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家里出事/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当秦星不自在的时候,王虎睡眼朦胧的醒了,瞧见车厢里坐着的程吕氏,虽然疑惑,却还是笑着点点头,转身问秦星,“星儿,这是?”

秦星随口道,“噢,这是程婶子,以前认识的!”

王虎不再询问,打开窗口帘子看到哪儿了!

秦星和程吕氏又闲聊了几句,不再说起程树这事儿。

秦星心里已经有了谱,这事儿,百分百和老宅脱不了干系,肯定是秦罗氏,瞧着聘礼少了,不乐意了!秦胡氏和秦刘氏又撺掇着,便推说不同意!可是,奇了怪,提亲这么大事儿,她们为何要瞒着自家娘呢?!这其中必还有其他缘由!

唉,怪不得自家娘一点儿也不知道后来程家还去提过亲!感情那几个人压根儿就没和自家娘提起过!

秦星敢肯定,若是那会儿提亲的时候自家娘知道的话,如今,大姐估计都已经成亲了!自家娘绝不是那种看聘礼的人!心里恨的牙痒痒的,琢磨着,这次,无论如何,要给点厉害她们瞧瞧!耽误了大姐的姻缘,这可是关系到一生的事儿啊,她们居然如此儿戏!面上不显,和程吕氏扯着家常!

说着话,牛车到了临水村,透过布帘,远远的,秦星便瞧着临水村口的树下站着一个少年,正是程树,估计又是来接他娘的!

程吕氏也瞧见了程树,脸上泛起笑,“这孩子,说了不用等我…”虽然是抱怨的话,语气里却是满满的自豪!

秦星笑笑,等牛车停稳,程吕氏把背篓和篓子先丢下去,人还没下车,便对程树道,“树儿,来谢谢这位秦姑娘,今天娘的车钱是这位姑娘给付的!”

一听“秦姑娘”三个字,程树明显眼亮了一下,偏头瞧了一眼秦星,随即又几不可见的暗了暗眼神,点点头,说了句“多谢姑娘!”便不再多说,去扶他娘下车。

程吕氏一边下车,一边嗔道,“你啊,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啊!”等下了车,回头对秦星歉意的一笑,“姑娘,别介意啊,我家树儿就是个书呆子!”

“呵呵…”秦星尴尬的笑笑,将程树刚才落寞的样子都瞧在眼里!

程树拿了背篓和篓子,扶着自家娘转身离去,程吕氏还要说些什么,笑着摇摇头,跟着一起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姑娘,有空到婶儿家来玩儿啊,我们家就在村子最里头!”

秦星瞧着程树扶着程吕氏快步离开的背影,低头想了想,抬头冲着程树喊了声,“程树,等等!”说着便跳下了车,向程树跑去,边回身让老刘头等一会儿!

程吕氏瞧着秦星赶来了,捂着嘴笑了,拍拍程树的手,没等秦星走近,便一瘸一拐的先走了!

秦星一阵无语,走到程树面前,看着程树皱眉看自己的样子,也不废话,直接问“程树,你可认识秦月?”

程树的眼一下子亮了,随即,又警惕的看着秦星,“你是谁?”

“我是秦月的妹妹!”秦星不想耽误时间。“我知道你喜欢我姐,去年你去提亲的事儿有误会,是什么误会,我一时半会儿也和你说不清,但是,若是你现在还是喜欢我姐,那么,三天内,你再去我家提亲,记清楚喽,是青水村靠山边第一家,就是你去年把我姐的背篓放那里的那间破屋子!”说完,顾不上已经震惊的没法言语的程树,转身几步便跑上了马车!

牛车走了老远,秦星看着程树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不禁斥了句“真是个傻子!”

王虎偏头看看像个木头似的站在那里的程树,不解的问秦星“星儿,你跟那小子说啥了,看把人家吓的!”

秦星笑笑,此刻心情好极了,漫不经心的道“没啥,就说想让他做我姐夫呢…”

“啥?啥?…。”这下轮到王虎被吓到了,急急的道“星儿,这话可别乱说,你姐可还是个没定亲的大姑娘呢!”

“哎呀,就是没定亲才说啊,不然,怎么做我姐夫!”秦星好整以暇的看着王虎!

王虎想了想,是这么个道理,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只好不再说啥,只是叮嘱道“可别再在别人面前说这话了,让别人听去,对月儿可不好!对你也不好!”

秦星自然知道,也晓得王虎是好意,“嗯,我知道的!不会乱说!”

王虎看秦星有分寸的样子,不再说啥。回身瞧着富贵还在呼呼大睡,不禁嘀咕道“这小子昨晚做啥勾当去了,这么能睡…。”

秦星还在想着不知道程树三天内会不会去自家提亲呢,这次去提亲,大姐会吓到吧?!娘应该会高兴坏…正想着呢,途中遇到了已经装好院门返回的木匠铺伙计。

秦星从窗口探出身子询问,“院门可装好了?尺寸都量了吗?长青叔呢?!”

“秦姑娘,院门装好了。尺寸也都量好了!李大哥今儿留家里不和我们回镇上!”一个小伙计笑眯眯的回答秦星!

秦星点点头,身子退回进牛车里!

牛车刚走了几步,一个小伙计又从马车里伸出头,“秦姑娘,您家出事儿了…”

秦星一惊,忙又伸出头,喊“出什么事儿了?”

那小伙计想了想,“好像是谁被鞭炮炸了,还是咋的!我没听清!反正说伤了手什么的…”说完,马车哒哒哒的走远了!

秦星脑袋里一嗡,跌坐在牛车座位上!鞭炮炸了,那定是秦钰了,家里只有秦钰才会玩鞭炮,秦星有些慌乱起来!

老刘头知道秦星着急了,也不说话,扬起鞭子就抽了老牛几下!

“星儿,你先别急,那伙计听错了也说不准!咱别急啊!”王虎看着秦星呆愣的样子,不免有些急!

富贵这会儿也醒了,在一边安慰“星儿,你别急,咱们快到了,快到了!”

秦星用指尖掐了掐自己!打起精神,“没事儿,没事儿,这个时代的鞭炮能有多大事儿,连现代的鞭炮三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没事儿,没事儿!”虽然一直给自己做安慰,却还是忍不住的慌乱。

一直煎熬着,煎熬着,直到天色渐暗,总算是看到了村头的歪脖子柳树,秦星等不及牛车到门口,身子一跃,便跳下了车,吓了王虎和富贵一跳!

两人瞧着秦星不要命似得往家里冲,王虎和富贵一脸担心的也跟着跳下车,王虎回身对老刘头说,“刘爷爷,车钱晚点给您送去!”

老刘头摆摆手,“不妨事,快跟去看看!有个啥事儿,帮忙搭把手!”

秦星这段时间的负重不是白练的,眨眼功夫便跑到了门口,朱红色的新院门紧闭,秦星心里咯噔一下,冲到门口,连连拍门,院门啪啪直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