦柳氏嘱咐秦星!

“娘,李奶奶还是那样?!”秦星想着最近瞧见的几次,都还是挺和气的样子呀!

秦柳氏边洗手,边笑“最近好多了,不知是不是最近送了几次点心,又把你弄回来的燕菜拿了些过去后,感觉就好多了!只是,娘这不是担心嘛!”

“嗯,放心吧,我只是去和李叔说事儿呢!”和秦柳氏出了院子,提着一盒点心,去了隔壁的李家!

这应该是秦星第一次进李家的院子,无论是以前的秦星还是现在的秦星!

院子里李大根在整理柴火,大闺女李小琴在择菜,没瞧见李老太太,厨房有烟火,应该是李婶儿在生火!

“李兄弟,在忙呢?!”秦柳氏走进院子,打招呼!

李大根瞧见进院子的秦家母女,憨厚的笑,搓了搓手,“柳嫂子来了?可是找宝儿娘?”

李小琴站起来,含笑的叫了声秦婶子,忙去搬椅子!

秦星没打招呼,她不大喜欢这个愚孝的李叔。李大根也不介意,扭头喊在厨房的李婶儿!喊声刚落,围着围裙的李婶儿从厨房出来,瞧见秦柳氏,连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几步走到秦柳氏面前“可是找我有事儿?”

秦星看看一脸担心表情的李婶儿,笑笑,“婶儿,没什么大事儿”

李婶儿看着笑容满面的秦星,摸摸她的头,由衷的感叹“真好,真好!”

秦柳氏自是知道李婶儿说的什么意思,秦星更是明白!如今自己这般模样的站在这里,李婶儿应该是真心的希望自己好!

“是这样的,今天啊,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宝儿他爹的!”秦柳氏递过手里的点心盒子“喏,这是给宝儿和小琴带的点心!”

“哎,你咋又带点心来,你给我说说,你这咋隔三差五的就送点心来!你好好的攒点银子给月儿做嫁妆啊!这做房子这么大事儿,也得花银子呢!”李婶儿拉了脸,有些不高兴!

秦柳氏拉过李婶儿,拍拍她的手,“这点心啊,不顶钱!…”

“你可别想骗我,这点心可贵了,宝儿带出去在外面儿玩吃的时候,村长家的小孙子说这点心贵着呢!”李婶儿一副秦柳氏蒙人的表情!

“哎呀,你听我说完嘛!”秦柳氏嗔了李婶儿一句又说“这是镇上醉鱼轩的老板送的!至于为啥送点心,后面再跟你说,我现在和宝儿爹先说说今儿的事儿!”

“那行,那你先说!”李婶儿拉着秦柳氏坐下,又叫李大根“宝儿爹,你先别忙活了,柳嫂子找你有事儿!”

“找我有事儿?”李大根扛着一捆干柴,疑惑的看着秦柳氏。

“是的,李兄弟,我有正事儿找你商量!”秦柳氏点点头!

李大根放下柴,拍拍手,坐到井边上,忐忑的询问“可是,有啥为难事?”

“咳,可不是为难事儿嘛,是这样咱们家得镇上醉鱼轩看得起,合作了几笔生意,其中呢…。”等秦柳氏把请李大根收螃蟹的事儿说完,李大根,李婶儿,包括李小琴,都惊讶了半天没合上嘴!

秦星却是暗暗给秦柳氏点赞!自己就这么把事情给她说了一遍,到了秦柳氏这里,不该说的一个字没透露,该说的清晰明了!

李大根还没反应过来,李婶儿也还在震惊,李老太带着李小宝回来了!

浑身泥土的李小宝脸上还挂着泪珠子,李老太拉着李小宝,颠颠儿的进院子,要说,这李小宝和秦钰同龄,是非常好的玩伴,可是,李老太瞧不上秦柳氏,不喜他们一起玩儿!不光是不让李小宝和秦钰玩,村里的孩子,李老太谁都不让,就觉着别人都会带坏自己家小宝!学堂也不让去,就让李小宝家里玩儿!这会儿估计又是出去哪儿寻回来的!

一进院子,李小宝嘴巴一撇,冲李婶儿跑过去,一头扎怀里就哭,“娘…李壮壮欺负我。”

“哎哟,这是咋了?”李婶儿拉开身上的李小宝,看着泪流满面的李小宝,心疼的问!

“那李壮壮,可真不是个东西,抢我们家小宝的点心呢!”李老太瞧了院子里的秦柳氏和秦星,还真是没像之前一样冷嘲热讽的!

“我还以为咋呢,没事儿,你看,三婶儿又给你带点心来了呢!”李婶儿一听松了口气,转身拿过放地上的点心盒,“小琴,来,带弟弟去吃点心!”

支走姐弟俩,李婶儿刚想说话,秦柳氏拍了拍她的手,转身一脸笑的对李老太说“李婶儿,是这样的,我今儿来呢是找李兄弟有事儿,您也帮忙参谋参谋,看这事儿合不合适!”

本来准备进屋的李老太一听找自己儿子又事儿,还让自己也参谋,疑惑的回转身子!最近这秦柳氏送的点心却是不错,那燕菜自家儿媳妇按照秦柳氏说的方式炖了给自己吃了,更是不错,觉得自己气色好多了!也不再对秦柳氏母子几个横眉冷对!缓步走过去,“啥事儿呀?!”

