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娘亲威武/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擦干秦月的眼泪,“大姐,你哭什么!你的亲事只有娘能做主,谁也改变不了你已经定亲的事实!”

秦月深吸一口气,定定的看着秦星点点头,仔细一看,这才发现秦星居然一身男装,“星儿,你怎么这般摸样?!”看到古力牵进来的马,惊呼,“这是哪儿来的!”

秦星摆摆手,“这些后面再说,娘呢?!”

秦月恨恨的道,“姑下午来了!一来就说要我退亲!娘不在家,去了程婶儿那儿,天黑娘才回来!娘回来了我一急,就说给了娘听,娘一听就急了,就去老宅找他们理论!我要跟去,娘非不肯,说我要出嫁了,不能再和他们有什么矛盾争论,怕落人口实。秦怜要跟去,娘又怕怜儿吃亏,也是不肯,要我们一定在家里等你们回来!然后自己一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和怜儿又不敢出去,怕你们回来找不到人…”说着秦月的眼泪又流下来,“都怪我,我应该沉住气的…至少等你们回来再说!”

秦星拦住秦月,“大姐,你别哭了,和怜儿在家里等我!”

秦钰捏着拳头,“二姐,我和你去!”

古力也摩拳擦掌要跟着去!

“古力,你在家守着我大姐和怜儿!我和钰儿去就可以了!”秦星拉上秦钰,边往外走,边给古力道!

古力回头看看眼泪汪汪的秦怜,心里不是个滋味,点点头。

秦星在路上和秦钰一个字都没说,两人沉默着像老宅奔去!他们都不敢像秦柳氏会在老宅遭遇什么,老宅的人会不会把之前受的气挨的打都报复到秦柳氏身上,他们不敢想!

到老宅门口,秦钰一脚将院门踢开,正屋里亮堂,似是很多人都在,屋里非常安静!

秦星和秦钰对看一眼,压住心里的慌张,快速跑进正屋,还没进屋,只听一阵怒吼,“要嫁你们嫁,不管是当官的,还是有钱的,你们爱谁谁!若是谁要是再想打我月儿星儿的主意,她就是你们的下场!”

秦星和秦钰停住脚步,秦钰愣神“娘?”

秦星也听到了,这怒吼是秦柳氏的声音!

两人不着急进去了,听这声音,好像吃亏的不是娘!

“三嫂,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给秦月说了这么好的亲事,你不同意也就算了,一来就似疯了砸了个满屋。你说秦月定了亲,可秦星没定亲啊!你咋还是不同意咧!你快放开我,疼…。疼!”声音有些陌生,秦星想了半天,才似乎觉得是秦连枝的声音!

秦钰忍不住了,好奇的偏头去看,一看差点笑出声来!

秦星也跟着偏头去看,一看屋里的场面,秦星忍不住在心里比了个赞!

屋里老宅的人除了秦飞和秦冬不在,其他人都在,包括秦连枝的男人,江家老三,江成义。

此刻他们都在主屋的上方,满地的碗,菜,一片狼藉!他们都惊恐的看着披头散发的秦柳氏,如同见了鬼似的,看着她把秦连枝压在身下,一手抓着头发,一手还握着剪刀,一个都不敢上前,就怕秦柳氏一个发疯,又殃及了他们!

“娘,娘,救我!”秦连枝嗷嗷叫着,对其他人的见死不救非常的愤怒!对江成义的袖手旁观更是怒极!

“柳…柳氏,你…你放手…放了你小姑!”秦罗氏缩着身子,断断续续的不成句!她和秦柳氏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说是欺压了秦柳氏这么多年,连大声反驳一句都没用,跟不提砸东西打人了,今日拿着剪刀从他们挥舞的时候,他们都认为秦柳氏中邪了,失心疯了!

秦家二伯想上前劝一句,秦刘氏拉着他,她一点也不想劝!枉她平日里对秦连枝这么好,秦夏和她那么亲,她却给秦月说亲,秦月不成,说给秦星也不说给秦夏,她心里恼着呢!

“放手?我凭啥放手?你们为啥不对我们放手?我的月儿定的好好的亲事,为啥要她退?为啥?”秦柳氏在秦连枝脸边上挥舞着剪刀,吓得秦连枝只哆嗦!她若不是这张脸还成,江成义早纳了好几房了…

“嫂子,嫂子,你听我说,咱不给月儿退亲了!咱给星儿说,给星儿,成不?!那可是镇上的大户人家,家财万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秦连枝一边求饶,一边讲道理!

