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分吃蛋糕/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敲院门的声音,秦钰忙起身去开门,古力也跟着站起来一起出去!

秦柳氏想着怕是老宅又来叫她,有些稍稍不安!

秦星却淡定的从锅子里小心的把蛋糕往桌子上倒,玉芊盯着秦星倒蛋糕的手,一阵从未闻过的香味袭来!明明刚刚吃饱,口水又流出来!

秦星白了玉芊一眼,“你还真是个大吃货啊!”

玉芊眼睛盯着蛋糕,嘴里不解,“吃货?吃货是个什么货?”

秦星手里不停,刚要答话,听见院子一阵惊讶声,“小哑巴,你咋在这儿啊?!”

听出是醉鱼轩的东子的声音,秦星有些纳闷,这个点儿了东子怎么来了?!倒好蛋糕,丢下锅子,迎出去,没理会玉芊在后面喂喂的叫!

秦柳氏也疑惑的迎了出去!

东子还在惊讶,拉着古力就是一阵问,“小哑巴,你咋在这儿啊?你和秦姑娘家是亲戚吗?你什么时候来的?”

古力有些莫名其妙,能感受到东子没有恶意,挣脱他拉着的手,摆摆手,站到了一边儿去。

“东子,别无礼!”辛掌柜轻斥了东子一句,转头对古力笑笑,“你别害怕,他没有恶意!”

秦星迎过去,“辛掌柜,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辛掌柜走过去,瞧见秦星身后的秦柳氏,笑着打招呼,“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在下冒昧打扰了,还望秦夫人见谅!”

秦柳氏红着脸,连连摆手,“您客气了!叫我秦嫂子就好!您就是辛掌柜吧,快,快,您屋里坐!太乱了,您不要嫌弃!”说罢,回身招呼秦月把棚子里收拾下!

辛掌柜也不拘着,腰一弯,就进了棚子!

秦星扫了眼站在秦钰身边不自在的古力,还有一直看着古力的东子,稍微想了想,对秦钰吩咐“钰儿,让古力和你做伴儿,你们去吧李叔喊过来,让他见见辛掌柜,以后送货也方便些!”

秦钰点头,拉着古力出了院子!

东子瞧着古力出了院子,朝秦星走去,刚想问,秦星便说“我家里人都还不知道古力的事儿,我也没打算跟他们说,他们不合适知道这些!还有,古力是我很早的时候在镇上认识的,他现在一个人了,就到我们家来投奔了,一会儿不要再问了,知道么?”

东子点点头,他一开始确实很惊讶,可是,本来自己想着也是要帮这小哑巴一把的,现在他在秦家更好,远离镇上的那个陈不善!而且,在秦家也绝对饿不到他!想到这儿,想起外面马车上的肉,便对秦星道,“秦姑娘,我和我们家掌柜说你们家在做房子,掌柜的估摸着你们要买肉买菜,咱们醉鱼轩有些现成的,就给你带了一些,还在马车上,你跟我去拿下来吧!”

秦星也没矫情,跟着就去把几大袋子肉啊菜的从马车上提下来!

刚回到棚子门口,正听辛掌柜在夸奖自己做的蛋糕,“这秦姑娘的手可真是巧啊,我还从来没吃过这…这,叫什么来着?”

玉芊嘴里含糊不清,“叫蛋糕!”

“蛋糕!不错,不错…香软可口,微甜又不腻。”辛掌柜用一种商人的眼光看着手里捏着的小小的一块儿蛋糕!

秦星一撩布帘,瞧着玉芊和辛掌柜正各自捏着一小块蛋糕,不免有些失望,本还想着对着蛋糕许个愿呢…好不容易过个生日!唉,算了,反正也没蜡烛!收了心思,对辛掌柜道,“这可是我们家不外传的秘方!”

辛掌柜一阵哈哈大笑,“那辛某今天可真是好口福!”

秦柳氏瞧着秦星进来,打趣道,“星儿,是这样切不?我瞧着玉芊的口水都快打湿桌子了!”

玉芊咬着蛋糕,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秦星瞧瞧切了一个小角的蛋糕,拿起刀,横竖切了几小块,分给秦柳氏,秦月,秦怜,信儿,又递给东子一小块儿,还留了一半,秦星咬了一口,牛奶少了,口感一般。

“辛掌柜,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秦星询问!

