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漏网之鱼/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笑闹了一阵儿,秦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程树,“姐夫,我以后要到镇上读书了,三姐也会去镇上学手艺呢!等大姐嫁了你,也会去镇上吗?”

“随你姐…。我肯定是希望你姐和我一起在镇上的!”程树看着羞红着脸的秦月道!

“大姐,你会去吧!还有二姐,你和娘干脆也去镇上吧…。还有力哥哥,你和我一起去书院!”秦钰觉得自己的想法真好,都去镇上,就不会想这个想那个了!

“傻小子,都去镇上,住哪儿!”秦月笑着又拍了秦钰一巴掌!

“钰儿说的也不是没可能,我有想去镇上做生意的打算!”从昨日和玉芊聊过以后,秦星的心里就打起了盘算!看向程树道,“程树,如今南璃的整体环境如何?!”

程树瞧秦星问的认真,想了想道,“如今南璃休养生息多年,经济整体还算可以,但比起上雄肯定要差一些!但咱们南璃的兵力一直以来强,兵力集中,所以,和其他三国,也算互相牵制!”

秦星想了想,又道,“咱们南璃现在立太子了吗?”

程树坐到大石头上,“要说,是该立太子了!可是,怪就怪在,咱们的康顺帝如今五十五了也没立太子!我的老师曾说,康顺帝是位非常明智的仁君!但就是因为太仁,有可能才在皇子中难以取舍!”

“康顺帝的皇子多吗?”秦星跟着问!

“皇子嘛,肯定是多的!不过,我老师曾和我说,如今若是选立太子,必是从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和七皇子中选!他其实比较看好四皇子…。可惜,四皇子封了王,咱们青州就是他的封地!”程树皱着眉道。

“你的老师为何会看好四皇子呢?他认识皇子?”秦星有些不解!

程树笑着道,“因为我的老师以前在皇宫里教皇子们念书,五年前年纪大了,觉得力不从心,便告老还乡,回了青水镇,回来了又闲不住,便又到镇上书院教书,如今觉得再也教不动了,便回家安享晚年去了!他为何看好四皇子,我就不太清楚了,但听老师说,四皇子为人宽厚,沉稳…”

秦星眯着眼睛看着潺潺流动的水,如此看来,如今的南璃正是皇子们争夺太子之位的时期,皇帝年纪已大,皇子们又已成年,必是会有一番夺嫡的血雨腥风!若是此时别国来犯,那可正是好时机…。“程树,你说,若是现在打仗的话,南璃有胜算吗?”

此话一出,程树一惊,秦月媛媛,秦钰古力,包括秦怜也都呆住,秦星见吓着了他们,连忙摆手,“我就闲着无事,随口一说,你们别放在心上!”

程树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星,道,“有没有胜算,我不清楚,但是,若是有野心的别国来犯,此时确实不利于南璃…。康顺帝年纪大了,太子人选也还没定,只怕是…。”

程树未完的话秦星明白,太子人选不定,各路党羽都不能明确立场,若是没有一个一心为国的将军,这仗确实危险!紧紧皱着眉…。

秦钰见二姐紧皱着眉头,以为二姐在担心打仗,安慰秦星道,“二姐,你放心吧,若是打起仗来,咱们就躲到后面山洞里去,谁也找不到我们!”

秦星听到山洞,回身朝后山看了看,她决定尽快去探一探那暗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心里也好有个底!生意的事儿也得尽快弄起来,现在的银子还太少,若是打起仗来,跑路都不够!至于权势的问题,她本想着这个时代,最快速有效的方式就是做生意,做大生意,而后做皇商!那样财富也有了,权势也自然有了!可是,听了程树的话,此刻她觉得,她似乎该远离皇室,万一一个不小心被搅进夺嫡的漩涡里,那可会比遇上打仗更惨烈!

秦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秦月们对打仗的话题也有些沉重,一时都沉默下来!

忽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过来,“哎,我在下面洗衣服呢,你们在这里把水弄脏了我怎么洗!”

秦星转头瞧着河的下游方向的一块大石头上站着两个人,各自端着一盆衣服,是秦夏和村里另外一个和她要好的女孩儿,秦星叫不出来名字!

秦星朝秦夏看了眼,没理会她。

程媛媛瞧见秦夏,脸上还蒙着一块面纱似的手绢,讽刺的笑道,“这秦大小姐跑到这河里来做什么?这脸上还蒙着面,见不得人咋的?”

“乱说个啥!你才见不得人!你们在这里把水弄脏了我在下面咋洗衣服!?快上去!”秦夏仰着下巴斜着眼睛,对程媛媛和秦星颐指气使!

