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老宅作孽/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水村秦家小院里十来个人正在午后的阳光下热火朝天的砌墙干活儿,秦星估摸着这个速度,再有个十来天就能全部砌好了!正暗自欣喜,听见院门外一阵高扬的嚷嚷声响起!

秦星听见有秦钰的声音,还有秦良的声音,在地上摸了几颗小石子在手里,慢条斯理的走出去,她现在一点儿也不担心秦钰会吃亏,这些日子的太极可不是白练的!

刚走到院门口,果然瞧着秦钰卷着裤管,捏着拳头正怒目看着秦良和秦顺!秦怜紧紧护着手里提着的一篓子张牙舞爪的螃蟹,脸涨的通红,古力也一脸怒视的护在秦钰和秦怜身边!

秦星瞧着秦良和秦顺的架势,皱了眉,这俩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这是打算抢螃蟹?居然抢到自家门口来了!看来之前还没把他们打怕!

秦顺瞧着秦星出来,还是有些怕怕的,但是随即又扬起下巴,没什么好怕的,不就一个小丫头片子嘛!还没自己高呢!

秦顺阴阴的看了秦星一眼,本来一开始还以为这丫头忽然有什么能耐了呢,过了这么久也没见着她如何,此刻便放了胆子!

他们下午才听说李家在收螃蟹,想着到河里去捉,却又知道这会儿也捉不到太多了,在河边瞧着秦怜提着螃蟹,便起了抢的心思!哪晓得刚夺过来跑了一小段儿,就被古力几步蹿过来夺了回去!

秦星眯着眼打量了秦良和秦顺一眼,秦良个头儿大的像头熊,虽然看起来凶狠,却徒有架势!秦顺的眼神看起来阴狠不善,秦星摇摇头,才九岁的孩子,这眼神实在是看着让人不喜!

秦钰瞧着二姐出来了,更是底气十足的对秦良道“有本事自己捉去,抢我们的算什么男子汉况且,就算你们抢去了又能怎样?!李大叔也不会收你们的!哼!”

秦良露出凶巴巴的表情,高声嚷嚷,“哼,就抢你的怎么啦!?他李大根凭啥不收我们的螃蟹!?又不是你说了算!”早上他还听见奶奶骂三婶儿,骂她们这一家子贱人呢,还说要收拾他们呢,他现在可一点也不怕!况且秦顺的大姐要嫁去大户人家了,他才不怕他们这一家子穷货!想着又梗着脖子嚷嚷“哼,你们等着瞧吧!等夏姐嫁去了镇上,有你们好瞧的!”

秦星眯了眯眼,秦夏要嫁人了?!凭她对那一家子的了解,什么样的人能入她们的眼?!

秦钰看着秦良臭屁的样子,不屑的撇撇嘴,“嫁人就嫁人,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嫁镇上去吗?怎的就有我们瞧的?我们才不瞧!”

“呸!我夏姐可是要嫁给镇上的大户人家去的!这次可是真正的大户人家!我娘说了,这次肯定不会像去年那个穷秀才一样!”秦顺到底年纪不大,又有存心在秦钰面前显摆的成分,在一边儿阴阴的道!

“穷秀才?!”秦钰一怔,觉着这个词有些耳熟!秦星更是一愣!秀才?哪个秀才?!莫不是程树那儿事儿还和秦夏有关?!不动声色,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就秦夏,还能有秀才看上她?吹牛吧!”

秦顺得意的仰着下巴,不善的瞪了秦星一眼,“就是个秀才!不过,我们家才看不上他,穷的连聘礼都没有…还说什么以后会是举人老爷!我呸…。”

秦星一听就明白了!聪明如她,前后一想,估摸着八九不离十!强压住怒气,手里颠着几颗小石子,斜着眼看着秦良秦顺,慢悠悠的道“螃蟹还抢吗?”

古力一瞧秦星手里颠着的石子,眼睛一亮!他一直知道,那次在市场,就是秦星出手救了他,可她总是不承认,如今见着她拿着几颗小石子,更加肯定,就是秦星出的手,他清楚的看见陈不善的脚是被石子打伤的!

秦良和秦顺对看一眼,刚才秦星没出来前,他们还是有把握抢走的,现在多了个秦星,他们二对三,觉得把握不大,秦良仰着下巴,手叉腰,抖着腿,“哼,先放过你们!等我回去告诉奶,你们乖乖的吧螃蟹给我送来!”话落便拉着秦顺飞快的往家里跑去!

秦星看着那兄弟俩的背影,双手同时手指一曲,两颗石子同时飞出去,这两颗石子,只用了大约三成的力气!秦良和秦顺同时腿一软,栽下去,摔了个嘴啃泥!

秦良撑着胖胖的身体半天才爬起来,一摸嘴巴,满嘴血,哇的就哭起来。

秦顺坐在地上,看着笑的乱颤的秦钰和古力,手背一模流血的嘴,吐了一口血水,阴狠狠的看着秦星,似要扑上去!

秦星未理会他们,转身进了院子,此刻,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径直进了棚子,找到正在给古力赶制衣服的秦柳氏,“娘,把昨天辛掌柜带来的点心拿一盒出来,我去瞧瞧我奶和大娘她们!”

秦柳氏停住缝衣服的手,不解的看向秦星,“上午让你和钰儿去,你还不愿意呢,这会儿怎么又要去?还要带那么贵的点心?!”

“娘,您拿给我吧,我去瞧瞧,到底怎么回事!”秦星喝了一口水,不想说太多!早上她确实不想去,在知道老宅的人受伤是秦钰做的这事儿后,她更不想去!可这会儿,她得去看看,有很多事儿她得去弄弄清楚!

