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相看铺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了马车,秦星将手里一千两银子递给辛掌柜,“辛掌柜,这一包银子,您帮我存到钱庄,我带着不太方便!”

辛掌柜看着秦星递过来一包银子,疑惑的伸出一手接过来,接银子的手一沉,慌忙用另一只手接住,“秦姑娘,这是多少银子啊!”问完才意识到秦星居然是一身的男装,不过,想到她一个女子在外确实不便,男装更方便,也没有多问!

秦星笑着道,“整一千两!”

辛掌柜惊讶的合不拢嘴,“你这一上午的时间,哪儿挣了这么多银子?”

秦星含笑,“招摇撞骗....坑蒙拐骗...”

“这...这....辛某可不信...”辛掌柜连连摇头,他是如何也不会信秦星所说!

“哈哈,辛掌柜放心,这银子绝对合法,您只管帮我存上!”秦星笑着摇摇头!

“好,一会儿路过钱庄,先存了这银子,这么一大包银子,确实也是不方便!”辛掌柜心里虽然还是疑惑,但是别人赚的银子,他自是也不好问太多!

存好银子赶到牙庄,牙庄老板正等在门口,俗称人牙子,找铺子,置宅子,买下人,都可以找这个人牙子!

“辛掌柜,你可来了,我正等着呢!刚刚又来一卖酒楼的,你绝对想不到是谁要卖!”人牙子瘦瘦高高,看似精明,笑容却憨厚,迎向辛掌柜,拉着他就神秘的道!

辛掌柜一听有人卖酒楼,回身看了眼秦星,秦星点点头,辛掌柜回身笑道,哪家酒楼卖啊?”

“就是咱们镇北的清水酒楼,那老板几年前将酒楼交给了他儿子,他们老两口回了乡下安度晚年。这几年咱都瞧着清水酒楼生意不错吧,可惜,这儿子不成器,染上了赌瘾。唉,也活该这小子倒霉,遇上了陈不善那奸商,想要他的酒楼,价钱死了命的压,这小子有点脑子,到我这儿来,说只要比陈不善给的价钱高,他就卖!”人牙子一副这可是个大便宜的摸样!

辛掌柜点点头,转身对秦星道,“秦东家,这是这牙庄的老板”说完又转过头对人牙子道,“牙兄,这位是我东家,姓秦!是否买这酒楼,还得她做主!”

人牙子回头看一开始并没在意的秦星,心里虽然疑惑这年纪小小的公子居然是辛掌柜的东家,想来应该是家中富贵!面上还是堆满笑容,抱拳道歉,“在下失礼,有眼不识泰山..公子多多包含!”

“您客气了”秦星摆摆手,对于辛掌柜把自己推出来并无异议!以后必定是要和这个人牙子打交道的,早些认识,也有好处!“我想问问这位牙老板,这酒楼是老板自己卖还是他儿子卖?”

人牙子一愣,反应过来,竖起大拇指,“秦东家虽然年轻,但是让人佩服!这酒楼如今确实是酒楼儿子卖...这房契地契,想来应该是在他手里的,不过,在下,也确实没来得及问...不如,咱们去看看?”

辛掌柜笑着道,“酒楼不急,咱们现在去把我午时来问的那处铺子看看,也好让我们东家先掌掌眼!”

“那行,咱们这就去,索性有马车也不远!”有生意上门,人牙子自是热情的很,拉上辛掌柜就上了马车!

一进马车,人牙子又说起了铺子,“这处铺子是之前的一个绸缎铺,因为不是商业街区,所以做不下去了,就打算卖掉!”

秦星疑惑的问,“不在商业街区?”

辛掌柜急了,“不在商业街区那怎么做生意?你先前可没说!”

人牙子连连安抚,“掌柜的别急,这处铺子,实际是处宅子改的,在镇东头,多年的老宅子,本来是户富足人家,后来破落了,这两年翻修成了绸缎铺子,如今这生意又做不下去了,就想着卖了这宅子去乡下种点薄田度日!”

