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各怀心思/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一早,大皇子和三皇子居然不约而同请旨送四皇子赫连明轩去青州,康顺帝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淡淡的却也并不答应或者拒绝!

让众大臣们直呼皇帝万福,皇子们和睦友爱,是南璃之福,天下之福!

康顺帝眯眼看着高呼万岁的大臣们,还有满脸诚恳的两个儿子,眼里透出淡淡的悲凉一闪即逝!

“你们,都想好了?要去送你们的四弟?!”康顺帝看着赫连明德和明晨,缓慢却威严十足的道!

“父皇,儿臣想好了!这么多年来,儿臣和四弟兄弟手足情深,如今他独自远离京城,要去到遥远的青州,儿臣实在是放心不下!”明德恭敬的回话,脸上的表情温和诚恳!

“父皇,儿臣其实到青州还有一事!母后一直挂念舅舅,前些日子舅舅回京了也没有来见母后,母后很是挂心,儿臣想送四弟到了青州后,去探望一番!若是能劝了舅舅回京,也能让母后更安心些!”明晨看着康顺帝,按照皇后娘娘的叮嘱恭敬回答!

康顺帝沉默片刻,点点头,“那就如此吧!朕准你们一个月时间来回,送你们的四弟去青州吧!”

赫连明德与赫连明晨各怀心思,却同时跪恩,“谢父皇!”

众大臣又是一阵高呼,特别是张丞相和兵部尚书萧书焕,萧妃萧瑾父亲的呼声最高!

康顺帝挥挥手,连安高唱一声,“退朝”,扶着皇帝出了大殿!

等彻底看不到康顺帝的背影,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各自带着心知肚明的目光对看了一眼,这一眼让御史李开明的心里暗自打鼓,“这个时候,同时要求去青州,送四殿下事假,只怕…。”想起赫连明辉,还不知道庆妃那边说的如何了…。

“母妃,您当真让我去送四哥?”延庆宫里,赫连明辉一脸惊喜的看着庆妃。

庆妃温柔的看着明辉,“我知道你和你四哥手足情深!母妃些年也把明瑶当做女儿来疼,让他们兄妹二人独自去那么远,也确实不放心…。你就代替母妃去送送吧!”

明辉扑到庆妃身边,亲昵的抱住庆妃的胳膊,看着笑的温柔的庆妃,情不自禁的道,“母妃,您今日真好!”

庆妃白了明辉一眼,假意嗔道,“你这孩子,我平日里不好?”

明辉窘迫的连连摆头,“母妃一直都很好…。”

“好了好了,母妃还不知道你怎么想?母妃答应你去青州,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最多一个月,必须回来!”庆妃正了色,对明辉道,“到了青州,你一定要看着你四哥安顿好,和他去封地上走走…”

“母妃,我为什么要跟着四哥去封地四处走动…?那里以后就是四哥地方了,我还是避嫌吧…”明辉撇撇嘴!

“傻小子,这有什么好避嫌的!你大了,也该对了解了解咱们南璃各地的风土人情!”庆妃轻拍了明辉一巴掌,轻呲道。

“知道啦!母妃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跟着四哥,看着他安顿好!”明辉想想,其实也无所谓,只要能去青州,送四哥,他就很高兴!

“你四哥这会儿应该在御书房和你父皇辞别,母妃答应了不做数,你去和你父皇请旨吧!记得好好和你父皇说!”庆妃整了整明辉的衣领,又道,“这次侍卫都要带着!”

“好嘞,母妃!儿臣告退!”明辉恭敬的给庆妃行了礼,欢天喜地的出了延庆宫,直奔御书房!

庆妃忐忑的看着欢喜离去的赫连明辉,李嬷嬷在一边儿轻声道,“娘娘,若是陛下不答应七殿下去青州该如何?!刚才太和殿传来消息,大皇子和三皇子也要一起去送四皇子!陛下已经准了!娘娘,您看…。”对于这个自己从小就伺候自己的嬷嬷,庆妃是从来不隐瞒任何事情的!

庆妃一惊,“当真?”

嬷嬷点点头。

庆妃沉默一瞬,早就应该料到会如此,自己父亲能得到的消息,那两宫又如何会不知道?!若是真有宝藏在青州,她们如何会放过?!握着手心,妩媚的丹凤眼里透出杀意,轻轻哼了一声,“若是辉儿去不成,那就谁也别想到青州…”

御书房内,赫连明轩带着赫连明瑶恭敬的给康顺帝磕了三个头,“父皇,儿臣明日一早就带着明瑶去青州了,您保重龙体!”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明瑶跟着奶声奶气的道,“父皇,瑶儿要和哥哥去青州了,您要去看瑶儿哦!”

