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怒火攻心/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九那日,预定好的家具,在长青的带领下,一日的时间,整整跑了三趟,拉了三车!惊了整个青水村的人!更惊了老宅人的心!

也惊的秦柳氏半天没回过神儿来!这些家具都是秦星独自去定的,回家也只说定了家具,却没说定了些什么…。看着那一水儿的崭新的大衣柜,还有没见过的圆形的餐桌,心里是又激动,又惶恐!等秦星把会客厅的沙发弄好,让秦月拿了前些日子秦柳氏缝制的长条垫子铺上去,秦钰一个尖叫就扑上去打滚儿!等所有的家具都摆放好,姐弟几个除了秦星,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秦钰更是几个屋子里上蹿下跳,折腾了半宿都不想睡!

老宅这边也折腾了半宿还没睡!六月底的天儿,晚上已经不凉了,还住在茅房边儿的秦罗氏几个,忍受着恶臭,还有蚊虫的侵袭,趟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奶奶,这哪儿能睡啊,我要回房间去!”秦夏一边捏着鼻子,一边抱怨。

躺在简易木上的秦罗氏微闭着眼,“不行,再忍忍,还忍六天就可以了…”至从住进了后院,家里就真的太平了,秦罗氏更是坚信不疑带着儿媳妇儿孙女日日睡在这恶臭的茅房旁边!

“奶奶…。”秦夏还要撒娇,被秦刘氏拉了拉,看到娘对自己使眼色,不甘愿的合衣趟回木板床上去!

“娘,再过十来天就是爹大寿了,咱们是不是要合计合计了?!”秦刘氏也睡不着,蚊子咬了她满身的疙瘩,浑身不自在,心里也烦闷的很,想起白天看见的拉到秦柳氏院子里的那几车家具,她的眼里心里都发热!索性也不睡了,坐起来,拐弯抹角的套着话!

“自然是要合计的!六十,那是大寿,可不是像平日里!”秦罗氏还是闭着眼,爱理不理的样子!

“娘,这最起码得摆个十来桌席面儿吧…咱们秦家在村里也算是大户了!”秦刘氏瞧着秦罗氏身子都没动一下,撇撇嘴,继续道!

秦胡氏一听十来桌席面儿,嗓门高起来,“十来桌,那得多少银子啊!?”秦胡氏头脑简单,却不傻,秦刘氏提了个头儿,她便也打起了主意!那几车家具,她同样也看到了,一直在她心里晃,直晃的她抓心挠肝,夜不能寐!

秦罗氏终于睁开了眼睛,却不说话!

秦刘氏暗暗着急,秦胡氏不管许多,盘腿一坐,“娘,您瞧见了吧,柳氏那一家子如今发了,那几车家具,得值多少钱啊…。她也是咱们秦家的媳妇儿,爹的大寿,她也该出力!”

秦刘氏一听,暗暗窃喜,“胡氏这个蠢婆娘,关键时刻也不蠢嘛!”

秦罗氏听着秦胡氏的话,嘴上不说话,眼里心里却在喷火,那可都是银子啊!那打磨的光滑的朱红色的柜子,桌子,椅子,还有村里人议论纷纷的叫啥沙发的玩意儿…。居然还有漂亮的雕花床,想她秦罗氏,活了快一辈子了,还没睡过床…身下的木板子越发的烙的慌,秦罗氏狠狠的吸了两口气,没压下心里的火,蹭的坐起身子!

秦胡氏和秦刘氏对看一眼,“有门儿!”

“娘,算十五桌席面儿,按咱们在村里这个门庭,怎么得也得一两银子一桌吧…”秦刘氏板着手指以商量的口气给秦罗氏道!

一边儿秦胡氏和秦夏都暗里吐了吐舌头,吓到了!一两一桌,那得都是吃啥啊,寻常人家,一两银子够一家子吃个把月了…。秦胡氏看向秦刘氏,暗道,“这婆娘还真是敢想…。”

秦罗氏看向秦刘氏,听她继续说!

“娘,席面儿,十五两!小姑子他们要回来吧,若是住几天,总得买些好菜啥的招呼着吧,最少也得五两!我看,二十两,足够了!”秦刘氏慢条斯理的算给秦罗氏听,这次小姑回来她一定要好好哄着,不管咋样得把镇上那亲事给定下来,也不知道这秦罗氏是怎么了,她三番几次旁敲侧击的问小姑请人带信来说的要给镇上的大户人家说亲的事儿,可她就是不吐半个字!她那日在门外和秦夏明明听到那带信的人是说的给镇上的什么大户人家说亲啥的,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定了!

