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贺喜新居/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沉默了片刻,整理了有些乱的情绪,明轩辞别了上善大师,与林一驾马返回京城!

上善大师站在白云寺颠,瞧着驾马而去的峻拔身姿,轻轻叹了口气。

“师父,您不是一直都说不把这些事告诉殿下的吗?”一直跟在上善身后默不作声的悟心有些不解!他从小跟在师父身边,几乎是从不离身,关于宫里那些事,他知道的或许比赫连明轩更多!

“这南璃,不仅是皇室的南璃,更是天下百姓的南璃!若是真的不复在…受苦的永远只会是黎民百姓!”上善的眼里露出悲悯的光,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可是,师父,那您又为何不直接和殿下明说关于这臧宝诗的事儿呢?…此番去青州,殿下如不能按您和陛下所想找到那处位置呢?”悟心对于师父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的话有些不解!

“悟心,你觉得大皇子和三皇子如何?!”上善回过头,看着如自己孩子般的悟心!这孩子被放到白云寺的时候,还只有几个月大,吃喝拉撒,都是上善照料,到如今从来不曾离身!

悟心撇撇嘴,“师父,您上次问我四皇子如何,今日又问我大皇子三皇子如何,到底是何意思呢?!我和大殿下和三殿下都不相熟,对于他们如何,不得而知!”

上善又看向山下已经只剩下一个黑点的明轩,不再和悟心说话,抬步向禅房走去!

清水村,日头已偏西,秦家的新院子正热闹。

秦星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院子里第四波贺喜的乡亲,和秦月对视一眼,苦笑着摇摇头!这流水席都坐了快半日了,若不是有杨师傅掌勺,怕是秦星也没有法子!

秦信业和秦柳氏的人缘不错秦星一直都是知道的!今日村里几乎半数的人都来了,这是她没想到的!甚至邻村有孩子曾受过秦信业教导的人家都来了,哪怕只是提着小半篮鸡蛋,或者一小袋面粉。当然也不免有那么一些捧高踩低的人,瞧着秦柳氏这带着几个孩子起来了,来巴结着来了!

秦钰盯着靠近棚子的那一桌子老宅的人,眼里的怒火直喷!走到秦星身边,拉拉她的衣袖,撇了撇嘴!

一看秦钰的样子,秦星就明白了九分!笑着对他摇摇头,再不喜那家子,今儿是大喜的日子,也不能赶出去不是!尽管,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来已经吃了好几个时辰了!从下午,吃到这会儿晚饭时间!

中午那会儿开席后,头天请的那几家除了林家还未到,其他几家都早早的来贺喜,在秦柳氏的新房子参观了一番,最后秦柳氏陪着大伙在会客厅里坐着闲聊,得知这屋子从房屋大局,到家具全是秦星设计的,齐齐把秦星夸赞了一番!

众人端着新烧的陶瓷杯子喝茶,啧啧称奇。

“老三家媳妇儿,你这下该安心过日子了!”李村长端着茶,坐在秦柳氏家的沙发上,笑呵呵的道!“孩子们都大了,也出息了喽!”

“是啊!你是个有福的!月儿找了好人家,星儿又能干!怜儿钰儿都懂事!往后啊,你就等着享福吧!”里正家的刘奶奶笑眯眯的拖着秦柳氏的手!

“呀,月儿说亲了?那可太好了!”村长家的小儿媳妇儿笑着道!

刘奶奶笑着看长青媳妇儿,“是户好人家!”

胡大夫道,“你们这一家子啊,也真是不容易啊!”对这一家子,他算是感触最深了!两个月前,这一家子都快要过不下去的模样,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连住的屋子都破败不堪!一个个瘦骨嶙峋,如路边的乞儿一般!如今再看他们,虽然依然体瘦,可个个精神饱满,面色红润,再瞧瞧当初自己都以为活不成的秦星,穿着黄色的长裙在院子里忙碌,红润明媚的脸上带着盈盈的笑,哪里还能想到两个月前满身血污的模样!这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这一家子的变化,让他对自己的生活也充满了希望!

秦柳氏听着大伙问,想着也没什么不能说的!秦月也大了,本来就是该说亲了!便笑着道,“月儿啊,前些日子定了!就是咱们邻村的,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和我们一样,农户人家!”虽然还没正式来下聘,但在秦柳氏心里,已经就是定了!

