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姐弟用计/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到自家门口,等秦柳氏进了院子,秦星回转身去看,见秦信业背着手气冲冲的往家里走!秦放提着一桶螃蟹,耷拉着脑袋,不甘不愿的跟在后面!瞧着他们的背影,秦星翘起嘴角,转了转眼珠,扬声叫过秦钰。

“二姐,你叫我干嘛呢!?”秦钰正在院子里看古力雕木头,听见二姐叫他,蹦跳着跑到秦星面前!

“钰儿,来,二姐,交给你个任务!”秦星拉过秦钰,反身关好了院门!

“二姐,啥任务啊?!”一听有任务,秦钰双眼亮晶晶的,像个小狼崽子似得!

秦星如此这般的在他耳边一说,秦钰越听越兴奋,随即,又苦恼起来,“二姐,我一个人,也没法子啊?!”

秦星在院里扫了一眼,古力最合适,可他不会说话,有点小麻烦…玉芊,这人容易脱控,又算是个外人,算了!秦怜,怕放不开!大姐吧,刚许了人家,还是不参与这些事了!秦星看了一圈,最后拍了拍秦钰的肩膀,“算了,我们俩去吧!”

姐弟俩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阵儿,没惊动其他人,和秦柳氏打了个招呼,出了门!

出门走了几步,就走到了秦良秦顺摔倒的地方,地上还有已干的血迹!姐弟俩对看了一眼,都有些奇怪,秦良和秦顺吃了这么大亏,都流血了,秦顺还掉了一颗牙,老宅居然没人来闹事,没来借机要银子,太奇怪了!

秦星沉思了一会儿,想到了合理的解释,觉得应该是三个最喜欢闹事的女人都受了伤,蹦跶不起来了,所以没来找麻烦!可是,她们不来找麻烦,自己可不会不去找“麻烦!”从现在开始,她要让老宅的“麻烦”不断…。

这边姐弟俩往老宅去!

那边,秦兴业和秦放一前一后进了院子!

秦良和秦顺在院子里不知道在商量啥,瞧着秦放提了螃蟹进来,“二哥,你咋又提回来了?”

“哼…”秦放本来心情就不好,答应了小翠的簪子泡汤了,正烦着呢,见秦良问他,哼了一声,不理他!将一桶螃蟹往院子里一丢,螃蟹一得到自由,满院子爬。

秦夏正蹲在井边择菜,一见到这么多张牙舞爪的螃蟹朝自己爬来,丢了手里的菜就哇哇大叫,边跳,边叫,一个不注意,踩到一只螃蟹,一摊黄色液体流出来,沾到了鞋上,更是高声尖叫起来,“秦放,你要死啊,弄这么多螃蟹,想害死我啊?!”

秦良瞧着秦夏边跺脚边骂的滑稽样儿,笑的没心没肺,胖胖的身子笑的一抖一抖的,嘴角摔了的伤口又让他不能开口大笑,只能更滑稽的“呵呵呵呵”的笑!秦顺阴沉着脸,闭着嘴巴,当门的牙磕掉了一颗,让他不高兴到了极点,看了眼自家乱跳乱骂的大姐,皱皱眉头,不吭声!

秦放正烦着,听秦夏骂自己,也不甘示弱,“你才要死呢!我捉螃蟹碍你事儿啦!”

“好啊,你敢骂我!看我不告诉奶,让奶削你!”秦夏见秦放还看顶嘴,气的不轻!他们虽然同年,但她比秦放是大几天的,大哥秦震不在家,她一直以老大自居的!

“骂你咋了?我骂的你就是,个丫头片子,你去告奶去,看奶是削你还是削我!?”秦放不屑的白了秦夏一眼,这点他可是绝对自信的,奶奶什么时候都是偏着孙子多一些的!

“你,好你个秦放,你给我等着!”秦夏气冲冲的就往屋子冲。

秦兴业叫住秦夏,“夏儿,不要去打扰你奶奶,她受伤了休息呢!”

秦夏一跺脚,不甘愿的转过身,嘴巴一撇,“大伯,您肯定是偏着秦放的呀!”

这还真是秦夏冤枉了秦兴业!秦兴业拦着不让秦夏去找秦罗氏,其实是不想让秦罗氏知道他出马都没能让李大根收了秦放的螃蟹!秦兴业和他爹秦敬祖一样,好面子!