辛掌柜摆摆手,“这处不用看了,镇东虽然都是住的都是些富户,但是咱们做生意的,还是在商业街区比较合适....”

秦星拦住辛掌柜,看向人牙子,“牙老板,咱们去看看吧,我瞧瞧!”秦星倒有自己的想法,住宅改成的铺子,倒是可以做成工作室的摸样,前世她的许多衣服都是高端定制,都是那种工作室,并不在街面上...而且,周边住的都是富户,环境应该很单纯,自己家人住着也安心!

人牙子眉开眼笑的道,“还是东家有眼光...”

辛掌柜不解的看向秦星,秦星朝辛掌柜安抚的笑笑,不语!

辛掌柜想着估计秦星有自己的想法,便也不再说话!

穿过热闹的大街,到了镇东,众人下了马车!

秦星四周看了看环境,昨日来做菜的宅子还在这条街的另外一头,目前所在的这所宅子是这条街的第一处宅子,此刻很安静,偶尔有个下人摸样的婆子或者丫头挎着篮子走动。

环境秦星很满意,宅子门口很普通,招牌已经摘了下来,看起来和普通的住宅一样!

进了宅子,空空的大堂,秦星看了看大约有二十个平方左右。大堂的左手边有两个屋子,穿过大堂,后面是一个院子,左右两间厢房,还有一间厨房,一间似茅房的屋。院子一侧还有一道门,进去,又是一个院子,四间厢房...

秦星觉得很不错,易商易居...面上不显,边看边询问,“牙老板,这处宅子多少银子卖?”

牙老板一直盯着秦星的表情,指望能看出她是否有购买的想法,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只得笑着道,“公子对这处宅子可还满意?”

秦星淡然的摇摇头,”还行吧...一般般,但若是价钱还可以的话,我也不介意买下来!”

辛掌柜跟着道,“这处宅子,确实不怎样!住人吧,前面改的不大好,做生意吧,又没什么人....”

牙老板心里一咯噔,连忙道,“这处宅子的主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价钱要的也不高,就这处宅子,只要两百两!”

秦星不知道这条街上的宅子什么价,但两百两她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看向辛掌柜不着痕迹的点点头,辛掌柜会意,虽然他不太赞同买这处宅子,但两百两确实不高!看向人牙子,“牙兄,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你也知道,我这买来是做生意的,可这宅子做生意确实差强人意,价钱方面也不是特别满意...你看..?”

人牙子人精似的,想来是价钱的原因,两百两也就是试试底线,立马眉开眼笑的道,“价钱好商量,这屋子里的所有家具东家都不带走。说实话,这价格,也确实不高,不如这样,一百八十两!”

秦星在心里估计了下,开口道,“一百五十两,你和东家商量下,不行就算了!咱们再看下一家!”

人牙子一听,这个价格几乎就接近东家给的底价了,暗暗心道,“这小公子还真是个厉害人物!”装模做样的难受一番,开口道,“那我明日给你回话,今日我晚些问问!”

说好,又直奔镇北要卖的酒楼!

一下马车,秦星就和辛掌柜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满意!

这酒楼足有三层,是这清水少有的三层建筑,而且正在三岔路口,人来人往,热闹的很!

一行人走进酒楼,一个人也没有,倒是很明亮,柜台里坐着一个耷拉着脑袋打瞌睡的男子,约莫三十来岁。

“钱掌柜,钱掌柜!”人牙子上前敲了敲柜台,打瞌睡的钱掌柜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看清是人牙子,一喜,“这么快找到买家了?”

人牙子笑道,“钱掌柜可真是心急啊!不过,我人牙李这几十年可不是白混的!喏,这两位就是想买酒楼的东家!”指着辛掌柜道,“这位你该认识,大名鼎鼎的醉鱼轩的掌柜!那位是秦东家!”

钱掌柜从柜台后面出来,消瘦的脸上满是笑容,“两位老板好,我这酒楼的情况,牙兄应该和你们都说了,如今你们也都看了,我这酒楼在这清水,不是吹牛,那绝对是清水第一楼!”神气的说完,想起辛掌柜是醉鱼轩的掌柜,又谄笑着道,“当然,和您的醉鱼轩自是不能比的!”

