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秦夏心思/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那是我听错啦?也是,凭夏姐姐的模样,想找个哪样的如意郎君没有啊?只怕到时候爷奶的门槛都要踩破呢…”秦星看着秦夏越听越自得的模样,不禁咧了咧嘴,朝秦钰使了个眼神…

秦钰这两个多月来和秦星是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了,如今听二姐这字字句句捧着秦夏,一开始还觉得别扭,这会儿见二姐朝自己使眼色,估摸着二姐又憋着坏呢,小身板一蹿,便蹿到了秦星身边,朝秦夏一看,穿着一条嫩绿色的长裙,这裙子是她最近很喜欢的,看秦星穿过一次这个颜色,和秦刘氏缠了很久,母女俩又哄了秦罗氏好久才添置的。“夏姐姐,你今儿这身衣裳可真好看…”找不到什么话捧,说她好看准是好的…

程媛媛一头雾水,但看秦夏恨不得翘到天上去的下巴,还有那眼神里看向程树方向的迫切,再傻也明白这秦夏是芳心大动了啊…。“哎哟,我说秦大小姐,您这是在看啥呢…。”

秦月不用站起来也能想的到,白了程树一眼,程树小心的陪着笑,打算站起来,被秦星一句“夏姐姐是在看树哥哥?不如,你过来一起聊聊?”给惊的差点栽到河里去…。

秦夏却高兴起来,“树哥哥?”

“对啊,你这样掂着脚不累吗?你们还不认识了吧?不如过来咱们一起聊天啊…。”秦星一双眼睛骨碌碌转着,一看就使着坏,可秦夏却丝毫不觉得…脸上泛起羞红,“这样…。这样好吗?…。”脚下却在跃跃欲试…

秦星转身像古力使了个眼色,瞄了一眼地上的小石子,古力裂开嘴,会意的笑了,摸了一颗小石子,站起来!

“夏姐姐,你快过来啊,不然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我娘还等我们回去吃饭呢”秦钰看着正在想跳过来的秦夏,催促着!

秦夏一听他们要走了,裙摆一提,抬起一脚跳起来,古力手里的石子轻轻一弹,便飞了出去,正打在秦夏跳起来的右腿弯处,只听啊的一声,秦夏落了水!水本不是很深,只没过秦夏腰部,但水流稍急,她一个没站稳跌到了水里…。

“救命…。”秦夏其实本不想落水的,那样太明显,可如今都已经落下水了,只能娇滴滴的呼着救命…秦夏的同伴站在石头上,有些慌乱,又不敢下去拉她…

秦月和程树在她惊叫的那一声便站了起来。秦月瞧着她落了水,本还有些着急,想去弄她上来,却见秦夏挣扎了两下,稳住身子在水里直直的看着程树,面纱已经被流水冲走,脸上的小红疙瘩让她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她自己却并未察觉,满脸娇羞,一点也不见落水的慌乱,秦月轻哼了一声,也直直的看着秦夏,看她想闹啥!

“公子,公子,公子救命啊…。”秦夏娇滴滴的看着程树,连连直呼…

秦星做了个干呕的动作,程媛媛也做了个干呕的动作…。

古力和程树撇开了眼睛,不去看秦夏,她的衣服已经贴到了身体上,发育完好的身子一览无遗。

秦星好笑的看着秦夏,“夏姐姐,你这是在干嘛呢?这天儿还不热呢…。大白天的就下河洗澡,会不会太…。”

程媛媛接过话,“太伤风败俗…。”

秦夏气急,又恼怒程树不救她,甚至看都不看她!“公子,你如何见死不救…。”

程树看向一边,“姑娘,这水并不深,你自己可以上来的!”

秦夏羞极,扶着石头,把手伸到同伴手里,爬上了大石头,同伴看她曲线毕露,连忙转身从没洗完的衣服堆里找了一件长衫给她披上!

披好衣衫,捋捋大湿的头发,秦夏幽怨的看向程树,“公子,小女子落水了你为何不拉一把?”

程树依旧不看她,“对不住,姑娘,在下已有未婚妻,若是随意去和无关的女子有牵扯不太好!”

秦夏狠狠的看看秦月,“公子,她有什么好?她没有爹,娘还克夫…。公子不要被他们骗了!”

程树回头看向秦夏,眼里的怒气不加掩饰!“姑娘,请你自重!月儿是没有爹,可那又怎样!我程树只会因为月儿没有爹而更加心疼她!”

“你…。叫程树?!”秦夏心里一慌,他居然叫程树!“你…是临水村的程树?!秀才程树?”秦夏想起了去年中秋说亲的那个秀才…。不,不是,他一定不是…。

秦星打破了她的幻想,一字一句的道,“对啊…他就是程树,临水村的程树!”

