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身世来历/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村长虽然也怒,却也不想村子里的人闹到了官府,不仅伤了和气,也丢了脸面。略一沉吟,抬头对秦敬祖道,“秦老二,今日这事,你可想好了,无论是走到哪儿,也是你没理!若是真闹到官府,我也保不了你…”

秦敬祖不想拿银子,那让他肉痛!更不想去官府,那太丢脸面!还没想好怎么说,罗氏忍着疼痛高声嚷嚷起来,“我。没。没银子,没银子!我不拿银子!”

胡氏觉得不妙,想偷溜,四下里一瞄,院门口都被乡亲们堵死了,暗暗咒骂一句“一群贱人”…缩到秦敬祖和秦罗氏背后头都不抬。

老村长瞧秦敬祖一副不甘愿的样子,罗氏又嚷嚷着不肯拿银子,袖子一甩,脸一沉,“那咱们就走吧,去官府!”

“秦老爷子,就快去拿银子吧,这蹲大牢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是啊,秦二爷,银子还可以挣,这去了官府,挨板子就遭罪了!”

乡亲们七嘴八舌的劝着,秦兴业也开了口,“爹,咱们就拿银子吧,儿子不想挨板子…”

“爷爷,奶…,我也不要挨板子…。哇…。呜…”秦良惊恐的看着秦罗氏红肿的嘴巴,还有耷拉着的胳膊,他相信,若是爷奶不拿银子出来,他们一定会比挨板子更惨!

秦罗氏狠狠的瞪着秦柳氏,“这个贱人,她…她怎么敢…”

秦老爷子终于松动了。他看了看门口的乡亲,板着脸的村长,还有看起来誓不罢休的玉芊,以及一脸戒备的东子!他心里明白今日这事儿是逃不过去了,他不想挨板子,身上被杯子碗砸的还在疼,他这把老骨头了,可再受不了这罪!阴沉着看了秦星一眼,又扫了一眼秦柳氏,丢下一句,“我回去拿银子!”又转身对秦兴业和秦发业道,“扶你们娘回家!”扫了一眼胡氏和刘氏,“还不滚回家,还嫌丢人丢的不够!?”说罢,大步出了院子!

“秦家爷爷,您快着点,至少得十两啊!我们要去抓药了!还要给乡亲们去买碗呢!”玉芊朝着秦老爷子的背影高喊一声。

秦老爷子的身子僵了僵,没有回头,又抬起似千金重的脚步朝家走去!

秦罗氏一听十两银子,气吼吼的又骂起来,“贱人,贱人…。十两银子,你们…。你们不得好死…。想讹我的银子,贱人…。”

秦兴业和秦发业拖着骂个不停的秦罗氏往外走,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刘氏跟在后面低着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红肿的脸,快速走出院门!她的心里是又气又恨,在几个孩子面前吃了这么大亏,她这心里恨得滴血,可这会儿,她只想钻个洞进去!

胡氏扶着还在嗷嗷叫的秦放,母子娘紧跟着走了。

秦顺和秦良顺着墙根儿连滚带爬的出了院子!

门口的乡亲们见那一家子都走了,便也跟着散了!

胡大夫借口回去开方子也走了!

程琴和媛媛李婶儿王虎留下帮忙收拾院子,村长和里正也没走,他们要做个见证,等着秦敬祖送银子来!

秦月们几个七手八脚的把秦星抬进她的房间去,秦星慢悠悠的对一脸担忧的秦柳氏道,“娘,我没事了,就是刚才觉着有些晕,我现在一点事儿也没有!”其实她现在真的好的很,不仅身体好,心情也好的很,可是,她怕吓着秦柳氏,决定还是慢点来!

“大夫说要一直用药呢,我苦命的星儿…都是娘没用…。”说着话,秦柳氏又要落泪!

“娘,之前胡大夫还说我要死了呢…这不是好好的?您放心,我真没事,您出去招呼村长爷爷们去吧…”秦星有些无奈。

秦柳氏想了想,又仔细看了一眼秦星,确实不像是有大碍的样子,点点头,“那你先好好躺着,月儿你们就在这里守着星儿。”

秦月几个点了头,秦柳氏才出了门。

秦柳氏刚出去,秦星坐起来,“哎哟,憋死我了…。”

看的秦月秦怜古力信儿目瞪口呆!

