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果然神算/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轩低头看着茶杯,看着杯里飘起的茶叶,为何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再次朝秦星背影看去,只一眼,忍不住摇头好笑,“分明是个女子...”

秦星边朝陈仁善那边走,心里疑惑也扩大,不知为何对刚才那能让人凉到心里去的眼神感到熟悉呢....她能肯定她没见过此人,她识人的本事比一般人要好太多。

“你说说看,为啥这个位置不适合我?!”陈仁善斜着眼睛看了眼秦星,丢了一颗花生到嘴里,大有秦星不说个一二三出来,他就不会放过她的摸样!

小二一看秦星指哪个位置不好偏指到了陈不善那儿,暗捏一把汗,是开口不好,不开口也不好,正挠着后脑勺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看到秦星居然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

秦星缓缓坐下,用手掸了掸长衫,才慢悠悠的看向陈仁善,“这位先生可看到贫道这白帆上的字?”

“神算子?”陈仁善还是斜着眼睛,丝毫不把秦星放在眼里,“不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算命的?”

秦星捋了捋山羊胡,笑着摇摇头,“本人乃神算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天上的事,我知一半,人间的事我全知!前途命运将我问,掐指一算不离十!家宅安康将我问,保你富贵又兴旺....”

几句话下来,唬得二楼几个喝茶的客人都纷纷侧目,陈仁善更是来了点兴趣,“听起来,那么点意思!从前咋在这清水镇没瞧见过你?!”

“先生有所不知,频道刚从京城游历而来....近日才刚到这清水。不想,这清水啊还真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秦星捋着山羊胡摇头晃脑!

陈仁善一听秦星从京城来,不禁坐直了身子,他对京城的向往不是一日两日了,他在这清水可是可以横着走的,凭他的本事,京城也一定能混的开,奈何他老爹就是不同意,想起他爹说什么井底之蛙,什么人外有人的话,陈仁善不屑的撇撇嘴。撑着身子,看着秦星道,“你果真从京城来?那你说说看,京城是何摸样?那里的人比之我如何?”

秦星很明白陈仁善这种心态,如同现代有些小地方混得不错的人,向往到大城市里去,自认为也能干出一番天地,而不自知有几斤几两!更何况是陈仁善这种自以为是以权势压人的草包!在心里轻轻哼了哼,低头眼珠转了转,“京城嘛,纸醉金迷之地,繁华之所。龙之塌,凤之巢...自是不差的....”其实她也不知道京城是个什么样儿,只能乱说一气,她知道,陈仁善要听的,其实是后面的话,“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清水虽不如京城那般龙凤盘踞,但据贫道观察,但也是藏龙卧虎之地!而且,先生是贫道到了这清水后,见到的面相最为富贵之人!”

秦星一番话下来,陈仁善的心像过山车的似的忽上忽下一时紧一时松....对秦星形容的迷之京城是又懵又激动,虽然没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样儿,但是大概就是好的不得了,天子脚下,能不好吗?听到什么老鼠的儿子,心里差点要发飙,到秦星说到他是目前她看到的最为富贵的面相时,心里又激动到了顶点,面色潮红,激动的站起来,“请问大师....”

秦星面色一沉,摆手,“请叫我大仙....”

明轩听着秦星在那里胡乱说着,居然还能扯到老鼠的儿子,忍不住低低的笑起来...

陈仁善一愣,看秦星沉着脸,马上谄笑着双手抱拳,恭敬的弯腰鞠了一躬,“大仙,请问,我最近运道如何,若是有意去京城发展发展,可又前途?”

秦星一听,低头暗喜,故作深沉的道,“看先生的面相,确实是富贵之相,去京城发展也就是你一念之间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只不过....”

陈仁善一听紧张的道,“大仙,只不过怎么?”

秦星摇头晃脑,掐指一算,皱着眉问陈仁善,“先生近日是否刚纳了一房小妾?”

陈仁善愣了愣,又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

秦星摇头摆手,“先生不必多说,据贫道所算,这房妾没有问媒下聘?”

陈仁善心里一惊,“这算命的还真有几下子啊..这事儿可没人知道啊...”他打了这白桃的主意很久了,找人引诱白杨赌钱,一步一步诱惑他越赌越大,哄骗着要他卖了妹子,哪儿成想他要先抵了房子!而后又继续诱惑他赌,终于让他写下了白桃的卖身契..这事儿进行的很隐秘,知道的人只有身边的心腹!

陈仁善眼珠子转了转,想起了今儿在大街上当街拦住了自己的白老头...“难不成,这算命的瞧见了?”心下起了疑惑,激动的头脑冷静了下,盯着秦星慢慢坐下去,心思转了转,“大仙,我这事儿吧,暂时咱们不说了!不如,大仙先帮旁人算上一算?”

秦星心里暗啐一句,“死狐狸....算算算,老子算个屁啊...”面上却不能显,只能硬着头皮道,“先生这是何意?”

“嘿嘿,大仙,是这么回事儿,我吧,确实对您的神机妙算佩服的紧!不如,咱们随便找上一个人,再算上一算,也让我开开眼界?”陈仁善转着眼珠子,讪笑的看着秦星!