“夏儿,你都快十六了,咋还不懂事呢!?奶这不是病了吗?这不就是螃蟹跑出来了?也没多大个事儿嘛!”秦兴业端出长辈的架子,说的语重心长!

秦夏撇撇嘴,还要说什么,秦罗氏杵着一根简易的拐杖,出来了!“这都是在嚷嚷啥呢!?我在里屋都听到了!闹什么呢!”

“奶…。”秦夏一瞧秦罗氏自己出来了,连忙走过去扶住秦罗氏,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话还没开始说,被秦放一阵快语打断,“奶,这李大根太不是个人了,我捉这么多螃蟹,别家的他都收,就是不收我的!爹去说他都不肯收!”

秦兴业听见儿子一通抱怨,脸上脸色也不好看,也觉得这李大根不识时务!

秦罗氏瞟了眼满院子爬的螃蟹,浑浊的眼里透出质疑的光,“别家的都收,为何独独不收你的?!”

秦放耷拉着脑袋,“那我怎么知道…”

秦良一听秦放说李大根不收他的螃蟹,瞧他被霜打了的模样,正想幸灾乐祸呢,谁叫秦放偷着去捉螃蟹都不叫自己!转念想起下午秦钰说的就算他们捉了螃蟹李大根也不会收的话,立马嚷嚷起来“奶,一定是秦星那个小贱蹄子,还有秦钰,他们那一家子使得坏!”

秦良充满期待的看着秦罗氏,本来白天他和秦顺受着伤回来,故意不擦嘴角的血迹跑到秦罗氏面前嚎,就是想让秦罗氏看到惨样儿去替自己出头,去找那一家子的麻烦,他就正好把秦钰捉的螃蟹提回来的,哪知一向疼爱自己的奶奶却不说话,还不让自家娘去,也不让二娘去,他和秦顺这会儿正懊恼着呢!

秦良瞧着秦罗氏脸色阴沉的吓人,暗自偷乐,“自己挨打了奶不出头,可这可是关系到银子的事儿啊,奶会不去找那一家子贱货们?一会儿奶去找他们,自己一定要乘机狠狠的打一顿秦星那丫头片子!”

秦顺也瞧着秦罗氏,指望着她能一声令下,他们就冲向秦星家!

秦夏扶着秦罗氏,想起秦星那如花似玉的模样,还有秦月秦怜身上那漂亮的衣服,咬了咬牙,在秦罗氏耳边道“奶,肯定是三婶儿,您想,李婶儿一直和三婶儿交好,肯定是三婶儿和李婶儿说了啥,让他们不要收我们家的螃蟹,李大根才这样的!”

秦兴业此时也找到了台阶,连忙说“娘,如此看来,应该就是这样!夏儿说的有道理!这应该是秦柳氏在背后使了坏!”

秦放左右看看,见他们都这样说,管他是不是呢,也跟着嚷起来,“肯定就是,奶,我这一桶螃蟹可以卖二十多文钱呢…我还想着卖了银子都孝敬您呢!”

听到能卖二十多文钱,秦罗氏眼里浑浊的光几不可见的亮了亮!

秦罗氏站在主屋门口,心里心思百转!她如何不想替秦良秦顺出头?!自己受伤了,秦柳氏那个贱人都没来伺候着,已经足够让她去骂她几日几夜都不解气了,更何况看到自己的两个孙子还被秦星给伤了,连牙齿都掉了一颗!她恨不得去撕了那个小贱蹄子!如今又听孙子孙女说这秦柳氏居然阻了他们赚银子孝敬自己!真真儿是忍无可忍啊!…。可是,还得忍!

秦罗氏捏紧了手,又放,放了又捏,如此几番,才慢慢平复下来,扫了一眼都满心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放慢了语速,“不就几文钱吗?我们秦家差这点钱?!都给我该干啥干啥去!最近都不许去那边儿,谁也不许去找麻烦!听到没有!?”

话一出,院子里的几个人都惊呆了,在屋里没出去的秦胡氏和秦刘氏也听到了,心里忿忿不平,可也没办法!

下午秦良和秦顺回来一说,秦胡氏就要去找秦柳氏的,这可是捞银子的大好机会!那朱红色的院门一关,总让秦胡氏觉得秦柳氏在里面关了很多的好东西!

