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古力秘密/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府的老管家引着三皇子到书房的时候,赫连明晨觉得疑惑,“张管家,今儿怎么这个时辰了外公还在书房?!”

老管家是相府几十年的老管家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是辨别的清楚的!笑着恭敬的道,“相爷最近啊,日日都是如此!…”

等赫连明晨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右相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老爷,三殿下来了!”老管家敲了敲书房的门,轻声禀报!

还来得及听到回话,赫连明晨推门而入,入眼的右相让他吓了一跳,白天看着还意气风发的样子,这会儿就显得仿似苍老了几岁!

“外公,您这是?!”三皇子走到书桌旁,迟疑的问。

听到说话声,张勇缓缓抬起头,等看清进来的人是赫连明晨,慢慢迷茫的眼神突然就又亮了,对啊!他还有这个外孙,这个以后要继承大统的外孙!激动的站起来,行了一礼,“老臣见过三殿下!”

赫连明晨摆摆手,“自己家里,外公这是做什么?!”

张勇满脸欣慰的点点头,随即又疑惑的问,“三殿下,这个时辰来找老臣是有要事?”

赫连明晨往外瞧了瞧,张勇会意,“张管家,守好门!”

赫连明晨走到书桌前,倾身向前,神秘的对张勇道,“外公,我今日发现大皇兄和辽人有来往!”

张勇一惊,“殿下当真?”

“真的不能再真!”赫连明晨对自己暗卫的能力是非常自信的!

张勇陷入沉思,赫连明晨也不催促,片刻后,“莫非今日朝堂上说的商队就是和大皇子有来往的辽人?!”

赫连明晨不说话,只看着张勇!

张勇低头想了想,“若是真背着陛下私自和辽人有来往,这事儿…。三殿下是想?”

“当然是捅到父皇那里去!”赫连明晨得意洋洋。

“不可!”张勇阻拦!

“为何不可?!这可是好机会,又不是两国正常来往,私下和西辽人来往,怎么着也能在父皇面前参他一参!”赫连明晨不解!

“殿下可拿到实质的证据?!”张勇问!

“证据?…”赫连明晨蔫了,“是我瞧见了,而后又让暗卫去查的…”

“那可拿住来往的辽人了?”张勇又问!

“没有…。”赫连明晨如霜打的茄子,又十分的不甘心…

“那可不就是,您就凭暗卫的查探就去参大皇子,又没有实质的证据!若是在皇上面前,大皇子反咬一口,或者说您诬陷,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张勇到底是老谋深算!

“那…就这么放过这个好机会!”赫连明晨非常不甘心!

张勇便笑道,“殿下莫急,既然您确定与大皇子来往的是辽人,那自然会继续联络,有联络就会有破绽,殿下多费点心思即可…老臣也会安排人盯着城内的商队。”

赫连明晨眼睛一亮,“对啊,…除非他们不再联络,否则,我一定会揪住他们!等送到父皇面前,看他还能说什么!就算不扒他一层皮,也最起码能让父皇不再信任他!到那时…立我做太子,还不是水到渠成?!还有谁会反对?!”

张勇瞧着得意的三皇子,无奈又无法,“殿下,切不可掉以轻心!最近您就少去什么花香楼,少和京里的公子哥儿们花天酒地了!朝里的一些老顽固们,可都盯着在!”

赫连明晨不在乎的挥挥手,“那些老顽固,等我将来做了皇帝,都给罢了!”

张勇一惊,连忙站起身,“殿下,这话,可别乱说!”

“外公,您也太小心了,这可是在右相府!而且,如果能把大皇子打下去,那太子之位还不手到擒来!?”赫连明晨翻了个白眼。

看着赫连明晨孩子气的神情,再想想儿子张谦!张勇一阵无力,都二十三了,还是如此样子,真能担任太子之位吗?!

张勇无奈的劝导,“殿下,您可别忘了,四皇子,七皇子,都是有机会的!”

“外公,您说什么呢!四弟?那个手无缚鸡之力,连娘都没了的赫连明轩?!还有七弟?您得了吧,那小子比我还贪玩,成日的跟在四弟屁股后面…外公,您也太瞧得起他们了!”赫连明晨觉得好笑,他们压根就没被他放在眼里!“外公,您可别忘了,如今的皇后是我的母后,我的外公是当朝的右相!这满京城,还能有谁高过我去?!要说,连大皇子我都不放眼里!”