秦胡氏见秦刘氏算完了,赶紧说,“娘,明儿个早上,我就陪您去找柳氏,让她拿二十两给您,她一定听您的!”

秦罗氏一听二十两银子,头脑一热,就要点头!不自觉的咬着的嘴一疼,冷静下来,又摇摇头。

秦胡氏和秦刘氏见秦罗氏似要答应的样子,心里一喜,转瞬却又摇头,两人都急了!一前一后开口,“娘,那柳氏如今有银子!您是没去她那房子看,十来间屋子呢!可以和镇上的有钱人家比了!”

“娘,我们这可都是为了家里好,您想,爹六十大寿这么大的事儿,肯定要多办几桌庆祝!那柳氏也是咱们家媳妇儿,出钱出力,也是应该的嘛!”秦刘氏循循善诱!

秦罗氏的心里如同刀子割一样,被秦胡氏和秦刘氏说的恨不得立马去柳氏那个贱人那里要银子,却又不能去,煎熬的她是又急又气,怒火攻心,倒床上就昏厥了过去…。

秦罗氏这一昏,吓坏了秦胡氏和秦刘氏,一家子人手脚忙乱的把秦罗氏抬回了房间,又去找村里的大夫,胡大夫!

经胡大夫诊断,因近日睡眠不好,今日又急火攻心,这才昏了过去。胡大夫一直不怎么喜欢这家人,本来无大碍,也不需要开啥汤药,还是开了苦的要命的清火汤,要了一两银子,走了!

胡大夫一走,秦敬祖沉着脸,斥责两个儿媳妇,“你们两个是怎么照顾你们娘的?你们到底又做了什么,让你们娘还昏了过去?”

秦胡氏呐呐的不敢开口,秦刘氏道,“也没啥,这不是爹您六十大寿快到了吗,我们正和娘商量如何办席面儿呢!”

“商量办席面儿?商量办席面儿会晕过去?!”秦老爷子显然不信!

秦夏撇撇嘴,“爷爷,这不是三婶儿家如今有银子了吗,大娘和我娘和奶说去找三婶儿拿些办席面儿的银子呢,哪晓得奶就是不肯啊…”

秦老爷子面上一阵复杂的情绪闪过,他又何尝不想要那些银子…可是…。手一挥,板着脸,“都给我歇着去!不许想那些幺蛾子主意!”

秦兴业,秦胡氏,秦刘氏,这都惊的不浅,这爹娘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五两养老银子就真的让他们不敢再动弹了?!不敢置信,却又不得而解…

“你们娘今天就不去后院睡了,你们还是去后院。”秦老爷子看着秦胡氏秦刘氏,秦夏不愿意,却又反抗不得,秦冬却是无所谓,径直去了后院。

都各自散去,躺炕上的秦罗氏悠悠转醒!看见自家老头子,皱着眉道,“他爹,你说,这连枝到底是要做什么啊!?我心里这团火,怎么就下不去!”

秦敬祖点了一杆旱烟,坐在炕边,叭了一口“我也没琢磨透,她安排的那个人也说的不明不白的…唉,先等等吧!过些日子,她就得过来了…到时再问个清楚!”

“他爹,柳氏那个贱人,你说,她是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是不是咱们信业给她留啥好东西了?!”秦罗氏看着屋顶,揣测着!

“不能吧…若是有啥好东西,还能挨饿受冻那些日子!?”秦老爷子抽着旱烟,摇摇头!

“哼,那还不是他们狡猾,一出了咱们家就拿出了好东西,怕咱们知道呗!”秦罗氏不屑的哼了哼,“我不管,那些银子是我的,那宅子,也得是我的!”

秦老爷子不置可否,“等连枝回来问清楚再说吧!”

秦罗氏眼光闪了闪,不再说啥…。

六月的最后一天,窑厂的马老板亲自送了秦星要的马桶和餐具来!

秦柳氏秦月秦怜看着会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的崭新的,样子新颖的餐具,惊喜的连连赞叹!

秦钰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个水杯,小脸涨的通红,对秦柳氏道,“娘,以后,你们谁也不能用我的杯子…”

秦月秦怜各自拿着自己的杯子,都一致点头,“都不许用我的…。”

玉芊看着那一套五个不同样的喝水杯子,好生羡慕,“秦星,这杯子真漂亮,我从来没见过…。”

秦星看玉芊和信儿的星星眼,又看看含笑站在一边儿的古力,转身对在一旁得意的马老板道,“马老板,我一会儿再画三个,麻烦您回去了帮我烧出来吧!这三个我自己去取!”