“大户人家又怎样!只要人好,本分!咱不都是庄户人家,还不都过的好好的!”村长家李奶奶道!

“是啊,是啊!人好就成!”

“这真是大喜事!”众人纷纷又道喜!

“老三家媳妇儿,你这是双喜临门啊!”里正笑着喝口茶道!

秦柳氏也笑的合不拢嘴!

王虎在一边儿道,“何止双喜!咱们怜儿还拜了镇上潇湘坊的绣艺大师做师傅呢!”

“啧啧,老三家媳妇,你啊,真是福气大哦!我可是听说了,那秀坊的大师傅绣出来的活计可都是京里的贵人们买去了!”村长家李奶奶看着秦柳氏满脸笑容道。

秦柳氏摆摆手,“怜儿有福气,承蒙王掌柜的不嫌弃!”

程寡妇,程琴轻推了秦柳氏一把,快人快语,“那也是怜儿自己争气,若是怜儿手艺不好,那王掌柜的能瞧上咱们怜儿?!”

“就是,就是…。”李婶儿跟着附和!

众人都在纷纷贺喜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唉,那麻雀啊,再怎么飞上天,那也成不了凤凰撒!”

秦柳氏偏头看向正在喝茶,似无意说话的村长家大媳妇儿李罗氏!脸色顿时有点不太好,看在李村长和李奶奶的份儿上,秦柳氏不想说什么,刚想岔开话题,又听那李罗氏道,“三嫂子,我可是听说那王掌柜无儿无女的,你该不是把秦柳氏送去做王掌柜的闺女吧?!”

这话可真是捅秦柳氏的心窝子!若是从前的柳氏,这会儿估计也就忍了,可偏偏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柳氏了,或多或少受程寡妇的影响,更多的受儿女们的影响,一下子就绷不住了,“长明媳妇儿,我柳湘云曾经没吃没喝,在快饿死的时候都没有把闺女送出去,你觉得我如今住着这么宽敞房子,顿顿是白面,日日吃肉的时候会把闺女送出去!?”

李罗氏瞧着秦柳氏忽然就沉着脸对自己不太客气的样子,愣了下,这完全不是记忆中的秦柳氏的样子!在李罗氏愣神的时候,一旁的长青媳妇儿轻轻的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说了!李村长也沉了脸,“老大媳妇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李罗氏蔫蔫的低了头,却又还是不甘心,低头嘟囔着,“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巴巴儿的把自家闺女送给有钱人家做闺女呢!”李罗氏这样揣测也是因为她实在想不透这秦柳氏一家子咋一下子就发了!

忽而,秦柳氏就被气笑了,长明媳妇儿也不叫了,直接道“罗氏!如今我柳湘云在这青水村,不说过的有多好,但至少比你罗氏要舒坦,你都不会把你闺女送出去,凭啥我就会把我的闺女送出去?”

李罗氏站起来,“我可是堂堂村长家的儿媳妇…又岂会…。”

话未完,李村长黑着脸,吼了一句,“你若不想在这里,就滚回家里去呆着!”

李罗氏瞧着公公脸都黑了,不敢再说,呐呐的坐下来,低头,闭了嘴不说话,眼珠子却转了又转…

秦柳氏瞧着村长都开口吼了罗氏,便也不说话了,估摸着菜也都好了,笑着招呼大家出去到院子里用饭!

众人都指责的看了李罗氏一眼,这大喜的日子,偏偏说些话来捅人心窝子,再温和的人也该生气了!都不再说哈,相互谦让着出了门,去院子里坐席!

秦柳氏落在最后,秦星和秦月等在门口,见秦柳氏出来,双双举了大拇指在秦柳氏眼前晃!

秦柳氏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笑着叱道,“鬼丫头们!”母女三个一阵笑,去院子里招呼大伙儿坐下。

几家子人,满满当当坐了五桌!桌上已经摆满了菜品!鸡,猪肉,鱼,羊肉,牛肉,各种菜,常见的,不常见的,有些甚至都是乡下连过年都难吃上的菜!又好看又香味扑鼻!众人纷纷咂舌,这一桌子菜的银子,农户人家只怕要吃上几个月了!

