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后宫争斗/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辉骑马匆匆回到京城,直奔皇宫,一路冲进延庆宫!

庆妃正在延庆宫用早膳,她在康顺帝寝宫前候了一个时辰,也没让进去,便回了延庆宫,再做打算!此时见明辉突然进来,柔了表情,“辉儿,你去哪儿了?可用膳了?来,和母妃一起用早膳!”

明辉摆摆手,一屁股坐到庆妃对面,盯着庆妃的表情,“母妃,您为何突然答应我去青州?”

庆妃低头喝粥的身子一顿,显然没想到明辉会问这个问题,眼里闪烁了一下,又恢复自如,“还不是看你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怕你心里对母妃有气,才答应的啊!”边说,边拿过一旁婢女托盘上放着的毛巾,轻轻擦了擦嘴!

“母妃,您可知道大皇兄和三皇兄都一致求了父皇要去送四哥去青州?”明辉盯着庆妃,难得的正色表情!

庆妃擦嘴的手滞了滞,笑着道,“我知道啊…不就是想着他们俩都去青州相送,若是母妃不答应,不是会更让你气母妃?!”

明辉点点头,觉得母妃说的都合情合理,不知什么原因,就感觉松了口气!想起四哥,撇了撇嘴,“唉,可惜父皇这一病,谁也送不了四哥了!好在我刚才追出去,四哥还没走远!”

“你刚才去送你四哥了?”庆妃站起身,端起漱口水,看向明辉!

明辉脸上有些无奈,“是啊…四哥兄妹俩这一离京,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不过,也顺便传了父皇的旨意。”

“你父皇的旨意?何旨意?”庆妃心里一紧,放下漱口水,紧张的盯着明辉!

明辉奇怪,“母妃,你怎么了?”

“没事,不是你父皇病了吗?母妃不是担心嘛!”庆妃掩饰的摆摆手,又似无心的道,“什么旨意啊,还让你跑一趟!”

“也不是专门让我跑一趟,是我去送四哥,顺便传的旨意,就说让四哥即时前往青州,估计是怕四哥担心,知道父皇病了又赶回来!唉,父皇也真是的,明明心里在乎四哥的,可总是对他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还让他去那么远的地方…。”明辉一个人自言自语,有些想不透,想到给四哥的那块虎符,又高兴起来,“母妃,父皇其实真的是心里有四哥的,根本就不是不重视他,今日还把青州的兵令给四哥了…”

一直细细听着明辉絮絮叨叨的庆妃忽然拔高声音,“你说什么?青州兵令?!”

明辉吓了一跳,蹦起来,看向面色变得阴郁的母妃,急急的道,“母妃,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庆妃没搭理明辉的话,凌厉的又问了一边,“你说你父皇把青州兵令给了赫连明轩?”

明辉不知道为何母妃一下子变成这样,心里咯噔一下!在他心里,母妃一直是和蔼可亲,美丽温柔的,虽然有时候对自己很严厉,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温柔的…他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母妃,心里忽然有生出些丝丝凉意来,呐呐的说不出来话,只能不自觉的点点头…。

庆妃心里啪嗒一声,似有什么断了,又似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轰然炸开!呆呆的坐在贵妃塌上,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明辉瞧着母妃如此摸样,惶惶的去拉庆妃的手,“母妃,母妃,。您怎么了?”

林嬷嬷在一边看如此情形,连忙扶着庆妃,转头对明辉道,“七殿下,娘娘只是没有睡好,陛下龙体有恙,娘娘心有不安。无碍的,殿下先回府吧!”

明辉深深的看了一眼母妃,点点头,转身出了延庆宫!

“啊…。”明辉刚离开延庆宫,庆妃红着眼睛,站起来,将桌上的膳食全部扫到地上,伺候丫头们纷纷大气不敢出,上前跪下收拾砸碎的碗碟!

嬷嬷扶住庆妃,“娘娘!”转身沉着脸,对丫头们道,“你们先行下去,一会儿再来收拾!”

等丫头们都下去,殿中只剩下庆妃和嬷嬷二人!

“嬷嬷,你听到没有?你听到没有?他居然!居然把兵令给了那个孽子!”双手紧紧抓着李嬷嬷的双臂,眼里透露出不可置信,嘴唇哆嗦着,“兵令,兵令啊!他不是一直不重视他吗?一直对他不闻不问吗?为何,为何啊?!”越想,庆妃的心里就越发的骇然,眼里的杀机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的凶猛,“嬷嬷,那个孽子,留不得,留不得!快去,去,把父亲找来!快去…。”最后一句快去,几乎都是吼着发出来!

