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要赔银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这一倒下去,吓坏了院子里的秦钰秦月他们,也吓坏了刚走到院子门口的村长,里正以及跟着一起来的程婶子,媛媛,王虎,和好几个其他的乡亲!

更是吓坏了刚拉开门出来要看个究竟的秦柳氏,她在屋里实在是呆不住了,听着外面砸的哐铛响的动静,她的心都提起来了,非要出来看一眼,李婶儿拗不过她,只能依着秦柳氏拉开门,哪成想,这门一开就看到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

“星儿”…。一阵凄厉的喊声,秦柳氏几步朝秦星扑过去!她不敢想,若是秦星有个三长两短她该如何活!

“二姐…。”

“秦星”…。

众人都向秦星奔去,秦胡氏看看自己的手,不敢相信,“啥?砸到了?”

玉芊秦月离门口比较近,先一步扶起了秦星,秦月急得眼泪直掉,“星儿,星儿,你别吓我!”

秦钰冲过去,蹲下身子,慌乱的看着秦星直掉泪!

“快,快去请胡大夫来!虎子,你跑的快,你去!”李村长也是又急又怒!

“秦星,秦星,你到底怎么了?你平日里不是很能的吗?”玉芊是又气又急,照着秦星的身手,如何连一个碗都避不过去?

秦星紧闭着眼被她们晃得头晕,又被她们又哭又喊得叫声弄的心头一阵尴尬,“会不会玩儿的太过了?”紧握着自己的手是玉芊的,秦星手指轻轻在她手心里扣了扣,玉芊一愣!看向紧闭着双眼的秦星,见她眼皮动了几下,心里顿时一松,这鬼丫头,在这儿装死!随即不动声色,突然哇哇大哭,“秦星,秦星,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死啊…。”边哭还边摇晃着秦星!

秦星紧闭眼睛暗骂“你丫的,还真是专业演员啊”…。

“星儿,我的星儿,你咋了,”秦柳氏听见玉芊突然高起来的哭声吓得更加慌乱,急急的扑过去,扒开玉芊把秦星抱在怀里,哭喊着,她仿佛又回到了两个多月前的那个下午,浑身是血的秦星被抬回来的那个时候,心痛,无助,无措,再次重演!

秦柳氏抱着一动不敢动的秦星,忽然看向秦罗氏和秦刘氏,她看到是她们那个方向丢过来的碗,虽然不知道是秦刘氏还是秦胡氏,但是总是她们其中一个!阴狠的瞪着她们俩,咬牙切齿道,“若是我的星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的命!”

秦刘氏看着秦柳氏那阴沉的如冰渣子的目光,缩了缩肩膀,讪讪的道,“不是我…。”

秦柳氏看向秦胡氏,秦胡氏看秦柳氏发红的眼眶,如一头发怒的狮子,不自觉得咽了咽口水,往后退了一步!却又强硬的道,“哼,我咋知道她这么不经砸!”

秦柳氏盯着胡氏,“你最好保佑我的星儿没事!否则,我一定要你偿命!”

秦胡氏涨红了脸,高声嚷嚷,“一个丫头片子,还配让我偿命,柳氏,你疯了吧!”说完还不罢休,“死丫头,哪儿有那么容易就死了!”

秦柳氏一听死这个字,双眼血红,“啊”的一声朝秦胡氏冲过去,玉芊和古力眼快,脚更快,立即就跟着一起冲上去!

人的潜力确实是无限的,谁能想到平时看着柔弱的秦柳氏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秦柳氏便冲到了秦胡氏面前,揪住她的头发就煽了她两个耳刮子,“我让你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站在胡氏旁边的刘直接惊得长大嘴巴合不住…

秦胡氏的脸迅速红肿起来,哇哇叫着就要还手。秦胡氏和秦柳氏虽然个头差不多,但是胡氏明显比柳氏壮实的多。好在柳氏这一两个月燕窝滋养着,鱼肉白面吃着,又跟着秦星比划了一阵儿太极,无论手劲儿还是身手,都比秦胡氏占优势!再加上玉芊和古力在一边儿状似拉着秦柳氏,不让她打秦胡氏,但暗里却是拦住秦胡氏不让她打上秦柳氏!

秦胡氏结结实实挨了秦柳氏几巴掌,挨了几脚,玉芊又趁其不备,狠狠的踩了她几脚!

在众人眼里,从来没见过如此彪悍的秦柳氏,都惊呆了,一动不动的连眼睛都忘了眨!

秦星偷偷睁开眼,看到秦柳氏正被玉芊和古力扶着用脚踢胡氏,踢得胡氏是一点招架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心里暗暗偷笑,“娘真是太厉害了!”

