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扮神算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到婆子们把菜端走,辛掌柜才来带着秦星三个出了宅子,秦星有点失望,忙活了半天居然没见着正主儿!不过,和辛掌柜谈应该也是一样的!

“秦姑娘,今儿真是太感谢你了!辛某再次谢过!”上了马车,辛掌柜又是一阵道谢!

秦星摆摆手,对辛掌柜道,“辛掌柜,您再如此客气,就见外了!我还有大事要请您帮忙呢!”

辛掌柜笑着道,“噢?秦姑娘有何事有需要辛某的?不妨说来听听?!辛某必定不遗余力!”

秦星想了想,将自己想要开个成衣铺子的计划托盘而出!她相信辛掌柜的为人,不会将自己的点子据为己有!

辛掌柜听完秦星的计划,简直惊为天人,成衣铺子,闻所未闻啊!“秦姑娘,辛某真是自叹不如!不得不说,你这脑子真是天生经商的料!你放心,这寻找铺子的事儿,交给辛某了,保证给姑娘寻一处合适的铺面!姑娘可真是好生厉害!今儿晚上做的几道菜我也瞧见了,听咱们的杨师傅说,你可不止会做鱼,其他菜色也是手到擒来啊!”

“辛掌柜太过奖了!我只是比别人爱研究一些罢了!您若是对这些菜色感兴趣,不如,咱们合伙在弄个酒楼?!”秦星一时兴起,心情颇好的随口道!

“姑娘此话可当真?如若是真的如此,那辛某可就认真来筹划筹划了!”秦星说的随意,辛掌柜却立即认真起来,今日东家话里的意思似有意在青州一片大力发展经济,那这可是好机会啊!

秦星愣了愣,想到自己的计划,虽然开酒楼原计划是后面再说的,可既然辛掌柜有兴趣,她觉得现在开始也无妨!

秦星和辛掌柜相谈甚欢,越聊辛掌柜更是恨不得立即就开始筹备酒楼的事情!秦钰和古力却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昏昏欲睡!

辛掌柜看秦钰已经睡着的样子,对秦星道,“秦姑娘,不如这样,今日也实在是不早了,不如就在辛某寒舍将就一晚,明日再回去!也正好明日我们一起去人牙子那里看看有没有你中意的铺面!”

秦星有些犹豫道,“这么晚了,方便吗?”

辛掌柜爽朗的笑道,“辛某家里无人,平日里就我和东子两人,简单的很!”

“辛掌柜没有家人吗?”秦星想起好像从未听辛掌柜提起过家里人!

辛掌柜叹口气,苦笑着道,“辛某早年间一直在京城经营酒馆,挣了些钱,后来变卖了家产,带着妻儿钱财打算回咱们清水镇再开个酒楼,人嘛,总想着落叶归根,回到家乡才安心!却不想,在回青水的途中遇上了打劫的山贼,妻儿当时就丢了性命,我和东子吊着一口气被东家给救了,又给了我一笔银子,安排人送我回了青州,这才有了这家醉鱼轩!”

秦星听辛掌柜三言两语道了这些经历,想不到辛掌柜也经历这么苦难的事情,妻儿同时失去,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经历这么痛苦的事情,还能笑对生活,秦星不禁又对辛掌柜多了一层佩服,觉得和辛掌柜合作应该不错!

说话间,马车停下来,“到了,秦姑娘,下去吧!”辛掌柜抱起秦钰,率先下了马车!

东子来开的门,看到秦星,连忙迎进去。

“东子,秦姑娘们今日歇在咱们家,你去收拾收拾!秦姑娘一个人一间房,古力和你睡,秦钰和我睡!”辛掌柜安排好,带着秦钰回了房!

秦星打量了下宅子,不大,一个院子,三间屋子,普通的小住宅,暗香,若是日后在镇上的时候多起来,也可以置个这样的小宅子!

简单洗漱后,秦星疲倦的闭上了眼睛,这两日一夜,确实有些累,虽然比起前世那些训练的日子实在不算什么,但是毕竟这具身子才十四岁!

一夜好眠。

天微亮,秦星自然就醒了,等秦钰和古力起床,没有如往常跑步,直接跟着辛掌柜和东子去了前街醉鱼轩!

一起用过早餐,秦星看辛掌柜有些忙碌,便打算先去街上溜达一圈!带了秦钰和古力出了醉鱼轩!

走到一家布料铺子前的摊位边,秦星停下来,询问着各种布料的价格!秦钰和古力无聊的在后面跟着!