秦星暗骂陈仁善死狐狸,脸上老神在在,捋着山羊胡,“那又何妨!今日与先生相遇也确实是缘分....不知,先生要让我给谁算上一算呢?!”

陈仁善手一指,指向明轩,“不如,大仙就算算那位公子...从何地来,到何地去?家有什么人,做何营生?”

秦星回头一看,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眸子,明明在笑着,却还是有丝丝凉意缠绕着...好巧不巧,居然是撞衫公子!头皮一紧,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好惹,可不好糊弄啊....

明轩端着茶杯,轻轻抿上一口,看向秦星,不知为何,他居然很期待这“神算子”给他算上一算!

秦星掩饰的咳嗽两声,“那,我就算上一算?!”

“算,算准了,我有重赏!”陈仁善大手一挥,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背后是陈仁善看戏的眼神,迎上的是明轩含笑的目光!秦星定了定神,不管了,先糊弄一番再说吧!在心里暗暗分析,“这公子的衣着看起来不菲,应该是个富贵之人,可陈不善显然不认识他,想来,是外地来的...公子虽然看起来年纪轻轻,但外表俊朗不凡,必定是有夫人的吧..至于做何事....这个时间,这么悠闲的在这里喝茶,定然不是如陈仁善这种草包,就是家中富贵....唉,这可还真不好猜啊...”

“怎么?大仙算不出来?”陈仁善吊着眼睛,扬起下巴...

“先生莫急!”秦星转身对陈仁善摆摆手,又看向明轩道,“这位公子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家有仙妻,琴瑟和鸣....家中富贵,衣食不愁....”

陈仁善瞪着双眼,“哎,我说大仙,你这说的我咋听不太懂啊!什么叫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秦星暗道,“老子是想说,这就是一游山玩水无事干的富二代...”皮笑肉不笑的对陈仁善道,“那贫道就简单些说吧,这位公子,家中富贵.....”

“好了好了。富贵我就知道了,他到底从哪儿来?”陈仁善不耐烦的摆摆手。

秦星眼睛一闭,心里一烦“妈的,豁出去了!”“从青州来!”

二楼坐着的茶客都看向明轩,陈仁善更是盯着明轩眼睛都不眨,“这位公子,你可是从青州来?家中果真有妻?”

明轩慢条斯理的抿了口茶,再慢悠悠的放下,好整以暇的看向睁着半只眼睛瞄自己的秦星,好笑的低头捂了捂唇,抬头看向秦星,“在下...从青州来,家中...有..妻!神算子果然神算!”

秦星一听,这位撞衫公子居然真的来自青州,虽然家中有妻说的语气有些怪怪的,但不管了,没想到自己居然都蒙对了!唰的睁开另一只眼,脸上惊喜的表情差点掩饰不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正了正身子,“公子过奖了!”转头去看陈仁善,“先生可还要贫道给你说上一说?!”

陈仁善瞧秦星居然算准了,赶紧站起来,“大仙,还请大仙指点一二!”

“先生不怀疑了?!”秦星故作生气!

“不不不,大仙,多有得罪,请多包含!”其实不仅陈仁善,秦星发现这个时代的人,对这种神灵运道神么的都相当的在意!

秦星摆摆手,浑不在意的道,“若非先生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面相,贫道早就走了!”

“还望大仙指点!”陈仁善抱拳恭敬的道!

“先生确实一生富贵,可如今,你这富贵之路,可能就阻在了你这刚弄进门儿的小妾身上啊!”秦星一板一眼,胡邹的正经!“都说男子属阳,女子则属阴,若是命相合,则阴阳相合,富贵无边,若是命相不合,这大好的前途,可就被阻了!”

“大仙,我家几房妻妾为何这房就刚好不合呢?有没有可能是其它妾室阻了我这前途?”这白桃是他刚弄进府的,水灵的很,还没两天,成天的哭,都没怎么过瘾呢!

秦星摇头,“据贫道所算,先生家妻妾共八个,是吧?!”

陈仁善下意识的点头,随即又摇头,家中只有七个啊....疑惑的看向秦星!

秦星笑了一笑,“若是贫道若是没有算错,先生府上有一房妾死于横祸....而且这个小妾身份低微。”

陈仁善一惊,想起了乞丐窝里一头撞死的巧儿!这事儿没几个人知道,这刚刚游历来的算命的咋会知道的?果真是神仙在世?!

秦星轻蔑的瞟了一眼呆愣的陈仁善,缓缓道,“先生,这位妾室,你可要奉上牌位到府上,好生供养才是!”

“那是为何?”陈仁善不解,一个抢来的小妾,自己撞死了,为何还要我来供奉!但是此刻的陈仁善也完全不疑有她,只得细细询问!