马老板自是点头答应!

玉芊放下手里拿着的秦星的杯子,转身就抱住秦星,“秦星,你太好了…这三个是送我们的吧,是吧?!我都不想走了,怎么办…”

秦星看着明明笑着却眼里有点点泪光的玉芊,她可不认为一个杯子能值得玉芊如此感动…不动声色,“不想走,就不走啦…”

玉芊的眼里闪过的一丝落寞,又笑起来,“那好,我不走啦!那么多房间,我可要一间最好的!”

秦星笑着没理她,转头去问马老板,“马老板,我的马桶呢?!”

“哈哈哈哈…今儿在来的路上,我还在想,这东西居然叫马桶,哈哈,跟我一个姓啊!”马老板的一句话,让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

虎子和富贵带着一个小伙计,搬了两个马桶进来!

秦星一瞧那和现代区别不大的马桶,眼睛一亮,不像现代的马桶亮的发白,呈现一种暗白,还有一些杂质沉淀在表面,但是秦星已经很满意了,掀开盖子看看,满意的点点头,对虎子道,“虎子哥,我们去试试吧”

一行人先去了秦星房里,床已经铺好,秦柳氏亲手铺的,崭新的被单,床褥,衣柜,梳妆镜,一应俱全!掀开旁边厚厚的布帘,是一个只能容下一个澡捅和一个马桶的小间。

虎子和富贵把马桶装上预留出来的空位,大小刚好合适!马老头迫不及待的道,“秦姑娘可否让马某看看是如何使用这马桶?!”

为了秦星和秦钰房里马桶,虎子他们硬是在他们两人的房间后面挖了两个粪池,秦星其实是不满意的,可是,这个时代,又没有下水管道,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已经是很不错了!

“这还最少得三天才能用呢…固定好,得干了才行!”虎子一边给马老板解释,一边把另一个马桶搬往秦钰的房里!

整个屋子大致还是和秦星画的图纸相同,有点小区别,秦星把厨房和杂物间换了一下,厨房放到了右边,和烤火屋在一边儿,厨房和烤火屋中间留了道门,在厨房做好饭不用穿过会客厅都可以直接去烤火屋!

秦星观察了村里其他人家的房子,以老宅为例,都是一进院子,各房住的屋子在前院,围成一个四合院的样子,主屋在最后!后面还有后院!而她却把屋子都放到了后面,在主屋也就是会客厅的后面围成了一个四合院的形式,露天的小院儿中间留了一个圆形的花坛,等种上几株花草,小院儿就更加温馨了!

等家里都收拾好,天色已经晚了,留了马老板用晚饭!

餐桌是少见的圆桌,十把高脚靠背椅子,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马老板啧啧称奇,虎子与有荣焉,向马老板介绍,“马老板,这桌子,也是咱们家妹子自己想出来的!”

马老板便感慨,“秦家嫂子,您这福气,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啊真想和您做亲家!可惜我家几个小子都成了亲…可惜鸟啊,可惜鸟!”说完还一阵叹气,引得秦钰古力都咯咯直笑!

知道马老板在说笑,秦柳氏笑着没答话,招呼大家吃菜,热热闹闹的吃了顿晚饭!

“秦姑娘,这是你的图纸,原样还给你!”饭毕,临走,马老板从怀里掏出几张图纸!

秦星没有接,笑着道,“马老板,图纸您先留着,说不得,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马老板也是豪爽之人,将图纸又小心的收好!对着秦星伸出大拇指,“秦姑娘不仅有才华,气魄也是让许多的男子自叹不如啊!…马某就等着秦姑娘的好消息!”

送走了马老板,虎子和富贵又帮着把院落角的棚子给拆了,拆完了住的棚子,剩下两个灶的棚子时,虎子叫了秦柳氏,“婶儿,这两个灶先不拆吧!您这房子也做好了,乡亲们也该来给您贺喜呢!”

秦柳氏愣了下,她还确实没往这方面想,瞧了瞧秦月,秦月又瞧了瞧秦星,秦星犹豫了会儿,“虎子哥,那先不拆,我们商量一下,若是需要拆,那还是要麻烦您的!”

虎子摆摆手,“麻烦个啥,尽管叫我!”

晚上各自洗漱完,一家子在客厅坐着闲聊。

那套沙发让秦钰喜欢的不得了,一会儿坐着,一会儿趴着,一会儿又坐到扶手上去,没个空闲!秦柳氏和秦怜的手艺好,缝的垫子刚刚好,新的棉花在里面,坐在屁股下软软的…。

“娘,您怎么想啊?虎子哥说的那事儿!”秦星喝了一口茶水!这茶水是醉鱼轩的东子前两日送来的。顺便来取走了他们晒干的花椒,还带来话说那螃蟹现在简直就卖疯了…。没有座位,买上一份儿就蹲在门口嘎嘣嘎嘣开始嚼!

