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小小惩戒/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笑着拍拍秦钰,“下午娘说老宅的几个人受伤的事儿的时候,我就瞧你有话又不说的样子,怎么了?”

秦钰左右看看,只剩下自己和二姐了,便拉了二姐坐在一边儿的砖堆上,“二姐,我说了,你不会怪我吧?”

秦星疑惑,“你做什么了?”

秦钰想了下,抬头看秦星,心一横,道“二姐,今天奶奶家灶里的柴炸了的事儿,是我干的!”

秦星一惊,纳闷的问,“你干的?你怎么干的?你今天去老宅了?”

“没有,这事儿很早了!”秦钰看着秦星,不太敢说!毕竟奶她们都受伤了,可不是小事!

秦星却是不这么想的,只觉得伤了手,崴了脚,太轻了!看着秦钰小心翼翼的样子,没好气的拍了他一巴掌,“快说吧,别卖关子!”

秦钰不敢隐瞒,竹筒倒豆子,都说给秦星听!

原来,这事儿还得从老宅秦罗氏和秦刘氏秦胡氏几个人到家里来想抢东西,还打了秦柳氏和秦怜那事儿说起!秦钰记住了秦星说的,明着不能打回去,但是暗地里可以做些什么的话…于是便琢磨惦记上了!

话说,那一日,秦钰去找秦飞玩儿,秦飞没找到,被秦罗氏叫住,使唤秦钰去帮忙去后山挑柴回家!

那日秦老爷子带着二儿子在山上弄柴火,秦放不愿去,秦顺秦良更是指望不上,秦罗氏正气哼哼的,刚好看到秦钰,便使唤他去,秦钰更不乐意呀,嚷嚷着不去,秦罗氏便骂,还说若是秦钰不去就去找秦柳氏说道说道!

秦钰听秦罗氏要找自家娘,担心娘挨骂,便不情不愿的答应了!去山上找到秦老爷子,挑了一捆比身高还长的柴,小小的人,一步一脚的往山下挪!路上歇脚的时候,遇上了住在后面山里青山村的后生回家,提着几挂鞭炮,瞧着秦钰这么小的人在山上挑柴,觉得秦钰乖巧,便与他聊上了!

秦钰看后生提着这么多鞭炮,便询问后生又不是过年,咋买这多鞭炮?

后生高兴,说要娶亲了,秦钰便连说恭喜,早生贵子!后生听了心里高兴,又没带个零嘴啥的,想着男孩子嘛,都喜欢玩鞭炮什么的,便从一挂鞭炮上扯下了一大截给了秦钰。

秦钰也高兴,以前过年的时候总是看秦顺秦良他们玩鞭炮,其实他也羡慕着,只是怕爹娘为难,不说而已!

别了后生,秦钰揣着一截鞭炮,扛着一捆柴往老宅去!想着一会儿找飞哥一起玩鞭炮去!

等好不容易把柴扛到了老宅,秦罗氏又要秦钰把柴弄成可以烧的小截!无法,又把长长的柴火一根根折断,等都整理好,秦罗氏又要秦钰把整理好的柴搬到后院墙下摆好,秦钰瞧着秦顺秦良在一边儿自顾玩儿着呢,心里恨恨的,本想转身就走,忽然想起怀里的鞭炮,心里有了主意,便老实的扛着柴去了出了院子。

转到后院放柴的墙根下,趁着四周没人,把鞭炮分成一小截一小截的,藏在缠好的一小把柴里面!等都藏好,秦钰拍拍手回了家!

“二姐,就是你画好咱们家图纸的那天,我去藏的!”秦钰有些忐忑的看着秦星,他原本是只想吓吓她们的,可是,没想到都受伤了!皱着眉,对秦星道“我只想吓吓她们来着…”

秦星仔细想了想那天,秦钰满头大汗的回家,还以为他去哪儿玩儿去了,原来被迫干活儿呢!“钰儿,以后老宅要你干活儿,你坚决不要做!就算她们怎么威胁你,都不用做!知道吗?”

秦钰点头,“嗯,我那会儿不是怕她们来骂娘吗?我现在不怕了,我可会功夫啦!”秦钰得意的笑,随即又垮了小脸儿“姐,你怪我不?你说娘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啊?!”

秦星笑着给了秦钰一个大拇指,“钰儿,干的好,我支持你!不过,这事儿就不要和娘说了,没必要!还有,以后做这种事儿,要记得给我说!你还小,还不知道怎么控制风险!不要乱来!”

秦钰懵懵懂懂的点点头,虽然不知道控制风险是什么意思,但是二姐不仅不怪他,还支持,他就很高兴了!

秦星看着笑的像只小狐狸的秦钰,心头又是一阵柔软!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可以了,如今老宅那几个人只是伤了手,若是鞭炮的威力再大些,丢了性命也未曾可知!虽然自己对那几个人的性命一点儿也不看重,但是,她绝对不想让秦钰的手沾上血腥!也不想让秦钰小小年纪背便负沉重的命案!老宅那几个人只是受了点小伤,也算是对他们的小小的惩戒了。

姐弟俩又说了一阵子,直到秦柳氏叫他们睡觉,才起身进了棚子!

“主子,属下失败了!请主子责罚!”京城某处宅子的后院,黑衣侍卫双手抱拳,单腿跪地,对正在院子里练剑的男子汇报,脸上带着忐忑,还有不甘心的悔恨!

练剑的男子缓缓收式,闭着眼睛长吐一口气。月光下,一身银色玄袍,阴狠的脸上闪着隐晦不明,腰间的腰带中间壤着一块极品黑玉,彰显出主人的不凡地位!

一双眼带着达不到眼底的冷笑,冷冷了扫了眼抱拳的侍卫,吐了几个字“若是那么容易,有何必要你出手?!”

男子把剑丢给侍卫,漫步走到一旁的石桌,拿起上面预备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坐下,兀自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可有受伤?”

黑衣侍卫不敢迟疑,“七皇子背部和手臂各受一剑!都是外伤,属下揣测,该是无碍!不过,四皇子当胸中了一剑,是心脏部位!他没有内力护着,就算不死,必有几个月下不了床!”

“无碍?…。”男子紧紧的捏着茶杯,眼里透出阴狠的戾气!“赫连明轩没出手?”

“没有,似乎是真的毫无功夫!属下仔细观察过,没有出手!”黑衣侍卫摇头!

“玄铁,你跟着我多久了?”男子忽然换了话题,看着手里的茶杯,音调不高不低。

黑衣侍卫身子一凛,抱拳“属下跟着主子十二年了!”

“十二年,很久了…”男子盯着面前的玄铁,喃喃几个字。

玄铁的心里翻起了骇浪,手心冒出汗,“主子,属下错了!不该轻敌!求主子再给属下一个机会!”

“我记得,你出发之前,我和你说过,切忌不可轻敌!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一旦错过,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男子阴狠的看着玄铁,一字一字,咬牙切齿!

“属下…属下,知错了!请主子责罚!”玄铁自知,这次确实是自己轻敌了!本来想自己带了十二个高手,对付七皇子和林一绰绰有余了,却不想他们身手如此之好!

“你确实该罚!只是现如今,我正是用人之际,你下去吧,半个月内,我不想看见你!尾巴收拾干净!”男子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内院走去!

“是…”玄铁轻轻松了口气,还好,半个月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