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铜鹰再现/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天色渐晚,繁华的京城大街上热闹非凡,没有白天那般喧哗,却依旧热闹!

在一处并不起眼的客栈前,一身锦袍的男子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客栈,给身边的其中一个随伺给了个眼色。

随伺走进客栈,片刻功夫便出来,恭敬的做了请进的手势!

锦袍男子抬步走进客栈,目不斜视,直上二楼,到了其中一间客房前,随伺上前敲响房门!

“进…”屋里响起一声低沉的男声!

随伺推开门,锦袍男子抬步进了房,剩下两个随伺在门口守着!

屋里的桌旁,坐着一二十多至三十的男子,身材高大,面上轮廓深邃,明眼一瞧,便知不是南璃本地人!身上却穿着南璃常见的长衫!

男子看了眼进屋的锦袍男子,端起茶壶,兀自倒了两杯茶水,却并未站起身,“不知大皇子此时驾临,是有何要事?!”

大皇子赫连明德,脸上泛起怒意,显然对男子这般漠视的态度很不高兴!“余将军,我可是南璃堂堂的大皇子,见着我将军是否应该行礼?!”

男子哈哈一笑,“大皇子,这可不是在皇宫,这破旧的客栈里,就不需要这么多礼数了吧!”笑的豪爽,语气里却充满了不屑!

赫连明德看看简陋的客房,似乎也实在犯不上!压下怒意,双手撑在桌上紧盯着面前男子的脸,“我和你们大皇子可是有约法三章!你们绝不可以在京城现身!”

“大皇子,你也说到约法三章,你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过我们二皇子,要帮他找到宝藏的位置!如今这都过去两个月了!”余将军自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的人一直在找线索,可这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这需要时间!”赫连明德坐下来,眉心闪过一丝不耐!

“大皇子,我想,对于您来说,这线索,只要您肯花点心思,是非常简单的!这藏宝诗可是从南璃皇宫传出来的…。”余将军端着茶杯若有所指。

赫连明德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掩饰不住阴狠,盯着余将军的脸,一字一字的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偌大的皇宫里找一首诗?!”

余将军漫不经心的道“也许藏在御书房里也说不定!”

赫连明德一拍桌子,“你当我南璃的御书房,是想进便可进?!”

余将军放下茶杯,“那是你大皇子该想的事情,可不是我!”随即又带着几分有深意的笑补充道,“我们辽王可是很看好大皇子!”

“余将军这是强人所难!”赫连明德平复下来,随意的转着手里的茶杯,“据我所知,目前辽王也还未有立太子吧…。麻烦余将军还是回去和二皇子等我的消息吧!”

“大皇子这是打算过河拆桥?!我的手下可是折损了十二个!而我却还什么都没得到!”余将军双眼如炬的盯着赫连明俊的脸,他对这些宝藏势在必得,只要有了这些宝藏,二皇子的太子之位也势在必得!

“余将军说笑了,我赫连明得岂是这种不义之人!你回去和你们二皇子说,我一定尽快找到另外的线索!只是,近日就不要在京城里现身了!今日早朝,已有官员把你们近日在京城的事情报到父皇那里了!”赫连明德想起那刺杀赫连明轩和明辉而折损的十二个人,淡了口气!

余将军满脸的嘲讽,“你们南璃难不成连一支小小的商队都如此惧怕?!”

赫连明德压下心头的怒气,阴狠的道,“余将军若是执意如此,咱们大不了一拍两散!”

“大皇子放心,我自会小心行事!还望大皇子抓紧时间!至于您的太子之位,我们西辽也定会鼎力相助!”余将军见赫连明德话说的狠绝,自是信誓旦旦!

赫连明德不再说话,起身朝外走去,“再联络!”四周瞟了一眼,居然一个手下都没有,不知道这余将军是真的身手不凡呢还是盲目自信!轻嗤了一声,出了门,径直下楼离去!

