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新的开始/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好眠!

第二日一早,秦柳氏秦月秦怜在院子里认真的打太极,秦星带着秦钰古力继续跑步!

吃早餐的时候,秦星在桌上说了她的几个打算。秦柳氏虽说对偶尔要去镇上住不太赞同,但转念一想,在哪儿住没关系,只要这房子在,家就在,秦信业就能回来!

“娘,做衣服这事儿,还是要您操心呢!咱们最开始不做很多,但是就您和大姐人手也不够呢!我想着月底钰儿他们去书院,怜儿就一起去绣坊,她就要专心学艺去了,就剩您和大姐了!”秦星边喝粥,边道!

秦柳氏分着馒头,“我昨天去你们程婶儿家说了,她和媛媛都可以做!还推荐了长青媳妇儿和虎子媳妇儿,她们手艺都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跟咱们去镇上做活儿。还有你李婶儿家的小琴,你李婶儿做衣服不大行,但李奶奶年轻时手艺好,都教给小琴了!若是她们都能做,咱们这就七个人了!”

秦星惊喜的道,“那太好了!如此想来,开始人手是够了,若是以后咱们做大了,再到外面去招人去,最开始还是用咱们熟悉的人比较好!”

“那若是她们不能跟咱们去镇上做活儿咋办呢?!毕竟长青媳妇儿和虎子媳妇儿家里还有公婆!”秦柳氏皱着眉有点担忧!

秦星摇摇头,“万一不行也没关系,咱们可以买辆马车,早晚接送嘛!您若是在镇上住不惯,也可以每日早出晚归!”

秦柳氏讶异的半天没合上嘴,“买马车?”

秦星点头,不以为意的道,“是啊!”

“马车,那得多少银子…。”秦柳氏想着家里剩下的银子,有些担心,秦星临走带了一百两,此刻家里银子只剩下四百多两了!

秦星笑着对秦柳氏道,“娘,银子您不用担心!咱们银子够!”

“娘,您没看到棚子里栓着的秦棕吗?”秦钰呼噜呼噜喝完了一晚粥!

“秦棕?”秦柳氏疑惑,“秦棕是谁?”

“娘,您居然连秦棕都没看到!快来…。”秦钰拉着秦柳氏献宝似的往院子里走!

秦怜和秦月都以为秦星已经给秦柳氏说了,秦星以为秦柳氏早上应该看到了,没想到秦柳氏居然还不知道!

“啊!这哪儿来的马?!”秦柳氏走到原先搭灶的棚子前,往里一看,吓了一跳!一匹棕色的马正从鼻孔里喷着气看着自己!

秦星秦月秦怜古力都从厨房出来,秦星走过去,把古力早上弄得新鲜的草递了一把给秦棕,掀起棚子的布帘,对秦棕道,“秦棕,这是我的家人们,给你认认,以后可别乱发脾气啊!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你的家人!”

秦柳氏惊奇的看着秦星和一匹马说话,又看看秦钰一脸兴奋的摸着马的头,喂它吃草,古力也忙着给马搬草,秦月秦怜也兴奋的看着这匹叫秦棕的马!顿时笑了,“看来,我们家又有新成员了!”

秦钰边喂草,边嚷嚷,“娘,秦棕跑的可快啦!我们昨天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家了”

秦星补充道,“那是因为你们第一次骑它,而且又托了咱们三个,若是只一个人,它会更快!所以,咱们若是买辆马车,最多也只需要半个时辰多点就回家了!”

秦柳氏点点头,“那确实快多了!星儿,你来,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一家子坐在一起又商议了下如何给他们开工资!

最后决定按六百文一月,六百文一月在这乡下是非常高的了,而且又还不累,按照秦星的想法,每日辰时开工,申时放工,午时留半个时辰吃饭,而且还要定一天的休息时间。

秦柳氏对秦星这种请工人的制度感到非常新奇,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的,只觉得若是有这样的活儿都是愿意做的!

坐在一起都商议好,秦柳氏出门去找说的那几个人!

午时不到,东子来了趟清水村,带了辛掌柜的话,说牙庄回话,两处铺子都可以成交,让秦星去趟镇上!而后又返回了镇上!