秦星正看得起劲儿,被回头的秦月看了个正着!秦月一看秦星醒了,秦星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已经惊喜的叫起来,“娘,娘,星儿醒了!”

秦柳氏一听秦星醒了,停下来,回头一看,果然瞧见秦星醒了,一喜,而后又狠狠的啐了秦胡氏一口,“今日先放过你!以后再敢欺负我的孩子们,我非打断你的腿!”而后又扫了一眼已经吓呆的秦罗氏和秦刘氏,“你们都一样!以后若是再来找麻烦,别怪我柳湘云不留情面!”说完转身朝秦星冲过去!

秦罗氏和秦刘氏惊得半天没回过神儿了!再看秦胡氏,鼻青脸肿的,比刚才更加的狼狈!此刻坐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邋遢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秦兴业更是离得远远的!

“星儿,星儿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秦柳氏抱住秦星,看着秦星“虚弱”的样子,又哭又笑。

秦星抬手擦干秦柳氏的眼泪,“娘,我没事儿了!您不用担心!”

“嗯嗯,娘不担心,不担心”秦柳氏连连点头!

“胡大夫来了,快给星儿瞧瞧!”王虎拉着胡大夫气喘吁吁的跑进院子!

胡大夫挤过人群进院子一看,吓了一跳,中午吃完席走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却是一片狼藉…。

“胡大夫,快,快,您快来看看,我的星儿被砸了,您给看看!”秦柳氏连连招手!

秦钰和秦怜站在秦柳氏身后,沉着脸,都不说话!

胡大夫走过去,蹲下身子,搭上秦星的脉搏,脉象有力,跳动平和,不像有事啊?胡大夫有些疑惑的看向秦星,秦星趁机向胡大夫眨眨眼睛!胡大夫愣了下,立即会意,假意皱着眉,半晌没说话!

众人都紧张的瞧着胡大夫,秦老爷子也紧张起来,他再不喜这一家子,可也不想背上一个砸坏了孙女的罪名!大家伙儿都看见是他们砸的杯子,朝几个孩子砸的,这要是传出去,在这村里也算是丢了老脸了!

“秦星这被砸的不轻啊!…。”胡大夫想了半晌,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编下去!

秦星慢悠悠的道,“胡大夫,我以后是不是就需要用药养着了!”

“那是,是的!得用药养着,不然,会落下病根儿,日后就好不了了!”胡大夫连忙煞有介事的道!

“胡大夫,那是得日日喝药?那得多少银子啊?”玉芊这会儿咋还不知道秦星的打的什么主意!配合的无比默契!

“这个…。秦星年纪小,一定不能有闪失,若是不用好药,只怕这脑子以后就要坏了!”胡大夫也豁出去了,虽然不知道秦星打的啥主意,但按照她们的话说总错不了!

“胡大夫,胡大夫,你开方子,开药,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买药治我的星儿!”秦柳氏一听不用药脑子就要坏,心里一阵痛,抓住胡大夫就急急的道!

玉芊拉住秦柳氏,“婶…”刚喊了个婶,想起之前自己说的干娘,又开口道,“干娘,药我们肯定要用!可是,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是不是应该负责?!”转过身对村长和里正道,“村长爷爷,里正爷爷,我虽然不是咱们清水村的,可这是我干娘家,秦星是我妹子,她们一家子孤儿寡母的,总是被人欺负,您们也看到了,今天在这大喜的日子她们却在这里动手打人,砸东西!若不是秦星命大,就弄出人命来了!她们孤儿寡母生活怎么样,各位乡亲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好不容易做起了房子,都还没正儿八经住几天,秦星现在又摊上了这种事情,这日日用药,得多少银子!那就是个无底洞啊!您们让我们怎么过,怎么活!?”

一番声泪俱下的话说下来,让众人都跟着热了眼眶!

秦星简直就要鼓掌了,这妥妥的奥斯卡啊!丢给玉芊一个夸赞的眼神,又朝地上看了看,玉芊疑惑的看看地上,等看到一片狼藉的杯子碗的碎渣,明白了。摸了摸眼角不存在的泪,又继续道,“村长爷爷,您是最清楚的!我干娘她们是有多么的不容易!现在好不容易看着快熬出来了,可再怎么想好好过,总有人不放过我们!您瞧瞧这地上,这些可都是从乡亲们家里借来的…。可是,您看,这可怎么办?!乡亲们都是瞧着我干娘不容易,才借出来的,可这会儿都给砸碎了,您说…。这可如何是好啊。”边说,又边摸摸眼泪!