“秦星,我表现得怎样?”玉芊扬着下巴,傲娇的道。

“二姐,二姐,还有我,我呢,怎样?我嚎的那一嗓子不错吧?”秦钰一脸求表扬的表情像只小狐狸!

秦星竖起大拇指,“厉害厉害,都很棒!一百二十个赞!”

秦月反应过来,“感情你是装的?!”说完狠狠拍了秦星一巴掌,怒极,“你个臭丫头,你知不知道我们会吓死!”

秦星躲过秦月又拍来的一巴掌,“哎呀,姐,别拍了,真拍坏了!”

秦月瞪了她一眼,“拍坏算了!让你坏!”秦怜在一边可怜巴巴看着秦星,又气又急,刚才她可是真是伤心极了!

秦星知道她们是真的吓坏了,连连求饶,“好姐姐,好怜儿,我错了,哎呦,我再也不敢这样了,这还不是为了教训教训那一家子嘛!别气了…。改天我做好吃的给你们吃…补偿你们…”

秦月秦怜破涕而笑,“就你嘴贫!”

几个人商量了下,一致决定还是瞒着秦柳氏,就说是胡大夫诊断错了,反正之前胡大夫也说秦星要死了,今日这也不算什么!

过了大约两盏茶的时间,秦柳氏进来了,还拿着一包银子,整十两,“你们二伯送的银子来的!钰儿,你去胡大夫那里拿药,古力,玉芊,信儿,秦月,你们俩跟我去还昨日借的桌子板凳,顺便赔砸碎的被子碗,怜儿,你在这里照顾你二姐!不能让她有闪失,知道吗?”

各自领了任务,柳氏又嘱咐了几句,各自离去!

等都忙完,天色都黑了。

醉鱼轩的马车来接东子和杨师傅,连晚饭都没用,秦柳氏左一句对不起又一句感谢,杨师傅连连摆手!东子临走到秦星房门口竖了个大拇指,咧嘴一笑,啥也没说,走了!

晚饭时候,柳氏强硬的要求秦星就在屋子里呆着,饭送到床边,一口一口喂着着,秦月玉芊几个吃完饭都跑到在一边儿捂着嘴偷笑,秦星趁秦柳氏低头夹菜的瞬间,狠狠的对她们亮了亮拳头,秦月们几个一致傲娇的扬起头,哼了哼!

秦星很认真的吃完了秦柳氏喂的饭,虽然很别扭,但是她的心里被幸福充盈着,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被人这样爱着,这样宠着。

吃完饭,柳氏问秦钰的药拿回来煎好了没有,花了多少银子。按之前商量好的说法,秦钰咧着嘴很高兴的对秦柳氏道“娘,我去找胡大夫拿药,胡大父说他回去了又想了下,根据二姐的脉象,他弄错了,二姐不需要用药了…。”

“啥?”秦柳氏站起来疑惑的皱着眉看秦钰!

秦钰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也不担心会戳破,他已经给胡大夫通好气儿了,还被胡大夫苦笑不得的爆了两个“栗子”呢!“娘,胡大夫就是这么说的,他还说,二姐应该是体质特殊,所以才这样,让您不要担心呢!”

秦柳氏又疑惑又高兴,“胡大夫真这么说?!…。这胡大夫是咋回事啊…莫非是年纪大了?…不行,我得亲自去问问。”

“娘,大夫都说没事了,您就不要再胡乱想了!”秦月拉过秦柳氏,“娘,您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洗洗早点睡吧!”

秦柳氏看看秦星,还是不放心,摇摇头,“不行,娘去问问,你们就在家里守着星儿。”说罢,朝外走去,她必须去问清楚,担心是钰儿没听明白。姐弟几个对看一眼,随娘去了,反正不去一趟娘也不会安心!

大约一刻钟后,柳氏脚步轻松的回了家,满脸笑容拉着秦星的手,“我的星儿真是福大命大!”转回头看看几个孩子们,又道,“今儿都累了,都早点睡。”

“还早呢,我睡不着,和二姐聊会儿…”秦钰扒着秦星的床架子,不愿意出去,他这会儿正兴奋,可睡不着!

秦怜也难得的有些兴奋,睁着圆圆的眼睛,不愿意走!古力含笑看着秦怜,抿嘴。信儿和玉芊就更不用说了!

秦柳氏瞧着孩子们都不大愿意睡,又看看天色还早,也不强求,对他们道,“不要闹你二姐太晚,大夫再怎么说没事,但毕竟晕倒了,也要注意着点!娘先去睡了!”

