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窑厂商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的青水村,被青水河里泛起的水雾笼罩着,河里流水潺潺,村里的公鸡打鸣声此起彼伏…。有起早要下地的人家,早早便生了灶火,炊烟袅袅。

青水村大路对岸的河提上,秦星正背着十公斤的石头负重奔跑,脸色红润,汗水贴着脸颊流下,额前的刘海都贴在额前。由开始的慢跑,慢慢加快速度,半个时辰后秦星跑回到自家屋对岸,刚想下河过石桥回家,想起了一连两次看到的那个速度奇快的身影。

卸下石头,秦星回身看向后面的山林,那片山林不像自家屋后那片山头,常常人来人往!河对岸的山林茂密,树木大多都是几十年的大树。

秦星闭上眼,回想那天白天看到的那个身影,在那么高的树梢来去自如…。会是什么人呢?!睁开眼,看着那一片静静矗立的树林,微微皱眉,回转身看向对岸自己常常坐的那块大石头,沉思了一会儿,想到自己今日还有许多事情,捡起地上的负重袋,下河过石桥,上岸,回家!

刚走进院子,瞧见玉芊,信儿,嘻嘻哈哈的跟在秦月秦怜秦钰三个后面打太极,嬉闹的模样和秦月秦怜最开始练习时一样!倒是古力,跟在秦钰身后,一板一眼,似模似样!这六个人站在一起打太极,还是挺有感觉的,现在秦月她们三个的招式已经非常熟练,等再练上一段儿,教他们掌握好力量,以后对付村里的渣渣们是绝对有多余的了!

没有理会他们,秦星径直从他们面前走过,到棚子前,放下负重袋,去帮秦柳氏做早饭!按昨天说好的,今儿早上做包子吃!

面是头天晚上秦柳氏发好的!此刻秦柳氏正在剁肉,肥瘦相间的猪肉,细细的剁着。瞧见秦星进来,笑着说“早上我跟他们说今儿你做包子,他们都高兴坏了!”

乡下大都吃馒头,少有人家能吃上包子,更遑论肉包子!

秦星挽起袖子,找了大蒜,生姜,和一把辣椒出来,都收拾干净,放在大碗里备用着,转身又出了棚子,从后门出去到菜园子里扯了一大把葱回来,等秦星摘了一小把花椒回院子的时候,葱已经被秦月秦怜信儿玉芊几个都择干净了!果然是人多力量大!

瞧着秦星进了院子,大家伙儿都眼巴巴的瞅着秦星,秦星傲娇的扫了他们一眼,“都好好等着!”

“哎,好嘞!”玉芊连连点头,还不忘凑上前,“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吗?我啥都能做。”

信儿一把拖住要跟着秦星进棚子的玉芊“哎哟,我的好小姐啊,您就别添乱了,我们都等着吃包子呢?!”

秦月秦钰就一边儿附和,“对啊,对啊,你别添乱了…”

玉芊嘴角一歪,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哼,本姑娘不跟你们计较!”

秦星把生姜大蒜花椒辣椒放一起剁碎,接过秦柳氏手里的刀,“娘,这肉好了,剩下的我来弄,您去揉面,等我把馅儿调好,就可以做了!”

把剁碎的调料加到肉里,又一起剁了一会儿,找了个大盆,把馅儿放进去,将葱切碎,放盐,还放了一点点酒,快速的拌匀,这香味儿就蹿了出来,为了照顾不能太吃辣的秦柳氏和秦怜,分别弄了两种馅儿。

等面和馅儿都准备就绪,秦星站在棚子门口,朝正在外面收拾院子,清扫院子的几个人喊“快来帮忙包包子!包的越多才可以吃的越多!”

几个人一听,玉芊,秦钰,信儿丢了手里的活儿就往棚子跑!秦怜抿着嘴笑着去收拾扔掉的扫把,古力默默的去把墙角的篓子收拾好,秦月冲着三个人的背影,笑着嗔道“看把你们猴急的,你们会包吗?”

小小的棚子里,几个人你挤我,我挤你,在秦柳氏的帮助下,总算包出了两格包子,等上了锅,秦柳氏笑着把秦钰和玉芊信儿轰了出去,“出去玩儿去吧,剩下的,娘来包,你们这包的哪儿像包子?!”

秦钰不满,“娘,你瞧,我包的比玉姐姐的好看嘛!”

玉芊瞧瞧自己包的那几个包子,再看看秦柳氏包的,自知之明的拖着还在嚷嚷的秦钰出了棚子!剩下秦柳氏和秦月包剩下的。

秦星没动手包,她不会,总捏不好那个摺儿!惹的都笑她这么会做菜,却包不好包子!秦星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我负责馅儿就好了嘛”

等包子蒸熟,香气四溢的时候,在一旁炉子上熬着的白粥也浓稠香软了!

秦钰迫不及待拿过一个蒸熟的包子,一口咬下去,红红的辣油便留了出来,慌忙的去吸了一口,满嘴是油,顾不上又烫又辣,又伸手去拿一个。

最后的结果是,一早上,秦柳氏准备给程寡妇带回去媛媛和秀秀吃的包子都下了几个人的肚子!

玉芊打着饱嗝“婶儿,您家的包子咋这么好吃呢…。?”

秦钰自豪的舔舔唇,“玉姐姐,你们那儿没有这么好吃的包子吧?”