赫连明德带着两个随伺自顾快步离去,却未注意到对面花香楼二楼的窗口半趴着的一个身子,此刻正不屑的嗤了一声。三皇子赫连明晨抬头看看对面的客栈,回身招手,叫过来一个随伺,低声吩咐道,“去瞧瞧对面有什么贵客,值得我家大皇兄来这里亲自探望!。”随伺领命,迅速离去!

随伺离开后,赫连明晨转身对着窗外黑暗处打了个响指,点了点头。而后慢悠悠的走到桌子旁,还没坐下,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女人进了赫连明晨所在的房间,随之带进一阵恶俗的香气…“哎哟,这不是连公子吗,让您久等了,来来来,快去把红袖给我叫来…”

赫连明晨捏着鼻子,往后一跳,“你离本少爷远点…”

“哎哟,连公子,您这可真是伤了老奴的心了…我可是日夜盼着您能来呢,怎么这一来就要我远着点呢…”花枝招展的老女人扭着腰,用手绢掩住唇,装模作样!

“打住!红袖呢,让红袖来!”赫连明晨不耐烦的挥挥手。

老女人嬉笑着,“红袖一会儿就来,连公子不要心急嘛…”

随着话音落,走进来一个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口,身材婀娜的女子,见着赫连明晨,盈盈一拜,声音婉转,一听便让人酥了骨头!“红袖见过连公子…”

“好好伺候连公子啊,我就不打扰了…”老女人扭着身子,推了红袖一把,颠颠儿的出了房间!

“来来来,过来,陪少爷我喝一杯…”赫连明晨坐在一桌子酒菜后面,朝红袖招招手。

红袖袅袅走过去,拿着折扇,半遮面,欲说还休的模样,让赫连明晨心头一阵荡漾!

四皇子府,书房。

“四爷,您该早早去休息!大师说了,不能劳累!”林一像个婆婆似得在书房门口碎碎念!

林二站在一边儿,目不斜视,盯着赫连明轩,嘴里道,“四爷,您就听听属下们的吧!我们说要跟着一起去,您非不让,现在却受了伤回来!林五都要哭了,觉着是他扮成您,露出了破绽!”

在书桌后看书的明轩看了看两个门神似得林一林二,无奈的捏了捏鼻梁“我的伤无碍,而且,这和林五没有任何关系!”

“四爷,您以后可不管咋样都要带着我们!还有,六叔他们呢?!”林二见明轩回话了,乐颠颠的凑上前去!

林一看着性子跳脱的林二,摇摇头,“二,让主子去休息吧!”

林二撇撇嘴,跟着站起来的明轩出了书房!林一拉着林二,“主子去休息,你跟着干嘛?!”

“我去保护主子!我绝对不会让主子受伤!”林二白了林一一眼,狠狠的说!

林一自知理亏,低下头,脸上一片内疚!

林二瞧林一的样子,知道话说重了,可他确实被主子胸前那个伤口吓着了!那可是当胸一剑啊,这要是有个万一,可咋办!?拍拍林一的肩膀,“大哥,现在什么局势,我们都心知肚明,以后,可不能随着主子的心思乱来了!”

林一点点头,然后又觉得怪怪的,自己才是老大啊,怎么搞的自己像小弟似得!还没反应过来,林二已经屁颠颠的去追上了明轩!

明轩进了房间,并未掌灯,对着黑暗处吐出几个字,“出来吧!”

话音落,一个黑色的与黑夜融成一体的身影出现在明轩面前!

“主子!”黑色身影抱拳,单膝着地!

“起来回话!”明轩腿去外袍,只着中衣,走到门口,大约片刻,林一和林二出现在视线里!“你们过来。”话完,回到房里桌边坐下!

林一林二迅速进了房间,关好门,走到明轩身边!

林二眼快的发现了黑色身影,皱着眉,一通埋怨,“六叔,你们太不负责了,居然让四爷这次受这么重的伤!”

黑色身影隐没在黑色里,看不出表情,声音里却充满了愧疚,“是属下的错!”

