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请客前夕/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人笑了好一阵儿,感染的赶车的老刘头也笑呵呵的,忍不住问,“你们这是遇上啥好事儿了啊?…”

玉芊趴到车前,掀开帘子,“刘爷爷,我们今儿行侠仗义啦!”

老刘头一听,只当是玉芊乱开玩笑,也跟着道,“那可真是不得了!原来是三位大侠啊…”

玉芊捂着嘴咯咯笑,古力也跟着笑!

正笑的欢,玉芊忽然道,“呀,手绢掉了…”

秦星一愣,想了想,虽然有些遗憾,那都是秦怜一针一线绣好的手帕,可如今掉了,也只能道“掉了就算了吧,我还有…”

玉芊有些担心,“可是,秦星,该不会被那个姓陈的捡去了吧?!那上面有没有你的名字?!”

“没有!不过,怜儿给我们每个人都绣的不同图案!”秦星想了想,“那也没关系,这图案的含义也只有我们自己懂!”

玉芊拍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牛车晃晃悠悠的,没一会儿忙活了一上午的几个人便昏昏欲睡!

正都迷迷糊糊的时候,老刘头的一阵说话声惊醒了他们,“呵呵,程公子啊,又请我带信!?”

随后是程树有些窘迫的声音,“不是,不是,刘爷爷,今天不带信!是我娘想问问您,知不知道秦家的房子做完了没?!”

老刘头便笑,他如今也是知道这个后生和老三家的秦月定下了,乐呵呵的道,“今天啊,你不用问我了,喏,你自己问秦家姑娘吧…。”

玉芊和秦星相互看了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恶作剧的光芒!都按捺着不说话!

程树一听秦家姑娘,以为是秦月,面上一喜,走到牛车尾,隔着布帘,调整了下有些紧张的心情,缓缓开口,“秦姑娘,在下程树…。”

话没完,玉芊抢着开口,“程树?哪个程树呀?”

话一出,秦星和古力都屏住呼吸,想听程树如何答!

布帘外的程树一听居然问是哪个程树…心里一慌,随即又仔细想了想,笑了,“敢问车里是秦姑娘吗?”

玉芊不服气,“是啊…那还有假?!”

程树停了片刻,“秦姑娘既然不认识在下,那在下冒昧打扰了,对不起!…”

听着似离去的脚步声,玉芊一急撩开帘子就要喊!却发现程树促狭的站在车门外,一手捏成拳头捂着嘴,似笑非笑的看着气急的玉芊!等看到坐着的秦星,放下手,温和的问,“秦星姑娘,不知你姐姐可好?她今日为何没和你们一起?你们家房子做好了吗?”

秦星还没答话,玉芊已经跳下了车,围着程树转了一圈,便转,还边念念有词,“原来你就是陈树啊…唉,也不知道秦月看上你哪点了…其实我哥哥更好啊…。”

程树听着前面的也还好,最后一句却让他变了脸色,看着眼前这个并不熟悉的女子,正色道,“我程树确实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我真心待秦月,此生只娶秦月一人!”

秦星暗自点头,玉芊则盯着程树,“你可当真?当真只娶我们家秦月一人?若是以后你有了银子,做了高官也只娶她一人?!”

程树面不改色,依旧一脸正色,“那是自然!”

玉芊便拍起了巴掌,“好,就冲你这句话,秦月也值了!若是以后你负了她,我可要揍你!”尝试到揍人的痛快,玉芊觉得拳头解决问题的感觉真不错!

程树微笑着,“姑娘恐怕没有如此机会…”

秦星觉得差不多了,便喊玉芊,“玉芊,走了!”又对程树道,“我们家房子做好了…后日你们便去吧!”

不等程树道谢,玉芊上了牛车,一路向青水村去!“这个程树,真看不出来哎!对了,他是不是见过秦月?不然怎么一听就知道我不是秦月?!”

秦星闭上眼睛,笑着不答话,玉芊没趣,瞪了秦星一眼,“哼,故作神秘!”随后又趴到秦星的肩膀上,贼笑着道,“哎,你听到没,刚才刘爷爷问程树是不是又请他带信,这又的意思是之前也带了吧,对吧?哈哈,秦月居然都不告诉我们…。不行,我回去得严刑拷问…”

秦星依旧闭着眼,耳里听着玉芊在那里一会儿贼兮兮的,一会儿神叨叨的,不理会她!程树请刘爷爷带信的事儿她是知道的,瞧见两次大姐捏着从老刘头那里接过的信,满面通红的躲进棚子里!她心里明白,也刻意不去戳破…

进村儿的时候,落日已经西沉。牛车到了院子门口,秦星三个跳下车,各自拎了一大口袋菜进院子,一进去,吓一跳。居然都已经置起来了,五张桌子,板凳,摆的整整齐齐!

