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程家提亲/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姐,二姐,”秦怜一跑到秦星面前,抓住她的手,就连连喊着,脸上泛着红润的光泽!古力在一旁微笑的看着秦怜!

秦星扶着秦怜,耐心的等她平复了一小会儿,才听秦怜笑眯眯的道“二姐,有人家来给大姐提亲了!”

秦星一愣,秦钰却是开心的跳起来,抬腿就往家里跑!秦星问秦怜“可知是什么人?”

“我在棚子外面听到的,好像说是临水还是边水村的,姓程!”秦怜双眼亮晶晶!

秦星松了口气,还以为是哪个插队呢!还真没想到这程树这么急!昨儿才跟他说,今天就急吼吼的上门来了!

秦星拉了秦怜的手往家走,却并不着急,“大姐回来没?”吃过午饭,秦月和媛媛去捡柴,玉芊和信儿也自告奋勇的一起去了!

“还没回呢!二姐,是不是要去把姐找回来?!是不是要问问大姐啊?”秦怜看着秦星!

秦星略略思索一下,“不用,不在家也好,免得姐难为情!对了,是什么人来说的?”秦星猜测着,估计还是糖婆婆!

“有个老婆婆,娘让我叫糖婆婆呢!还有个少年哥哥,说他叫程树!姐,你说,这个程树是不是就是要娶姐的人?!”秦怜闪着大眼睛,询问秦星!

秦星一听,程树居然亲自来了!不是下过聘礼后才会来见面吗?秦星加快脚步,拉着秦怜往家里跑!

刚到院子门口,王虎拉住秦星,神秘的道“星儿,昨儿那小子来了!”

秦星眨眨眼,“我知道啊”

王虎轻轻拍了秦星一巴掌,“星儿,还真有你的!他是真的来向月儿提亲了啊?!不错,小伙子有眼光!”笑笑,又补了一句,“小伙子不错,和我们月儿挺般配!”

秦星也笑,“那是自然!不过,虎子哥,先别和人说啊”

王虎摆摆手,“放心吧,我去干活儿!”

秦星秦怜往棚子走去,瞧着秦钰趴在棚子边的布帘上,撅着屁股,偷偷往里看!

秦星看着秦钰滑稽的样子,一阵好笑!故意大喊一声,“钰儿”!

秦钰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布帘没拉住,扑进了棚子!迎上秦柳氏略带责备的眼神,糖婆婆微笑的眼神,还有程树惊讶的眼神,秦钰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笑,对糖婆婆鞠个躬“婆婆好!”又对程树弯弯腰,“程树哥哥好!”

糖婆婆便笑眯眯的道,“真是个乖孩子!”秦柳氏在一边笑着嗔道,“这孩子,皮着呢!”又对糖婆婆和程树说“这是我家小儿子,秦钰!”

程树站起来,对秦钰一阵看,“你?你是秦姑娘的弟弟?!”

秦钰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说话!程树便似明白了什么,摸摸秦钰的头,也跟着笑起来!

秦星走进棚子,先叫了声糖婆婆,随即对程树道,“我们家可有几个秦姑娘呢!公子说的是哪个秦姑娘啊?!”

程树听了秦星的话,脸一阵红,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恭敬的行了个书生礼。

秦柳氏嗔了秦星一眼,“程公子不用介怀,这是秦钰二姐,秦星,顽皮惯了!还有秦怜,来,见过糖婆婆!”

秦怜便走过去,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糖婆婆拉着秦怜的手,含笑道,“秦家嫂子以后是个享福的!来,让婆婆瞧瞧,哟,多俊呐…”秦怜脸上便一阵羞红!

寒暄了一阵儿,程树时不时的往布帘外瞧上一眼,一听见说话声便站起来,如此几回,秦星道“程公子,我姐还要一会儿才回来呢!她在后山捡柴,不如,你去迎一迎?!”

程树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就要去接,忽然又想到这不和规矩,本来今日他就不应该自己来的,实在是枉读圣贤书!苦笑着摇摇头,对秦柳氏作了一揖“让伯母见笑了!”