“娘刚才想了下,咱们还是办几桌,就请一请帮助过咱们家的人,也不多请,也不兴收礼那一套!这一两个月来,你们也跟着都忙活累了,简单点!一呢,是表示咱们家对大家伙儿感谢,另一个呢,我们也算是一个单门独户过日子的仪式!”秦柳氏端着属于她的茶杯,慢慢道!

这话一出,姐弟几个都惊喜的看向秦柳氏,对于秦柳氏说的第一点他们无所谓,可是,第二点,秦柳氏能说出单门独户过日子的仪式,这代表着秦柳氏是真的要脱离老宅那些人了!

秦钰欢呼起来,“娘,咱们明天就办吧…”

秦柳氏弹了一手指小儿子,“咱们什么都没准备,明天哪儿办的了!?”

秦钰捂着脑袋,“那后天?”

秦月就笑秦钰,“你呀,是不是又想贪玩了?!”

秦钰就不好意思的笑,贼贼的问,“娘,会买鞭炮吧?!”

秦柳氏肯定的点点头,豪气的道,“买!买上一捆鞭炮,好好炸一炸!”

商量好第三天就办,早点办完也好早点消停!又商量好要请村长一家,里正一家,还有虎子哥他们,程婶儿,李婶儿她们,还有林家,老刘头,胡大夫,也要请一请,其他的人,愿意来欢迎,不愿来,不强求!

“娘,老宅的人?…。”秦月迟疑的问!老宅作梗秦月姻缘这事儿,这会儿还瞒着她在,就秦柳氏和秦星知道。

秦柳氏看看自己的大闺女,差点被老宅那些人给耽误了终生幸福,肯定不会请他们!“不请!万一不请自来,咱们以礼相待!”

秦星早猜到了,微笑着不语,秦月和秦怜却是满脸激动!

一家子又分好工,秦星古力玉芊三个人第二天去镇上采办请客的酒菜,秦柳氏带着秦钰去请客人!秦月带着秦怜,信儿在家收拾!

等都安排好,各自回房睡下!除了古力还是和秦钰一个房间,玉芊和信儿一个房间,其他都单独用一个房!

回了房里,爬上床的玉芊闷闷不乐。

信儿熄了灯上了床,“小姐,您不想走吗?”

“我一点也不想回去…”玉芊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道。

“可是,青言已经找来了,我们不能不走啊…”信儿其实也不想走!

“就是因为他找来了,我才这么烦啊,若是他找不到我们,那该多好!”玉芊弹了弹腿,在乡下晒了这些日子,有些微微泛黑的脸皱成一团!

“怎么可能,青言可是公子身边最厉害的…”信儿在黑暗里翻了翻白眼,“这么久才来一定是公子知道您贪玩,想让您多玩些日子而已!”

想到自家哥哥,玉芊又泛起笑容,“我想哥哥了…。”

“再过两日,公子就到青州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和公子会合了!”信儿打个哈欠,翻了个身,“小姐,我们怎么走呢?!和秦姑娘说实话吗?!还是找个借口?!”

玉芊翻个身仰面躺着,“找借口?!秦星那家伙精着呢,可骗不了她!我估计这会儿她都已经有所察觉了…而且,对我们的身份,她估计也有小小察觉,只是不能确定,所以没道破而已…”

信儿听小姐的分析,叹了口气,“小姐,你说,秦姑娘这么聪明能干,要是能嫁给我们公子,该多好啊!就能帮助公子了,公子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玉芊噗嗤一笑,“他们两个?不大可能!我哥那人,太无趣了!”

“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公子!公子好着呢!您之前不是还想让月姑娘做嫂子吗?!”信儿对玉芊的话不赞同!

“秦月确实很好啊!可是,秦星,…那个地方不适合她,会困住她的!她就应该自由自在的…”玉芊摇摇头。

“小姐,虽然秦姑娘他们爹没了,可是,一家子相亲相爱,也挺幸福的!就在这里过日子也挺好的!”信儿觉得这样的生活真不错!

“没爹怎么了?!我有爹还不是和没爹一样!?…若不是哥哥,我们现在指不定在哪儿被欺负呢!”玉芊撇撇嘴,想起了往事,不屑的道!

“小姐…。”信儿自然也是感同身受,一时间也没了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