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老少混打/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冷冽的看向秦罗氏,又扫向秦胡氏和刘氏,声音如掺了冰霜,“我曾经说过的话好像你们都没有放在心里,若是果真活的不耐烦了,尽管开口!你再动手试试!”秦星是真的已经动了杀机,这秦老婆子太欺人,三番五次闹也就算了,居然又动上了手!

秦胡氏和秦刘氏都缩了缩脖颈,往后退了一步,就剩下秦罗氏独自站着!

瞧着如小兽般站在秦柳氏身前的秦钰,阴沉着盯着自己的秦星,还有搀扶着秦柳氏,却狠狠瞪着自己的秦月,站着秦柳氏身边紧紧闭着嘴巴,充满怒气的看着自己的秦怜,以及同样愤怒看着自己的三个陌生的面孔!秦罗氏的气焰一下子灭了一半儿!她这会儿有些后悔让乡亲们走了,这一家子若是动起手来…。不敢细想,强撑着道,“你这个小蹄子!我教训你娘那是天经地义!她不孝,我就要教训…。”

“我娘给你们银子了…”秦钰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秦罗氏!

一说到银子,秦罗氏底气又足了,“就那点银子,打发叫花子呢!柳氏你这个扫把星,害死我的儿子,拿着我儿子的银子…。”又是老生常谈的那一套,秦星的耳朵都起了茧!刚想开口,被秦柳氏拦住!

“娘,我一再的忍让,就是看在信业的份儿上!可并不是因为这是事实!我敬您二老,才委屈自己,委屈孩子们!可是,现在,我们已经独立门户了,若是你们再来纠缠!我就改了孩子们的姓,让他们统统姓柳!”一开始被飞过来的拐杖吓到秦柳氏这会儿才缓过来,瞧着孩子们围成一个圈保护自己,秦柳氏就温柔的笑了!

“你敢!你生是我秦家的人,死也是我秦家的鬼!这屋里的一切都是我秦家的!”秦罗氏一听要改了姓,那还了得!这好歹是自己小儿子的血脉!而且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宽敞的屋子,怎么能改姓!

“这位奶奶,您这么大年纪咋还这么不讲道理啊!…”玉芊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走到秦星身边,面露讽刺!这老太婆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你这死丫头片子,哪里轮的到你来说话!贱蹄子!让我老婆子撕了你的嘴!”不敢动手打秦星,可这个丫头,有什么不能打的!说着就扬了手要一巴掌拍下去!

眼看着手要落下,秦星一只手捏住秦罗氏扬起的手臂,“哎哟,哎哟,你这贱蹄子,放开我,!…”

秦星似笑非笑的盯着疼的脸有些扭曲的秦罗氏,“奶奶记性好像不大好啊!我刚刚才说的话这么一会儿就给忘了!”

“哎哟哎呦,你这个天杀的贱蹄子,快给我放开!”秦罗氏感觉自己的胳膊要被捏碎了,疼的脸都一抽一抽的,可她越骂,秦星就捏的越紧,丝毫没有放开的念头!

秦胡氏看呆了,她看着秦星似是毫不费力的捏着秦罗氏,可秦罗氏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那一看就确实是疼的厉害!暗自又退后了两步!

秦刘氏瞧着这样子,又扫了院子里一圈,她们只有三个人,秦良秦顺指不上,秦放可以算上,可是看杨师傅那个头儿,还有东子,古力,光秦星一个人就让她心里有些打鼓,这要是真动气手来,那吃亏吃大发了!转身朝秦顺招招手,秦顺惊恐的看着秦星,慢慢站起来走到秦刘氏身边,“顺儿,快去后山把你爷还有大伯你爹都找来…。”秦顺连忙点头,顺着院墙根儿摸了出去!

秦放听到秦罗氏嗷嗷的叫声,终于是不吃了,站起来,走到秦罗氏身边,沉着脸,“秦星,这是你奶,快放开!”

“你算哪门子葱?!你让我放开就放开?!这一家子疯狗,有胆儿来闹,没胆儿挨打?!”秦星撇了一眼秦放,丝毫不将他放眼里!她看到秦顺出去了,估摸着是去搬救兵去了,正好,一家子到齐,门一关,开打!

秦放被秦星激的一阵恼怒,想他好歹男子汉,被个小丫头片子给轻视了,捏着拳头就打过去!“你个小贱货,看我不打死你!”

“二姐小心”…。

“星儿…。”

眼看秦放的拳头就要打到秦星身上,几道声音同时响起!

秦星不屑的白了秦放一眼,伸出另一只手,迎着秦放的拳头稳稳的抓过去,一抓住秦放的拳头,五指张开使劲儿在他的手腕处一压,只听咯嘣一声,手腕骨折了,紧跟着响起秦放杀猪搬的嚎叫!秦放捂着钻心疼痛的手腕,疼的原地跳脚!

秦胡氏听到秦放的嚎叫声,冲过去,“放哥儿,你怎么了?咋了?”

“娘,我手疼,疼…。我的手是不是断了,哇…。”秦放看着耷拉着太不起来的手腕,又疼又急,嚎个没完!