秦柳氏含着笑,满意的看着程树,摆摆手,“没那么多讲究。”

又坐了一会儿,糖婆婆提出告辞,秦柳氏应下若是秦月回来,问问秦月的意见,若是秦月答应了,这事儿就定下来,程家如今的情况,也就不按一般的规矩来了,什么聘礼什么的,秦柳氏也不在乎,只要程家能善待她的月儿,她就满足了!

糖婆婆笑眯眯的带着依依不舍的程树走了,到了路口,还回望了几次后山,仿似看到秦月从山上下来!

秦星送走糖婆婆,回身去棚子,见秦柳氏呆坐在椅子上。秦星走过去,轻轻拉起秦柳氏的手,“娘,这是高兴的事儿啊,您怎么了?!”

秦柳氏回过头,拍拍秦星的手“星儿,娘觉得对不住你大姐!”

“娘,您就别这么说了!谁也想不到是这样!您和糖婆婆都说开了?”

秦柳氏点点头,“都说了!想不到程家这大半年来也不容易!”想了想,又道,“星儿,我想,若是你姐也同意,咱们就下聘定亲象征性的走个过场就好了!只要他程家善待我的月儿,娘啥都无所谓!也不讲究那么多规矩!”

“娘,这事儿,您说了算!不过,我想,今年暂时不把大姐嫁出去吧,明年吧,咱们多赚点银子,给大姐做嫁妆!”秦星是不想这么快就面临分离!

秦柳氏连连点头,又有些不安,“不知道,你大姐会不会同意!”

“大姐会的,我看的出来,程树对大姐挺上心的!而且,我问过大姐了,她应该也是喜欢程树的!”秦星肯定的点点头!

秦柳氏就笑着点点秦星的额头,“不要一口一个程树,若是你大姐嫁过去了,就要叫姐夫了!”

秦星撇撇嘴,想着自己都二十八了,叫个十七岁的少年姐夫,实在是有些别扭!抱着秦柳氏的胳膊一阵晃悠!

秦柳氏好笑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秦星,一阵感慨,“兜了一个圈子,居然又兜回来了!”

秦星就笑,“娘,这叫命中注定!”

秦柳氏笑的温柔,“你大姐嫁出去了,就轮到你了,哎,不晓得,那家的傻小子能入得了我家星儿的眼呢!?”

秦星哑然,她可没想过嫁人,等安顿好,她也该寻找回去的办法了!心头一阵惆怅,掩饰的甩了甩头,“娘,我还小了呢!”

“是,是,是,你还小呢…”笑着拍拍秦星的头,又想起一事,“对了,老宅的人没为难你们吧?”

秦星摇摇头,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老宅做的事儿告诉秦柳氏,不说一下子把老宅从秦柳氏心里剔除掉,至少也让她明白,老宅的人压根就没有把她们这一家子当家人!于是,秦星把自己的分析得来的前因后果,一一说给秦柳氏听!

秦柳氏越听越气,听到最后,打了自己一个巴掌!把秦星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呢,秦柳氏嚯的站起来,又把秦星吓一跳。

“我要去找他们理论理论!如此儿戏我月儿的终身大事,我到要去问问是何道理!”秦柳氏气极了,往棚子外冲!

秦星一把抱住秦柳氏,叹口气,“娘,你这样冲去,能理论个什么出来?!只会让大姐难堪。还有,程家现在又来提亲了,您这样去一闹,岂不是都知道之前的事儿了!?”

秦柳氏一听这话,身子就软了,狠狠的跺跺脚,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都怪娘以前太软弱!”

秦星连忙说,“以后不软弱就行了!”

秦柳氏就坚定的点了点头,“以后,谁也别想欺负到我们家头上!”

秦星见效果达到了,暗自松口气!刚把秦柳氏的气平复下来,听见秦钰在院子里喊,“娘,二姐,大姐回来啦!”

秦星笑着看看秦柳氏,母女俩起身迎出去!

刚出棚子,瞧着秦月,信儿,玉芊三人一脸红扑扑的各自扛了一捆柴进院子,古力秦怜他们正忙着帮忙放下来!