“娘娘,您先稳着些,先不要慌!”李嬷嬷扶着庆妃,低声劝着!

“我怎能不慌?如何不慌?!”庆妃嚯的站起来。她不仅心慌,更心急!那兵令代表着什么,作为南璃的妃子,她如何不知!?南璃的兵符以防拥兵者自重,以兵造反,自平顺帝开始,这兵符都是由每代皇帝自己掌握,从来没有给过任何旁人!遇上外敌来犯,这兵符也只会给带兵的将军,战事一毕,便立即返还!南璃建国几代皇帝,还从未有任何皇子有机会拿到过兵符!可现在,康顺帝居然把兵符给了赫连明轩!而且还是青州的兵符,青州虽然贫瘠,但是地广,有两个临近别国的边陲,驻兵比其他地方都多!现在这青州是赫连明轩的封地,又得了兵符,这如何能让庆妃不慌?原来,那一切都是假象,什么不受宠,什么不受重视,都是假象!

庆妃越想越恨,越想越发狂,疯狂的乱砸一气,李嬷嬷拦都拦不住!

“那个贱人死了,跟我争不了了,现在他的儿子又来和我的儿子争!他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他死,必须死!…。”终于砸累了,殿内已经一片狼藉,庆妃呆坐在散乱的碎物中,周身都散发着阴鹜的杀机!

“娘娘,娘娘…”李嬷嬷心疼的扶起庆妃,叹口气,整理好她的衣衫,又扶了扶她的发髻,慢慢将她扶到内殿坐下。“娘娘,您且小歇片刻,我去请御史大人!”

庆妃扶着额头,阴狠的盯着地面,不说话,眼前却浮现出林雪莹那端着盈盈笑意的脸!

十九年前,庆妃也还是青春洋溢的年纪!对英俊威武的康顺帝深爱不能自拔!康顺帝对庆妃也算有宠有爱,哪怕还没有子嗣,还是封了妃,比起皇后,萧妃,也不遑多让,算是雨露均沾!

后来,康顺帝出巡了一次回来,带回来林雪莹,百般宠爱,直接封林嫔,赐住碎玉轩,还在那碎玉轩里种满了林嫔喜欢的月季,一年四季,都开的如火如荼!一个月里,除了初一十五,日日歇于碎玉轩!

那时的庆妃嫉妒林雪莹,甚至恨她。不仅因康顺帝对林嫔的独宠,更因为她自己进宫两年,却还无所出!而林雪莹却在进宫不到一月,便怀上了龙种!她日日心痛难过,林雪莹不如她美貌,也不如她出身高,可是,却偏偏得了康顺帝的心!她不甘心,为了接近康顺帝,一边恨着林雪莹,却又一边假意和她做姐妹!

林嫔不疑有她,又性子爽朗,真心以姐妹相待庆妃。

庆妃也如愿在碎玉轩无数次的见到康顺帝!看到康顺帝对林雪莹的种种,却让她更加的嫉妒,更加的恨!然而,让庆妃暗自高兴的是,林嫔在不到三个月的时候,不知何原因小产了!而打那以后,康顺帝便渐渐冷落了林嫔,几个月不去上一回碎玉轩!庆妃一直还是以好姐妹的姿态劝解林嫔,心里却只想去瞧瞧林嫔日渐消瘦,郁郁不得欢的摸样!

康顺帝又恢复了在后宫雨露均沾的状态,对庆妃也似更多了几分关怀,让庆妃暂时的忘了心里对林嫔的恨意!她开始觉得,帝王的心,最是琢磨不透的,后宫里的女人,是没有谁会独宠一辈子的!只要抓住机会,再大的恩宠又如何,没有了新鲜感,一样可以随时冷落!

林嫔在进宫第二年,还是生下赫连明轩。后宫多少眼睛盯着碎玉轩,康顺帝也只是赏赐了和其他妃嫔一样的物品,而且,并没有封妃,这让后宫的女人们的心里渐渐松下心房,一个不受宠的嫔,就算生下了皇子,也没有子凭母贵,想来,也难以成大气候了!

特别是庆妃,她不再隔三差五的去装姐妹情深的样子,她忙着调理身子,吃各种她父亲从宫外弄来的偏方,挖空心思的想要怀上一个龙胎!终于在林嫔生下赫连明轩两年后,生下了赫连明辉!