秦柳氏见她认真,也不多问,找出了点心递给秦星!

秦星出棚子,喊了正在和古力秦怜一起往盆里装螃蟹的秦钰!

姐弟俩出了院子,径直往老宅去!

秦钰虽然对二姐提着这么好的点心去老宅有些不解,但在他的心里,二姐做什么都是对的!

到了老宅门口,还没进,便听见秦良杀猪似的喊声,还有秦胡氏的中气十足的骂声!听着秦胡氏骂着自己一家子,秦星不屑的轻哼一声,抬腿进了院子!

院子里只有秦夏一个人,坐在屋檐的阴凉处挽线团。

秦夏瞧着秦星和秦钰进了院子,看看秦星身上淡紫色的长裙,称的越发的像个含苞待放的花朵似的,自从这秦星摔了一次后,越来越水灵了!

看的秦夏一阵烦闷,将手里正挽着的线团拧了一坨!正要发作,转念,想起早上小姑派人来说的事儿,又趾高气昂起来!小姑可是来给奶说了,要给镇上的大户人家,陈老板找个夫人!不用说,这肯定是给自己找的,难不成还说给秦月不成!想到这儿,秦夏又有了莫名的优越感!叫住正往正屋走的秦星,“秦星,你给我站住!这里也是你随便乱闯的?”

秦星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秦夏,她这会儿着急去找秦罗氏,继续往屋里走!

“秦星,你个小蹄子,你给我站住!”秦夏一看秦星压根不理自己,脸涨的通红,又是高喝一声!

秦星深吸一口气,暗道,“本还暂时不想找你麻烦,你自己送上门来,不怪我了!”回转身,假意温和,“不知秦夏姐姐叫我有什么事儿?”

秦夏见秦星终于迫于自己的压力停下来,骄傲的扬起下巴,“你来做什么?你娘呢?不是让她来做饭的吗?如今奶和大娘还有我娘都受伤了,她不是应该来伺候吗?”

秦钰忍不住了,就要上前理论,秦星伸出一手拦住秦钰,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夏“哦?我们如今可是已经单独立户了!你可是这家的长女,奶奶大娘她们都受伤了,不是应该你来伺候?!莫不是夏姐姐连饭都煮不熟?”

秦夏脸上一阵懊恼,狠狠的瞪了秦星一眼“哼,死丫头,我以后可是要去镇上做夫人的!都有下人伺候,哪里需要我动手煮饭?!”

秦星一听,心思百转,四周看了看,没有其他大人在,于是,慢悠悠的走到秦夏面前,“噢!原来是这样!可是,不是听说夏姐姐和那个秀才定亲了吗?这怎么一转眼又要做夫人了?莫不是秀才高中了?!”秦星故作惊讶,紧盯着秦夏的脸!

秦夏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闪过一阵鄙视,“哼,你瞎说什么!?谁和他定亲了,我们家压根都没同意!若不是看中他以后会考举人,我娘才不会费尽心思…。”话到这儿,突然停住,看向秦星,瞧着秦星正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自知说漏了嘴,心一横,反正也那事儿也黄了,便脱口而出,“就你们家能看的上!那么穷,没见过谁家的聘礼是拿着几样干货来的,真是丢死人了!这也就算了,居然还说以后怕是不能上京赶考了!真是太可笑了,我秦夏怎么会和这种人定亲!我可是…。”

正得意洋洋的说着,秦刘氏站在门口大喝一声,“秦夏!”

秦夏吓了一跳,转身去看自家娘,阴沉的娘似乎能滴出水来,瞪了秦夏一眼,又换了副温和表情,对秦星淡淡的道“星儿来了啊,来看你奶吗?快进去吧…”说完,对着秦夏斥了一句“跟娘进来!”

秦夏撇着嘴,委屈的跟着进了屋子,不满的想,娘这是怎么了?…。

秦星瞧着进了屋子的母子俩,眼睛一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拉着秦钰,提着点心,出了老宅院子!

一出院子,秦钰实在憋不住了“姐,我们咋又不进去了?!”

秦星把点心丢给秦钰,“点心不用给了,你不高兴?!”她原本是想用这盒点心去秦罗氏面前套套话的,想着看能不能弄清楚陈树那事儿的曲直!结果,撞上了没脑子的秦夏,都不用好好套,一炸便道了个明白!秦星暗自摇头,“二娘那么有心机城府的人,怎么生个秦夏却没带脑子呢?!”

不屑的哼了声,率先往自家走!从秦夏的话里,不难猜测出,当初程家来提亲的时候,定是二娘听说程树是个秀才,以后有机会做举人,而动了心思!然后花了翻功夫,说服了秦罗氏!才有了后来故意透露给自家娘的错误信息。大约在那之后,是想着李代桃僵,让秦夏嫁过去!却不想,程家出了事,不仅没了聘礼,连程树也不一定会上京赶考…想来,就算奶同意,二娘也是不会答应的吧!

秦星冷笑了一声,暗暗琢磨着该如何再给她们点教训!而且这次一定要明着给点教训,暗着来,怕他们不长记性!

秦钰抱着点心,笑的开心,却又还是不明白,想问,又怕二姐嫌他烦,纠结的跟着,不知道该如何!

姐弟俩还没走到家,秦怜和古力便气喘吁吁的找来了!

远远的,秦怜便激动的脸红红的,秦星纳闷,快步迎过去!

秦怜脸红红的奔向秦星,古力居然也一脸微笑的跑过来,秦星更惊讶了!“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