秦柳氏时回家秦月已经做好了饭,一进院子眉开眼笑的道,“咱们商量的这几个人都同意了,而且长青媳妇儿和虎子媳妇儿也都愿意去镇上。我还没说可以早出晚归,若是能不买马车能省些更好!”

人手都确定了,等铺子弄好,成衣铺子就可以开始做起来了!

秦星想了想道,“娘,我想着下去去趟镇上,把铺子的事儿弄妥!然后那边铺子装修,这边咱们也不耽误,我画些样子,你们也可以想一些自己想穿的衣服,咱们先在家里做,先就做几个样子的成衣!”

秦柳氏自是秦星怎么说她怎么办!

吃过午饭,秦星照样换上男装,带上银票,和秦柳氏打了招呼,骑上秦棕往镇上去。

她打算若是时间来得及要去趟窑厂,谈谈做餐具的事儿。家具方面,她有心拉着李长青单干,正想着如何安排,远远的看到一个身影,秦星仔细看去,有些像程树。

秦星放慢速度,走近一看,果然是程树!手里提着一只野兔子,一只野鸡。双眼无神,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和往日年少气盛的模样大相径庭。感觉有马匹靠近,下意识的往路边让了让,却并没有发现骑马的人是秦星。

秦星心下奇怪,跳下马,“姐夫?”

察觉到马停下,程树一愣,看到一个英俊的公子站在自己面前,再仔细一看,居然秦星,脸上闪过一阵复杂的表情,看到秦星牵着的马绳,眼里的痛苦没有逃过秦星的眼睛,“姐夫,你怎么了?”

程树听秦星叫自己姐夫,面上一阵欣喜,“星儿,你叫我什么?!”

秦星心里翻个白眼儿,叫你姐夫已经很别扭了,还要问!面上还是不显,“姐夫啊!”

程树狂喜,“星儿!月儿不会退亲吧?不会吧?!”

秦星小脸一沉,“退亲?谁要退亲?”

程树刚想开口,一个女子声音响起,“昨晚上你不在家,三婶儿亲口说的,秦月要退亲…”

秦星眼一眯,看向程树身后挡住的身影,“秦夏?”

“星儿啊,你还不知道吧,姑给秦月说了门镇上的亲事,听说是大户人家,家财万贯呢!”秦夏边说边拿眼去瞧程树,脸颊飞红霞,又故作姿态道,“唉,秦月也真是,有银子又如何呢…若是我,我宁愿找个我喜欢的…”喜欢两个字说的婉转动听。

秦星看着秦夏特意打扮了的模样,脸上的小疙瘩已经没有了,小脸通红,确实楚楚动人,可惜,含春的双眼一看就不安好心!秦星看看程树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沉着声音道,“秦月没有亲口对你说退亲,你难受个什么劲儿?!你可是个男人,最起码的判断没有?!”

程树一听,双眼又亮起来,皱着眉头一沉吟,沉着脸对秦夏道,“秦姑娘,请你自重!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请人带话让我来,我都不想再追究!但我只想告诉你,就算秦月真的退亲了,我也不会娶你!娶你这种不知羞耻,满心恶毒的女人!”

秦夏一呆,脸上悲愤交加,又不甘心,“可是你心里明明有我,不然为何我让人带个话你就来了?~”

程树只觉得好笑,“带话之人说,清水村的秦姑娘请我来一趟!然后我便来了!你凭什么认为我是因为你而来?!我是为我的未婚妻,秦月而来,而不是任何随便一个姓秦的女子!”

秦夏呆愣的不可置信…她在路边等了快一日了,从带话的人出发就等在路边,连午饭都没回去吃,就怕错过!当她看到程树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她欣喜若狂,心跳如雷!她就知道程树一定也会喜欢她!她满脸娇羞,站在路边等着程树和自己说话,哪知道他居然目不斜视,似乎没看到她,径直走过。

秦夏看着他走过去的背影,不敢相信他居然对自己视若无睹!忍不住开口喊到“程树,秦月要和你退亲了!”