“娘…”秦星边往屋里走,边叫,暗自猜测这些桌子板凳哪儿来的!还没走进屋,院子外传来东子的声音,还有秦钰的嚷嚷声。

一听到秦钰的声音,秦星暗道一声坏了!早上临走的时候秦钰千叮咛万嘱咐,要买鞭炮的事儿,还把自己这些日子捉螃蟹攒的一银钱都交给了自己!结果,还是给忘了…。这会儿也来不及去买了,村口的杂货铺子也不卖这些成本高用的少的东西,秦星一阵懊恼,只顾着去教训陈仁善了,把这事儿给忘了!一边想着一会儿如何给秦钰解释,一边回头却瞧见醉鱼轩的送客的马车停在门口。

屋里的秦柳氏和秦月迎出来,两人都系着围裙,看样子在准备晚饭!

秦柳氏接过秦星手上的肉和菜,偏头去看院外,等瞧见是醉鱼轩的马车,和秦星一样有些疑惑,前几日东子才来过一趟的,今儿咋又来了…。

几个人合力把东西提进了厨房,又转身去迎东子!边往外走,秦星边指着院子里的桌子椅子问,“娘,这都是哪儿来的?!”

秦柳氏便笑了,“你虎子哥带着秦钰去借的,我估摸着五桌可以了,就只借了这些!吃饭的碗啥的,也都借回来了!”

秦星点头,请的人多,自家的东西肯定不够!

母女三个刚出了门,便瞧着秦钰小心的抱着一大捆鞭炮,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秦星松了口气,又不解的问秦钰,“钰儿,这鞭炮哪儿来的?!”

秦钰笑眯眯抱着鞭炮往屋里走,“东子哥送来的,还有好多东西呢,娘,你们快去帮帮忙吧!”不再理会她们,拉着古力就径直进了屋子!瞧着他欢天喜地的模样,秦柳氏无奈的摇摇头。

“秦婶儿,秦姑娘,这些都是我们东家让我送来的!”刚一出院子,瞧着东子站在马车下面,马车里似还有个男人在往外递东西给东子,忙忙碌碌的看不太清楚!

秦柳氏连忙走过去,瞧着地上的鱼,肉,青菜什么的,急忙道,“这可真好意思!上次送了那么多,这会儿又送,我们可真担待不起啊!”

东子把一包牛肉放到地上,直起身子又去接东西,道,“今儿我和掌柜的去李记了,听李老板说秦姑娘买了许多调料,我们掌柜的估摸着你们家房子该是完工了,买这么多调料,应该是要准备请客吃饭!所以就采买了这些,牛肉,羊肉,这些平常你们都买不到的…”等到车上东西都拿完,里面的人跳下来,秦星才发现居然是醉鱼轩的炒菜师傅,杨师傅!

“杨师傅,您怎么也来了?”秦星一头雾水!

杨师傅在醉鱼轩里炒菜十来年了,对自己做鱼的手艺相当自信!却在吃了秦星做的鱼之后,才不得不叹服,“人外有人!”杨师傅憨厚的笑起来,“这不是辛掌柜估摸着你们家要请客,怕你们没有个掌勺的师傅嘛!就安排我来给秦姑娘打打下手!”

这话就实在是说的太谦逊了,他炒菜的年龄比秦星的年龄都大,却能自降身份说给秦星打下手,秦柳氏连忙摆摆手,“杨师傅,您太客气了,您能来咱们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就是给了天大的脸面了,实在是担待不起…”

秦星也正在考虑请谁帮忙掌勺,还想着不行就自己上阵算了!这可真是解决了一件大事!暗想等过几天再好好想几个菜谱给辛掌柜,好感谢他!

“秦姑娘,这是咱们掌柜的在市场买的两只大灯笼,若是你自己买了,就留着过大年再挂,若是没买,咱们一会儿就挂上吧!还有这对联,是镇上学堂的老夫子帮忙写的,老夫子年纪大了,估计要回家安享晚年了…”东子一样一样拿给秦星,秦星看着红灯笼,对联,确实是应该要买的,可自己却都没有买,暗里吐了吐舌头,她实在是不太懂这些!