这一日,孩子们兴奋,秦柳氏心里也是起伏不定,百转千回!

晚饭听孩子们说了,不怎么和村里来往的林老爷子居然愿意教钰儿和古力习武,她又高兴又意外!男孩子,习武总是好的!她今天也没想到自己现在居然有那么大力气,今日狠狠揍了秦胡氏一顿,她心里很解气,回想起胡氏那惊恐的眼神,还有刘氏和秦罗氏受惊吓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威武的一天!她觉得若是有机会,还要狠狠给刘氏一顿耳刮子,她背地里使得坏最多,别以为自己不知道!

秦柳氏暗暗下决心要好好跟着孩子们练那个什么叫太极的!最起码,关键时候用的上!

秦柳氏躺上炕,看着枕头边剩下的一包银子,还有些不敢置信,这辈子居然还能从老宅人的手里扣出银子来!…这七两银子是赔了程琴王虎他们家的杯子碗之后剩下的银子,本以为还要给星儿抓药,结果一文钱也没出…。看着一包银子,秦柳氏有些发愣,转念撇了撇嘴,想了想那一家子,眼神暗了暗,起身把银子锁到炕下的柜子里。

秦星专门在秦柳氏的炕下弄了个空心的洞,里面放了个铁匣子,专门用来放地契房契和银两!锁好后,泥砖原样放进去,床单放下来,一点也看不出来!锁好银两,柳氏躺上炕睡去,临睡前嘀咕一句,“明儿就用这银子给孩子们买好吃的去!”

秦柳氏这边睡着了,秦星屋子里正热闹,你一句我一句的兴奋的谈论着白天的战况!“二姐,我打二伯娘的那一弹弓怎样?我觉得力道还不太够!”秦钰眼睛发亮的看着秦星!

“我觉得古力那一石子最厉害,哈哈”玉芊盘腿坐在秦星床上,拍着巴掌!

“我倒是觉得秦星左忽右闪给的那几下子最狠!信儿也厉害,我看到二娘的头发都掉了一撮呢,不过,也没见她受伤,咋像全身疼的比大伯娘还厉害?…。”秦月笑着望向信儿道…

信儿捂着嘴笑,摇头,就是不说话!她可不敢说这一招是跟贵人们学的,让人疼,就是看不到伤!其实那些贵人们更毒,拿着细细的针去扎做错事的丫头们,一点外伤都看不出!

“秦星,我想要学你对付秦放的那一招,他的手腕到底怎么了?还有你奶,她的胳膊怎么一直耷拉着抬不起来?”古力笑着对秦星比划!

“秦放的手腕骨折了,大夫医术好的话,疼个两三个月就好了!奶的胳膊脱臼了,明儿请大夫弄上就可以了…。”秦星笑着解释!

“二姐,脱臼是什么意思?”秦钰有些不解。

“呃…。”秦星忽然想起来,现在的人好像都还不知道脱臼,那胡大夫会不会医治呢?…。秦星一挑眉,管她呢,若是不会治,就疼着吧…。

清水村安静下来,老宅的人都无心睡眠,疼痛是一回事,心里疼才是最难受。十两银子啊,秦罗氏红肿着嘴,耷拉着胳膊,不停的念叨,“该死的贱人,贱人,我要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打什么打?你就消停点吧!今天吃的亏还少了?!人也丢光了!银子也去了,还嫌不够?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秦敬祖也气狠了,可又没处发泄,只能一通吼!他晚上回家才看到,身上好几处青紫!

秦罗氏不甘心的抿了抿肿着的唇,嘴巴疼的晚上饭都没有吃,不再说话,眼里的闪烁着恶毒的光…。

胡氏屋里秦放还在嗷嗷叫,“娘,我疼,我疼阿…”

胡氏又急又怒,“你到底是咋了?手腕也没看到伤啊?”

“我不知道,不知道,就是疼,哎哟,疼死我了…”秦放疼的脸色都白了!

“他爹,你快去请胡大夫来看看吧…放儿这疼了大半日了”胡氏踢踢炕上躺着的秦兴业。

“明儿再去,今天哪儿还有银子!”秦兴业闭着眼睛躺在炕上,看都没看上一眼!

