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痛扁恶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一早,兴奋了半夜睡不着的秦钰最先起来,拿了个破盆子,一个木棍子,边敲边跑,挨个门口嚷嚷,“起床啦起床啦!”

等都起了床,如往常一样跑步,打太极,洗漱,开院门,打扫院子,井井有条!

用过早餐,秦星带着玉芊和古力喊了老刘头的车去了镇上!

秦星带着两人直奔菜场,买了许多的肉和菜,让店家都送去了镇门口的牛车上,又到李记调味铺子买调味品!

李记的李老板看到秦星,笑眯眯的打招呼,“秦姑娘,那番椒可种出来了?!”

“我来除了买调料,另外就是来告诉您,下个月中,番椒应该就可以结了…”秦星一边挑选调味品,一边道!

李老板一听,眼睛一亮,“秦姑娘真是厉害!这番椒若是种出来,不说整个南璃是第一人,咱们这整个青州你可是独一份儿啊!”

“您过奖了…”秦星正在说笑,瞧见古力正一脸仇恨的盯着店外,秦星抬起头,顺着看过去,原来是陈仁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古力的眼里冒出火!

秦星走过去,轻拉了古力一把,对他摇了摇头!

古力看看自己的恩人,有看看往店里走的仇人,强压住怒火,低下头。

秦星提了手上的调料,结了帐,拉着古力往外走,陈仁善往店里走,却并未认出古力,洗干净穿着新衣服的古力身上丝毫没有半点从前当乞儿的影子!

“李老板,我要的货,什么时候可以到啊!?”陈仁善大摇大摆的往店里走,身后跟着两个身形高大的打手!他觉得他身边的几个小厮都太没用了,于是花了高价雇了两个打手来保护自己!他没认出古力,却不妨碍他一双眼睛盯着秦星和玉芊!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让他的眼睛移不开。

李老板一见陈仁善赤裸裸的眼光,眼里露出一闪而过的厌恶,暗道不好,连忙上前去拉了他的袖子,挡住他的目光,转头对秦星说,“秦姑娘,我就不送了,日后番椒出来,还望秦姑娘送些来,让李某一饱眼福!”

那恶心的眼光秦星和玉芊都感觉到了,秦星拉着古力的手臂,三人快速出了门!

一出门,玉芊便一阵霹雳巴拉,“那人谁啊?可真是无耻!臭流氓,登徒子,…”

秦星没理会玉芊,看着胸口气的一起一落的古力,拍拍古力的肩膀,转头对玉芊道,“玉芊,想不想教训教训他?”

玉芊马上就兴致勃勃,摩拳擦掌“咱们如何教训他?”

古力也兴奋起来,可是,想起陈仁善身边的打手,又蔫了,比划道“还是再忍忍吧”他虽然很想报仇,可是,他也记住了秦星的话,而且,他也不想为了自己,让秦星和玉芊跟着吃亏!

“那咱们怎么教训他?他身边那两个人不谈身手,就光看身高身形咱们也不是对手啊!”玉芊看着不知道怎么又蔫了的古力,拉着秦星,巴巴儿的问!

“这个嘛…。明的肯定不行,得来暗的…”秦星一手抱胸,一手杵着下巴!思索起来!虽然她自认为对付那两个打手绰绰有余,但是暂时她并不想惹麻烦!更何况是身后还牵连着官府的陈仁善这个麻烦,“走,咱们就在对面的面馆先吃碗面,顺便等他出来!”

这边秦星三人边吃面边想着怎样教训那个陈不善!秦星没把陈仁善和古力之间的渊源说给玉芊听,只是轻声告诉古力,“咱们小小的教训教训他,还是做的到的!”

李记店里,大爷模样似得的陈仁善大喇喇的坐着,还在想刚才见着的两个姑娘,想起李老板和她们说话,应该是认得的,“李老板,刚才那两个姑娘,你认识?!”

李恒手里拿着的账本顿了下,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笑着道,“陈大老板说笑了,这李某的店虽然不大,但生意还过的去,来买调料次数多了,总是认识一二的!”

“那你可知刚才那姑娘住哪儿?!姓甚名谁?”张老板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那我就不清楚了!只是往日里来买过几次调料,听人叫秦姑娘而已…”李恒殓下眉眼,他怎么可能把东子给他说的秦姑娘叫秦星的事儿,还住青水村的事情告诉这个陈仁善呢?!轻轻的哼了一声,拿了账本递给陈仁善,“陈老板,咱们就不说别的了,来,这是这批货的帐,您过过目!”

陈仁善推开李恒递过来的账本,“李老板,咱们都是明白人,我给你多大好处,你心里有数,你该报答我的,可也别含糊啊!”

李恒眼里闪过一道暗芒,他自然知道陈仁善意有所指,“陈老板,我是真不知道!我这店里人来人往的,我也不可能每个人都去询问姓名,住在哪儿,您说是吧!”

陈仁善斜着眼哼了一声,“我可听你们说什么种出番椒了…这番椒可是醉鱼轩近日很火的那味调料?!”

李恒眼里闪烁了下,“咳,陈老板真是会开玩笑,小孩子们吹牛的话也信!这番椒可是个稀罕物,番外来的,哪儿有那么容易就能种出来!”

陈仁善一听,觉得也是,哼了哼,虽然心里像爪子挠似得,可求而不得,只得作罢!看完账本,谈完事,起身带着两个打手又大摇大摆往外走!

秦星三个吃完了面,计划也出来了!秦星打算自己先去把陈仁善引诱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然后古力用口袋套住陈仁善,她们再狠狠揍他一顿!

这个办法可以,玉芊和古力都同意!但是玉芊提议还是由自己来引诱陈仁善!玉芊的理由是她比秦星好看!但她真实的想法是,反正她就要走了,就算是陈仁善事后想找自己也没地儿找,但是秦星总还是要到镇上来的,万一遇上,被认出来就不好了!

