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商定婚期/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湘云将程树父母迎进会客厅,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父母亲自去下聘几乎是没有过的,柳氏有些懵。

程树的母亲,程吕氏含笑拉着柳氏的手,“秦家妹子,我是树儿他娘,咱们也知道这样来有些不合礼数!但是,这不是树儿怕又闹些误会,就不好了,所以,我和他爹商量了下,咱们就自己来了!”

秦柳氏这心里就明白了,想来,去年老宅闹的那事儿让程树担心了,了然的笑笑,反正现在这个家里就是自己做主,合不合礼数的,也无所谓了,只要月儿幸福就行!拍拍程吕氏的手,“你们亲自来,这也是说明你们重视月儿,咱们不讲那些礼数不礼数的!”

程树和父亲程学礼相视一笑,松了口气,生怕这一举动让柳氏生了气,责怪他们不讲究!

柳氏招呼三人坐下,秦钰端了茶出来,笑眯眯的放到茶几上,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程伯伯好,程婶婶好!”

程吕氏看着秦钰,对秦柳氏道,“妹子好福气…”

柳氏摆摆手,“不省心呢!”

秦钰在一边坐着,听大人们说话,程树时不时的左右看上一眼,却没有看到秦月!

柳氏瞧程树的样子,笑着道,“星儿她们陪着月儿在后院!”

程树窘迫的低下头,脸红一片!

程吕氏嗔笑道,“这孩子这几日,日日催着我们来….”顿了顿,又道,“我和他爹也是想早些来,只是,不怕妹子笑话,咱们家如今这般光景,其实是真还不敢高攀….”程吕氏看着这大房子,新家具,心里不禁有些发苦!原本听说这柳氏带着孩子们单独过,原以为…..这会儿一看,觉得自己怕是委屈了秦月了!

柳氏刚想说话,程树突然站起来,又噗通跪下去,一脸正色的对秦柳氏道,“婶儿,我知道,我们家现在穷,可我一定会努力的,努力让秦月过上好日子!您看,这是镇上书院的聘用书,我马上就去镇上教书去了,而且书院还给我留了一个小房子,等….等月儿过门儿,我就带她去镇上…”

秦柳氏摆手,“那哪儿成,媳妇儿娶进门,那是要伺候公婆的!男人出外干活儿,带着媳妇儿像啥话!月儿就在家里伺候你爹娘....”

程树满脸惊喜的看着柳氏,“婶儿,您是说,您愿意把月儿嫁给我?”

“傻小子,婶儿啥时候说不答应了?”柳氏笑着嗤了程树一句!

程学礼连忙推了程树一把,“还不磕头叫娘!..”

程树连忙规矩的磕了三个头,“娘…”

“哎..好孩子!”柳氏坐着受了程树的礼,笑着答应了!心里一时是又酸又喜,这和应下玉芊信儿和古力是完全不同的心情!秦月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虽然家里穷,让她受了很多苦,但是却也是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如今要嫁出去了,这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程吕氏也是做娘的,自然知道柳氏的想法,“亲家,你就放心吧,我会把月儿当自己的孩子疼,不让她受委屈!我们也不要她伺候,他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就好!”

柳氏眼里含泪,点点头,“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吃了不少苦,我这做娘的,也觉得对不住她….”

程吕氏听在心里,感同身受,一时两人都摸起了眼泪!

“咳,要我说,树儿娘,亲家,这是高兴的事儿啊!你看,咱们以后多了个闺女,亲家以后就多了一个儿子,多好!”一直没说话的程学礼瞧着两个女人这幅模样,连忙开口劝解着!瞧她们好了点,又道,“亲家,我们呢,是想早点让两个孩子把事儿办了…..,您看?”

柳氏看看程树一脸期待又紧张的样子,笑着点点头,“行,那咱们就定个日子,把事儿早点办了!”秦柳氏也不仅仅是因为程树的心急,昨天秦罗氏要她把月儿的婚事退了的话她一直放在心里,她担心她们不死心,又闹出什么事来!

柳氏转头对秦钰道,“钰儿,去把你大姐叫你出来给你程伯伯程婶儿见礼!”

秦钰便连忙进去叫秦月出来!

秦月从程树三个进院子就一直呆在房里,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虽然秦星和秦怜都陪在一边,她也还是紧张!此刻秦钰来叫她,她踌躇着有些不知所措!

秦星拉着秦月的手往外走,“姐,那以后也是你的爹娘,要和你一起生活的!还有一个是你以后的夫君,要生活一辈子的人,有什么好紧张的!”