“咱们先看看吧!”辛掌柜率先四处看起来,钱掌柜连忙带着辛掌柜和秦星楼上楼下看了个遍!这清水酒楼确实不错,二楼有梅兰竹菊四个雅间,三楼有个大间和一个小间。秦星觉得不错,辛掌柜也觉得不错。

下了楼坐到大堂的桌子边,谈起了价钱!

谈价钱之前,秦星看向辛掌柜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句,“房契”。

辛掌柜立刻会意,看着钱掌柜,“钱掌柜,这酒楼的房契和地契可在你手上?”

钱掌柜面上一阵尴尬,随即又笑着道,“若是两位愿意买,在下一定是会把房契和地契交给二位的!”

辛掌柜点头,“那咱们说说价钱吧!你打算卖多少!”

钱掌柜低头想了想,“两位若是诚心想买,我要这个数!”说完伸出一根手指!

秦星估摸着可能是一千两!

辛掌柜摇头,“你这酒楼虽然不错,但是一千两高了!这酒楼,我也不是非买不可,你应该说个公道价格!”

钱掌柜面露难色,“辛掌柜,实不相瞒,这酒楼是我父亲年轻时就打下的基业,指望着我们子孙把这酒楼做大,做得更好,可是...”苦笑了下,又道,“可是我这不孝的子孙不仅没做大,反而....”

辛掌柜摆摆手,“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你做错了事,就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承担责任!”

钱掌柜用手摸了把脸,痛心的道,“这样,辛掌柜,八百两,一口价,其实我也真是不舍得卖!可是,我欠了陈仁善的银子,他要拿这酒楼去抵,可我只欠了他五百两!”

“钱掌柜,你可以借钱把银子还了继续经营这酒楼啊!”秦星开口!

钱掌柜苦笑摇头,“我可能真不是做生意的料...这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而后又难为情的道,“我都把亲朋借遍了,如今瞧见我上门都躲...妻儿也回了娘家不见我....”

秦星看着他无语,辛掌柜语重心长的道,“人一旦沾上了赌瘾那可就成了无底洞了!况且是陈不善那人的赌坊,你就是再多的银子,也得给你弄干净了!”

“唉,我如今算是明白了!我答应娘子,这酒楼买了我就和她一起回乡下和父母团聚,再也不出来了!拿五百里还账,剩下三百两还亲朋两百两,剩下一百两,过日子,是没问题的!”钱掌柜看似真的痛改前非了!

辛掌柜一时起了恻隐之心,想开口一千两买下来,秦星拉住辛掌柜的袖子,摇摇头。

而后看向钱掌柜,“八百两,可以,我们买下了!什么时候交易?”

钱掌股欣喜的看向秦星,“公子当真?”

秦星点头,“当真,不过,交易一定要有房契和地契!”

钱掌柜连连点头,“那是自然!不如,咱们明天?”

辛掌柜和秦星对看一眼,点头!

告辞人牙子和钱掌柜,秦星看天色已暗,本想赶回家,可想到白桃,决定还是看上一眼再回去!反正有秦棕,顶多半个时辰就到家了!

回醉鱼轩的路上,辛掌柜对秦星道,“秦姑娘分明也对钱掌柜起了恻隐之心,为何拦住辛某以一千两买下酒楼?”

秦星笑着道,“赌瘾,仅此以毒瘾,若是这么容易痛改前非,就不会有这么多因为赌引起的悲剧了!当然,若是日后他真的改了,那当然好!若是没改,还是继续赌,那么这两百两也就是给他提供赌资了,反而更是害了他!如若万一,他依旧如此好赌成性,咱们这两百两日后给他父母或者给他妻儿,也是可以的....总比现在给他要好!”

辛掌柜看着秦星,笑着摇摇头,“辛某惭愧...枉我多活你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秦姑娘想到周全!”

秦星摆摆手,岔开话题,“辛掌柜,咱们这两处若是买下来,镇南的宅子算我自己的!酒楼算我和您一起合伙买的,如何?”