“先生,你的命道里该有一劫,而且是生死劫,你这一劫,刚好被这小妾给挡了!这小妾是你命里的富贵星!本来若是你好生对待,以后必定大富大贵百年不衰,可惜啊..就那么枉死了!其实,若是你能奉上牌位,日日跪拜,也是可以的..只是,如今又遇上了这阻你的小妾!可惜啊,可惜,可惜!”秦星煞有介事的连连几个可惜,说的陈仁善的心里是说不清什么滋味!

“大仙,那在下要如何化解?!”陈仁善慌忙问道!

“先生不必惊慌忧心,遇到贫道,今日实属缘分!贫道游历天下几十年,先生是贫道见过的最为富贵的面相,现如今看到你遇到这种劫难,贫道也实属痛心!”秦星摸着山羊胡,痛心疾首的摸样!

陈仁善看着细皮嫩肉年纪轻轻的秦星,听她说居然游历了几十年,却一点年纪都不显,心里更是暗叹,“果真是遇到神仙了...”急忙又鞠一躬,“还望大仙多多指点,在下必会重谢!”

秦星摆摆手,“贫道不在意这些俗物...你回去之后,先将之前横死的小妾牌位供上,今日之后日日焚香跪拜!而后将现在这位小妾好模好样的送还回去,记得,一定要在今日戌时送还到家里。切记切记!并且,要用黄白之物挡住这位小妾身上的煞气!只要挡住了这煞气,以后,那就是天高任你飞,海阔任你跃!蛟龙入了海,前途大好!”秦星气势恢弘的一口气说完,看着陈仁善的表情不再说话!

陈仁善听到什么天高任自己飞,海阔任自己跃,更是什么蛟龙,前途大好之类的话,这心里激动地就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不得了的人物,连连点头,而后又不解的问,“大仙,我不能此刻就送她回去吗?”陈仁善恨不得立刻就把这阻了自己前途的小妾给送走!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秦星白帆一扬,说的无奈,“今日贫道已透露太多天机,唉.....”

“多谢大仙指点!”陈仁善朝身后的一个打手扬了扬手,打手会意,上前,从怀里掏出银票递给陈仁善,陈仁善豪气一挥,“给大仙奉上!”

打手客气的上前,将一叠银票递到秦星面前。

秦星看向这叠银票,目测有大约十张,毫不客气的将银票拿过来,“贫道给先生化解本不是为了这俗物,但是先生如此诚心,贫道必收不可,主要是想沾沾福气啊....哈哈....”开玩笑,随手就是一千两,不拿才是傻子!

秦星将银票收了往怀里一揣,准备走人,忽听陈仁善又道,“大仙,不知道,在下以后可还能再纳妾?”

秦星暗骂,“都七房妻妾了,还想纳妾,真是种猪啊!不过,也不能拦着别人的家里事是吧,说的太过又要招惹怀疑了!而且纳妾这事儿,只要你情我愿就行了,她也不必管上这么多...”于是,又掐指一番,“日后,若是先生有中意之人,切记要问媒下聘...”

陈仁善连连点头,只要不是不让他找女人就行了,问媒也不难,下聘也没啥!

秦星临走,不知哪根筋出了毛病,或许因此解救了白桃,也解救了以后无数的良家女子,还平白得了一千两银子,心情好到了爆,冒出一句,“先生,你身边这位先生刚从赌坊出来吧?!”

陈仁善和他身边的男子同时一愣,陈仁善的眼睛一亮,“大仙,他真的就是刚从赌坊出来!大仙真是神人!那还请大仙指点....我的赌坊,以后财运可好?!”

秦星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真不知道自己为何范了这种二,换了个时空,她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从前的自己了!秦星只是看这陈仁善旁边的男子从始至终一字不说,连打哈欠,黑眼圈又严重,一看就是熬夜了,这样的人,不是吸毒,俗称抽大烟,就是赌博了!而这男子的手一直在无意识的像摇色子似的动着,如此一看,就一定是赌坊出来无疑了!为了显示自己确实神,又一高兴,嘴一快,话便出了口!没想到这陈仁善又顺竿子爬....

秦星低头暗咒几句,计上心头,对陈仁善道,“这赌坊日后如何,贫道今日不能再泄露太多,但是,贫道能说的是,今日,这赌坊内,该是会有一男子,赢走你千两!”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去!

陈仁善和男子面面相觑!

一直走到楼梯口,秦星忍不住回头去看了一眼撞衫公子,他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两人正低低说着话。

察觉到秦星的目光,明轩偏头看过去,而后又回头继续和身边的老师说话!

秦星收回目光,扛着白帆大摇大摆的下了楼!

茶楼小二一路小跑跟过去,他刚才一直在二楼听着秦星和陈仁善的话,见秦星要走了,连忙问,“大仙,请问在下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做小二?!

秦星走到茶楼门口,回头对小二指了指天,神秘的道,“天机不可泄露....”说罢,长衫带起一阵风,离开茶楼。

剩下小二莫名其妙的看向上空,在看到茶楼对面楼上正在依窗看风景的东家三小姐时,双眼一亮....!

------题外话------

走亲戚啊,走亲戚…。码字啊码字…

每过一会儿就有小朋友窜过来,唉,又甜蜜又苦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