说到银子,胡氏缩了缩肩膀,说到底,今天也是因为她砸到了秦星才赔的银子,便低了声音安慰秦放,“放哥儿,你忍着点,明儿天一亮娘就去找胡大夫,你忍着点啊…。”

秦刘氏坐在炕上,秦发业拿了个鸡蛋在她的脸上轻轻滚着,叹口气,“你们这是何苦啊,那好歹也是咱们家老三家媳妇儿,为啥非要这么闹咧!”

秦刘氏白了秦发业一眼,这个男人,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真是个窝囊废!“你知道什么!那柳氏现在发了,我们不去捞点好处,难道让老大家的去?!我可都是为了我们家!”

“娘,你们这么多人都没打赢那几个小贱人?”秦夏满脸的红疙瘩,看着秦刘氏红肿的脸,有些不解!

秦刘氏狠狠的道,“那几个贱人,我迟早要让他们还回来!”顿了顿,又道,“飞儿和冬儿回来了不要告诉他们!”

秦发业点点头,昨天晚上刘氏突然说要秦飞和秦冬去看看外婆外公,两孩子一早就出发了,估计得两日才会回来!这会儿才明白,原来媳妇儿是故意把他们两个支开的…。秦发业叹口气,摇摇头,不再说话!这次吃了这么大亏,总该都消停些了!

村里的人都睡的早,镇上却还是热闹着。

醉鱼轩的二楼雅间,坐着两个身着绸缎,满身贵气,相貌英俊的男子!特别是靠窗的男子,浓黑的剑眉,深邃的眼睛,英挺的鼻子,薄唇,看着手里别有心裁的菜单,唇微微翘起,“你们这里居然有酸菜鱼?还有麻辣小螃蟹?”

“客官,您可真是厉害,您说的这两道菜,刚好是我们店的招牌菜!”小二带着笑,不卑不亢,客气有加。

“那就这两道,另外你再看着安排,我们就两个人!”男子把菜单抵还给小二!

“好嘞,那就给您再来一个炒青菜!两个人就足够了!您稍等!”说完便退了出去!

“青岩,小姐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等小二退出去,男子端茶杯问对面坐着的男子。

“公子!属下已经准备好了,虽然颇费了一番工夫,但总算是按小姐的吩咐都准备好了。明日接上…。小姐,就可以出发了!”一直未说话的属下模样的男子恭敬的道!

“噢?!什么东西还让青岩都费了一番工夫?”男子有好些好奇的看向青岩道。

青岩想起小姐要的那些礼物,不仅有些好笑,“也只有我们家小姐会有这番心思了!”

“噢?那你说说看?”男子越发的好奇!

“要属下备了一套精致的绣花针。一套纯金的头面。一身妇人的绸缎衣裳!还有些什么胭脂水粉之类的,这些都简单。就是小姐要的牛皮筋颇费了些功夫,还有一面约两尺来宽的椴木,最最奇怪的是,小姐要我去找凤爪五斤,公子,你说,一只鸡才两只爪,小姐足足要五斤…。”说到小姐要的那些东西,青岩有些头疼!想自己堂堂男子汉,满镇子找大公鸡,市场买完,又去乡下买,还帮农家捉鸡,…。摇摇头,想起就满头汗!

男子轻笑,“确实有点意思!”轻饮一口茶,看向窗外,想不到,这青水镇并没有想象的那般贫困穷迫。青山绿水,寒暑分明,气候宜人,挺不错的!

“公子,明日,您不去接小姐吗?”青岩轻声询问!按公子对小姐的疼爱,应该会亲自去接才是。

男子看着手里的茶杯,“我明日还是不去了!我们来南璃也有些日子了,这里是赫连明轩的地盘,保不齐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已被盯住了,那家人只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就不要太引人注意了!”

“还是公子想的周到!”青岩细细一想,又道,“不过,这赫连明轩看似有了自己的封地,可这山高皇帝远的,以后,怕是也只能做个闲散王爷了!”

男子微微笑了下,“你以为做个闲散王爷很容易?!也要看他的那几个兄弟能不能容下他!几年前我曾在南璃宫宴上见过他,貌似不起眼,但是,照我看…。他才是头真正的狮子!”

“公子,那为什么?…。”青岩不解,既然是头狮子,为何还被赶到了这样偏远的地方?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有的人觉得权利是最好的,有的人觉得财富才是最好的,还有人,追求的只是悠闲自在的生活而已…而且,很多事情,可不能只看表面!”男子看着窗外忽闪忽闪的灯火,眼里有一瞬间的失神。

“公子,…那您是说,这位贤王,他所追求的,就是这种悠闲的生活?”青岩还是有些不解,生在皇家的皇子,居然还有不喜欢权势的?!