康顺帝瞧着一双儿女,一双眸子幽暗深邃,一双明亮干净,一个云淡风轻,一个天真无邪!那像极了林嫔的明瑶,此刻一双眸子忽闪忽闪的看着康顺帝,软软糯糯的样子让康顺帝心头一阵无力!微笑着向明瑶招招手,“瑶儿,来,到父皇这里来!”等明瑶笑嘻嘻的扑到自己身边,又转头对依然跪着的明轩道,“起来说话吧!”

“瑶儿,你就在宫里陪父皇,好不好呀?”康顺帝摸摸明瑶的头,微笑着轻声问!

明瑶苦着小脸,看看父皇,又看看哥哥,纠结的低下头!她爱父皇,可是,她更喜欢和哥哥在一起!她也不喜欢皇宫,不喜欢总对自己板着脸的皇后娘娘,还有一会儿对自己很好,一会儿又对自己冷冰冰的庆妃娘娘,更不喜欢总是欺负自己的赫连明心……“父皇,您不可以和明瑶一起去青州吗?青州很漂亮的,有大山,有清清的水,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哟…。”

“瑶儿别闹!父皇还有许多国事要忙!”明轩叫住明瑶,瞧着她一脸认真板着手指一样一样说给康顺帝听得摸样,有些无奈!在明瑶心里,康顺帝一直是一个慈祥的父亲!明瑶从来没有体会过母爱,明轩很感激康顺帝给了明瑶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父爱!

康顺帝微笑的脸上露出些微的向往,“是啊,青州…。确实是个好地方!”

明瑶有些不解的看着康顺帝,“父皇,您去过青州吗?”

康顺帝一愣,看着面前的小人儿,忽而又笑了,“父皇不止去过…你的母…。”话未完,一个小太监在御书房门口禀报,“陛下,七殿下求见!”

“明晨啊,”康顺帝似在预料之中,大手一挥,“让他进来吧!”

“儿臣拜见父皇!”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到了康顺帝面前,还是恭恭敬敬的!

康顺帝扶着明瑶的小肩膀,斜着眼看着恭敬的行礼的明辉道,“你小子从赐了府就见不到人影子了,这会儿怎么舍得进宫来了?!”

“父皇,儿臣不是担心您嫌我烦嘛!”明辉嘟嘟囔囔,鞠着身子,又不敢大声嚷嚷的样子让明瑶捂着嘴弯着眼镜偷偷笑着!

“那好,你这会儿不怕朕嫌你烦跑进宫里是有何事?!”康顺帝摸摸笑得像只小狐狸的明瑶的头,对明辉道!

“七哥哥,你是来看明瑶的吗?”赫连明瑶仰起小脸,笑眯眯看着明辉!

明辉回给明瑶一个大大的笑脸,“瑶儿说对了一半儿!”随即又对康顺帝正色道,“父皇,儿臣想送四哥去青州!”

“噢?你也要去送你四哥?”康顺帝面上有一瞬的凉意,继而又消散无形。

“也?父皇?什么叫也啊?还有谁要送四哥?”不仅明辉奇怪,明轩也不解!他在宫里并没有和谁有深厚到相送到青州的情谊!明辉要送自己他倒是不太奇怪,但是奇怪的是庆妃是如何会答应的!

明轩和明辉还并未入朝堂议事,所以对朝堂上赫连明德赫连明晨都要送明轩的事并不知道!

康顺帝面色一松,似嗔似怒的道,“你大皇兄和三皇兄都要送你四哥去青州!”

明晨一愣!“父皇,您是说大皇兄和三皇兄?送四哥去青州?”明晨显然是不相信的。

明轩却依旧没什么多的表情,他能肯定的是,送他是假,绝对有其他原因!只是,是何原因呢?…。

“是啊!朕已经准了,你就不要凑热闹了!”康顺帝摆摆手,不再理会明辉,转头和明瑶道,“瑶儿,你和七哥哥就在宫里陪着父皇吧!”

明瑶这次想清楚了,坚定地道,“父皇,我先陪哥哥去青州,他只有明瑶,可父皇还有七哥哥,大皇兄,三皇兄,还有母后,还有庆娘娘…。”

“是啊…。父皇还有这么多人陪着…。”康顺帝的眼里及不可见的闪过一阵落寞,声音里充满了孤寂!宫里明明这么多人,为何,自己还是觉得如此寂寞冷清呢?