等都帮忙把东西都收拾好,东子让赶马车的伙计先回镇上,第二日晚上再来接他们!搓着手对秦柳氏道,“婶儿,掌柜的让我留这里帮忙,今儿就叨扰啦!”

秦柳氏好一阵感激,“哪里说什么叨扰,你和杨师傅不嫌婶儿这里乡下地方招呼不周就好!”

秦星对这些客气的寒暄不在行,但是做菜,她是在行的!割了一小块牛肉,还砍了一块养排骨,挑了两个肘子,豆腐,青菜,之类,挽起袖子就进了厨房。

厨房很大,按照秦星的要求,弄了两个连在一起的灶,一口大锅,一口小锅!

厨房里杨师傅正在分拣菜,瞧着秦星拿了一篓子挑好的菜进了厨房,笑呵呵的道,“今儿杨某有口福啦!从前只知道秦姑娘的鱼做得好,今儿,得好好和秦姑娘学学做其他的菜!”

“我这就是瞎乱做,您就凑着看吧。”秦星虽然对自己做菜的水平还是挺有自信,但也不能太不谦虚,而且她也确实没说假话,她的菜确实就是胡乱琢磨出来的,自成一派!

秦星想了想,有十个人吃饭,得多做些菜!拿了锅子在一边儿的小炉子上焖上了米饭!这才开始忙活!叫了秦月帮忙烧火!秦柳氏在一边儿打下手!

牛肉切成小块儿,冷水下锅除水!这当口儿,又把羊排骨躲成了几截。豆腐,生姜辣椒,花椒,还找出了辛掌柜送来的那小坛子辣酱!

都准备好,锅里放油,烧起来了丢几颗花椒,然后生姜大蒜,辣椒,又挖了一勺子辣酱一爆炒,香味刹那间飘出去好远,都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倒入牛肉煸炒,少许米酒,少许黑酱油,将牛肉煸炒出略带焦的感觉,放入清水,秦星麻利的将牛肉和汤一起盛到小锅里,让秦月架了火,盖上盖子,便去做其他的菜!

羊排骨一样冷水煮开,秦星抓了一些在李记买来的香料,用清水洗了备用!除好水的羊排骨放一边儿备用,锅里烧油,放香料,大蒜生姜,花椒,辣椒煸炒,羊排骨还没放进锅里,把留着口水在外面贴对联挂灯笼的东子秦钰玉芊他们都吸引到了厨房!

“二姐,你今天在做什么啊,这么香…”秦钰汗湿的头发搭在额前,小脸红扑扑的,站在灶旁,盯着锅里翻炒的大料咽口水!

“秦星,你这是炒的什么,这种香味好特别…”玉芊也盯着锅里翻炒的香料。

秦星笑着把羊骨头放进去煸炒,慢慢的煸炒出了略带金黄的颜色,看着就十分的诱人…

东子啧啧称赞,“秦姑娘不仅鱼做的好,什么菜都手到擒来啊…真是厉害…”

杨师傅则是连连点点,“秦姑娘,小小年纪,真是不得了!”

秦星边煸炒着羊排,边笑着,“你们就别再夸了,一会儿不好吃该失望了!”

秦钰的头摇的像拨浪鼓,转头对东子和杨师傅道,“我二姐做的菜最好吃了…再也没人比我二姐做的菜更好吃!”

一屋子的人就都笑起来!

牛肉焖的快熟的时候,秦星看了看里面除了牛肉啥也没有,想着这个时候没有胡萝卜,等到冬天,有了胡萝卜,焖进去才好吃…

。众人闻着麻辣香味,迫不及待的想要尝上一块儿!

羊排骨煸炒好了后放了清水,放到了小炉子上去炖着,咕噜咕噜香味四下里乱串,金黄色的汤色看着又鲜又香!快熟的时候又放了豆腐进去一起炖。

忙活了一阵子,做了七八个菜,麻辣牛肉,羊排焖豆腐,酱猪蹄,鱼片汤,炒青菜,…。秦星看着差不多了,吆喝了一声,“吃饭啦!”

大家伙儿便端菜的端菜,摆筷子的摆筷子,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就开吃了!

杨师傅虽然是来帮忙的,毕竟是客人,秦柳氏招呼着用饭,最后的结果是,七八个菜,连汤都不剩…。

用了晚饭,想着第二天还要忙,都早早的收拾歇下了。

秦柳氏把厨房旁边的烤火房的炕铺上了被褥,东子和杨师傅便也歇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