一辆简单低调的马车从秦星们身旁跑过,掀开的帘子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奇的东张西望,眼里满满的兴奋,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卖风车的小摊也可以让她惊呼,正看得高兴,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仔细一看,果然是她昨日晚上梦到的嫂嫂,高兴的叫起来,“嫂嫂…。嫂嫂…”

秦星秦钰和古力都没有听到这声呼喊,因为她的后方正传来哭喊吵闹!

马车快速一晃而过,秦星没有回头,明瑶失望的坐回车里,皱着眉,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那明明是嫂嫂啊…。”

明轩瞧着明瑶的摸样,好奇的掀开帘子,往外看去,没有看到什么人,只看到一个似曾熟悉的背影,落下帘子,想起那个背影曾经在醉鱼轩的楼梯口见过,那个很奇怪的似马尾扎起的长发让他记忆深刻…。忍不住再偏头去看,却已经被人群淹没了背影。

秦星听到背后带着哭腔的哀求,回头去看!

一个有些年岁的中年男人,拖着另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的腿,苦苦哀求,“陈老板,陈老板,您行行好,行行好,让我家小女回来吧…我求您了,我给您磕头”边说边去磕头。

听到陈老板三个字,秦星仔细看去,原来又是“老朋友”陈仁善…忍不住冷声暗叱“真是走到哪儿都能遇上…。”

“他爹,他爹,……陈老板,您就行行好吧,我们家一定会想办法把您的钱还上的!您就行行好…。您好人会有好报的…”看摸样应该中年男人的妻子,哭的泪流满面,慌乱的去扶被程老板身边两个打手强行掀翻在地的中年男人!

“是你儿子自己欠我的钱,自愿用你家闺女抵债的,这可不赖我!”陈仁善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对在地上瘫坐着的夫妻两个道!

“不是的,不是的,陈老板,我那个畜生儿子早就和我们脱离关系了,他在你的赌场欠的钱已经用我们家房子抵了啊!我们家桃桃还小,她还小啊…。”中年妇女泪如雨下,说到儿子和自家脱离关系,更是泪似流不尽般…

听到此处,秦星基本已经明了,大概就是败家玩意儿沾染了赌瘾,不仅房子输了,现在连妹子也被他输了,这种人,可真是该死…秦星摇摇头,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这赌和毒都是一样害死人的东西!

“二姐…。”秦钰满眼同情的看着地上痛哭又无奈的夫妻两个,拉拉秦星的袖子…

秦星看看秦钰,又看看一脸仇恨的看着陈仁善的古力,心里明白了几分,这两个一个本来就嫉恶如仇,对弱者同情心泛滥,而古力则还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低声轻问,“怎么了?”

“二姐,他们好可怜…这个陈老板可真可恶…”秦钰看着陈仁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只恨自己还不够强!“二姐,有没有办法能帮帮他们?”

秦钰睁着双眼期盼的看着秦星,在他的心里,二姐主意多,又能干,一定能有办法的。古力也惊喜的看着秦星,期待着秦星能有好办法!

秦星看着这两个小子,在心里叹口气,看看已经扬长而去径直进了面前茶楼的的陈仁善,低头沉吟着,“我想想!”确实得好好想想,这次目的是救这个叫桃桃的,自然不能像上次那样揍他一顿完事…

秦钰和古力连连点头,“嗯嗯…。”脸上的表情是已经笃定秦星能想到好主意了!

“唉,白大叔!您就算了,回去吧,这闺女到了陈府,是出不来了…这陈不善,招惹不得啊!”有旁人劝着这对夫妻!

“那是我唯一的闺女啊…。桃桃…。我的桃桃…。”白大叔绝望无助的喃喃自语着,白大婶儿在一边摸着眼泪…。

“白家妹子,你们就快回去吧,别说你欠着那陈不善几十两,就算你不欠他的,他看上你家桃桃,那也是没法子避开的…唉,作孽哦!你们家白杨,就当没有了吧!你们啊,就看开点,就算做了小妾,不愁吃不愁喝的,你们也就放宽心…。”旁边摆摊的一个大娘摇着头劝着,轻轻叹了口气!

白大叔和白大婶儿听着这字字句句诛心却又大实话的相劝,更是悲伤绝望,瘫软在地上…

秦星看着仿似被抽干了力气似的白家夫妻两个,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茶馆方向,想试试!转头朝古力耳语几句,古力点点头,快速离去!秦星又朝秦钰低声说了几句,秦星点点头,也离开!秦星自己则朝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店里走去!