明轩扬起手,“我的伤已经没事了!”淡淡的看了眼林二,又看向黑影,“林六,可有查出谁是叛徒?!”

“叛徒?”林一和林二同时惊叫!

林六大约四十左右,沉稳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并未理会林一林二的惊叫,恭敬的回答明轩,“主子,属下按照您的吩咐,这次青州之行,沿途轮流轮值,最后,属下发现,只有林十有异常!”

林二听的云里雾里,“什么叫轮流轮值,还有,林十?叛徒?!”

林一一脸沉重!“四爷,这是?!”

明轩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林六,“六叔,可知林十是谁的人!?”

听明轩叫自己六叔,林六抱拳,“属下不敢当!”而后才道,“若是属下调查无误,林十,是陛下的人!”

“皇上?”

“父皇?”不仅林一林二惊讶了,明轩也少有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的!属下不敢隐瞒!另外,属下怀疑,现在的林十,不是和我们一起从青州来的林十!”林六继续说!

“六叔,这怎么可能?!林十那小子和我们从下一起长大,您也知道的啊!”林二看着林六,有些不赞同!

“二子,你等六叔说完!”林一拉住林二,也有些心急!

“属下在禁军统领华生那里得知,林十曾在禁军的时候大病过一次,本来以为是活不了的,可是过了两个月后,又痊愈了!属下怀疑,原来的林十可能病死了!”林六把自己调查的都说了出来!

一瞬间,月色下的四个人均面露沉重,也带着不解和疑惑。

明轩率先打破沉默,“先不管他,跟着我这些年来,林十一直尽心,并没有伤害我!如今得知他是父皇的人,或许,只是父皇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而已!不必理会!”

“四爷,属下觉得,还是不要把林十留在身边了!不管他是谁的人,都不可以!”林一皱着眉,觉得不大放心!

“属下也是如此认为!四爷,我也觉得不应该再留在身边!不管陛下是什么心思,这么多年来,这京城上下谁人不知,您身边就咱们十个人!连伺卫都不曾给您多调遣几个人,还要安插一个叛徒在您的身边,我不同意!”林二有些不满!

林一听林二说的直接,用胳膊肘撞了撞林二!林二连忙抱拳,“属下越矩了,请主子责罚!”

明轩摆摆手,浑不在意的对林六道,“六叔,您如何看?!”

林六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主子,属下以为,林十暂且不必惊动他!不管陛下是和缘由让林十跟在您身边,到目前为止,都并未伤害您!而且,碎玉轩失火那次,若不是林十…。”后续的话没说完,明轩明白,林一林二更明白!多少次的有惊无险,都有林十的功劳!

不再谈论这个问题,明轩从怀里摸出一只小巧精致的铜鹰!

一瞧见这铜鹰,林六便激动的红了眼,“主子,老爷子把这鹰令交给您了?!”

明轩摩挲着手里的铜鹰,抬头看了眼莫名其妙不知道状况的林一和林二,对还在激动的林六,淡淡的道,“外公说也许我用的上!可是,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说!外公让我回来问你!”

“是!主子,您手里的这个鹰令,是一支叫做鹰的队伍的信物!这支队伍现在有多少人,在哪儿,我并不知道!四十年前,老爷子在跟随先帝征战西辽的时候,救下过很多在战场中失去亲人的孤儿,老爷子本想让这些孤儿入了军营,可是,他们当时年龄小不说,还并没有任何征战经验,上了战场也是去送死!于是,老爷子私人收留了他们!白云寺的净真大师请了一些武林高手教他们功夫,后来,慢慢的演变成了这样的一支队伍!虽然没有入军营,但是在后来的征战中,还是起了不少的作用!打完仗后,老爷子为了这些孤儿,并没有跟随先帝进京,若是进了京,这些孤儿一定是要编制到军营里,老爷子不想让这些孩子们再上战场,便和他们一起留在青州!先帝便赐了这铜鹰给老爷子,赐名这支队伍为鹰!”满脸激动的说完,林六又道,“当年,属下也是其中的一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