程树最开始还莫名其妙,却在知道她是秦夏后,不理会她,转身便走!秦夏不甘心,将秦连枝回来如何如何添油加醋一番说,程树便成了秦星一开始看到的那个模样…

“我姐在家里呢,你快去吧!”秦星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秦夏的心思她大约是明白的!盯着秦夏,似笑非笑的道“你听到了吧?程树他说就算和秦月退亲了也不会娶你…嘻嘻,夏姐姐,怎么办才好,你好像给我姐提鞋都不配呢…”笑嘻嘻的说完,脸色一沉,“秦夏,一个姑娘家,丢一次脸也就算了,别净做些不要脸的事儿!你大约还没见识过我的手段!别再犯在我手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也不管秦夏是何表情,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程树轻蔑的看了秦夏一眼,转身朝秦家走去!

这一眼,还有秦星的那一番话,让秦夏的脑子里一嗡,而后就只能像个僵尸似的下意识的朝家走!不知道怎么走回家的,当秦夏听到自己娘的声音时,她才意识到已经到家了!本来想回屋呆着的秦夏被她娘一句“这么好的人家,为什么不让夏儿嫁呢?!”吸引停住了脚步!

“嫂子,你就别问了,夏儿不成!”秦连枝烦的很,她到现在头皮都还在疼。

秦刘氏不依,“那你说说是为啥不成?!咱夏儿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儿有身段儿,哪里就比秦月差了?!”

秦夏手指扣紧,她的心里此刻变得扭曲,程树那如刀子般的话割她的心,秦星居然还说她连给秦月提鞋都不配,她快要疯了!站在门外一动不动!??

“对啊,连枝,为啥不让夏儿去?照你说的,那可是大户人家,你咋就不让夏儿去嘛!?”秦罗氏也不太理解!

江成义眼珠子一转,讨好的笑着开口“连枝,不如,就让夏儿嫁吧!本来咱们是看三嫂日子过的不太好,想帮他们一把,哪儿晓得他们不领情…既然如此,咱不如…”

秦连枝纠结的皱着眉,当她没想过呢?!可是,说是嫁过去,实际就是抬进去做妾的…或许连妾都算不上,就是一玩物…她一直和秦夏要好是不错,可还不至于要好到牺牲自己的利益,她担心的是把秦夏送过去做了妾后秦刘氏追究!她一直觉得秦柳氏好拿捏一些,虽然从昨天的情况看来并不是这样!

江成义如何不知道秦连枝的想法,半是劝,半是试探,“二嫂,这事儿吧,也得秦夏同意,她不答应,那也不成是吧!?”

“她如何会不同意?而且,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做主,我同意就行了!”秦刘氏连忙变态,开玩笑,家财万贯的大户人家不嫁,嫁谁去?

江成义拍拍秦连枝的手,示意她继续说,秦连枝一咬牙,狠下心,他们如今只有五十两,若是不把这个大老板讨好,他们是肯定挣不到银子争不到家产的!“二嫂,你也别怪我!这大老板虽然家大业大,家中良田千顷,铺子,房屋无数,家财更是万贯,但我也不舍得秦夏嫁过去啊…”

秦刘氏一听这大老板的情况,更加的不淡定了,急急的拉着秦连枝,“连枝,你这是何故?为啥不舍?”

秦连枝一脸不知道怎么说的表情,让秦刘氏迟疑的道,“是个老头儿?”

秦连枝连连摇头,“肯定不是,人家才三十多点呢…。”

秦刘氏不在意的道,“虽然年纪大些,但是也还好!这没啥…”顿了顿又道,“那是身体有啥毛病?”

秦连枝好笑的道,“二嫂你说啥呢!人家可是英俊潇洒,相貌堂堂!”

秦刘氏这心里不得劲儿,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个啥呢!“小姑,你就直说,到底咋回事?”

秦连枝不笑了,直接道,“他有妻,现在是要纳妾!”