庆妃生下明辉后的多年里,还是继续和林嫔虚伪的交往着,一面劝解,一面对林嫔不得宠,还有赫连明轩不受重视的状态暗自欢喜。却在一日黄昏时分从碎玉轩小坐后出门时,发现了林嫔寝殿窗外的地上有几道鞋印,那鞋印一看,庆妃便知是康顺帝的脚印!庆妃爱康顺帝,康顺帝从头到脚,喜好什么,衣裳尺寸,样样知道的精细!她看着那几道鞋印,握紧双手,不动声色回了延庆宫,吩咐了李嬷嬷,找了个小太监,日日盯着碎玉轩…。然后,得到了一个让她几乎心碎的消息…。陛下表面冷落了林嫔,暗里,却时常去碎玉轩,哪怕只是在碎玉轩外站立片刻,也是每日必去!而林嫔,竟并不知晓…。

庆妃对林嫔的恨意越积越深。在一日康顺帝歇息在延庆宫庆妃的身边,却在半夜里轻声喊出了林嫔的小字,“雪儿”时,恨意达到了顶点…。这声雪儿终于让庆妃对林嫔动了杀机。知道林嫔再次怀上了龙种,已经是她怀了快五个月的时候,林嫔本来瘦弱的身子,竟然让庆妃没有看出来!此刻的庆妃,也再次怀上了龙种,她一边小心养胎,一边费尽心思想找机会除掉林雪莹!

在林雪莹生产前,李嬷嬷拿了父亲从宫外找的民间偏方,药性霸道,只要吞服下去,便能制造出血崩的假象。一尸两命,是她想要的结果!

事情很顺利,两个接生的产婆都是庆妃安排下的人,从林嫔发作开始,她便焦心的在延庆宫里等着结果,那日却不知怎么口渴的厉害,水喝了一杯又一杯,在如厕的时候,脚底一滑,失去了知觉!

似是注定的,在林嫔还未生下明瑶的时候,康顺帝被延庆宫的下人请去了,御医们也都汇集到了延庆宫,全力救护庆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孩子却终究没保住!康顺帝在延庆宫追究责任,清查原委,而林嫔在碎玉轩,生下十三公主,血崩而死!

庆妃醒了以后得知自己的孩子没了,又得知林嫔死了,呆愣了好半晌,她几乎都以为这就是报应,是林嫔带走了她的孩子!可是,下人却在厕房前发现了地上的一水渍…李嬷嬷又私下问了其他宫里的膳食,都并未觉得咸…。

虽然,后来,一个小丫头承认是自己不小心冲刷马桶时不小心弄湿了地面,但是庆妃明白,一定是这宫里的哪位娘娘做的好事!宫里的皇后,萧妃,都只有一个儿子,她们如何会让她生下第二个儿子?!还有那么多的女人,她们随便哪一个都不想她生下孩子!庆妃的心里太明白了!却并不继续追究,还在康顺帝面前求了情,让那个弄湿了地面的丫头,得了个全尸!

庆妃这么些年,每每想起那日在延庆宫里,听到太监来报说林嫔殁了时康顺帝的模样时,她的心就如撕裂般疼痛!那种绝望,无助,自责,后悔,痛恨的摸样,让庆妃死都忘不了!庆妃当时就哭了,扑在康顺帝怀里,嚎啕大哭,众人都以为庆妃是在为林嫔哭,毕竟,在众人眼里,庆妃和林嫔一直亲如姐妹!只有庆妃自己心里知道,她为自己哭,为失去的孩子哭!她求康顺帝,将十三公主安置到了延庆宫旁的安平殿。庆妃声泪俱下,哭的伤心欲绝,“陛下,林妹妹就这么去了,我一定要替她好好照顾十三公主!陛下,您就看在我刚刚失去了孩子的份儿上,应了臣妾吧…。”

康顺帝应了,此后,十三公主便住进了安平殿,庆妃也时常照看一二。那以后,康顺帝时不时的会到延庆宫里陪庆妃用膳,虽然不常来延庆宫,但每次来,必会到安平殿,抱抱明瑶,甚至陪着明瑶,教她认字,读书!庆妃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好在,对赫连明轩依旧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甚至都从不过问他的功课,也不安排师傅教他习武,婚事更是从来不提,这让庆妃的心又放松了不少。康顺帝对明瑶偶尔的疼爱,也就不那么刺眼了,一个公主而已,再疼爱,也还是要嫁出去!

庆妃独自在寝殿里想着这几年的种种,心里气愤难平,枉她自以为都在她的掌控中,却让康顺帝蒙骗了这么多年!她气恼,她早就应该察觉的,他对明瑶这么疼爱,又如何会真的对明轩不管不问?庆妃忽然想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她又焦躁起来,她怀疑,赫连明轩也根本就不像表面那样无害,他有可能,也在蒙蔽自己,蒙蔽这整个后宫!

她坐不住了,站起来,大喊着,“嬷嬷,嬷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