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伤心离别/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嬷嬷匆匆进了内殿,身后跟着满头大汗的李开明!“娘娘,御史大人来了,奴婢去接了一段儿!”

李开明见到脸色阴沉,略略有些显狼狈的女儿,暗暗吃了一惊,这个女儿自小就非常注重仪表,无论何时,都是光彩照人,夺人眼目,可此时如此摸样,定是发生了大事,上前就要行礼!

庆妃扶住李开明,神色冷酷,“父亲,昨日商量半路截杀赫连明德赫连明晨和赫连明轩的人可还在青州?”

“娘娘?您这是?今日一早,您不是派人到府上说计划有变?”李开明顿了顿,又道,“据老臣所知,大殿下和三殿下,并未一起去青州啊!”

庆妃松开李开明,眼里的狠绝让李开明心惊,“娘娘?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父亲,陛下把青州兵令给了赫连明轩!”庆妃狠狠的一字一句,指甲戳进了肉里却并未觉得疼!

李开明惊得差点站立不稳,“娘娘,此事当真?!”

“当真!明辉亲自交与他的!”庆妃点头,看向李开明!父女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杀机!

明辉出了延庆宫,又去了趟紫宸殿,远远的便看见大皇兄和三皇兄还候在殿外,没有走进,便转身往宫外走去!一路有些恍惚,此刻他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是年纪小,是不学无术,可是,他从小在皇室里长大,又刚经历的刺杀,他如何不知道母妃的眼里那一霎那的杀机!他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去面对!父皇交给四哥兵符,他是打从心里高兴的,若是父皇属意于四哥做太子,他也是十分支持的!忽然,他停住脚步,他想到,也许,他犯下了一个大错!他加快速度,冲出宫门,翻身上马,给了飞火一鞭子,直奔贤王府!他此刻只希望,还能弥补回来!

明轩到了贤王府,叩了半晌,才有人慢悠悠的开了门,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伯,明辉并不认识,也从未在贤王府见过此人,此时贤王府只有他一人,应该就是四哥说的林伯了!留下天磊在外面,他径直进去,林伯也不奇怪,转身关上了门,才弯了腰,行了一礼,“不知孝王一早来府上何事?贤王已经出京了!”

“林伯,四哥临走让我若是有信传于他就来找您,所以我来找您了!”明辉摆摆手,“我写几个字,您帮我传于他!”

“是。孝王殿下随我来!”林伯将明辉引到书房。

明辉拿起笔,思虑半晌,最终落下几字,“兵符引祸,青州小心!”写罢,交给林伯,头也不回的走出书房!

林伯在他身后道,“孝王殿下,贤王殿下临走有交代,若是您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助,尽管来找老奴!”

明辉停下脚步,点点头,转身离去!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飞身上马,奔向白云寺!他需要请上善大师进宫去看看父皇,这个时候,父皇还不能倒下!

萧妃娘娘的昭阳宫里,其兄萧书焕神色沉重,“娘娘,您说,这个时候,陛下是真的病重?!”

萧妃饮下一口茶,慢悠悠的道,“不管是不是病重,明德这个时候也不能离京!”

“可是,娘娘,老臣得知,贤王已经出发青州,若是被他抢先找到…。那…。”萧书焕有些着急!

“兄长!你可是镇国将军家的长子!这种事情,还需要多想吗?”萧妃美艳的脸色闪过一阵很绝,妩媚的做了一个摸脖子的动作…。

萧书焕笑着点点头,这个妹妹,果然是心狠手辣…。

凤仪宫里,皇后刚用完早膳,心腹张嬷嬷在一边儿道,“皇后娘娘,宫外来报,说贤王已经出发去青州了…。”

张岚擦擦嘴角,带着深意的笑,“出发了就出发了,能不能到,还是个问题呢!明晨如今是不能出京,可赫连明德,赫连明辉都不会出京,那两位比我急…。”

张嬷嬷想了片刻,笑着道,“还是娘娘聪明…。”

“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去让父亲安排些人,以防万一!就怕那两位都是绣花枕头,那就不好玩儿了!”张岚漱了口,懒懒的靠在塌上。“陛下那里我们也要盯着!你去派人给三殿下递个话,让他这几日好好在宫里呆着,不许出宫,更不许去花楼!”

“娘娘想的周全!娘娘放心,老奴这就去安排!”李嬷嬷匆匆走出去。

皇后张岚靠在塌上闭目养神,昨日半夜听闻陛下召见御医,连夜去伺疾,却连殿门都没让进,还和萧妃杠上了!想起萧书媛那个女人,张岚轻轻哼了一哼!李庆那个狐媚子,只会装好人,这宫里,哪里会有什么好人…。当年她使人让她流了产,没想到反而让她占了便宜…。把十三公主弄到了身边儿,让康顺帝这些年时常去她的延庆宫!这个狡猾的女人…。

清水村,秦柳氏愣怔的看着面前一堆的东西,有点缓不过来劲儿!看看坐在对面的陌生男子,有些不知所措!“公,公子,您这…这是何意啊?”刚才秦柳氏在院子里扫地,这男子突然就抱着一堆东西进来了!