“秦星,你快放开,给我放开!你把我的孙子怎么了?你这个小贱人,赔钱货!柳湘云,你这个贱货,扫把星,天杀的…。”听着这骂人的话,秦星哼了哼,这秦罗氏还真是一条硬骨头!好,我让你硬!若你所愿,放开你!手下劲儿一使,一拉再一推,秦罗氏跌坐到地上,嗷的一声响彻云霄!手臂脱臼了!…

秦胡氏瞧着刘氏去扶秦罗氏,担心这会儿不去扶她,事后挨骂,只能先把秦放安置到凳子上坐下,赶紧过去和秦刘氏把秦罗氏扶起来。

秦胡氏不知道罗氏手臂脱臼了,伸手就去扶她的胳膊,使劲一拉,疼的秦罗氏差点晕厥过去,想让秦胡氏放手,却又一下子疼的说不出来话,只能狠狠的狠狠地盯着秦胡氏,胡氏觉得莫名其妙,又不是自己推的她,这眼神咋要把自己吃了似得……以为是在气自己刚才没上前帮忙,心里暗道,那秦刘氏也没帮忙,咋不瞪她!?不再去扶她,讪讪的站在一边儿!

等坐到凳子上,秦罗氏总算是缓过来劲儿,胳膊的疼痛却一揪一揪的,她骂不出来话,只能用淬了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秦星,秦星挑挑眉,看向秦罗氏,双手在手里捏的啪啪直响!

秦刘氏见秦罗氏说不出来话,换上一副温柔的表情,“星儿,她好歹是你奶,你可不能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对奶啊!”

“外人?我们这儿除了你们还真就没有外人!”秦星看着秦刘氏漫不经心的道!

秦刘氏一噎,状似好言相劝,“星儿,你哪儿能这么说话呢!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们和夏儿,冬儿可是亲姐妹!哪是几个外人能比的!”

呵,这说的可真是够亲的!秦星没打算理会她,她实在懒得跟她耍嘴皮子,她只希望她们搬的救兵快点到,她实在是手痒了!

“谁说我们是外人!我可是这家的干闺女,这里是我干娘家!…”玉芊插着腰,指着前面的秦罗氏三个女人,“你们啊,哪儿来就哪儿去吧!这脸都丢赶紧了,还不赶紧滚,在晚点,你们可别后悔!”

“我说你这丫头片子,野丫头!我们秦家的事儿,你在这里插什么嘴!”秦胡氏怕秦星,可她不怕玉芊,那会儿在她面前吃了亏,这会儿怎么也要找点场子回来!

“哎哟,这位大婶儿,吃了几大碗,力气又回来了?!刚才那破烂儿还要不?我还给您留着在咧!刚才瞧您那狼吞虎咽的模样,还真以为您是从哪儿乞讨回来呢!若是说你们秦家,那还我真不屑去说啥话,我嫌臭…。可这儿是我干娘家,姓柳!这院儿都姓柳!你们听到了吧?!”玉芊叉着小腰,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把秦胡氏一好顿数落!

“你个小蹄子,你你…你…。”胡氏指着玉芊,你了半天,也没你个所以然来,想上前动手,看看玉芊身边的秦星,看看疼的直疼的抽抽的秦罗氏和儿子,又不敢动!

秦罗氏缓了缓,虽然胳膊还是疼,却好歹能开口说话了,“柳氏,我告诉你!只要有我老婆子在一天,你就甭想翻出天去!秦月的婚事我不同意!必须给我退了!”

这话一出,不禁柳氏惊了一惊,就连玉芊和信儿也跟着震惊了!这老婆子还真是自我感觉太好啊!她是哪里来的这么大自信说这个话!而且这哪儿跟哪儿啊,咋一出来就要秦月退婚?!

秦月有些急,脸红耳赤,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秦怜和秦钰也都跟着急了!秦柳氏拍拍秦月的手,安抚的摸摸了她的头!“娘,我月儿的婚事不劳您费心!我是她娘,我做主就行了!”

“你做主!你凭啥做主!没我同意,谁也不准嫁!”秦罗氏忍着疼,语气明显底气不足!

“娘,这件事,我是不会答应的!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们糟蹋我闺女的幸福!”秦柳氏直直的看着秦罗氏,眼神坚定,“谁也别再想插手我柳湘云的家事!”说完带着深意的扫了秦刘氏一眼。

秦刘氏一愣,心里明白了几分,估计去年那事儿她知道了!目光不自然的躲闪了几下,又恢复了自如,反正过去这么久了,就算知道了自己来个死不承认,她又能如何?!

“你…你…”秦罗氏举起另一只完好的胳膊,指着秦柳氏不敢置信!这以前唯唯诺诺的柳氏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硬了!“我告诉你!只要我不死,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

“奶,我自己的婚事,我娘做主就行了,不用您操心!”秦月是忍不住了,她是知道秦罗氏这个老婆子的,若是让她做主,又不知道会把她嫁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去!而且,她和程树两情相悦,程树为了她受了那么多委屈,她绝不会负他!

“你这个贱蹄子!定了亲又如何?!我不让你嫁,你就不准嫁!”秦罗氏阴狠狠的看向秦月!“小小年纪,就想着嫁人,骚货,贱货!”

秦月脸上一阵发热,又气又急,又愤怒!秦怜看大姐这样子,眼眶也红了,忍不住道,“奶奶,您不要这么说大姐!大姐都十五了…。”

秦罗氏看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秦怜,那莹白的小脸晃的秦罗氏更是心头不快,“哼!你也是一样!小小年纪,生的一副狐媚子相!一家子骚货,贱货!…。我跟你们说,…”话还未完,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一颗石子正中秦罗氏的下嘴唇!肉眼看的到的速度,迅速红肿起来!

这速度,这力道,还有这准头,秦星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古力出的手!暗暗赞了一个!古力真是天生的好手!不仅聪明,悟性高,身体底子也是极好!

“呜…呜…。”秦罗氏的嘴红肿起来,惊恐的瞪大眼睛,她不知道打中自己嘴的石子从哪儿来的,又急又疼,嘴巴说不出话,只能呜呜…

------题外话------

初步定于20号上架,所以最近会做一些过渡章节,男女主很快就要正式见面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