“是这样的,”说起正事儿,辛掌柜放下手里的蛋糕,温和的看着秦星“我啊,按照你之前说的关于酸菜鱼的预约制,也对咱们这螃蟹弄了个预约!虽然都还没吃过,却不曾想,这一推啊,不得了!我估摸着,怎么着,明天就得几十份!所以,原本说的隔天送二十斤恐怕不够!本来下午要给你说来着,那会儿耽误了,等我回去,你已经走了,我只好跑一趟!”

秦星点点头,“那正好,我让钰儿去叫李叔了,您一会儿和他交代一声!”

辛掌柜不解的问,“怎么?这螃蟹不是你们家在收?而是让别人收?”

“我家没人忙活,家里事儿太多了!”秦星不以为意!

“咋没见着秦大哥?”辛掌柜这才想起貌似没有看见男主人!

一瞬间的沉默,辛掌柜正疑惑,秦柳氏已扬起了声音,“咳!孩子他爹去年冬就去了!”

辛掌柜一阵默,又赶忙说,“真是对不住了,辛某实在是不知!”说完又细细打量了下秦星,云淡风轻的模样,怪不得如此小小年纪,就能这么从善如流的和自己做生意,原本以为是家里大人授意的,却不曾想,这家是一个女人带着几个孩子的!如此想来,秦星的这些点子,都是出自她自己的脑瓜子,更是对秦星多了一层佩服!

秦柳氏摆摆手,笑着道,“没啥,孩子们爹不在,这不还有娘嘛!只是苦了几个孩子!年纪小小就要为养家奔忙!”

辛掌柜认真的道,“嫂子家几个孩子都教的非常好,我瞧着,日后,必都是有大出息的!”

秦柳氏爱怜的看看秦月,又看看秦星秦怜,脸上泛着笑,“我不求她们能有多大出息,都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好!”

辛掌柜也跟着笑,“秦嫂子就等着享福吧!”

玉芊来了几天了,一直没见着秦星的爹爹,想问却又不好问,如今得知果真是不在了,便以为秦星的个性如此压抑沉重是因为爹爹不在了的缘故,而自己白天的时候还那样说她,觉得不太应该,便歉意的看向秦星。

秦星感觉到玉芊目光的歉意,只稍微一想,便了然她的心思,瞧了她一眼,没言语,就让她如此认为也行,无碍!

众人正说着话,秦钰和古力带着李叔进了棚子。

秦钰一进棚子,闻到蛋糕香味,便嚷嚷开了,“蛋糕,蛋糕,我也要吃!”

秦柳氏给李大根让了个座位,笑着去切了一小块蛋糕,“喏,先给古力哥哥!”

秦钰笑眯眯的双手接过,转身递给古力,“哥哥,你先吃!”而后又转身去接了一块,没等秦柳氏开口,又双手递给李大根,“李叔,您吃,这是我二姐做的蛋糕,可好吃了!”

秦星瞧着流口水的秦钰,不禁好笑,这小子说的好像自己吃过似的!却也为他如此有礼感到骄傲!接过秦柳氏手里的刀,切下一大块给秦钰,“来,给你一块最大的!”

秦钰便笑眯了眼,虔诚的接过蛋糕,走到古力身边,“古力哥哥,我们一起吃吧!”说完拉着古力出了棚子,众人笑着随他们俩去!

李大根捏着手里的蛋糕,呐呐的不敢下口,“这,这是。蛋糕?”

秦柳氏笑着道“你就吃吧,没毒药!”

李大根就囧红了脸,咬了一口,入口即化的口感,惊奇的睁圆的眼,细细的咽下去,剩下的就不吃了,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带回去宝儿娘尝尝!”

听李大根如此说,秦星暗自点头,说李大根愚孝,对李婶儿也还是挺好!便开口,“李叔,您吃吧,您一会儿给李奶奶李婶儿她们都带点回去尝尝!”

蛋糕不大,一人也就一小块!分上几小块还是可以的!

等都吃完蛋糕,秦星说起正事儿!“李叔,这是醉鱼轩的辛掌柜,您去醉鱼轩送货就找辛掌柜,那是东子,找东子也可以!”指指还在细细品尝蛋糕的东子!又对辛掌柜道“辛掌柜,这就是我说的收螃蟹的李叔,就住我家隔壁!”