青岩抱拳,对秦柳氏道,“这位大嫂,您不必惊慌,我是来接我们家小姐的!”

“你…你家小姐?”秦柳氏更疑惑了,又一瞬间想起玉芊和信儿来!“你是说,玉芊?”

青岩愣了下,又点点头,礼貌的道,“正是!这些日子多谢大嫂对我们家小姐的照顾,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家小姐备下的谢礼!”

秦柳氏一听果然是来接玉芊的,心里泛起不舍!这孩子善良,大方,性格又好,她非常喜欢她,虽然她不舍得玉芊,但是想想自己这个农家,又如何留的下一个千金大小姐!她早就知道,玉芊迟早就是走的,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收起情绪,对青岩道,“公子稍等,我去叫孩子们,昨日她们闹的晚了些,今日到现在还未起!”秦柳氏站起来,往后院走!

“娘,我们回来啦!”秦柳氏还只走了两步,院子里传来秦钰的声音!

柳氏疑惑的回身,看到秦月秦钰,秦怜,古力,玉芊,信儿,几个孩子满头大汗的跑进院子!转身迎出去,“你们啥时候起的啊?这是去哪儿了?”

青岩也随着柳氏一起出去,秦星穿着一套紧身的衣服,正把身上负重的布袋卸下来!转身看见青岩,愣了愣,看向玉芊!

青岩疑惑的看了眼装束奇怪的秦钰,又看到她从身上卸下一大袋石头,暗暗称奇,想不到这一个乡下女子,竟然和公子有一样的习武方式!等看到后面跑进院子的玉芊,连忙抱拳行礼,“小姐,属下奉公子之命来接您启程!”

玉芊看见青岩,撇撇嘴,“怎么这么早?!”

柳氏迎过去,看着一个个满头大汗的,“你们这是上哪儿了?星儿一点儿事儿也没了?我还以为你们都还没起呢!”

“娘,我睡了一觉,感觉好极了!今日和往常一样起的!”秦星走到柳氏身边!

“娘,我们今天跑到临水村去啦…。”秦钰说完,还向秦月挤挤眼睛。

秦月一阵羞赧,甩头进屋去洗漱!遇见青岩,匆匆行了个礼,进了内院。

秦星拍了笑的像只狐狸的秦钰一巴掌,知道他就是故意如此说,想混淆柳氏以为他们去找程树了!“娘,就是他们非要跑远点,然后我们就跑到差不多接近临水村了!但是,还没到临水就又返回了!”

“快,都进去洗下,看这一个个满头大汗的!”秦柳氏知道自己的闺女不是不知礼数的,好笑的推着他们,进了内院!

都洗干净出来,秦柳氏指指沙发前茶几上摆的东西,对玉芊道,“芊儿,你这是做啥?婶儿是图你这些物什吗?”

玉芊普通一声,跪下,给秦柳氏磕了个头,信儿也赶紧跪下。

青岩连忙上前去扶玉芊,堂堂公主,怎么能随便给一个普通人下跪?!秦柳氏也吓了一跳,着急忙慌的去扶玉芊,“芊儿,你这是做什么!”

“婶儿,以后您就是我干娘,我给您磕个头,您就认下我这个闺女吧!”玉芊眼眶红红的看着秦柳氏!

柳氏一阵为难,她昨日听玉芊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干闺女,心里是又酸又甜,她喜欢这丫头,也当她女闺女般看待,可她是何种身份,就算她不说,她柳氏也不傻,从她的谈吐举止,还有青岩的带来的这些物件,都能看出她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她怎么敢担当!“芊儿,婶儿…。”

秦星知道秦柳氏的想法,打断她的话,“娘,您就认了吧,玉芊也是真心实意的!”

玉芊连连点头,“干娘,我自小没有娘,您就让我叫您干娘吧!”

柳氏一听玉芊说自小没有娘,心一软,一把扶起玉芊,“哎,干娘应下了,应下了!”

“娘,娘,娘,”一连三声娘,听得秦柳氏心里一阵发酸。看看扑在自己怀里的玉芊,摸摸她的头,“哎,哎,哎!”又看向信儿,“信儿,你也叫声娘来听听!”

信儿红着眼眶,又激动又有些不知所措,看向玉芊,小姐是公主啊,她可以和公主喊同一个娘吗?虽然她也从小就没有爹没娘,虽然她也无比的想要一个娘,虽然她也好喜欢柳氏!“小姐,我…可以吗?”

玉芊笑着向她点点头,信儿连忙兴奋的跪下磕头,“娘!”