东子在几张桌子中间穿来穿去,端茶送水!古力穿着一身暗红色新长袍,俊秀的脸上带着微笑,站在秦怜身边,帮忙做点杂事!信儿和玉芊也穿着秦柳氏做的新衣服,喜气洋洋的在院子里帮忙!

大伙儿瞧着桌上的菜,瞧瞧还在棚子里灶台上忙活的杨师傅,还有忙前忙后的东子!都纷纷聊起来,“这可是醉鱼轩的大厨,还有这忙活的伙计,那可是醉鱼轩的大伙计!…。”

李罗氏坐在桌上,不屑的撇撇嘴,不阴不阳的开口道,“柳氏这会儿是发财了,唉,发了财就忘了祖哦…。”

大伙儿都知道李罗氏说的是老宅的人,她一直和秦刘氏要好!估摸着秦柳氏应该是没请老宅的人!可又都觉得理所应当,有什么好请的呢!这些在座的人是都知道的,老宅的人如何对这秦柳氏一家子,心里都明镜似的,都没有理会李罗氏的话,若不是瞧在村长的面子上,这村里还真没几个人愿意理她!

瞧着大伙儿都不搭自己的话,李罗氏讪讪的不说话,自顾拿着筷子就给坐在自己身边儿一个劲儿流口水的李壮壮夹了一大筷子牛肉!李壮壮看到碗里的牛肉,眼睛一亮,用手就去抓!被一边儿的李长明拍了一巴掌,“长辈们都还没开始,你着个什么急!”本来对自己媳妇总是这样乱说话已经很恼火的李长明这一巴掌用了几分力气,李壮壮一愣,哇的一声哭起来!

李罗氏瞧儿子哭了,有些发红的手让李罗氏心疼的不得了,“不就是几块牛肉嘛,不是吃的难道还是用来看的?不给人吃做出来做啥!撑门面装面子啊!?”

这话里有话的一通吼,让李长明的脸刷的通红!李村长的脸黑的像碳!李奶奶叹了口气,不做声!李长青和媳妇儿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柳氏一口气憋着,狠狠瞪了李罗氏一眼,瞧着众人用指责的眼神看着李罗氏,想着村长在村里多年来的照顾,平复了下情绪,开口道,“钰儿,去把鞭炮拿出来!炸过鞭,咱们就开席!”

秦钰高声答应,古力也去帮忙把鞭炮搬了出来,足有两大捆!

虎子帮忙把鞭炮提到院子外,拿了点燃的木棍准备去点,看着秦钰向往的神色,便拉过秦钰的手,在他身后扶着他,点着了火,鞭炮噼里啪啦的炸起来!

轰鸣声中,秦钰兴奋的看着如一条红色的蛇在地上蜿蜒的鞭炮,这是他第一次放鞭炮,从前他总是羡慕秦良秦顺他们能有鞭炮玩,此刻他看着炸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兴奋的咧开嘴绕着鞭炮转了一圈又一圈!

秦柳氏的眼里盛满了泪水,看着兴奋的秦钰,她恍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抬头看看天,看看身边的儿女们,又回头看看宽敞的新屋子,终于忍不住喜极而泣!

两捆鞭炮,足足炸了半盏茶的功夫才炸完,秦柳氏才擦了眼泪,笑着转身进院子招呼众人用饭,“大伙儿用饭吧!不用客气!今儿主要是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们一家子的照顾,多谢了!”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秦月带着秦怜秦星秦钰也跟着鞠躬!

村长站起来,代表大伙儿道,“都是一个村儿的!相互帮助也是应当的!你们如今都好起来了,大伙儿也都跟着高兴!你们也不用总觉得欠了大伙儿的!你们能有今天这日子,都是你们自己辛苦得来的!”

众人便纷纷点头!男人们端了酒杯,女人们端了茶水,热闹的用起了饭!

席间众人又聊起了秦月的婚事,秦星分给乡亲们种的辣椒,也聊起了醉鱼轩的螃蟹,大伙儿说的开心,也都替秦柳氏感到欣慰!

只是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请的客人刚刚用完饭,下了桌子在告辞,没有请的客人便纷纷上了门!