“呵。那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过这种生活了…。生在皇家…。想要过这种生活,那是多么的奢侈…。”男子轻笑一声,淡淡的语气里充满了讽刺!

青岩看着公子有些伤怀,又有些无奈,还有些不屑的表情,皱了皱眉,公子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的公子野心世人皆知,为了权势不折手段,为人狂妄,从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和言细语的和自己谈论这么多,对小姐也压根不像如今这般疼爱有加…。可是,自从两个多月前中毒醒来后就如此了,当然,比起从前的公子,他更喜欢现在的公子!也许是死里逃生一次,想明白了太多。青岩当然也明白公子话里的意思,一个皇子,就算到了封地,他也是皇子,有继承大统的资格!

说着话,小二端上来一盆酸菜鱼,酸菜的淡淡酸味,还有辣椒花椒的香味,一起扑鼻而来。

看着小二放上桌子的那一盆酸菜鱼,青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觉得不大好意思,抬头去看公子,却见自家公子眼都直了,他从没见过公子这般模样…

男子确实眼都直了,他有些恍惚,如在梦里,又如是上辈子…。拿起筷子,轻轻夹起鱼片,抿上一口,突然闭了上了眼,轻喃一句,“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

青岩没听清公子嘀咕的那一句,但是看表情,他知道,应该是极好吃的,拿起筷子,也夹上一口,这一口之后,便再也停不下来…从公子醒了之后,只要无外人在场,他们从来都是一同用饭,刚开始他也不习惯,可现在,他已经完全毫无障碍,吃的比公子还欢…

夜已很深,除了偶尔有蛙鸣,狗吠,都已陷入了沉睡!

青水村,秦星房间里,还亮着晕黄的灯芯,玉芊在踌躇了半晌后,又摸进了秦星的房里。

秦星靠在床头,瞥了摸进来的玉芊一眼,“我就知道你要来找我,说吧,有啥事?”

玉芊睁大眼睛,“你咋知道我要找你?!”

“你那一会儿想说一会儿又不想说的样子,是双眼睛都能看出来好吗?”秦星撇撇嘴,不屑的道。

“好了好了,你厉害!”玉芊烦躁的挥挥手,和青岩约好的日子就是明天了,她觉得,她还是应该和秦星说明白。她真心当她们是家人,是朋友,不应该这样欺骗隐瞒他们!顿了顿,抬头看向秦星,“秦星,我有事跟你说!我明日就要走了,我家人,找来了!”

“过来坐下说吧!”秦星愣了下,点头,拍拍身边的空位!她估摸着,说的事应该和她身世来历有关!

果然,玉芊一屁股坐下,腿一盘,对秦星正色道,“秦星,我其实,姓姜!”

秦星点头,似毫不意外,“继续。”

玉芊也不绕弯子,她既然想好了要告诉秦星,也就不隐瞒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姓姜,也不是南璃人,我是上雄人,上雄皇室七公主!姜玉芊!”

秦星呆了呆,她想到她或许是某个达官贵人,甚至王爷家的小姐,可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个公主,还是别国公主!只一会又释怀了,从那颗夜明珠就可以看出来,那不是一般贵人可以拿出来的,还能毫不犹豫的送人!

姜玉芊看秦星只呆了一瞬就恢复了自然,自嘲的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悲凉,“其实,我这公主,和一般人家的小姐们也无二样,或者有时候还不如那些小姐们!”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她虽然不曾接触过,宫斗剧也不感兴趣,但是,从来都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况是那个最高权势的皇室。

“我哥哥是上雄的二皇子,一个多月前,刚被立为太子!”说起自己的哥哥,玉芊脸上浮起笑容,“哥哥很疼我,虽然在一起的时候不多,毕竟他是皇子,有他的责任。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嬷嬷在照顾我,还有信儿,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就像姐妹一般!”

“那你娘呢?”太子啊,秦星砸砸舌,还真够厉害的!能做太子,他们的母亲应该也是个厉害人物!可玉芊平时上山下河的模样,怎么也和千金娇躯搭不上边。

玉芊殓下眼眸,声音里带着淡淡悲伤,“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而且,我娘只是个小小的宫女!皇后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公主,在我娘去了以后,把我哥接到了他的宫里,那以后,我就一直和嬷嬷还有信儿生活…。”想起那些日子,过的连宫里最底层的丫鬟都不如,若不是有哥哥时不时的照顾一些,还有她一直积极乐观的心态,早就被折磨死在了那深宫!自嘲道,“我现在连我娘什么摸样都快忘记了!”