秦星没有深究,她也确实做不好这种引诱的事儿,便随了玉芊!远远的瞧着陈仁善在往这边走,玉芊站起来准备出去。秦星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给玉芊系在了脸上,只露出一双盈盈生辉的眼睛!

对这秦星打了个手势,玉芊扭身出了面馆,在离陈仁善几步之遥的前面款款而行!陈仁善正无聊的左右看着,忽然被前面一个婀娜的身影给吸引了!

那纤细的腰,仿似微风摆柳,裙摆随着走动,跟着左右摆动!青丝柔顺的垂在脑后,像一面绸缎飞舞!陈仁善越看心越痒,匆匆几步上前,拦住玉芊的去路!

陈仁善一看面前的少女,更是心痒难耐,虽然只露了一双眼睛,但是这双眼看过来的时候,如受惊的小鹿,让人立马想要拥入怀里好好呵护!

陈仁善堆起满脸的笑,“姑娘,在下陈仁善!冒昧的问一下姑娘芳名!可否有时间与在下小酌一杯?!”

如此直接了当,如此赤裸裸的询问!玉芊压下心里的恶心,眼里带着不知所措的茫然,盈盈的看着陈仁善!这幅样子,若是被秦星看到,绝对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句“奥斯卡也不过如此!”

陈仁善更是笑的深,“不知姑娘可否赏脸?”

玉芊缓缓开口,故作娇羞,“小女子听过陈老板大名,其实…其实…。”

陈仁善一听,这美人居然听过自己的大名,心里喜不自禁,“其实什么?”

玉芊低着头,脸色泛红,心里暗道,“其实,我想抽你打耳光”但嘴上还是道,“其实,我仰慕你已久…”

就跟在玉芊他们身后被两个高大的打手挡住身影的秦星一听这话,故作夸张的干呕了一声,看的古力莫名其妙。

“当真如此?!那真是陈某的荣幸!”陈仁善惊喜万分!

“自然…。”玉芊的头低的更下,实在是不想看到那副恶心的表情。

陈仁善却以为她是害羞了…。搓着手,询问“那陈某邀请姑娘小酌,姑娘你看?”

玉芊“娇羞”的点点头,随即又皱着眉看了眼身后的两个打手,继而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

陈仁善一瞧这样子,知道姑娘这是不好意思了!也是,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自己的兴致也打了折扣,于是,挥了挥手,“你们俩自己先回府吧,老爷我还有事儿要办!”

两个打手自是乐意的,径直便走了!

陈仁善便乐颠颠的对玉芊道,“姑娘,咱们可以走了吗?在下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呢?!”

玉芊低着头,轻声道,“小女子姓奏,名娥!”

陈仁善愣了愣,“奏…娥?呵呵…好名字,好名字!奏娥姑娘请。”念着怪怪的名字,做了个请的手势。

玉芊默默的点头,跟着陈仁善往前走!偷偷的把手放在后面,对着秦星比了一个“V”,这个手势还是秦星教他们的!还有一个OK的手势,这会儿用起来毫无压力!

刚走出了菜场不远,玉芊便瞄到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觉得是个好机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把陈仁善引进去,眼看着就要走过去,眼一闭,只好忍住真的羞耻,轻轻拉了拉陈仁善的袖子,“陈老板,小女子…尿急…”

秦星不远不近的跟着,本是听不见他们二人的说话的,无奈听力好,这话一出,秦星直接差点笑翻!古力抱着一个口袋瞪着像发神经似的秦星。

陈仁善一听玉芊尿急的话,满脸猥琐的笑起来,“奏娥姑娘真是好性情!”随即又四周看了看,“可这儿也没有茅厕,不如,姑娘再忍忍?!”

玉芊这会儿是真的满脸通红了,低着头,指了指小巷子!

陈仁善会意,上下看了眼玉芊,眼里的淫光掩饰不住,还真没见过姑娘如厕的样子,哈哈…。

“陈老板,我担心有人瞧见,不如,你帮我守着吧,背着身子就好了…”玉芊的声音如蚊虫。

“陈某乐意效劳!”陈仁善笑的猥琐,这等美差,自然是满口答应!

一切如计划般,陈仁善进了巷子,古力趁其不备,从身后蹿过去,将在米店买的一条装米的大口袋套了上去!秦星看着古力矫健的身姿,给了他一个大拇指,“这些日子还真没白练!”

三人合力将陈仁善装进了口袋,系紧!对着口袋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任凭陈仁善怎么喊,却因为本身口袋很厚传出来的声音就小,又因为是废弃的旧巷子压根没人,让秦星三个着实狠狠出了口气!

古力使了十成的力气,把失去母亲的悲痛都发泄了出来!玉芊则把刚才受的辱都发泄了出来!他们使蛮力,秦星使巧劲儿,不出片刻,陈仁善便没了力气叫嚷,只剩下呜咽声…。

一直打的陈仁善呜呜的动弹不得,三人才一阵风似的跑出了镇子,等爬上老刘头的牛车,三人才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玉芊笑的畅快,甚至笑出了泪!以后可能再也没有这种机会过这种畅快的日子了,等回了家,又是各种规矩,各种手段诡计,也有可能,直接被当做物品去联姻!

古力笑着开怀!娘的仇虽然还没报,但至少他找到了方向!他的心里有了底,他也不再孤单,也不会再害怕!

秦星笑的灿烂,因为她,可以让娘,大姐秦怜秦钰过上好日子,时时感到幸福!因为有她,能让身边的人如此高兴,她觉得很满足!

------题外话------

奏娥,奏娥…预备起,念十遍!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