“三嫂子,你这就不对啦!乔迁大喜的事儿,咋也不通知一声呢!”宋婶子,宋扒墙,提着一篓子鸡蛋,站在院门口大声嚷嚷,“若不是听着炸鞭的声音,感情我们都还不知道呢!”

她的身后站着几个乡亲,都各自提着贺喜的礼物!乡下人家,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秦柳氏连忙迎过去,“哎,这不是没好意思嘛…。”

打那会儿开始,乡亲们就一拨接一拨…。流水席也没有停下来!幸亏昨日辛掌柜还送了那么多的菜来,不然还真啥吃的都没有了!

坐到第三拨儿的时候,秦家老宅的秦胡氏带着秦良来了,提了两把晒干的梅干菜,大咧咧的就往正屋里走!

除了第一拨儿相请的客人进屋子参观了,后面的乡亲们都没有进去,有的人确实想进去瞧上一眼,却瞧三个陌生的面孔坐在正屋的门口,大门紧闭,也不好再说要进去的话!在院子里吃了席便离开了!

古力,信儿,玉芊三人从吃完午饭就如三个门神坐在大门口,似闭目养神的样子,这是秦星安排的,她相信这些来的乡亲有真心来贺喜的,可不相信这些乡亲们全都是冲着他们这一家子人来的!她更相信他们是冲着她这几间大房子,一屋子家具来的!秦柳氏觉得不太好,秦星秦钰坚持,便也不说什么了,一直在院子里忙着招呼乡亲!

秦胡氏拎着两把干菜,径直的往正屋走,瞧着三个不太熟悉却知道是秦柳氏不知道打哪儿弄来的仨孩子,换上一副长辈的笑容,“孩子们,我是钰哥儿他大伯娘,来贺喜的!”

古力不做声,信儿也不做声!玉芊故作不解,“嗯,然后呢?!”

秦胡氏一愣,然后?然后得让我进去啊!可瞧着仨纹丝不动的样子,脸上有些不快,半真半假的嗔道,“这孩子们,咋一点礼貌都没有咧!让我进去啊!”

“哦…。这样啊…”玉芊瞧着秦胡氏有些不快的表情,拉长了声音…却还是不动!

她也到秦星家个把月了,纵使秦柳氏她们从不在她面前说些什么,但她也不是傻子,相反,察言观色,她在行的很!对于秦星这一家子和秦家老宅的种种,她不用刻意去打听了解就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在村里这些日子,也不只一次两次遇上过,可这样面对面扛上,还真是第一次!

秦胡氏皱着眉头,看着玉芊不温不火的模样,心头一阵恼怒,她惦记秦柳氏那一屋子的好东西好几天了,这会儿到了门口却进不去,这心里着急的很!举了举手里蔫了吧唧的一把干菜,“姑娘,我得把贺礼送进去啊!”

玉芊斜着眼看了眼那把干菜,抬高了声音,“啊!这是贺礼啊,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是哪儿捡来的破烂呢…。”

秦胡氏听着玉芊这毫不留面儿的话,眼睛余光瞄到院子一边坐席吃饭的乡亲们指指点点似笑非笑看热闹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下不来台,往怀里藏了藏那两把干菜,绷不住了,对玉芊呲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在我们秦家撒野,目无长辈!你还不给我滚出去!”

秦月和秦柳氏听秦胡氏这个话,看不下去了,要走过去,被秦星拦住了!轻声对秦月和秦柳氏道,“娘,您瞧着吧,玉芊厉害着呢!”

“啊!这位大婶儿,我没在你们秦家撒野啊!你确定这里是你—们—秦—家?!”玉芊睁大眼睛,故作惊讶!

秦胡氏面上越发的挂不住,把干菜一扔,指着玉芊,“你个小浪蹄子,哪里冒出来的,我们秦家啥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赶紧给我让开!”

“大婶儿,你说话可注意着点!把话给我说清楚喽!谁是浪蹄子!谁是野丫头?!还有,我玉芊一没吃你的,二没住你的!我在我干娘家,干你秦家何关?!你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玉芊小脸暮的一沉,盯着秦胡氏一字一句!

瞧着玉芊阴沉的面容,秦胡氏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随即又镇定下来,却也不敢再说什么浪蹄子,野丫头什么的!“玉——玉芊,这是我们秦家老三的房子!我作为大伯娘,来贺喜,你咋能不让我进去呢!”秦胡氏改变了策略,硬的不行,咱来软的!