秦月深深吸口气,点点头,是啊,有什么好怕的!随秦星秦钰一同到会客厅,见到程树,脸一红,又看到两个中年人含笑的看着自己,落落大方的行了一个女儿礼!秦星和秦怜也跟着行了一礼!古力也一样弯腰行了礼!

程吕氏含笑的点点头,伸手拉过秦月,越看越满意,身材高挑,温婉大方,怪不得自家儿子一直心心念念!“月儿,我是树儿他娘,以后,你也得叫我娘了!”

秦月低着头,脸红的不像话!

程树温柔的看着满面通红的秦月,傻傻发笑。虽然还是第二次见秦月,但是她的样子一直在他的心里!

秦柳氏带着欣慰的目光看着秦月,“月儿,你程家伯母说想让你们早点成亲,你愿意吗?”

秦月偷眼瞧了眼程树,见他一脸期待又紧张的模样,低着头,轻轻点了点,随即又抬起头,看向秦柳氏,“娘….”

秦柳氏知道秦月的心思,她是怕她嫁了,家里没人照顾她和几个小的…

秦星站在秦月背后,扶着秦月的肩膀,“姐,你就开开心心的嫁,家里你放心,有我呢!”

秦月又拿眼去瞧程树,程树也深情的看向秦月。秦月脸一红,羞赧的再次点点头!

程树激动的拉着吕氏的衣袖,“娘,月儿答应我了!”又看向程学礼,“爹,月儿同意了!她同意了!”

柳氏彼时又是欣慰,又是酸涩,看看秦月,又看看程树,这两个孩子也真是不容易!

程吕氏更是又是欢喜,又是激动,眼眶红红,想起程树去年来提亲却被拒了后那伤心难过的摸样,心疼的看了看程树,点点头,“我的树儿要娶媳妇儿了!”

程学礼是个话不多的中年人,满脸笑容的看着程树,激动之色难掩。

“树哥哥,那以后,你是不是就在镇上书院教书了?”秦钰站到程树身边,仰起头问道。

“正是的,下月初就去学院了!老夫子回去安享晚年了!张院长觉得应该多用年轻的先生,所以老师就推荐了我....”程树微笑的看向秦钰!

秦钰高兴的蹦起来,“那太好啦....娘说准备送我去镇上书院念书呢!以后我就可以跟着树哥哥念书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是应该去读书!钰儿可要用功!”程树摸摸秦钰的头。

“嗯,我一定好好用功,我要考状元呢!”秦钰满脸坚定的神色。

“好样儿的!有志气”程树竖起大拇指。

程学礼和程吕氏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浮起一阵愧疚,若不是受家里所累,程树也该是有大好前程的!!

程家父母的满怀愧疚,程树脸上却是一片坦然,丝毫不见有何埋怨....

两家人商量好冬月初八的婚期,只待程家回去找人看了日期便最终定下来!

秦星和秦柳氏的想法一样的,虽然不舍大姐嫁出去,但是以免老宅的人不死心,还是早定下比较好。

商量好日期,又商量好其他的事情,天色眼瞧着不早,柳氏留程家用了晚饭再走,程家父母也不拒绝,婚期一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没必要客气!

柳氏笑着让秦钰去把程琴母女三个喊来作陪,秦钰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便领了程琴和程媛媛来,秀秀还在村学堂。

程琴一进门就瞧见程树,就道,“呀,真是好俊俏的少年郎!和我们家月儿真是般配呢。”

说的秦月羞得抬不起头,程树倒是大方的紧,双手抱拳,弯腰行一礼,“谢谢婶婶夸奖。”

程吕氏笑得温柔,拍了程树一巴掌,“你这小子咋一点也不谦虚....”

程琴摆摆手,“程家姐姐,要说,咱们还是一个姓呢,这也算是自家侄子了,婶子说的实话,有啥好谦虚的!”

程吕氏便笑道“他爹,以后,咱们以后在这清水村不仅有亲家,也算是有妹子了。”

程学礼憨厚的笑着,“那感情好,以后,咱们树儿又多了个婶子。”

大人们说笑着,程媛媛拉着秦月出了院子,秦星和秦怜也跟着出去!

程树眼看着秦月出了院子,坐也不是,追也不是。秦钰和古力一边拉一只他的胳膊,“走,树哥哥,我们也去,咱们去河里捉螃蟹来吃....”

程树看看程吕氏,又看看秦柳氏,柳氏对他笑着点点头,程树便高兴的抬脚追出去!

“月儿,你就要嫁人啦?真快啊!那程树看着还真不错...以后,你一定要幸福啊!”程媛媛抱着秦月的胳膊,衷心的替她高兴!