张勇摇摇头,虽然有些许不赞同,但是却也认为三殿下说的话却是对的,这满京城,还有谁能显赫过三殿下?!不再多说!也许真是自己杞人忧天了!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外孙,张勇心里狠狠的徘腹着不孝的儿子!“走吧,都走!等我外孙当了皇帝,你们就会知道,我做的都没错!”

张勇并未和赫连明晨提起张谦还是不愿入仕的事情,张谦离京的时候,三皇子还只有十岁,和这个舅舅接触的也并不多,心高气傲的三皇子也压根不屑于这个什么状元舅舅的帮助!

等送走了三殿下,张勇回房歇下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第二日一早,张勇下朝回府,张谦已经带着王白凤,和母亲右相夫人出了京城!

张勇只愣怔了一瞬,便又恢复了常态,吩咐摆早膳,府里的二夫人,三夫人,自是嘘寒问暖,暗里偷喜!

出了京城的右相夫人,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拉着儿媳的手,“凤儿,你说的那个秦怜,果真乖巧无比?!”

“娘,我还框您不成?!小小年纪,不仅长的乖巧,手艺更是出众!”王白凤拉着梁氏的手,一再保证!昨日夜劝说梁氏和他们一起回青水,梁氏怎么都不肯,王白凤只好灵机一动,知道梁氏喜欢孩子,便搬出了自己收的徒儿,秦怜!果然,梁氏一听儿媳收了个乖巧的徒儿,欢喜不已,答应跟随一起!

“娘,您放心,白凤不会骗您的!等您到了青水,您就能见到了!”张谦在一旁微笑。“我啊,听白凤说了好久了,也还从来没见过呢!”

“娘,那孩子啊,年纪小,主意却大,我本想收她做义女,她却怎么都不肯叫我干娘…”王白凤在梁氏面前软言细语!

“哦?肯拜你为师,又为何不肯叫你干娘?…”梁氏觉得疑惑,自家媳妇儿的手艺,她是知道的,一般小地方的人,不是都应该巴巴儿的巴结着呢?!…。

王白凤便笑了,和梁氏慢慢细说,“娘,那丫头啊家里是穷,可是我觉得那一家子心都不穷,我估摸着她不肯叫我干娘,是不想让她自己的娘伤心,谁愿意看着自己的闺女叫别人娘啊…您说是吧,娘!?”

梁氏点点头,“这样说来,我对这个秦怜更是好奇极了…”

张谦看着相互拉着手,温馨的靠在一起说话的婆媳俩,无声的叹了口气,心里被幸福填的满满的,想起父亲,眼光闪烁。

青水村又是一个大晴天!阳光铺满了整个村子!一大早炊烟袅袅。

秦柳氏和秦星把里正家的刘婆婆送上了老刘头的车,反身往回走!

远远的就瞧见老宅全家出动下河捉螃蟹去了!

秦放还在嚷嚷,“大家伙儿捉了螃蟹,也可以送到我家来啊,我家也收螃蟹啦!…”

李婶儿送李大根上了老刘头的车,也和秦柳氏们一起回走,瞧见这架势,不解的道,“他们收螃蟹做啥?!”

秦柳氏也疑惑,摇摇头,“不清楚…”

秦星笑而不语,不出声!

李婶儿和秦柳氏虽然奇怪,但都不是多事的人,只当没瞧见,各自回了院子!

秦星回了院子,径直去辣椒地里,看着有些密的辣椒,暗想下午得来分一下!又去摘了一把花椒,慢悠悠的往家里走,“还得抽个时间摘上一些花椒给送到醉鱼轩去!”暗自想着事情,秦星忽然留意到后院墙角处的地上好像是用树枝画了些什么!

等秦星走过去看清地上画的内容,心里惊了一下…。暗自思付了一会儿,起身若无其事的回了院子!吃过午饭,秦星安排秦钰秦怜他们,让他们去把花椒摘一部分下来。玉芊和信儿也自告奋勇去帮忙!秦星留下了要一起去的古力!

古力以为秦星需要他做什么其他的,比划着询问!

秦星笑笑,带着古力到她上午看到的一处写写画画的后墙处!

一看到地上画的那些,古力慌乱的去用手去胡乱的乱抹一通!

秦星看着慌乱的古力,一屁股坐在墙根,拍了拍旁边的空地,“坐下来吧,我想和你聊聊!”

------题外话------

新年里大家有没有出去玩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