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救人成功/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醉鱼轩二楼雅间里,辛掌柜拿着一叠的银票笑呵呵的坐下,“秦姑娘,这是你做生意的本钱了!你可别有了本钱就不跟我合作了啊....”

秦星笑着道,“辛掌柜说笑了,以后还指望着辛掌柜多多照应呢!”接过辛掌柜递过来的银票,目测有二十张的样子!微微吃惊,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多!

“这是截至到六月底的分红,咱们清水和青州两处的分利!这里是账本,你瞧瞧?”辛掌柜将手里的账本推到秦星面前!

秦星摆摆手,“我既然和辛掌柜合作,就不会不信任您!不然,以后的生意还如何能合作?”

辛掌柜看着一身男装的秦星,有些恍惚,如此有魄力的秦星,其实是很多男子都不如的!若是这秦姑娘有心,这青州的经济,必是会有一番大的变动!东家若是能和这秦姑娘联手,必是有一番大的作为!就是不知,这秦姑娘有没有这番野心...也不知道东家会不会愿意与一个女子联手!...辛掌柜收起思绪,看着慢条斯理的连多少都没有数的银票揣进怀里的秦星,忍不住开口,“秦姑娘,若是有人愿意和你合作,将生意做的更大,你可愿意?!”

秦星的心一动,面上不显,略略沉吟一下,笑着道,“我一介女子,又有谁会愿意和我合作!”

“哈哈,秦姑娘可别妄自菲薄!在秦姑娘面前,辛某都自叹不如!”辛掌柜爽朗的笑起来...

“辛掌柜实在是过奖,咱们暂且将目前手上的两桩事情办妥,后面的事情,咱们日后再来商议如何?”秦星暂时还不想同时着手太多,成衣铺子,酒楼...还有她打算和连明轩合作的家具餐具生意...虽然她知道这些生意都是目前这个时代还没有的,但是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做生意,总是有风险的,不管现代还是古代,都一样。

辛掌柜点头,“那是自然!若是明日今天看的这两处铺子有了消息,我让东子去给你递话!”

秦星点头,想起一事,“辛掌柜,商业区内若是有合适的小铺面也帮我留意着,我大姐要成亲了,我想弄几间铺面给她做陪嫁!若是有合适的小宅子也帮我留意,我姐夫以后会在镇上书院教书,和我大姐在镇上有个宅子也方便些!”

辛掌柜惊喜的道,“秦大姑娘定亲了!”

秦星笑着点头,“定在冬月初八成亲,辛掌柜要来喝杯水酒!”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秦姑娘刚才说你姐夫要到镇上书院教书?”辛掌柜连连点头,而后又问!

“是的,前不久刚刚签下了聘用书!”

“可是田老先生推荐的程先生?!”辛掌柜又问!

秦星有些惊讶,“辛掌柜认识我姐夫?!”

辛掌柜笑呵呵的道,“我不认识,但辛某和田老先生有些交情!听田老先生多次说起,说他的学生程树是个可造之材,只是可惜家逢巨变,而误了前程!田老先生几次要资助他上京赶考,都被他拒绝,据说一是因为他家里的缘故,而是他不想平白受人恩惠!前些日子你们新居的对联是辛某请田老先生所写,当时就说到他要回去安度晚年,推荐了他的学生在书院继续教书!....所以辛某印象比较深刻!”

秦星点头,“这清水看来还真是小啊!”

辛掌柜哈哈大笑,“这清水要说小确实小,可人才也不少!这镇上书院的院长,姓张,那可是大才子,是十几年前当今圣上钦点的状元!”

秦星吃惊,不解的道,“既然是状元,怎么到我们这个清水镇来教书了?!不是应该在朝廷做官吗?”

辛掌柜摇头,“辛某也不得知,只知道,这书院是他创办的,教出了不少好学生!咱们清水的人都还是很感谢他的!只不过能送进书院的,不管是穷人家孩子还是富人家孩子,那都要经过考核的!如此一来,就拦下了许多的家中富贵却确实没有读书天份的人!也因此得罪了一些权贵!当然,也有一些过了基本考核,却后天不努力,自己荒废了的学生...”

秦星看看秦钰,有这样一位状元院长在,秦钰的学业应该是不愁了,他的状元之梦应该更能触及了!“钰儿,古力,你们听到了?那书院的院长是之前的状元,想要进学院还要考核!你们可要努力啊!”

秦钰点头,满脸坚定,对进书院充满了期待!

古力有些踌躇,秦家收留了他,供他吃住,如今还要送他去书院,他有些纠结!他想去,可又有些觉得不应该,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过秦星的眼睛,她能了解古力的想法,没有多说,慢慢来吧!

和辛掌柜又聊了一阵子关于酒楼的事情,又在醉鱼轩吃过晚餐,三人向辛掌柜告辞,出了醉鱼轩!

出了醉鱼轩,秦星将古力和秦钰送到镇门口,让他们在这里等她。

秦钰不解,“二姐,你要做什么去?”

秦星在马背上笑着道,“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想救那个白桃,我总得去看看她是否回家了吧!”

秦钰眼一亮,点头,“那二姐快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记得他们家现在是在镇郊,可别跑错了!之前的屋子被他儿子给抵债了!”秦钰把打听来的信息传达给秦星!