秦星对秦柳氏这情商真是佩服的紧了!

“婶儿啊,事情是这样的…”又将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还补一句“当然,选择收谁家的,不收谁家的,李兄弟说了算,这醉鱼轩说了,只认李兄弟!”

“这,这是好事儿啊!”李老太有些激动!这可是太大的好事儿呢!没有李大根和李婶儿的惊讶,李老太一拍巴掌,站起来,就对秦柳氏说“钰儿他娘,我老婆子,唉…多的话也不说了!”

秦柳氏就笑,“婶儿,您先坐下,咱们还得好好合计合计,这事儿啊该怎么弄!”

“哎,哎,是,是得合计合计!”李老太就又坐下来。

李婶儿瞧着自家婆婆的样子,真是又惊又喜,望着秦柳氏就笑的合不拢嘴!

秦星对这样的境况是很乐意看见的!看看天色不早了,也不顾礼貌不礼貌了,直接插嘴说“李叔,是这样,我们和醉鱼轩谈的是十文收,您从村里人收上来就按六文,您看如何?”

齐齐看向秦星,“这一斤就可以赚四文,太多了吧”李大根忐忑的问秦星!李婶儿也点头附和!

秦星摇摇头“李叔,你想,这捉螃蟹又不花成本,都是河里的东西,连小孩子都可以捉!而且这螃蟹压称,一天可以捉好几斤!但是您不一样,您要耽误工夫去送货,送货要牛车,这得给车钱,而且,这么多螃蟹,您得买个大篓子装,还得养着别死喽,死了可就吃不成了!”

这样一说,就都明白了,李大根虽然憨厚,愚孝,可是脑子不差,随即就站起来,“我这就站起来准备准备,明儿就开始捉!”

“李叔,咱们先说好了,您可别和外人说这事儿是我给您联系的,特别是老宅那边!还有,我有个要求,村里谁人的都可以收,老宅的螃蟹一个也不让收!”秦星看着李大根一字一句!

秦柳氏拉拉秦星,“星儿,你别这样,老宅愿意捉让他们捉去,这河里又捉不完!”

“星儿说的对,老宅的螃蟹不收!不要钱也不收!”秦星还没反驳,李婶儿便道,狠狠的说“是他们不仁在先!”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着,以后就当做乡亲就算了,没必要如此!”秦柳氏自知不该如此!可是,秦信业横在那儿!让她怎么也做不到绝情绝意!

“娘,这事儿,您听我的!李叔,我没别的,就这一条,您可记住了”秦星半步也不让,秦柳氏也只好不再说什么!

“星儿放心,这事儿,婶子应下了,老宅那边的螃蟹再好也不收!”李婶儿看向李大根,要他表态!

李大根自然连声说是!

李老太虽然对自家媳妇做儿子的主不喜,但是她也不喜这秦敬祖那一宅子,在一边儿没吱声!

和李大根就螃蟹规格大小商量好,母女俩出了院子。

李婶儿送到院门口,拉着秦柳氏的手“柳嫂子,谢谢你了!我知道,这事儿啊,本轮不着我家大根的!”

“咳,你还跟我客气,若不是你啊,我们孤儿寡母的早…唉,不说了,回去了!”秦柳氏摆摆手,拉着秦星的手往自家院子里去!

“娘,你是不是怪我啦?!”秦星拉住秦柳氏的胳膊轻轻晃悠!

秦柳氏偏头看自嫁闺女“傻闺女,娘怎么会怪你!我还担心你怪娘呢!娘对那家人总是,唉,你爹,你爹毕竟是你爷奶的亲儿子!”

“娘,爷奶我们该孝敬的肯定孝敬!以前受了的欺负也不能白受了不是?!而且,大姐这事儿还没完呢!等我弄清楚,若时和他们有关,我必找他们要个说法!”秦星心里笃定大姐的事儿一定是老宅的人在作梗!

“嗯,娘听你的!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秦柳氏笑容恬静坚定!

母女俩迎着晚霞,回自家小院!

“娘,我瞧着咱们家小葱长的不错,晚上发点面,明天早上做肉包子吃吧!”

“好啊,我家星儿馋包子啦?!…”

“娘…”

京城,某别院凉亭,一着银色长袍,带紫玉发簪的男子正独自一人执两子对弈。下首站着一穿暗黑长袍侍卫模样的男子!

“爷,属下都已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好了!”

落下一黑子,男子轻声道“可是万全?”

“爷放心,绝对万全!”侍卫抱拳,信心满满!

“这件事,只能成!”男子又轻轻落下一白子!“机遇难寻,一定要好好把握!”

“属下明白,白云山外,明日过后,必让爷心想事成!”

“切不可大意轻敌!”落下最后一字,手一挥,“去吧!”

侍卫纵身离开,男子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端起一旁的茶杯,轻轻的抿上一口,看着棋盘上被一片白子包围的几颗黑子,嘴角轻扯,露出诡异的笑容,眼里的毁灭火焰闪动,“我看你这次如何逃?!”

------题外话------

加快脚步,加快脚步,我要给自己念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