程树扫了一眼秦夏,不打算继续理会她,转身对身边的秦月道,“月儿,咱们回去吧,莫因无关紧要的人坏了心情!”

秦月点点头,跳到小石头上,上岸去!

“程…程树…。你们家去年到我家提亲了的,你忘了吗?”秦夏踉跄一步,眼看着程树就要上岸,高声喊道!

秦星和程树眼里同时便得凌厉!

程树转身看向秦夏,“姑娘,程树从始至终就只向秦月提过亲,请这位姑娘不要坏了在下的名声!更别污了月儿的名声!”

秦星看向秦夏,那轻飘飘的一眼让秦夏心里一颤,而程树那不屑甚至鄙视的眼神却更让她心碎!她从来不知道程树是这个摸样的,若是知道,她去年就一定不会让娘拒绝…。

眼看着程树秦月,秦星他们一行人都上了岸,河边的凉风一吹,秦夏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双手拉紧衣服。她忽然发现面纱掉了,瞬间清醒过来!“他肯定是只看到我脸上的疙瘩,所以无视我,肯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秦夏喃喃自语,她对自己有自信,她一定比秦月更好!“等我的脸好了,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

秦月们回到家,谁也没提起这个小插曲。程树一家,秦柳氏一家,加上程琴一家,三家人用了顿愉快的晚餐。饭后程家和程琴各自回家。

程树临走瞅了个机会,到秦月身边,轻声说了句,“从今天起,到冬月初八,我都会度日如年…。”随后便跟着父母离去,剩下秦月又羞又甜…。

早早的洗漱过后,秦星也进了房间!她打开衣柜,装了一套紧身衣到包袱里,又把玉芊留的夜明珠放进去,她决定明天就去探一探那暗道,早弄清楚,也好早拿主意!收拾好东西,秦星躺上床,她脑海里罗列着计划!菜地里的朝天椒已经再慢慢泛红,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收了。现在规模太小,若是要大规模种植辣椒,也只能等到明年,这个时代还没有大棚的概念!

秦星打算先做成衣,把成衣铺子开起来。然后还要和辛掌柜谈谈,另开一家酒楼,她脑子里这么多菜谱,绝对可以火遍南璃!还有和木匠坊和窑厂可以合作弄一个家具和餐具店…。

一样一样的在脑海里想着计划,慢慢的睡去…。

老宅。秦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满脑子都是程树的模样,她觉得,自己爱上他了!想到他的样子,秦夏嘴角翘起,羞涩的盖上被子!又想起那会儿回家她给秦罗氏说起秦夏定了亲的事儿,奶似乎一点儿也不奇怪,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不太好看…更是对她说去找柳氏取消定亲的提议一点反应也没有,娘更是讳莫如深,不准自己再说…。

秦夏一阵气恼,觉得家里人都不帮自己,她一定要自己帮自己!但是首先要把脸上的疙瘩治好…秦夏摸摸自己的脸,她对自己的模样还是相当自信的…这村里,她一直觉得她算是第一美人…。

月亮瞧瞧挂上树梢,赫连明轩牵着着明瑶,和林一起进了一家客栈。“哥哥,咱们不赶路吗?”明瑶仰起头看向明轩!

“咱们白天赶路,晚上住客栈,这样也耽误不了太久,顶多后日旁晚就差不多可以到青州了!”明轩蹲下身子,拢了拢明瑶的斗篷!

林一开好房间,转身对明轩道,“四爷,咱们先进房歇一会儿,我让小二一会儿做了饭菜送到房间来!”

明轩站起身,牵着明瑶上二楼房间!

吃过晚饭,稍微洗漱了下,明瑶受不住,便睡着了!给明瑶盖好被子,明轩转身轻轻打开房门,吩咐门外的林一守好明瑶,自己进了另一间房!

坐到桌边,一盏茶没喝完,门外传来轻微的两声叩门声!

“进来”明轩放下茶杯,转头看门外进来的林六!

“四爷,上善大师让我把这个交给您…。”林六恭敬的递给明轩一张宣纸。

明轩伸手接过宣纸,几行小诗映入眼帘!

“古今姻缘一线牵,爱恨情仇两茫茫,如若南璃不复在,相约百年又百年。佳人如金郎如玉,万千财帛洞里藏,无心有意埋不住,一江清水向南流”

明轩疑惑的看向林六,林六眼观鼻,鼻观心,纹丝不动。“师父没有说其他话?”

林六摇摇头,“没有,上善大师只给了我这个!”

“你下去吧,早些歇息,明日一早继续赶路!”明轩看着手里的宣纸,朝林六摆摆手!

等林六退出去,明轩将宣纸放到桌上,细细的琢磨这几句诗…。看了多遍,也只能明白这诗应该事关青州,其他打算日后再来揣摩!最后看了一遍后,将宣纸揉进手心,转瞬,只剩下一抹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