秦钰在秦星朝胡大夫眨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会儿又听玉芊说了这么多,心里明白了!人小鬼大的跟着哇哇哭起来,“娘,二姐…。我们可怎么办啊…。?我不要二姐脑子坏掉…。呜呜呜呜…。娘…。”

李村长狠狠瞪了一眼秦老爷子!“秦敬祖!我看你这些年真是越活越没样儿了!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得鸡犬不宁才安生!”不等秦老爷子说话,又怒道,“你都听到了吧,星丫头的药,还有摔碎的杯子碗,你回去拿银子吧!”

“啥?凭啥我拿银子?!我不拿!”秦老爷子一听居然要自己拿银子,他立即干脆果断拒绝!笑话,他还想着找柳氏要银子的呢!

“不拿?那好!村长爷爷,反正如今我们日子也过不下去了,我就豁出去告官府了!”玉芊站的笔直,看着秦老爷子,一字一句的道,“我可是知道的,南璃是有王法的,明令私闯民宅,打人,损坏物品的,都是可以关押大牢的!”

“你吓唬谁?!我到我自家儿媳妇儿家,咋是私闯民宅?!我没打人!我也没砸东西!”秦老爷子头一犟,拒不承认!

“好,你不承认没关系!干娘,去吧咱们家的户籍拿出来,咱们可是分出来的,和他们没一点关系了,这院子,这地皮如今都姓柳!咱们现在就去镇上找衙门,找官差!”玉芊直勾勾的看着秦老爷子,丝毫不退步!

“秦敬祖,你就消停点吧!闹到衙门去,丢的还是你的人!”里正摇摇头,“你就拿了银子来!以后不要再闹了!”

“不…。不…。没…银子…”秦罗氏的嘴吧红肿的像香肠似的,说话不利索,但是她是绝对不会同意拿银子的,只能连连摇头。

一直没出声的秦刘氏道,“我们也是都受了伤的!凭啥就要我们赔,而不要他们赔我们?!”

“这位大婶儿,您让各位乡亲们看看,我们几个半大的孩子如何能把你们打成这样?!你说谎也要说点靠谱的!”玉芊美目一转,小嘴一张,让秦刘氏气个半死!

“是啊,你们这么几个大人,还几个大老爷们儿,如何能被几个孩子打成这样?秦家老大家的,你这也太扯了点!”一个乡亲开了口!

“对啊,我们瞧着看才老三家媳妇儿都才出来,院子里连个大人都没有!”又一个乡亲开了口!

“就是,秦老爷子,你们这也太不像话了!我刚才可是看到了,你们几个大人正砸几个孩子呢!”

“赶紧去拿银子吧,孩子耽误不起啊!”

院门口的乡亲们纷纷开口,秦罗氏秦刘氏秦胡氏都又气又急,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我没银子!”秦老爷子老脸通红,横竖就这么一句话。

“那好,咱们去衙门!干娘,秦月,走!”玉芊拿足了架势,站在那里小脸沉着,周身的尊贵气质自然流露!

“哼!官府又不是你们家的,你们说告就告啊?!”秦胡氏有些害怕,毕竟是她砸到的秦星,但还是死鸭子嘴硬!

“玉芊姑娘,我带你们去吧,我们家掌柜和青山县的县令也很熟,咱们不如直接去青山县!”东子这时候站出来,似是对玉芊说,实际是说给在场的人听,“我们掌柜的可说了多次了,现在醉鱼轩全仗着秦姑娘赚银子呢!可这会儿秦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家掌柜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话一出,那震撼效果可比玉芊说了一大堆来的效果好!

秦老爷子和秦罗氏明显就蔫了,他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和醉鱼轩扛上!这东子居然说醉鱼轩全靠秦星挣银子,心里是又惊又怒。

秦罗氏见逃不过去了,眼珠子转了几下,断断续续的道,“不…又不是我砸的…。是老大家的…。让他们赔!”

玉芊笑了,这老婆子还真是无耻之极!“据我所知,你们可没有分家,既然没分家,那就是一家的,不管谁砸的,就得赔!”

“赔吧,快拿银子吧!星丫头要赶紧用药才是!”

“对啊,秦老爷子,这可是你的亲孙女,你们也真下的去手!”

“秦老婆子,你就不要再推脱责任了,若不是你们这一家子来闹,如何会这样?!”边上的乡亲们又帮着说起话来!

“要我说,不愿意拿银子就不拿,咱直接去县里,找县令大人说道说道!坐个十年八年牢也是可以的!”程寡妇嗓门一亮,众人都听了个明白,秦胡氏几个也听了个清楚!

玉芊跟着道,“那也行,村长爷爷,那还麻烦您和里正爷爷一起去给做个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