明轩察觉到康顺帝语气里的异样,抬眼看康顺帝看明瑶温柔的眼神,有那么一刻的心疼划过,随即又消失无踪!看看满脸坚定的明瑶,面上表情变得柔和。

明辉无觉,撇撇嘴,“父皇,您偏心,大皇兄和三皇兄您就准,到我这儿您就不准了!连明瑶都知道陪您的人多,四哥却孤孤单单的!您就让我去吧!”

“你就不要再说了,明轩带着明瑶去拜拜你母妃吧!朕累了!”康顺帝挥挥手,拍拍明瑶的瘦小的肩膀,欲言又止的看了眼明轩,却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明轩带了明瑶辞了康顺帝,明辉不满的想要继续求康顺帝,却见康顺帝满脸疲累的样子,又不敢再继续打扰,只好耷拉着脑袋,跟着明轩和明瑶出了御书房!

明轩牵着明瑶的手,瞧着沮丧的明辉,“父皇不让你去送,必定有他的道理!日后等我安顿好,你再求了父皇,来青州也是可以的!”

“唉,本来好不容易母妃松口了,哪里想到父皇居然不同意!”明辉撇撇嘴,“母妃还让我一定跟着你直到你安顿好,还要我陪你去封地各州府去好好看看呢!”

“跟我去封地各州府?”明轩跟着重复着这句话,若有所思!

“是啊,说我大了,也该多熟悉熟悉各地风土人情!”明辉浑不在意,也没察觉明轩的异样!

明轩想起康顺帝说赫连明德和明晨都要送自己去青州的事情,还有庆妃突然愿意明辉跟自己去青州,甚至还要他跟着自己去封地,这太奇怪!按他所了解的庆妃,若没有其他目的,她绝对不会答应!

一行三人缓慢前行,前往林嫔生前的住所,碎玉轩!

明瑶和明辉聊的不亦乐乎,明轩思索着赫连明德,明晨,以及庆妃让明辉去青州的目的!他们此刻不留在京城争夺太子之位,却要跟自己去青州,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走了大约两盏茶的时间,终于走到了僻静的碎玉轩门前!

明轩在未搬出宫之前,一直住在这里!

他五岁那年也是在这里遇上了自己的师傅,白云寺的上善大师!在记不得是第几次被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欺负之后!就在这碎玉轩的门口,他一看见穿着袈裟的上善,就跪在地上磕头,他当时磕头的时候并未想过要拜上善为师,只是在上善不多的几次给皇子们授课的时候觉得上善学识渊博,打从心里敬佩。一个皇子,见到一个寺庙和尚便行如此大礼,让上善大师措手不及,笑眯眯的扶起脸上有些青紫的明轩,询问他想不想学习武艺,他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

明轩一直没有搞懂,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懂,皇后娘娘,萧妃娘娘,还有庆妃,宫里凡是有皇子的娘娘都请求做自己儿子授业师父的上善大师仅仅在要求他答应他不可告诉外人之后便轻而易举的做了他的师父,不仅教他做人,还教他武艺!他也从未想要问过,他想,这也许是缘分!上善大师是禅佛之人,讲究缘分,或许,他们之间,就是缘分!

碎玉轩里种满了各种颜色的月季,开的鲜艳无比,母妃常常坐在大朵大朵的月季中发呆一整天,他小的时候并不能理解母妃为何常常一个人呆坐至天亮,直到某日父皇来过之后,母妃脸上开始泛起笑容,他才明白,他的母妃,是在等待父皇!

再后来,他发现,父皇几乎每次都是夜深之后才来碎玉轩,有好几次,他贪玩,很晚了还躲在一片月季里,他瞧见父皇在碎玉轩的门前徘徊,却并不让连安通报…。他偷偷和母妃说过,母妃露出的笑容他至今都忘不掉,那是泛着苦的笑容!那带着苦味的笑容让他的心里也跟着酸酸的!母妃离世的时候,父皇没有在她身边,因为庆妃小产了,他陪在庆妃的身边!御医都去了延庆宫,他一直以为,他的母妃是因为生明瑶难产又没有及时救治而丢了性命!可是,后来才发现…。

“哥哥,你在想什么呀?我们不进去吗?”明瑶动了动被明轩握在掌心的小手,仰起头对明轩道!

明辉也一脸不解的看着明轩,明轩收回思绪,牵着明瑶进了碎玉轩!满目的月季,大朵大朵,娇艳明媚!明轩似看到母妃如从前一样坐在那里,温温柔柔的看着自己在一边玩耍!那火红的月季,如一张明媚的笑脸在阳光下张扬!慢慢模糊成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题外话------

唉,越来越晚了!

有可能在20号的样子上架,大约是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