秦星笑了,这小子还想着当初玉芊自豪的说她家乡有大螃蟹的事儿呢!拿眼看看还在小口喝着粥的玉芊,想不到这个从小住海边的大小姐居然也这么能吃辣!还有古力,居然也能吃辣…

刚收拾完,王虎来喊秦星去镇上!

秦星和秦柳氏打了招呼,和王虎还有富贵上了老刘头的牛车!

王虎三人坐着牛车直奔镇外的窑厂!

这窑厂规模还挺大,老板是个五十出头的老头,姓马,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烧窑,后来拉了班子干起了这窑厂!挺和善的老头,见了秦星画的马桶图片,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

见老投诉半天不说话,王虎急急的问“怎么样,马老板,是不是烧不出来?”

秦星也以为这老头做不出来,刚想说做不出来就算了,哪知这老头啧啧摇头,看着秦星“闺女,这真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马老板看着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沉着淡定,不骄不躁,缓缓开口“是的,马老板,您可做的出来?”

马老板就自豪的笑了,“姑娘,不是吹牛,这东西啊,若是我烧不出来,你在这青水镇就找不出人能烧了!”

王虎和富贵相互看看,听说能做出来,就都笑了!

秦星也松了口气,能烧出来就好,听这口气,这马老头的手艺想来差不了!于是,又拿出自己随手画的一套餐具,碗,碟,盘,汤碗,勺儿,递过去,“马老板,这是我画的一套餐具,您看看,可否能烧出来?”

马老板接到手里一瞧,眼就瞪大了,看看手上的图,又看看秦星,这图画的并不很标准,但是,内行人一看就能知道是啥,秦星观察了很久,这个地方,大都用圆形的碗装菜,没有看到什么盘子,碟子什么的,更不提各种形状的鱼盘,汤碗啥的!喝茶也全部都是圆的粗的粗陶杯子!倒是醉鱼轩里的杯子还是比较细腻的陶瓷杯!但也是千篇一律的矮粗圆,自己画的五个不同形状的杯子,刚好家里一人一个!

瞧见马老板越来越激动的脸,秦星心里有了谱,不动声色,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王虎却急了,“马老板,能不能烧您快些给个话儿,我们还有事儿要赶路呢!”

马老板嚯的站起身,捏着图纸,“秦姑娘,这套物什儿马某能烧,能烧!”

秦星微笑着等着他的后话,果然,马老板又道,“姑娘,你要的这些东西,马某帮你烧,不收一分钱,不过,你这图纸,可否给马某?!”

秦星放下茶杯,摇摇头“马老板,这图纸,我不能给您!”

马老板一听,满是失望,又有些遗憾,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秦星瞧着马老头脸上复杂的表情,道“马老板,这图纸,我虽然不能给您,可是,说不定,以后我们有合作的可能!”

马老板一听,来了精神!“姑娘,你说说看!”

“我呢,目前还没想好,事情太多,得一件一件做,不过,若是后期我想好了,肯定第一时间和您合作!”秦星默了默,想想家里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完,一时打消了刚才一晃而过的弄个精品餐具店的想法!若是这事儿能成,自己手里的那几张家具图纸想必也会成为一个大的商机,合在一起弄个精品家私,必定能赚更多的银子!可是,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这事儿得缓缓!

“承蒙姑娘看得起,马某就静候姑娘佳音!”马掌柜虽有些遗憾,却是个乐观之人,也想到这姑娘必是还有其他顾虑,也不再勉强!

“马老板是个实在人,我这图纸先放您这里,等这些东西烧出来,我再来拿!”秦星将几张图纸递给马老板!

王虎想要拦,马老板开了口,“姑娘好气度!你放心,这图纸在我这里,就如同在你手里一样,没有姑娘的同意,除了我,谁也不能看,等你来取货的时候,必当完整归还!”

秦星点点头,谈好价格,和王虎富贵上了等在外面的老刘头的牛车!

一上车,王虎便急急的问“星儿,这图纸,你就这么放他这里,合适吗?”富贵也是一脸不赞同的样子!

秦星满不在乎“没事儿,正好验验这马老头的人品,为以后的合作先探探底!而且,就算这图纸他据为己有,也没事儿,我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的!”指指自己的脑袋。

王虎伸出大拇指,“星儿,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以后,我要多跟你学学!”

“虎子哥,你太夸张了,跟我学个啥!不过,虎子哥,你和富贵哥真的可以拉个班子,把这做房子的事情搞起来!说不定,我可以给你多画几个图样,还有这马桶,你可以推出去,乡下不一定会用,可是,镇上,甚至县里,有钱人,多了去了!”秦星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觉得这王虎能干,能吃苦,脑子也转的快,人也实在,不免也想多帮他一把!或许受秦柳氏秦钰的影响,让秦星的心越来越柔软!

“星儿,。这,。可是真的?!你觉得我能行?”王虎激动的双手不停的搓着,有些结巴!

秦星点头“当然了,虎子哥,只要能吃苦,肯干,绝对可以!等我家屋子做好,我再帮你合计合计!”

“好嘞!我一定好好干!”王虎和富贵激动的看了眼对方,摩拳擦掌,干劲十足!

说话间,就到了砖厂,都是王虎认识的人,给了银子,说好下午就送到青水村,几个人又赶着去镇上!

等到了镇上,已经过了中午,三个人在路边吃了碗面,马不停蹄的赶到李长青做工的木匠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