“哎!”柳氏一手拉着玉芊,一手去扶起信儿,“快起来!”

玉芊和信儿伏在柳氏的肩膀上不停的喊着,“娘,娘…。”

秦柳氏又哭又笑,摸着两人的头,“傻丫头!”

青岩虽然他觉得公主认下一个别国的农妇为干娘不妥,但这样的这样场面,他也微微动容,但是抿了抿唇,没有言语!

秦月姐弟几个都笑起来!秦星瞄到古力眼里一闪而过的羡慕和落寞,不仅上前笑着道,“娘,您今天又多了两个闺女,不如,再多个儿子吧!”

众人一愣,都看向秦星!

秦星推了古力一把,笑道,“古力,还不磕头?!”

古力脸上一阵泛红,激动的回头看秦星,秦星朝他点点头。古力又看向秦钰,秦钰笑眯眯的看着古力。古力又看向秦怜,秦怜红着脸,羞涩的笑着。古力又看向秦月,秦月也笑着看古力,眼里透着鼓励的目光!最后看向秦柳氏,柳氏柔柔的看着古力,眼里泛着母亲的温柔!

古力噗通一声跪下去,连磕了三个头,嘴巴动了动,眸光发亮!

柳氏伸手去把古力扶起来,摸摸他的头,“乖…”

“小姐,我们要出发了!”青岩看他们又说了一会子话,忍不住开口!

“孩子们还没吃早饭呢!”秦柳氏看向青岩,“公子能否再坐会儿,让芊儿和信儿吃了早饭再走!”

青岩想了想,瞧着公主恳求的目光,点了点头,“多谢大嫂。”

柳氏便进了厨房,玉芊将茶几上礼物一一交给秦月他们!虽然早上跑步的时候,都已经说了,玉芊和信儿今日要走了,也都调整好了情绪,但这会儿到了要分离的时候,还是又都红了眼眶!

一整套各种长短粗细的绣花针送给秦怜,“怜儿,等你学好手艺,一定要给我做衣服!”秦怜眼含着一包泪花接过绣花针,连连点头!

牛皮筋送给秦钰,“钰儿,这牛皮筋你留好,以后用来替换你的弹弓!”秦钰看着珍贵的牛皮筋,沉默着不说话!

纯金的头面送给秦月,“秦月,这是送你的新婚礼物!你成亲的时候,一定要戴!”秦月看着这套纯金的头面,觉得太过贵重,却又无法拒绝!

玉芊拿起一面大的椴木,交给古力,“古力,这是椴木,木头中最软的,你一定要雕一副更大的全家福,不要把我和信儿弄掉了!”古力接过椴木,用力的点点头!

剩下秦星,玉芊提起一个包袱递给她,眼里含着泪,笑道,“秦星,我记得有次我们在河里洗衣服,你给我们说你梦到了一道菜,叫姜辣凤爪,然后说的把我们都口水直流。后来我们一直想要吃这个姜辣凤爪,却都没有找到这么多凤爪…。喏,你看看,是这个吗?这是我送你的离别礼物!”

秦星接过包袱,打开一看,赫然一包的鸡爪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打破了这有些沉重的话别,“玉芊,你这礼物,实在是太别致了…。”秦月他们一看这包白生生的鸡爪子,顿时都笑起来…

都笑够了,玉芊才认真地道,“这次,我来不及吃了,等我再回来,一定要做给我吃!”

秦星也认真的点点头,“嗯,一言为定!”

“玉芊姐姐,你一定要回来看我们啊!我会想你的。”秦钰看着玉芊,浓浓的不舍!

秦怜匆匆进了内院,一会儿拿出两方帕子,“玉姐姐,这是我给你绣的手绢,还有一直蝴蝶没绣完…。等你回来后我再给你补上!”又递给信儿一方,羞涩的道,“信姐姐,这是送你的”…。

玉芊和信儿都十分珍视的把手绢收到怀里,刚收好,柳氏出来喊他们吃早饭!都知道玉芊马上要走了,心里带着不舍,压抑的沉默着用完饭。

吃完早饭,眼看着玉芊要上马车了,又都红了眼眶!

玉芊和信儿站在马车前,对秦柳氏深深的鞠了一躬,眼里的泪忍不住,转身迅速上了马上!

看着玉芊上了马车,秦钰终于忍不住,“玉姐姐,你一定要回来看我…。”

玉芊掀起车帘,泪流满面,向她们挥手…。

秦星圈住秦钰的肩膀,看着马车渐渐远去!

柳氏抱着玉芊给她准备的衣裳,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有思想准备,心里却还是沉甸甸的!孩子们也都沉默着,连午饭都没有正经吃!一直到下午,家里来了贵客,才将玉芊离开的这份沉重扫除!

程家来下聘了,程树的父母带着程树亲自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