秦月放下柴火,接过秦怜递过去的毛巾擦汗,瞧着秦柳氏又是心疼,又是歉疚,又是欣慰的看着自己!秦星秦怜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秦钰捂着嘴看着自己一脸的贼笑,连古力都抿着唇,看着自己傻傻笑。

秦月还没来得及开口,玉芊就发现了这奇怪的场景,擦了把汗,不解的道“婶儿,你们这一个个的咋了?!”

秦柳氏拉过秦月的手,用手捋了捋秦月被汗贴在额上的头发!笑着对秦月道“我的月儿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秦月噗嗤一笑,“娘,您今儿咋了?我可不是今儿生日啊!”

秦柳氏嗔道“娘能咋滴?!娘是心里高兴!”

“婶儿,有啥高兴的事儿,说出来我们一起高兴啊!”玉芊兴冲冲的挽住秦柳氏的胳膊!

秦柳氏笑着点点玉芊的额头,红扑扑的脸上,眼睛笑的弯弯的,“当然是大好事!”看了看还在忙活的工人,拉了秦月,“走,咱们进去说!”

秦月被秦柳氏拉着,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好事儿还要避着人说!回头去看秦星秦怜,更是被她们俩一脸的笑给弄的疑惑不解!只好跟着秦柳氏进了棚子!

刚一坐下,秦钰实在是憋不住了,冲过去就对秦月说,“大姐,程树哥哥来咱们家了!”

秦月一惊,嚯的一声站起来,脸上一阵白,而后又是一阵红,手紧紧拽着衣角,看向秦星,见秦星点点头,又不好意思的看看秦柳氏,见秦柳氏满眼含笑的看着自己,秦月心里一阵松一阵紧,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安置乱蹦的心!不自在的又坐下去,任由秦柳氏拉着自己的手!

玉芊瞧着奇怪,“程树?程树是谁?秦月,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信儿拖住玉芊,“我的好小姐,你不要打岔啊!听婶儿她们说嘛!”

玉芊跺跺脚,“哎呀,我不是瞧着她们这幅要说又不说的样子着急嘛!”

秦月抬头,轻声问秦柳氏,“娘,他,他来做什么?”

秦柳氏刚要回答,秦星嬉笑着接过话,“姐,哪个他啊?!”

秦月红着脸瞪了秦星一眼,“你明知故问!”

秦钰嫌不够热闹,弯弯的眼睛笑的贼精贼精的“大姐,对哦,你问的哪个他啊?!”

瞧着秦星和秦钰贼笑的样子,秦月的脸越发的红的不像话,晃了晃拉着的秦柳氏的手,“娘,你看她们!”小女儿的模样展露无遗。

秦柳氏就瞪了秦星和秦钰一眼,“不要打趣你们大姐。不过,月儿,你问的他到底是哪个呢?!”

话一出,一棚子人都笑起来,秦月捂着脸,又是羞又是恼!

“好了,好了,不闹了!月儿,你听娘给你说,今儿呢,程树请了人来说亲,他自己也来了,证明他确实很重视你!娘想过了,你也大了,虽说女儿的婚事大都父母做主!可咱们家,不兴那一套,你若同意,娘就找人去回话,你若不同意,咱们也去回个话,不耽误了人家!”秦柳氏瞧秦月实在是羞的不行,握紧了她的手,认真的对她道。

秦月愣了一小会儿,红着脸,点点头!

“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是要请人回话不同意呢?还是同意?!”秦星撑着吃饭的桌子,笑着看秦月害羞的脸!

秦月低着头,喃喃的不肯开口!

玉芊看的着急,“秦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又什么好害羞的!有人来提亲,又不是什么丑事,你就大声的说你愿意不就行啦!”

秦星听了玉芊这豪气的话语,偏头看看她,暗自疑惑,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现代人常说的话,她怎么说的这么溜?!仔细想来,那生日惊喜的点子,还有之前抛开身份人人平等的思想,不应该都是现代人才有的吗?!莫非,是“老乡”?秦星摇摇头,仔细又想了想玉芊的行为举止,没有见过蛋糕,还有同样没有吃过辣椒,如此种种应该不是“老乡”啊…。没等秦星想个明白,秦月红着脸站起来,“娘,我愿意!我同意程家的提亲!”

