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风起暗涌/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辉看看身边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还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摸样,想起母妃的那些话,不禁笑着摇摇头,“四哥又何曾在乎过父皇重视不重视?!四哥其实才是真正的洒脱之人…”

兄弟俩一路闲聊,在已经亮起灯火的街道,走走停停,在路边的茶馆点了一壶茶水。

明辉提起茶壶倒茶,有些伤感的道,“四哥,这一别,不知道何日才能再见了!”

明轩有些不忍,可是,到了封地,无召他是不能离开封地的!只得道,“我回京或许是难,可是,你可以来青州!”

明辉的眼亮了一亮,又想起母妃那狠绝的话,暗了眼神,“四哥成亲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去喝喜酒!”

明轩漫不经心的转着茶杯,茶杯里的水一圈一圈的荡开,没有搭话…。

这边明辉和明轩话别,延庆宫里,庆妃想着白日里康顺帝这里陪着自己和十三公主用午膳时说的话。

“皇子们都大了,我也老了…。这一晃,小十三就快五岁了…四小子就十八了…。”

庆妃想起康顺帝说那句话的神情,看向十三公主的眼神,让她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每次皇上来延庆宫的时候就是十三公主明瑶在这里的时候!心里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李嬷嬷在一旁瞧着兀自在自己思绪里的庆妃,放慢了呼吸不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庆妃睁开闭着的眼,“嬷嬷,安排人去把母亲请进宫来!”

嬷嬷一愣,随即明白了,庆妃要请的是督察御史府夫人,庆妃的母亲!赫连明辉的外婆!

“娘娘,这个时辰了,是不是太晚了!”李嬷嬷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色,迟疑的道。

庆妃恍然才想起天都黑了,扶了扶额,摆摆手,“那就去说让明日一早来!”

庆妃不想再等了,她要快点把明辉的婚事定下来了,有了太尉府的支持,还有自家娘家的帮助,一定有胜算!庆妃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握紧拳头,眼里眸光坚定!

嬷嬷轻步走出去安排人,又走进来一个小丫鬟,跪在地上,“娘娘,督察御史大人求见!”

“父亲来了?”庆妃有些疑惑父亲这个时辰来是何事,揉了揉额头,有些疲惫的对跪在地上的丫头道,“去请进来!”

督察御史李开明,五十多岁的年纪,身居御史,在朝堂仅次于右相左相,在朝中也是地位显赫,又有嫡女位居四妃之一,自然是意气风发,看上去一点儿不见老!

虽是父女,可如今是皇帝的妃子,君臣有别,依照礼制见了礼,庆妃询问,“父亲有何事来找女儿?!”

瞧着女儿有些疲累的摸样,揣测着是否又在为了明辉的婚事烦心了,李开明恭敬有加,“娘娘近日可还好!?”

“父亲挂心了,女儿还好!只是,明辉的婚事一直让我忧心,刚才才使了人去请母亲来商议!”提起明辉的婚事,庆妃的脸色变的有些不好!

李开明了然,四周瞧了瞧“老臣今日来,是想和娘娘说一件事!”

庆妃会意,遣退下人婢女下人,“有何事,让父亲如此慎重?!”

“娘娘,外面流传,青州出现宝藏!”李开明小声直接道!

“什么?宝藏?这话从何而来?!”庆妃忽然高了声音!

“老臣不知是从何而来,但是,此事应该是确凿无疑!”边说,边从袖子里摸出一张写着两句小诗的纸来!

庆妃站起来,疑惑的接过父亲递过来的宣纸,“佳人如金朗如玉,万千财帛洞里埋,有心无意藏不住,一江清水向南流…”轻声念完,不解的抬起头,“父亲,这诗从哪儿来?!”

“娘娘可知,前些日子,京城里忽然来了许多西辽和上雄的商队?当时陛下在朝堂上并未多加理会!但老臣私下查到,他们就是在寻找这批宝藏!这首小诗是我的一个门客偶然间从一个辽人手里得到,经过几日的拆解分析,一致认为,这批宝藏就在青州!”李开明前后道来!

“宝藏…。青州?!”庆妃喃喃自语,对这个突如而来的消息有些消化不了!

“娘娘,这可是个好机会!如今咱们最先得到这个消息,若是,七殿下能寻到这批宝藏,交给陛下,这太子之位…。”李开明精明的眼睛里透出明亮的光!

庆妃也是一喜,却又苦恼起来,以儿子的性子,又如何能答应去寻这似空穴来风的宝藏!?“父亲,您确定,现在就咱们知道这个秘密?!皇上那儿呢?知道吗?”庆妃突然有些不安,好歹是亲生的皇子,就算再不喜,不重视,也不至于正值成年便让他去封地!好巧不巧,偏偏是青州!莫不是?!…。庆妃心里一惊,站起来,看向自己的父亲,“父亲?”

李开明思索了一会儿,“我确实无法肯定这事儿是不是只有我们知道,毕竟前些日子都知道有辽人商队和上雄商队在京城,甚至在白云山一带活动!至于皇上知不知道,我也不能肯定!”