秦星秦月媛媛她们相互看一眼,觉得莫名其妙,这河这么宽,这么长,按她的说法,只要下游有人洗衣服啥的,那上游就不能有人?那边水村,临水村的人都洗不成了…

没人理会她,秦钰有些不高兴,脚又胡乱踢了几下,秦月轻轻拍了他一巴掌,“做啥呢…?”

“我讨厌她…。”秦钰做了个鬼脸,他听到娘和二姐说话了,去年树哥哥来提亲的事儿,和秦夏有关系…虽然他没听明白,但是他又不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钰儿…”秦月有些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虽然她也讨厌秦夏,但是只要她不来招惹自己,随她去吧!

秦钰有些不甘心,想说什么,被秦星拦住,“钰儿,这个世上,你会讨厌很多人,可这些人不可能因为你讨厌就不存在!但是,你可以努力让自己更强大,更厉害,让这些人自动的不敢在你面前出现!”

秦星还不想把老宅做的那些龌龊事说给秦月听,虽然秦月知道去年程树来提过亲,后来因为有些误会而又没说成,但是却始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秦星想着,还是等他们成亲了,再说给她听,免得她心里有疙瘩,她希望秦月在出嫁前,都能开开心心的!

程树听到秦星的一番话,顿时对她刮目相看,点点头,对秦钰道,“钰儿,你二姐说的对,等你有了资本,变的强大,这些你讨厌的人,他们就不够你看的了…。因为你会不屑于理会她们…。”

秦钰认真的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看秦钰认真的模样,大伙儿又都笑起来…

秦夏因为流水的缘故,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一个都不理自己,还自顾说笑,压根不把自己放到眼里的模样让秦夏气坏了!因为她的模样确实不错,秦家在村里是手艺人,比一般人家殷实,秦夏又一直梦想着嫁到大户人家,是以一直觉得自己处处比人高一等,而村里一些和她要好的姑娘也都捧着她,更是让她觉得自己就是大小姐了!“你们都给我上岸去,我在洗衣服!”

“哎哟,我说秦家大小姐啊…。”程媛媛缓缓站起来,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看向秦夏。

秦夏听程媛媛说自己是秦家大小姐,心里一喜,扬起下巴,刚准备开口,却被程媛媛接下来的话噎个半死,“大小姐,这会儿太阳都下山了,你咋才出来洗衣服啊?…你们家咋不请个下人啥的,也免得伤了你这芊芊玉手啊…。”

秦夏一阵气恼,本来她就讨厌洗衣服,那洗衣服的皂荚子最是伤手,可今儿大娘和自己娘都不舒坦,秦冬那丫头去了外婆家,更指望不上奶,这家里就只有她来洗了!挨了半晌,被奶吼了一通,实在是挨不过去了,这才约了个同伴,端着两大盆衣服下了河来…“程媛媛,你什么意思你!你寡妇娘没教你说话要客气点吗?真是没教养!”

程媛媛听她居然扯上自己娘,火气蹿上来,“秦夏,你才是说话客气点!我娘是寡妇没错,可也轮不到你来编排她!”

“哟,我就编排了咋滴?怪不得你一天到晚和这一窝穷酸货在一起的,还真是有缘分啊…都有个克夫的娘…。”秦夏白了程媛媛一眼,扫了一眼秦星秦怜,程媛媛,还有古力。大石头挡住了秦钰秦月和程树。

秦月忍不住了,说啥都可以,就是不能说娘,听罢就要站起来理论,程树按住秦月,自己站起来,转身看向秦夏,“这位姑娘,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何必要牵扯上父母!咱们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有没有教养,可不是光看表面的!姑娘且自重些!”

秦夏忽然看到一个男子站起来,吓了一跳,等看清,居然是个俊俏的少年郎,眼里一热。程树本就生的俊朗,此刻背后夕阳余晖打在身上,在身上渡上一层光晕,眉目间带着淡淡的凉意,更是惹得秦夏一颗芳心乱跳…。一时看的失了神…她从未看过这么俊朗的少年,秦震秦放,都长的不错,可和程树一比,就失了色…

在秦夏身边的女子也是呆愣了一下,又迅速恢复自如,轻轻扯了扯秦夏的衣袖,秦夏反应过来,脸红一片,迅速俯了俯身子,娇羞的行了个女儿礼,“小女秦夏见过公子…。”

程树一愣,有些发懵…低头看看秦月,瞧见秦月眉目间带着薄怒,以为她还在气秦夏说柳氏克夫,连忙蹲下身子,“月儿,你别气了,我来和她理论!”

秦月回头,怒目看向程树,“理论给啥!有啥好理论的!”

程树一头雾水,看看秦月,又看看秦星和程媛媛。只见秦星和媛媛俩人笑的暧昧,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脸上浮起笑意,轻声对秦夏道,“那个女子,连月儿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上!”