秦刘氏也恨得牙痒痒的,她自己都舍不得弹一指头的秦顺,居然被打掉了一颗牙!可秦罗氏居然下了死令,不让她们去!如今倒好,一家子都下了死令,一个也不许去!找麻烦!?还居然把这理所应当讨要说法的事儿说成是找麻烦!莫非这娘(奶)转了性?!

众人都狐疑的看着秦罗氏,秦兴业也不解,他自认还是了解自己这个娘的,可这会儿,他也搞不懂了,搞不懂就不搞了,手一甩,去了后院!

秦罗氏扫了众人一眼,“都杵着干嘛!该干啥干去!我说的话都给记住咯!胡氏,刘氏,你们都死了还是咋的?!不用做饭啊!?两个懒货!老爷子一会儿就回来了,难不成让他饿肚子!?赶紧给我滚出来做饭!”一通骂完,就着秦夏的手,转身进了屋子!

秦胡氏和秦刘氏不甘不愿的拉门而出,去了厨房!

剩下秦放,秦良秦顺面面相觑,一屁股坐地上,摸不着头脑,都在想着自家奶奶这到底是咋了?咋就这么维护秦钰那一家了?!

院门外的秦钰和秦星也面面相觑,从秦良还是嚷嚷说他们家使坏开始,都被姐弟俩听了个正着!但是他们可不认为秦罗氏这是转性了!秦星只觉得似乎嗅到了幺蛾子的气味!不屑的哼了一声,管她想闹啥,兵来将挡!

姐弟倆对视一眼,按计划行动!

秦钰故作惊讶的大叫一声,“姐,你咋了?!”

秦星装作虚弱的道,“没啥,你扶着我就行了,白天捉螃蟹在石头上磕了一下!”

院子秦良和秦顺一听是秦钰和秦星的声音,立马警戒起来!竖着耳朵听了一下,好像是从自家门口过!两人迅速跑到门口去瞧!秦放也跟着过去,想看看他们在干啥!

兄弟三个趴在院门边上,看到秦星歪坐在老宅院门外不远处的地上,秦钰在一边扶着!两人的说话声刚好落在院门边三兄弟的耳朵里!

“姐,明儿你就不去捉了,又卖不了几个钱!你看你还伤了!”秦钰皱着眉劝着!

“那可不行,好歹还能卖几个钱呢!”秦星暗暗给秦钰伸出一个大拇指!

“可是,我听说人家东家收李大叔的螃蟹收的可是十文呢!”秦钰语气里有些不甘心!

“我知道啊!可是,咱们又没本钱,没法儿收啊!”秦星摊摊手!

“也是,若是有本钱就好了,咱们就可以自己收了直接送去镇上,那样可以赚好多呢!”秦钰的话语里充满了向往!

“就是呐!听说醉鱼轩长期要很多螃蟹,若是我们有钱就好了…唉,算了,不想了,反正我们也没钱去收!”秦星慢悠悠的说完,集中精神听了听院里的动静,露出微笑,站起身,拍拍屁股,扶着秦钰的手,“走,钰儿,咱们去找媛媛姐玩儿!”

院里的秦良秦顺,还有秦放,此刻眼里都透出兴奋!对啊,李大根不收他们的螃蟹,他们可以自己收啊,醉鱼轩,他们可都知道呢!每次大哥回来都会给他们说醉鱼轩的鱼如何如何好吃!原来是醉鱼轩收螃蟹啊!还大量的收,十文呢…。那他们收的越多,岂不是可以赚更多?!弟兄三个越想越兴奋,急忙去厨房找自家娘!

秦星和秦钰慢慢走了老远,秦钰回头瞧了眼,回身对秦星道,“二姐,他们会上钩吗?!”

秦星自信的笑,“会的!”那一家子都那么喜欢银子,怎么会不上钩?!

秦钰就眯眼笑,“二姐,你真厉害!”

秦星就借机对秦钰道,“钰儿,你记着,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兵不刃血,只要能达到效果,在任何时候都管用!”

秦钰点头,“嗯!我记住了!姐,我们现在去程婶子那儿吗?”

秦星想了想,“嗯,我去找程婶儿说点事儿!”她打算去和程婶子说说种辣椒的事儿!自家地里的辣椒都长很高的苗儿了,这几天得抽空都挪一挪,免得太密了!而且她惊喜的发现,好像都是朝天椒的苗苗,若是那样,那就更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