庆妃愣了半晌,手指捏的紧紧的,掐红了手心而不知!李开明是何等聪明之人,转念便想到了关键之处!斟酌半晌,对庆妃道,“娘娘,当务之急,咱们速度要快…。”

庆妃边听,边点头,眼里的光明明灭灭,“好,听父亲的,明辉这边我来说,到了青州,父亲,一定要安排周全!前些日子,有人按耐不住,已经出手了!我担心这样一来,会更是凶险!”

李开明惊了一下,“辉儿可无碍?!”他是真的关心这个外孙,且不说是自己亲外孙,这要是以后继承了大统,李家至少还可以光耀百年!

庆妃摆摆手,“前几日进宫来,我瞧着已经完好了!父亲不必担心!”

“那就好!娘娘放心,青州那边我一定安排的万无一失!”听着李开明的保证,庆妃放了心!等送走父亲,才想起请母亲第二日暂时不要进宫了,又使了人追出去给李开明带了口信!

片刻后,李嬷嬷进来请庆妃去歇息,“嬷嬷,你让人去一趟孝王府,让明辉明日一早进宫来一趟!”

延庆宫刚刚安静下来!

凤仪宫的皇后娘娘正在寝殿里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催上一句,“去瞧瞧三殿下来了没!?”

催了四五遍,终于听到了脚步声,“母后,这么急让我进宫是有何事?!”

皇后张岚匆匆迎上去,瞧着满头汗的儿子,心疼的嗔道,“也不知道注意些!”又转身对婢女道,“去把我给三殿下炖的莲子百合粥端来!”

赫连明辉挥挥手,往椅子上一歪,“我不喝,刚吃过了!母后就是让我进宫来喝粥?”

张岚看着歪坐在椅子上的纨绔样子,伸手点了点赫连明辉的额头,“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被你父皇瞧见,又该责骂你了!”

赫连明辉不当一回事,“这不是父皇不在这儿嘛!娘,到底是有什么事儿啊?!”

张岚坐到明辉旁边的椅子上,无奈的摇摇头,挥手让婢女散去,而后看着明辉认真的道“辉儿,你得去趟青州!”

一听又要自己去青州,赫连明辉直起身子,不满的道,“我和他又不熟,我不去!”

“你这孩子!什么不熟,他可是你舅舅!亲舅舅!你外公唯一的儿子!以后你做了太子,多一个人支持就多一份保障!”张岚有些生气!

“好了好了,娘,我去就是了,可是,他若是不肯回来怎么办?!”明辉对这个皇后母亲的话还是很听的!而且,去就去吧,反正也没去过什么青州,正好去看看那是个什么地方!

“辉儿,母后让你去青州,并就只是去找你舅舅!”张岚看着明辉,慎重的道!

“母后,不只是去找舅舅?那还做什么?”明辉有些困惑了!

“辉儿,你听母后说…。”

凤仪宫里,直到宫里宵禁,赫连明轩才离开了皇宫!

紫宸殿,康顺帝的寝宫。赫连宏宇坐在龙塌边,手里捏着一张泛黄的宣纸,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连安轻声快步走进寝殿,“陛下”

康顺帝看了眼神色忐忑的连安,轻轻的哼了一声,“如何?可被朕说中了?”

“陛下…”连安鞠着腰,呐呐的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康顺帝瞧着连安的样子,反而笑了,“你啊,跟在朕身边都几十年了,还是这个样子!”瞧着连安越发窘迫的样子,康顺帝似是很开心的样子,哈哈笑起来,却不想,幅度大了些,呛住了,捂住胸口不住的咳嗽起来!

连安一看,慌了神,快步上前,去帮康顺帝顺气,一边转身去喊守在门外的太监去请太医!

康顺帝拉住连安的手,摆摆手,歇了一会儿才道,“无碍,无碍,朕只是呛住了!”

“陛下,延庆宫是李御史来的!凤仪宫则是在右相大人走之后,三殿下又来了!昭阳宫倒是没人进宫,不过,萧妃娘娘身边的嬷嬷却出宫了一趟!不久前已经回宫了!”天色还未暗的时候,康顺帝便让连安去安排了人盯着延庆宫和凤仪宫,还有昭阳宫,还开玩笑跟连安打赌,天黑后这几宫必有人进…

连安一开始还觉得康顺帝越发的玩性大了,可是,这会儿,却是有些疑惑了,却也不多话,扶着不再咳嗽有些却有些疲惫的康顺帝缓缓躺下,小心的盖上薄被,瞧着康顺帝闭上了眼睛,才轻手轻脚放下帷帐,轻步走出寝殿!

听着离去的细微脚步声,闭着眼镜的康顺帝又缓缓睁开眼睛,仔细的将手里泛黄的宣纸再看了一遍,小心的折叠起来,放到枕头底下!缓缓闭上眼,喃喃道,“罢了,罢了,既然迟早要乱,就由我来先打破这局面吧”

------题外话------

来晚了,但还是如约来了!

好累,大家晚安,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