辛掌柜连忙道,“那是自然!不过,这酒楼,确实要仰仗秦姑娘!我虽有经营的经验,但是菜色的安排,还有一些点子,还要秦姑娘多费心啊!”

秦星点头,“既然咱们合伙做,那就一定是要做好的!”

到了醉鱼轩,已是饭点,大堂里座无虚席!

辛掌柜对秦星道,“秦姑娘,你先到雅间坐一会儿,你这生意也要做起来了,我把你之前的分红算上一算给你,也好备用!”

秦星点头,带着一直跟着秦星身后不说话当隐形人的秦钰和古力,抬腿上楼!身后一小厮进了大堂,看到辛掌柜,“掌柜的,东家要吃昨日的酸菜鱼...请您安排一份,我带回去!”

“好!东子,你去后厨说一声,番椒不要多”说完,又补一句,“不要放葱!”

秦星听到说不要放葱,想起了白天和自己一起吃面的连明轩,想起自己出的糗,脸一阵红....

秦钰看到秦星脸迅速红起来,惊奇的问“二姐,你咋了?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脸这么红?”

秦星更是窘迫,掩饰的咳嗽一声,“我没事,太热了!”

“热吗?不热啊!你肯定是昨晚受凉了,你看你都咳嗽了!”秦钰觉得不信!

秦星无奈的摇摇头,一屁股坐到雅间的凳子上,不理正好奇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小子!秦星暗暗把这笔账算到了连明轩的身上!

正在别院的书房里和林一林六他们商量事情的明轩忽然打了个喷嚏。

林一紧张的道,“四爷,可是着凉了?”

明轩摇头,“不是,无妨!”

林六道,“主子,咱们既然决定在这里暂时安顿下来,不如买两个丫头伺候着吧,您身边一直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也不行!”

赫连明轩还是摇头,“不必!我自己没问题!”他从很早就知道自己是不同的,经历的阴谋阳谋让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强大到足够保护自己,所以,他一直不要下人伺候,他在碎玉轩里所在的院子,除了自己就是一个和自己同年的小厮,自己洗衣,甚至有时还自己做饭,虽然简单,但吃饱是没有问题的!

林嫔一直不理解,又心疼又着急,担心这孩子性子孤僻,终于在他身边的小厮误喝了他的汤食中毒而亡之后,不再劝他,而是随他了!

林六想了想道,“主子,您长期一个人,身边没个人打理,咱们又都是些大老粗,没法子照顾您起居,我觉得,您还是应该有几个丫头伺候着!”

明轩扬起手,制止了林六的相劝,“不必了....”

林一和林六相对看了一眼,不再说话!林六想说的其实是,“主子,您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王妃了!”可偏偏,说不出口!

三人正在书房说话,小厮在门外道,“王爷,酸菜鱼端来了,没放葱!....您用膳吧!”

明轩听到没放葱,想起了白天的女子,秦星!想起她呆愣的盯着自己的摸样,想起她柔软的身子搂着自己,脸上不自觉地浮起笑,看的林一林六一阵惊奇,相互看了一眼,想问又不敢问...

眼看明轩带着笑容出了书房,林一心里暗暗惊讶,嘀咕,“主子怎么一副中邪的表情?...”

林六看着明轩的背影,他猜到主子估计想起白天那个女子了,虽然他也未曾成过亲,但好歹他也四十来岁了,看得多了!不禁说了句,”主子这多半不是中邪了,而是动了凡心了..”

“啊?六叔?真的?主子有了中意的女子?!哪儿来的女子?何种摸样?”林一一听,连忙拉住林六,一连串的问号冒出来!

林六看了眼林一,“不知道....”而后追着主子的脚步而去,心里却在想要不要去偷偷查下那女子的背景,可又怕主子知道了生气,林六纠结着隐身而去!

林一一头雾水,对林六说的那句动了凡心的话心里是又痒又急,又不敢去问主子,六叔又闭口不说,只得难受的在书房门口来回踱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