“四爷,属下去请了田老先生,田老先生说家里就不用去了,让属下告知您,他今日巳时在暗香茶楼等您!您看?”林一有些不解,田老先生既然答应见主子,又为何不在家里相见,要约在外面!

明轩点点头,“我一会儿去暗香茶楼,你陪着明瑶随意转转,不必走远!”

林一不赞同,“四爷,还是让我跟着吧,林七他们都受伤了…六叔一个人,我…”

“无妨,我只是去见老师,叙叙旧。如今我刚到青州地界,昨日又折损了那么多人,他们再如何想要我的命,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轻易再来的…。”明轩抿了口茶水,眼里充满凉意。

林一想了想,点头。

巳时未到,明轩坐在暗香楼二楼的小隔间里!

这暗香茶楼是清水镇上最大的茶楼,每日午时有说书先生,很是火爆,这会儿还早,暂且没什么人!虽然是小隔间,基本不像酒楼的雅间,封闭隐秘,这个隔间也仅仅是和外面的桌子隔开而已!

二楼有四个隔间,明轩的隔壁隔间里坐着的正是清水一霸,陈仁善!

“客官,您的碧螺春一壶,瓜子花生各一碟…。”小二端着托盘,满面笑容,给明轩上茶!明轩颔首,自顾倒了杯茶,确实是好茶,南方的茶就是比北方要香!

小二含笑退出隔间,刚想下楼,身后传来陈仁善的喊声,“小二,老子先来的,凭啥不先给我上?!”

小二身子一顿,诚惶诚恐的走进旁边的隔间,“陈老板,真是对不住!这不是您是贵客嘛,我家老板特别交代要给您最好的茶叶,最好的水,所以慢上一些!还望陈老板多多包含!”

陈仁善不屑的挥挥手,“算你识相,快去快去…。”说罢,还得意的朝明轩看了一眼,他就是看这个穿着上乘又比自己吸引女子眼光的男人很不顺眼…。

明轩淡然的低头喝茶并不言语!

“客官,您这边坐…”不多时,小二又领着一个客人上二楼,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引着客人到桌边!

“不,不,我不坐这个位置”…此刻的秦星一身男款缎面月牙色长布衫,因着个子不矮,穿着男款长衫倒不显得突兀,头戴方帽,手持一白帆,上面几个大字,“神算子”,瘦弱的身板儿倒还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只不过,面上的山羊胡须一翘一翘,颇有喜感!秦星看着小二引的座位,煞有介事的压低本身的嗓音摇摇头。

小二不解的皱眉,往日的客人都喜欢这靠窗的座位,今日这客人还真是奇怪!“客官,这可是咱们暗香茶楼看风景听评书的好位置哪…。”若不是这客人衣衫不菲,他实在犯不上亲自来引座…

“不不不,人人都觉得这位置好!但今日,这个位置与贫道不合,贫道要另外选个位置!这不管做个什么事,讲究的是一个方位运道,可不能乱坐!”秦星摸着贴上的山羊胡,颇有深意的道!

“噢?那您看看今儿在咱们茶楼哪个位置比较好?!”小二瞧秦星说的正儿八经的,来了兴趣。

秦星装模做样的掐着手指,满场扫视着,实则在找目标!…散座上三两做着几个人,一个隔间坐着一个公子,低头喝茶,秦星刚掠过去,又看回去,“居然撞衫…。”略有些尴尬咳嗽一声,继续找!另一个隔间,陈仁善和另一个男子正在说着什么,秦星眼一眯,手指一指,直直指向陈仁善所在的隔间,“贫道觉得那个位置好。”顿了顿,皱着眉,若有所思,“不过,那个位置虽合贫道,但不大合适那两位啊,怕是…。”

陈仁善在秦星上楼的时候就瞄到了,还在心里暗暗猥琐了一把,“如今这算命的都这么细皮嫩肉了…”此刻见秦星指到自己这儿,还说这位置不合适自己,陈仁善不干了,头一昂,手向秦星一指,“算命的,你给我过来…。”

秦星暗暗松一口气,就怕你不叫我过去…。秦星点头,朝陈仁善走过去,路过和自己“撞衫”的公子隔间,偏头看了一眼,恰好明轩也抬起头来,四目相对,彼此似乎都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一时都有些愣怔,等反应过来,彼此又迅速撇开…。

------题外话------

给大家拜年啦!

大家要开始走亲戚了吧…哎,七妈也走亲戚呢,可是,没有存稿的作者好悲催啊…。走到哪儿本子都得带着,码字啊码字!

哈哈,忘了给大家说,其实,作者江湖人称七妈…。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