“噢…噢…我要有姐夫喽…”秦钰的欢呼差点掀了棚子!

秦星也高兴,秦怜更是激动的双眼忽闪忽闪的!古力看着秦怜开心的样子,也跟着笑的傻里傻气的!

玉芊双手拍着巴掌,“这才对了嘛!不过,说了半天,这程树,到底是个什么人?人品怎样啊?长的如何啊?!我还想着秦月能做我嫂嫂的呢!”

秦钰便急急的和玉芊说“程树哥哥人可好了,而且,学识很好呢!我以后要跟他多学习!我就认程树哥哥做姐夫!”

玉芊撇撇嘴,“哎,那是你没见过我哥哥呢!…”说完,又笑起来,“不过,秦月,你是不是之前早就喜欢这个程树啊?!不然,怎么今天都没见到就同意呢?!”

秦月羞红了脸不说话,秦柳氏心里明白,含笑不语,秦怜虽然也不解,但是她愿意看见大姐幸福,她感觉那个程树人不错,斯文有礼,秦钰更是欢喜的不行!

秦星不动声色的盯着玉芊看了几眼,心里的疑惑越发的大,这玉芊究竟是个什么人呢?衣着打扮,以及自己观察的一些小细节,还有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都说明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可是,她刚才扛着一捆柴进来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个千金大小姐!而且,她居然还想着大姐嫁给她的哥哥,可想,她是真的从来就没有在乎过身份地位!

想不出来,索性不想了,压下心里的种种猜测,和秦柳氏讨论着请谁去帮忙回话!

本想着请村长家的张婆婆去,可是想到她家里那个大媳妇儿李罗氏,秦柳氏几人就打消了念头!

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请里正家的刘婆婆去帮忙说!虽然里正和老伴儿就一个儿子,可刘先生有儿有女,从前和秦信业一起共过事,也有交情,刘婆婆为人和善,她定然也会答应!

想着事不宜迟,趁着天色还未暗,秦柳氏和带着秦星拎了盒点心就去了里正家!见着里正和老伴儿刘婆婆,如此这般一说,刘婆婆便爽快的答应了,答应第二日一早就去!秦柳氏放下心,和秦星往回家的路上走!

刚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就瞧见秦家大伯带着秦放在李家门前嚷嚷!秦星和秦柳氏对看一眼,彼此都明白是为了啥事儿,没说话,低着头,装作没看见!

秦放瞧见秦柳氏和秦星往这边走,拉了拉正在扬声讨伐李大根的自家爹!

秦兴业扭头不高兴的看了眼拉自己的儿子,秦放使了个眼色,指指秦柳氏和秦星!

一看到秦柳氏和秦星,收了声,秦兴业装模作样的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两声,“大根,你这就做的不好了,都是乡亲,你是咋就不收我家的螃蟹呢!?”

秦星隐隐听着秦兴业还在端着架势,一副语重心长说教的样子!低着头,不屑的撇撇嘴。

李大根憨笑着摸摸后脑勺,“大兄弟,实在是对不住了,螃蟹啊,数量够了,再多,我也收不了啊!况且东家明说只要这么多!”

秦兴业还想说点啥,秦柳氏和秦星已经一脸淡然的走了过去!秦兴业蔫蔫的看了眼秦放提的一大捅螃蟹,抿了抿嘴,“走,回去!”

“可是,爹,。我捉的这么多螃蟹咋整?!…。”秦放不甘心,还想让自己爹给说说!本来他起了一个大早才捉了这些螃蟹,兴冲冲的提了来,想着换了银钱给小翠买根簪子,哪想来了,李大叔却不收!只好回去喊了爹来,指望着,爹能搞定李大根收下自己的螃蟹呢!

“咋整?!我咋知道咋整!你捉这螃蟹有啥用?!咱们秦家还差这点银子不成?!”秦兴业瞪了秦放一眼,转身朝自家走去!

------题外话------

昨天有事,所以更的有些少,今天多更一点…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