听说大户人家,家财万贯,秦刘氏的瞳孔缩了缩,秦夏更是气愤难平!“她秦月有什么好,凭啥程树也要她,连姑姑也给她说镇上的大户人家!?…。”秦夏恨恨的看着秦连枝,一会儿又暗自高兴起来,“若是秦月真的和程树退了,那我不是就有机会了?”想起程树那英俊的脸,秦夏一阵脸红心跳!

秦胡氏一脸看戏的表情,她才不管他们说什么亲,退什么亲,有好处才行!不过她心里也疑惑,这小姑子是什么时候对老三家的这么上心了?!撇撇嘴,不屑的看了一眼气愤的秦刘氏…。悠闲的退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只差抓一把瓜子磕上了!

“我不稀罕什么大户人家,也不稀罕什么家财万贯!我家的闺女,我说了算,你们谁要是敢打什么歪主意,我让她见阎王!”秦柳氏的剪刀就在秦连枝的眼睛上方胡乱挥舞着!

秦连枝挣扎着要起来,却又起不来,被秦柳氏死死的压着。她翻个白眼,这看起来瘦弱的秦柳氏咋这么有劲儿?!大声喊起来,“江成义,江成义,你来救我!”

江成义躲在秦老爷子身后,如没听到!他可不敢上前,他一直听秦连枝说她这个三嫂如何如何懦弱胆小,如何好欺负,如今看到却这么强悍,他觉得秦连枝完全在欺骗他!

见江成义更往后躲了躲,秦连枝气急,“江成义,你这个混蛋,我可都是为了你!”

江成义一听这话,缩了缩脖子,他也不知道这秦柳氏这么厉害啊!他爹给了他们弟兄三个一年的时间,谁挣的银子最多,谁就可以继承江家,他又不会做生意,偶然通过一些酒肉朋友认识了清水一个大老板,这个大老板有些生意可以做,他想跟着发展,在清水做生意,挣些银子,让他爹也刮目相看!打听到那个大老板喜欢女人,纳了很多妾,便想投其所好,给他找个女人!秦连枝便想到了自己家的几个侄女,想来想去,秦月最合适,不论是年龄,还是其他!

秦连枝认为给秦月说这门亲,秦柳氏就算不喜也不敢不答应,而且一开始也不会说是给人做妾,先好好哄着,等嫁过去,生米煮成熟饭,再不愿意,也来不及了!所以一动了心思就立马使了人来和秦家二老说了这事,不过没有明说,只说让他们不要去找秦柳氏们的麻烦,好好相处着,哪晓得一回来居然是这种情况,不仅没有好好处,反而撕破了脸!秦连枝又是生气又是懊恼,更听说秦月已经定了亲,二话不说,便跑到秦柳氏的新房子里对着秦月又是要退亲,又是要嫁到镇上的一通说…。

秦连枝看着秦柳氏发红的双眼,披散的头发,手上挥舞的剪刀,心里只打鼓,生怕秦柳氏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脸给戳破了!

“秦连枝,我给你说,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家的闺女一个都不用你操心!”秦柳氏狠狠的盯着秦连枝!她可不会像以前一样老实的以为秦连枝是真心的为自家闺女好!这一屋子人,都没安好心!

秦连枝不甘心,她和江成义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老头子只分了五十两的本钱,他们可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镇上那个大老板身上了!若是给他寻上一个好女人,他一开心,自是会和自己做生意,而且,若是秦月或者秦星能嫁过去,哪怕是小妾,把那老板哄开心了,自己的好处也是少不了的!还愁挣不到银子?!“嫂子,你先冷静点,你想想看,那穷的要命的程家有什么好!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攀上的这门亲,不就想着咱们月儿能过好日子嘛!”

秦连枝还在试图说服秦柳氏,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感觉到头上一松,咔嚓一声,秦柳氏松开手,手里飘下一把头发,飘飘洒洒,秦柳氏望着秦连枝皮笑肉不笑,“秦连枝,你想让我的剪刀在你的脸上试试吗?”

秦连枝看到头发飘下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头发被秦柳氏剪下了一撮,看着秦柳氏阴狠的笑容,尖声惊叫着,“啊…。”

秦罗氏和秦老爷子看到这样的秦柳氏,都吓的不敢出声,都认为秦柳氏疯了!

秦柳氏一把抓住秦连枝的头发,扫了上方的人一眼,盯着秦罗氏,“你们都听好了,我柳湘云的闺女,只有我能做主,谁要是在咧咧,我的剪刀可没长眼!我可是有失心疯的,你们都小心点!”说完,又狠狠的盯着秦连枝,“秦连枝,今天就先放过你,若是再敢打我闺女的主意,我剪的可就不是你的头发了!”用力的揪了一把秦连枝的头发,慢悠悠的松开站起来,掸了掸有些皱的衣服,又扫了屋里不敢动弹的人一眼,转身出了大门!