秦星挑挑眉,“你之前就给我说过啦,放心吧!我去去就回!你们可不要走远了!

随着秦钰的一声好嘞,秦星骑着马飞奔而去!

镇郊一所破房子里,微弱的灯火下映着两张苍白憔悴的脸,相顾无言,只剩下说不出也道不明的悲痛!

秦星依旧一身男装,骑在马背上,远远的看着这所破屋子,和她刚醒来时见到的那个破屋子有一比,若是刮风下雨,必是漏风又漏雨!

秦星从漏风的窗户里看过去,年纪也就三四十岁的白家夫妻二人,此刻看起来似苍老了好几岁,白老爹愣神的看着微弱的烛光,眼睛没有焦距,似被抽干了元神。白婶儿抹着流不尽的眼泪,泪水沿着布满皱纹的脸上缓缓流下,泪痕一道道似在沟壑,让人看了心里情不自禁的跟着一把辛酸!

秦星轻轻叹口气,从前的她,从未有仔细的去留意过与自己无关的其他人或事,在从前的那个世界,也有太多和这对夫妻一样人,在权势面前渺小如尘埃,面对欺压,也只能这样绝望无助,毫无抵抗之力!人们大多冷漠,拥有权势的人不会相帮,没有能力相帮的人也只能跟着叹口气!在这个封建的古代,这种情况更甚,面对权势的欺压,除了以命相博,或者忍气吞声忍辱偷生,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

秦星拉着缰绳,心里思绪万千,她的心里升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悲凉!忽然,隐隐感觉身后似有人看着自己,收起情绪,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连一丝风都没有,她疑惑的皱皱眉,自己的感觉一向准,最近却时有出错,这种很多情况不受控制的状态让她有些沮丧,似乎到了这里后她真是越来越不像原来的自己,特别是今天居然还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频频失神,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一阵脚步声响起,秦星拉着马绳绕到屋后,下马观望,只见一台四人抬的小轿在黑色的.夜幕中匆匆而来,离破屋还有十几米远,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抱着一个小包袱,不等轿子走近,连滚带爬的跳下小轿,“爹,娘....”

四个轿夫相互看一眼,转身淹没在夜色里!

屋里白爹和白婶儿听到喊声,似是闺女的呼声,惊了一下站起来,仔细听却有没有了,以为出现了幻觉,又呆愣的坐下来。

刚坐下,一声比一声大的呼喊爹娘的声音让两夫妻噌的站起来,“是桃桃?!”白爹惊喜的道,白婶儿也听到的呼喊,两人连忙走出门,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女子急急跑过来。

“桃桃,我的桃桃....”白爹和白婶儿奔过去迎上。

看着她们一家人哭成了一团,秦星的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清的感觉,从前她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似开心,又似兴奋,又似心酸。她翻身上马,驾马而去,她迫不及待想回去见她的家人,她的娘,大姐,还有秦怜,还有等在镇门口的秦钰和古力!

在镇门口接上秦钰和古力,秦星的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她从不知道,帮了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子的,心里涨的满满的....嘴角的笑想收都收不住!

秦钰坐在秦星身后,古力在最后,壮实的马托上三个人依旧健步如飞。

秦钰感受到秦星的好心情,知道那个叫白桃的肯定回去了,眼睛笑的眯成弯月。

古力自然也明白,嘴角翘起老高!他们两人虽然没有直接去和陈不善交手,但是他们都有参与计划。秦钰负责打探陈府的一些事情和白桃的情况,古力负责弄了一套神算子的行头,能让陈不善送回白桃,他们自然也是非常高兴!

三人在一路飞奔的马背上兴奋不已!

秦钰从来没有骑过马,第一次在马背上感受这种速度,兴奋的大声呼喊!“二姐,秦棕真厉害!”

秦星拉着马绳,风在耳边呼啸,回头对秦钰道,“以后有时间教你骑马!”而后又道,“古力,你会骑马吗?”

古力的眼里划过一阵失落,他会骑马,他的爹教过他骑马,可是,他再也见不到他的爹娘了...在秦钰的后面往外偏出身子,做了个会的手势在秦星的身旁晃了晃!

秦星没说话,眼里有光闪烁,拉了拉缰绳,马速又快了些!

仅仅半个时辰,秦星三人便到了家门口,三人跳下马,看到院子门开着,心下奇怪,时间不早了,怎么院门还开着...想来是等着他们在!

秦星瞧着秦钰像个子弹头似的往里冲,笑着摇摇头!

古力从秦星手里接过缰绳,指指屋里,又做了个娘的手势,秦星了然的笑笑,将马交给古力,自己也跟着进了屋,估摸着秦柳氏该是又担心又着急了...

秦星刚进了院子,还没走到屋门口,秦钰沉着脸,又冲了出来,秦怜随后眼泪汪汪的跟出来,身后还有眼睛肿的像桃子似的秦月,却没看见秦柳氏出来!

秦星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走过去,“娘呢?!”

秦怜眼里含泪,秦月看到秦星,似是看到了主心骨,迎上去抓住秦星的手臂,三言两语道,“星儿,姑回来了,说是给我说了门亲,在镇上,要我退了程家的亲事!”

秦星一听,愣了下,“姑?哪个姑?”

秦钰沉着脸,阴沉着道,“秦连枝!”

秦星的火噌的一下冒起来,这一家子真是要找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