李大根搓着双手,脸微微发红,“哎,辛掌柜您好!”

辛掌柜善意的望着李大根,“不用客气,秦姑娘推荐的人,我信得过!”

李大根便感激的看了眼秦星,连连点头,对辛掌柜保证“辛掌柜放心,我一定好好把关,按照星儿说的标准收螃蟹!”

“这个我放心!我今天来呢,主要是要说一声,这螃蟹的数量估计得涨一涨!不知道两天五十斤会不会为难?”辛掌柜点点头,询问李大根!

李大根想了想,“我今天收了大约二十三斤,本来说的是二十斤,我防着怕会有死掉的,所以多准备了三斤,若是要五十斤的话,那我去就去隔壁边水,临水都去打个招呼,去镇上送货的时候,就顺带收起来送去!”

秦星赞赏的看了眼李大根,想不到看起来老实的人,头脑还是有的!

辛掌柜瞧着李大根有把握的样子,放了心,“那行,既然秦姑娘相信你,这螃蟹,我就认你了,其他人送上门的我一律不收!”

秦星看辛掌柜说的认真,知道他这是明摆着给天大的好处李叔,明显让李叔承自己家的情呢!只收李大根送去的螃蟹,这可是就垄断了!

李大根也不傻,听辛掌柜如此说,激动的连连说,“多谢辛掌柜,多谢!也谢谢星儿!从前是叔不好,你们别…”

话没说完,秦柳氏打断,“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李兄弟以后好好给辛掌柜收螃蟹,好好对我李妹子!”

李大根自是点头说是。

辛掌柜见事儿都说完了,便对李大根道,“李兄弟,那你回去把今天收的螃蟹拿过来,我晚上就带回去,你后儿一早再去给我送!”

李大根便起身出了棚子去拿螃蟹!

等着李大根的当口儿,辛掌柜想起带来的肉和菜,“秦嫂子,我带了些肉和菜来,如今你们家正在做房子,想必也都是要买,我便带了些来!”

秦柳氏一愣,连连说“那可使不得使不得!”

秦星拦住秦柳氏,“娘,如今我们也正是需要这些,辛掌柜也算不得外人了,您就不要再客气了!”

“是啊,秦嫂子,您就别见外了”辛掌柜又对秦星道,“秦姑娘,我今儿还带了一样东西来,你瞧瞧看!”说完,对东子道,“东子,把袋子里那瓶麻辣酱拿来!”

秦星一听,惊喜的问,“这就做好了?”

辛掌柜含笑点头,“我一拿到方子就交给了后厨,几个大厨一合计,迫不及待便琢磨开了,这不是,今儿早上刚做好的,下午也没来得及拿给你瞧瞧!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秦星便站起身,等东子抱着一个小陶瓷坛子进来,就去找了筷子来,揭开盖子,闻到一阵儿辣椒的呛味儿,用筷子小小的弄了一点出来,放舌尖尝了下,一股辣味蔓延开来,点点头,“大致就是这个味儿!等这两天有功夫,我把花椒摘了让李叔一起捎去,您让厨师们把花椒磨成面放进去,味儿就更好了!”

辛掌柜瞧秦星说味道对了,自是喜不自禁,“那就太好了!”

“娘,您把这坛子放好喽,明天做好吃的!”秦星拍拍坛子,对秦柳氏道!

一听做好吃的,玉芊连忙自告奋勇,“我来放,我来!”小心的抱着小坛子,起身去放!

众人说笑了一会儿,秦钰在院子里喊,“二姐,李叔把螃蟹拿来了…”

辛掌柜起身出了棚子,等都弄好,马车走了老远,李大根还在激动,这一转手,一日功夫就赚了八十多文钱,简直不敢相信!捏着手里的纹银,对秦柳氏道,“秦嫂子,我这…感谢的话,就不说了!”

秦柳氏摆摆手,把手里用盘子装的蛋糕递给李大根,“天儿不早了,早些回去吧!”

等李大根走了,秦柳氏和秦月她们都进了棚子,古力最后把院门门栓插上也回了棚子!

秦钰看着朱红色的院门,对还站在自己身边的秦星说“姐,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秦星摸摸秦钰的头,“钰儿,你下午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秦钰一愣,又撇撇嘴,“二姐,我发现我不论有啥事儿你都能看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