秦星心里跟着一阵难过,她几乎能想象,在那样一个权势能碾压一切的地方,两个半大的孩子,加上一个老嬷嬷是怎样过活的!轻轻拍了拍玉芊的肩膀,想安慰安慰她。

玉芊抬起头,脸上扬起笑,“我那时候其实一点也不觉得哭,饿肚子,挨冻,我都觉得没什么,我有嬷嬷,有哥哥,还有信儿,有什么好怕的呢!”

秦星为玉芊的乐观动容,在那样的环境里,还能养成如此乐天的性子,她佩服,也感叹,“那你爹…。呃,皇帝呢?不管你吗?”

玉芊眨眨眼,看着秦星,噗嗤笑了,“秦星,你可真是…。那可是皇帝啊,他的后宫里,像我这样的公主有多少个,恐怕他都不知道,又如何会管我?!其实,我很多时候是很羡慕你们的,哪怕你们现在是没了爹,可是,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你们享受到了他给你们的爱,可是,你信吗?十四年来,我从来就没正面见过他。直到一个月前,我的哥哥,做了太子,在宫宴上,我才第一次看到正面的所谓的父亲!”玉芊想起好几次偷偷躲在御花园里满是刺的荆棘丛里,只为看一眼父皇。还有一次爬上屋顶,只为看一眼路过的父皇却摔下了屋檐,差点摔断了腿…。忽闪的眼睛看向秦星,“秦星,其实我真的好羡慕你!”

秦星笑着点头,她也觉得她很幸运!虽然没有父亲,但是有母亲的爱,姐妹兄弟的爱,她已经很满足了!

“那你怎么到南璃来了?”秦星问她。

玉芊得意的扬起下巴,“哥哥搬进了太子府,向父皇要求让我也搬过去,我便也住进了太子府!立太子不久,父皇不知道给哥哥下了什么密旨,反正就是哥哥来了南璃,我从来没有离开过皇宫,这次哥哥出来,我便偷偷躲在他们的货物里,跟了出来…。”玉芊捂着嘴巴,想起哥哥发现自己躲在大木箱里的惊讶表情,就忍不住好笑!“然后我们一路走暗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我觉得很枯燥,就和信儿悄悄的脱离了他们的大部队!”

“暗道?”秦星敏锐的捕捉道玉芊的话!

“应该是吧,反正我也不太清楚,从长崎上了岸以后,就进了山,没多久,就进了一个类似暗道的山洞,能容一辆马车通过!我和信儿从一个岔路出来后,就到了咱们这个后山…。出来的时候天黑漆漆的,我和信儿也搞不清楚方向,又怕哥哥发现了逮回去,便沿着河道走,然后一晚上也没睡…。再然后,就遇上了你们!”玉芊慢慢的向秦星讲述。

秦星记起那日初见到玉芊的样子,怪不得显得有些狼狈的!“你是说,你从暗道里出来,就到了咱们后山?!”

“对啊,我和信儿不认路,就胡乱选了个岔路口,结果一出来就是咱们后面山上!我后来上山捡柴的时候去看过,那个洞口还挺隐蔽的!”玉芊点头!

秦星大致明白了,应该就是发现燕窝的那个洞…。那个洞里居然是暗道?!“你们从长崎到这里走了多久?!”

“大约四五日吧,四日还是五日,反正那里的暗道隔几十里就有个很宽敞的地方,能供人休息…也不知这暗道是什么人留下的,在里面行走,居然一点也不感觉到闷!”玉芊撅着嘴,有些不解。

“四五日?”秦星惊到了,她之前从刘先生那里借的一本南璃游记上有记载,从长崎到青州,最少也得行上十天半月的时间,他们走的这条暗道居然只需要四五日…。?这太可怕了,知道这条暗道的居然还是别国太子!若是战争时代,敌军完全可以直捣腹地啊!…。秦星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秦星,秦星…。”玉芊看秦星发起呆来,推了推她。

秦星看着玉芊,严肃的道,“玉芊,你知道你哥哥他们倒南璃来做什么吗?还有,这条暗道,是通向哪儿?”