秦月嗔道,“还早着呢….你也一定会找个你喜欢的人….”

程媛媛脸一红,拍了秦月一巴掌,“说你呢…咋又扯到我身上来!”媛媛和秦月只相差两个月,按说,也是可以定亲了….“你们是该早些把婚事办了,不然你那作死的奶,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了…”

秦月脸色一僵,想起了秦罗氏那阴沉着脸要她退婚的样子,心里一阵慌乱,忧心忡忡的看向秦星,秦星笑着像她点点头,给她无声的安慰,秦月心里便安定下来。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就觉得有秦星在,就什么也不怕了,笑着对媛媛道,“我的婚事,我娘做主就行了,谁人说的都不算!”

媛媛连连点头…

秦星想的却是,只要那老婆子不想死,尽管来作…..

几个人走到河边,夕阳的余晖照在水面,波光粼粼,河对岸的地里还有在挥汗如雨的人家,秦星站在河边,从春到夏,转眼她都已经来到这里两个多月了….不知道,师兄他….秦星闭了闭眼,她似乎有很久没有想起过师兄了!

“大姐,二姐,我们去河里捉螃蟹吧….晚上做炸螃蟹给树哥哥吃….”秦钰从后面追上来,提着个篓子,高声嚷嚷着!

程树从院子出来,就瞧见站在河边的四个少女,一眼便看到了个子最高的秦月,长发没有像其他女子披散着,而是辫了长长的辫子搭在胸前,站在夕阳的余晖里,眉目清秀,微微发红的脸庞,周身洋溢着淡淡的温暖,看的程树心里一阵发软。

秦月的辫子是秦星给她辫的,一开始她是不愿意的,还没有谁想她这样梳妆过,可是慢慢的,她越来越喜欢就扎这么一条辫子,干活儿方便麻利!

古力用胳膊撞撞有些微微发呆的程树,程树反应过来,对上古力略带促狭的笑容,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两声用来掩饰,两人也向河边走去,程树轻声对古力道,“等你有了心上人,你便也会如此了….”

古力脚步一顿,偷眼去瞧了眼同样站在河边的秦怜,泛红的小脸,波光盈盈的眼睛带着笑,樱桃小嘴轻轻抿着,像一株待放的花苞,盈盈而立,美好的让古力一阵黯然,自嘲的笑着摇摇头,跟上程树的脚步!

一行人下了河,秦钰挽起裤管就要下河,被秦星拦住,“钰儿,不要下去了,这里的螃蟹早捉光了,等会儿你去李大叔家买两斤回来就可以了!”

秦钰一听也对,自从醉鱼轩开始卖螃蟹后,这条河里的螃蟹就被捉光了,只剩下一下小咪咪螃蟹…许多人都沿着河岸越捉越远,柳氏不放心秦钰跑太远,最近好些日子他都没有下河捉螃蟹了!

秦钰一屁股坐到石头上,双脚泡在河里,踢着水花溅起老高…

眼看水花要溅到身上,秦月站起来避开,脚下一滑没站稳,眼看就要摔倒河里,身后一只手迅速拉住了她的手腕,有了支撑的力量,秦月的身子站稳,一回头,却见拉住自己手腕的是程树,脸一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程树急急的问,“月儿,你没事吧….?”

秦月摇摇头,脸羞红一片,动了动手腕,程树才意识到自己还拉着秦月的手,脸一红,却还是小心的道,“我先扶你坐下来,小心又滑…”顿了顿,又道,“拉自家娘子的手,又什么不对的…”

“哟,哟….娘子噢….”程媛媛站在另一块石头上对着秦月挤眉弄眼。

“那我是不是要叫姐夫了啊….”秦钰也跟着起哄….

秦月羞的恨不得钻到洞里去,甩掉程树的手,嗔道,“谁是你娘子,乱说…”

程树瞧秦月的脸更红了,窘迫的厉害,便对程媛媛和秦钰正色道,“不要取笑月儿….”

“哎哟哟,这就护上啦…..”程媛媛捂着嘴笑的可不开支。

秦钰更是拍着巴掌,“姐夫护姐姐咯….”

秦月红了脸,没说话,坐到石头上,拍了秦钰一巴掌,“你再踢水小心我把你丢下去…”

秦钰笑的贼眉鼠眼,偏头看向秦月身后的程树,“我不怕,姐夫会把我捞起来的….”

程树摆摆手,“你姐丢下去的,我可不敢捞….”

话一出,大伙儿又都笑起来…只有秦月又喜又羞…

------题外话------

别着急,别着急,一切都会是最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