一出门,看到秦星和秦钰,秦柳氏快步迎过去,秦钰伸出大拇指,笑得见牙不见眼,秦柳氏好笑的打了秦钰一巴掌,拉上秦星和秦钰快步出了院子,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娘,你有没有事?”一出院子,在月光下,秦星仔细着大量着秦柳氏!头发虽然披散着,但是脸色红润,也没有受伤的样子!

“我好着呢!没事儿!我这头发是我自己弄下来的,他们敢招惹我们,我就发疯来对付他们!”说完自己也忍不住好笑起来,“哎,你们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第一次觉得武力能解决这么多问题!又跟着道,“以后,我还要坚持学那个太极,太有用了!”

秦钰小脸通红,兴奋的道,“娘,您太厉害了!好厉害啊!”居然把秦连枝压在地上,还剪了她的头发,让那一家子人都不敢出声,秦钰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词来赞美他的娘,只好一个劲儿的说,“真厉害,真厉害…。”

秦柳氏也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挺厉害,得意的道,“哼,看他们以后还敢来欺负我们!”

秦星瞧着秦柳氏扬眉吐气的摸样,忍不住也笑得眉眼弯弯。

秦柳氏一手拉一个,脚步轻快,忽然想到秦星出了一日一夜,转头看秦星,居然发现她一身男装,“星儿,你咋穿成这?”

“我今天去看铺子了,穿女装不合适,就穿了男装!”秦星随意道。

秦柳氏点点头,“是该如此,娘居然没想到!唉,娘都过的不像娘了!”

秦星拉着秦柳氏的胳膊,“怎么会呢!娘,您今天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秦柳氏笑着,又无奈的看看天上,“你们爹若是看到我这样对他的妹妹和家人,不知道会不会怪我!”

秦星亲昵的挨着秦柳氏道,“娘,爹看到这般摸样的您只会感到欣慰。爹那么爱您,怎么会舍得看您受欺负?!”

秦柳氏啐了秦星一句,难为情的道,“啥爱不爱的,我和你爹都老夫老妻的~”而后又苦笑着道,“不知道这秦连枝又是打的啥主意!”

“娘,他们肯定没安好心!”秦钰不屑的道!

秦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陈不善,这清水镇有名的大老板就是他了,不过也说不定是她不知道而已!毕竟她对清水也不了解!

母子三人边走边说,路上秦星说了她看得铺子和想法,还有和辛掌柜合作酒楼的事儿,秦柳氏摸摸秦星的脸,“我的星儿辛苦了…”

秦星笑而不语,一家人走到院子门口,秦钰只敲了一下,里面便传来秦月的声音,“是娘回来了吗?”

秦柳氏笑着道,“是的,娘回来了,快开门!”

门一拉开,秦月秦怜古力围上来!秦月看到秦柳氏披散的头发,心里一慌,“娘,你咋了?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

秦钰拉着秦月往屋里走,古力关上门,也一并快步跟上!“大姐,娘没有被欺负,他们都被娘欺负了!”

“啊?”秦月和秦怜不解,古力也困惑的看着秦柳氏!

一家子走进会客厅,古力关上大门。

秦柳氏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才道,“怜儿,快去帮娘倒杯水,渴死我了!”

秦怜连忙起身去拿了秦柳氏的杯子倒了一杯水。秦柳氏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看向双眼肿得像桃子的秦月道,“月儿,你放心!娘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破坏你的姻缘!你就安心等着嫁人!”

“娘,到底怎么回事啊?!您如何会这般摸样!”秦月有些急!比起嫁人的事儿,她更关心她的娘!

“娘没事儿,娘今天终于吐了一口恶气!”秦柳氏大手一挥,对围在身边的孩子们道,“我其实是有准备的,我带着剪刀,到了院门口,就把头发给弄散了!冲进去就开始砸,院子里的衣服都被我拉到了地上!我冲进屋里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我一进去就把桌子上的东西给砸了个遍!他们还想拦我,想抓住我,结果一屋子人,一个也没抓住我,反而屋里更是被砸了个精光!我今儿才知道,这太极可真好啊!最后,我还抓住了秦连枝!”

秦钰蹦起来,高声说,“这段我来说,我来说,我看到了!”

秦柳氏便不说了,微笑着看着秦钰!

秦钰便似模似样的当起了说书先生!把秦月秦怜古力都说的一愣一愣的,实在是不敢相信秦钰口中出来的是他们的娘!

说完最后一句,三人一致给了秦柳氏一个大拇指!

秦柳氏有些得意的摸样让秦星的心里一阵满足!

每个人都在改变,都在变的更好!她希望自己也能更好,她也希望自己能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