玉芊见秦星忽然严肃起来,也正色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说,要到南璃京城去。暗道通向哪儿,我也不知道,我和信儿半道就出来了…”

秦星低着头,若有所思,决定一定要抽时间去看看那暗道!南璃会不会和上雄打仗她不关心,她关心的是,若是打仗,她的家人该怎么办!自古两国交战,最受苦的就是百姓!

秦星迟疑的问玉芊,“玉芊,你哥哥人怎么样?”若是好战分子,那可真是危险了!

“我哥啊,英俊潇洒,温和,细心,学识渊博…。”提到哥哥,玉芊板着手指,瞬间变成个乖乖女!

“我不是问这些!我是说性格!”秦星拍掉玉芊板着的手指,看着她!

“性格啊,说实话,哥哥被皇后带到她宫里的时候,我还只两岁呢…真正和哥哥一起生活,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以前都是嬷嬷给我说,哥哥送东西来了,哥哥派人来看我了…。其实,公主和皇子,是不可以住一个宫里的,可是哥哥坚持,父皇也拿他无法,我当然也愿意啊。我哥哥性格温和,对下人也好,对谁都和颜悦色的!更重要很善良呢,太子府,收留了好几个没爹没娘的孤儿…。”玉芊看着自己的手指,其实,对于之前的十几年里,对于哥哥的印象,就仅仅是那些填饱肚子的冷馒头,还有偶尔几件破旧的粗布棉袄…但是那已经足够了,哥哥就是支撑她挺过那些最艰难日子的动力!

秦星听玉芊形容的上雄太子,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样一个能收留孤儿的太子,应该不是好战分子吧!可是,人一旦尝到了权势的甜头,难保不会改变…。以前他只是个皇子,还是个没有母妃的皇子,现在却做上了太子,手段一定是有的,若是再加上一点野心…。

秦星忽然觉得,她原本想要赚点银子安稳过日子的想法要改变了,她必须使这个家更强大。没有权势,就靠财富,巨大的财富,也是能保护家人的一种直接有效的方式!而且有了财富,说不定,也会有权势攀附过来…。

秦星定了定神,看向玉芊,“你明日就要走了?”

玉芊眼里闪过落寞,“嗯,哥哥在镇上等我…明日,我们就要启程回上雄了!这一回去,不知道,又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们了…”玉芊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或者,再也见不到了。”像她这样的公主,最后的命运,无非就是与他国联姻,或者为了滚固皇室权利,嫁给某个王孙贵胄…。

秦星看明白了玉芊的心思,轻轻叹口气,第一次主动拉过玉芊的手,“玉芊,你曾经给我说过,这一生很短,人活着本来就很累,所以一定要好好活,好好过!那么,我想对你说的是,人,不仅要好好活,还要为自己活,随心而活!”

玉芊红着眼,紧紧抱住秦星,“秦星,谢谢你,谢谢你真心当我是朋友!”哥哥没做太子前,除了嬷嬷和信儿,她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哪怕她是上雄尊贵的公主!哥哥做了太子后,她住了太子府,不论是宫里的贵人娘娘,还是婢女侍卫,都对她恭敬有加,她却总感到虚伪。后来,她遇见了秦星一家子,她们对她如家人般,她在秦柳氏身上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柔,在秦月秦星们身上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秦星一时也感慨不已,想到自己的前世,不禁道了一句,“玉芊,其实,我们是同类人!以后,我们都要好好活,好好过!”

玉芊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重重的点点头“嗯!好好活!”

秦星等玉芊平复了一会儿,帮她擦干眼泪!“我等你再回来看我们!杯子我取回来后,会收好,等你回来用!这里的屋子,永远有你的!”

玉芊又红了眼眶,点点头!

秦星想了想,又道,“明日,这些关于你的身世,就不要和娘她们说了,免得她们担心你!你就说,你做生意的哥哥找到你了,所以你要走了…”

玉芊点点头,她其实也是如此想的!她就只是玉芊,迷路找不到家人的玉芊而已!

两人合衣躺在床上,又说了一小会儿话,慢慢睡着了!

听着玉芊均匀的呼吸,秦星心思起伏,半晌,轻轻叹了口气,沉沉睡去!

------题外话------

今天1月18号哦!这章是108章啦!还是入V的日子,哎呀,真是个好日子啊!

首订活动正在进行哦!

订阅的亲,记得留言啊,前十名,200字以上的留言,有潇湘币奖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