秦月一听,脸上的怒气褪去,只剩下一片羞红,心里却不停的泛起泡泡,惹的她是浑身不自在!刚才程树一通说完,她听到没了动静,还有些奇怪,转瞬又听到秦夏娇滴滴的声音,她还有啥不明白的!心里便不知道咋的有了股气…。

秦钰挤着眼眉,低声道,“树哥哥,我大姐好像拈酸了…。”

程树笑起来,笑的格外开怀,秦月却更加窘迫了,锤了秦钰一拳头,“你个坏小子!”

程媛媛也大声笑起来,秦星明白了,秦钰说的拈酸,应该是就吃醋的意思!看看秦夏踮起脚尖满脸带着春色往这边看的样子,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个女的还真是…。若是她知道程树就是她看不上的穷酸秀才,不知作何想…拿眼去看了看窘迫害羞的大姐,还有深情的看着大姐的程树,心里起了个坏点子!

程媛媛偏头一看秦夏的模样,妥妥儿的少女含春图,忍不住开口,“我说,秦大小姐,你就别在那儿公子公子的了,你日后也该叫声妹夫了…。”

“妹夫?”秦夏一愣…有些呆住。那个俊公子是…“什么意思?”她不相信!

“就是妹夫啊!虽然秦月不是你们家人了,但是论起来,你确实该叫一声妹夫的…”程媛媛看着秦夏渐渐变了颜色的脸,翻了个白眼。

“秦月?…”秦夏尖锐的声音传出去好远,秦钰和秦月都皱了皱眉,程树更是眉头夹的死蚊子!“秦月定亲了?我怎么不知道…。爷奶知道吗?”

“我说,秦大小姐,你还真是有意思啊…咱们月儿定亲为啥要让你知道?你可还真是操心啊…咱打个屁是不是也要给你说一声儿啊…。”程媛媛斜着眼看着秦夏说的不紧不慢…

秦夏又急又气,“谁要你打屁…”话一出口,想到那个俊公子在呢,捂住嘴,脸红耳赤的说不了完整的话,“你…。你…。可真粗鲁…。”

“你啥子你嘛…。我是粗鲁,你不粗鲁,你不放屁的吗?”程媛媛叉着腰,看着秦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懒得跟你说!秦月,你出来,谁给你定的亲?!”秦夏一跺脚,直呼秦月!

秦月不打算理会她,坐着没动!

“秦月的婚事当然是柳婶子做主啊…。你可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媛媛最见不得秦夏平日里装模做样的德行,鄙夷的盯着秦夏。

“我不信!你让公子出来,我问他…。”秦夏不甘心!她此刻满脑子里都是俊公子的摸样,满心欢喜。她觉得自己比秦月漂亮多了,各方面条件都比穷酸的秦月好,刚才公子都没有看清楚自己,若是他看清楚了,一定会更喜欢自己,就算定了又如何,自己比秦月好看,他一定会退了秦月!秦夏越想越觉着是这样,捏了捏手心,刻意放柔了声音,又唤了一声,“公子,小女子秦夏见过公子…。”

这一声娇滴滴的呼唤听得程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秦月更是气的直瞪程树,秦钰则是翻着白眼儿…。

秦怜有些着急,觉着这夏姐姐今儿咋这没脸没皮的,伸手拉拉秦星的袖子,秦星慢悠悠的站起来,拦住正想开口骂她的程媛媛,“夏姐姐,你不是就要嫁到镇上去了吗?洗衣服这种活儿,哪儿还能你来做啊?手伤了可就不好了…。”

秦夏正努力惦着脚往程树刚才站起来的方向看,她期待程树再站起来,就能好好看看她了,可却只能看到程树竖起的头发!此刻听秦星如此说,连忙急急的道,“谁说我要嫁人了,我都还没定亲呢,秦星,你可不要乱说!”说完够着又去看,却始终没看到,她看看面前的石头,想着若是跳过去的可能性大不大…

秦夏伸脚试了试,又不敢,这里的水还是蛮急的,又有些深,若是掉到河里,就遭了…。想到掉到河里,秦夏心里又活络起来,若是真掉河里,那她呼救,刚才的公子应该会救她吧?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长裙,天气热起来了,衣裙已经换上薄的了,若是掉下河…。秦夏看着面前的河水,想着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秦星一瞧她那样子,就知她在打什么主意,想程树去救她?还真是会打主意啊!这个连脚都不能随便给陌生男子看的时代,若是曲线毕露,又被抱在怀里,那是长十张嘴也说不清啊…。可是,秦星可以肯定是的,程树是绝对不会去救她的!不过,她也不介意看秦夏出出丑…。昨日教训老宅的人,秦夏没来,漏了她,不曾想,今儿就巴巴儿的送上门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