玉芊瞧秦胡氏改变了策略,也跟着耍起宝来,“原来是大伯娘啊…可是,我咋不知道我干娘家还有兄弟妯娌?!咱们家做房子这么久,也没瞧见大伯大伯娘来帮个忙啥的啊!”

秦胡氏语塞,暗道这丫头咋这么难缠!笑的有点挂不住,“咳,这不是家里都忙着吗?今儿也是好不容易闲下来!这不想着弟妹大喜,来贺喜,顺便看看有没有啥需要帮忙的!”

玉芊暗道,“只怕是来看看有没有啥好东西好拿回去吧!”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呀,那正好,大伯娘,还真有需要帮忙的!杨师傅厨房缸里的水没了,大家都忙着,也没个人帮忙挑水,不然,您去帮忙把水缸挑满,您这贺礼,我替我干娘先收了!”说完边去夺秦胡氏手里的干菜边朝秦星眨眨眼,秦星立即会意,在秦钰耳边说了几句,秦钰迅速去棚子灶边看装水的大缸,一瞧缸里,嘴一咧,“嘿,还真没水啦!”

秦胡氏被玉芊连夺带推的,还没反应过来,手里便多了两只打水的捅!秦胡氏一阵懊恼,狠狠的瞪了玉芊一眼,想丢了桶回去,可连屋儿都没进又实在是不甘心,也不想在乡亲们面前太丢份儿,只好提着水桶去井边打水!

玉芊笑眯眯的朝秦星比了个V的手势,秦星回给她一个大拇指!

等装满了大水缸,秦胡氏已经累的话都不想说了,往桌边一屁股坐下去,瞧着满桌子的鸡鸭鱼肉,满身的疲倦一扫而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和她一起来的秦良,压根没管一趟又一趟提水的娘,自顾吃的欢实!

秦胡氏也顾不得许多,夹了菜就往嘴里塞!边吃,边在心里狠狠骂着,“哼,这么多好菜,这得多少银子!柳氏这贱人,还真是大发了!”瞧着挨个桌子招呼用饭的秦柳氏,身上一套崭新的绸缎衣裳,还是她没见过的样式,红润的笑脸,哪里还看的出往日受欺负的样子!秦胡氏眼里的嫉妒赤裸裸的!嘴里嚼着菜,心里却是一刻也没闲着!看着满桌子的肉,秦胡氏的眼珠子转了几转,扬起声音,“弟妹,咱娘还在家里没吃呢,你快些拿个碗来,我让良哥儿给他奶送回去!”

秦柳氏一听,当着乡亲们的面儿,也不能说不!只能笑着道,“不急,大嫂您先吃,晚点,我让钰哥儿送过去!”

秦胡氏摆摆手,“不用,不用!你去拿碗来,良哥儿送去就行了!”说完推了秦良一把!

正啃肘子啃的欢实的秦良哪里肯,含糊不清的道,“我才不去!刚才叫她们来,她们都说不来呢!说这糠腌菜有啥好吃的!我才不送!”

秦胡氏拍了秦良一巴掌,脸上一阵泛红,“臭小子,乱说啥,你奶不是腿还没好利索嘛!”

秦星似笑非笑的看着那母子俩!

秦良拿着肘子,梗着脖子,“我又没乱说…。”

话没完,秦胡氏又是一巴掌。秦柳氏开口道,“月儿,去给你奶送一碗过去!”

秦月去棚子里找了个大碗,装了一些菜,准备给秦罗氏送去!被秦胡氏拦住,“来来来,不用月儿送。娘喜欢吃这个…。还有这个…。”边说,边左一筷子,又一筷子,都是夹的肉!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秦胡氏是多么的孝顺!等夹好菜,秦胡氏附身在秦良耳边轻声说了几句,秦良的小眼睛亮了一下,连连点头,手里又抓了一个肘子,端着一碗冒尖儿的肉颠颠的出了院子!

“慢着点…。”瞧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这小子,还是挺孝顺他奶的!”

秦星瞧着秦良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她心里几乎能预计到秦罗氏看见这一碗肉之后的表情还有后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