秦刘氏一听,顿时满脸的失望…。

秦连枝和江成义对看一眼,江成义向秦罗氏的方向使了个颜色…

秦连枝便对秦罗氏道,“娘,虽然这嫁过去是做妾,可人家家里那可是真正的大户人家,连咱们江家都比不上他一半儿呢!”拿眼瞧了瞧秦刘氏正在愣神,又压低了声音对秦罗氏道,“娘,若是咱们家姑娘在那家一举得男,那可就站稳了,那么大的家产,怎么得也能分一些!”

这话秦刘氏听到了,她的心里活了,这做妾又怎样?若是得了男人的欢心,有正妻也不怕,她听说大户人家的妾还受宠些!心一横,“小姑,我同意了,咱们家夏儿嫁!”

秦连枝暗自窃喜,江成义也自是高兴不已!“二嫂,等秦夏嫁过去,我和咱们成义肯定会帮着咱们夏儿在那家里站稳脚跟,等夏儿掌了家,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门外的秦夏听着自己娘居然答应把自己嫁到人家家里做小妾,她的心里一阵悲凉!她才十六,嫁给一个三十多的男人做妾…她不愿意!

秦连枝亲热的拉着秦刘氏的胳膊,“二嫂,我跟你说!这家人家财万贯也就算了。真正厉害的是,这个大老板的亲叔叔是咱们清水县令,堂叔是咱们青州府尹!你说,凭咱们秦夏的摸样,还不是一嫁过去就能得了欢心?!那以后咱们在这清水可就是富贵滔天了,横着走都没关系!”

秦罗氏和秦刘氏同时瞪大的眼,“啥?县令?府尹?!”

秦连枝笑着点头,她太知道她的二嫂和娘了,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村长了…。

秦刘氏心里舒畅了,这么好的人家,妾又如何!嫁,一定嫁!

秦罗氏更是激动的连连道,“连枝,你个傻姑娘,你应该第一时间就跟娘说啊!你居然还想着说给秦月那个不知好歹的!一开始就应该说给咱夏儿!等夏儿嫁过去,以后咱们也是有官家亲戚了,看谁还敢在我面前横!”

“二嫂,咱们在这里说的热闹,可夏儿愿不愿意还不知道呢?!她若是不愿意嫁呢?!夏儿性子也倔着!”秦连枝拉着秦刘氏的胳膊!

话刚落,秦夏推开门,定定的看着秦连枝,“姑,我嫁!”

秦夏在外面都听到了,她既然得不到程树的心,那她一定要嫁的比秦月富贵!妾也无妨,有了官家身份,她要让他们都来求她,要让他们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原谅他们以前的无视,一定要让他们为今天对她的羞辱付出代价,特别是秦星!她一定要让秦星那小贱人哭着求自己原谅!

秦夏扬起小脸,满脸决然的坚定!秦夏本就生的摸样不错,今日特意打扮了一番,此刻冷着的小脸在男人眼里别样的有诱惑,看得江成义心里一阵荡漾!

江成义垂涎秦夏的摸样没有逃过秦连枝的眼睛,看看花枝招展的秦夏,心里的那一点愧疚都摸得一干二净,心里暗呲一声,“骚狐狸…”面上笑着,拉过秦夏,“夏儿,姑姑一开始也是怕委屈了你,才说要让秦月嫁过去…你可别怪姑姑!”

秦夏冷着脸,看向秦连枝,“什么时候嫁?!”

秦连枝一愣,反应过来去看江成义,却看到江成义盯着秦夏眼珠子都不动了,狠狠的不动声色的踩了他一脚,江成义哎哟一声,对上秦连枝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尴尬的道,“娘子,你咋了?”

秦连枝不高不低的道,“夏儿问啥时候嫁过去…。”

“哦哦哦,我这就去镇上拜访一下,再和他商议一下,然后咱们再来商量!”江成义收起心猿意马,女人和家产比起来,还是家产重要!等自己继承了家产,还怕没有女人?!

秦夏点点头,道,“越快越好!”说完,毫无表情站起来径直出了屋!

------题外话------

我晕死了...昨天进山了,没有电脑没有网!前天晚上传文了以后就没有管了,结果,今天发现审核没有通过,出现了好多乱码...昨天一晚上梦见文没有更新...对不起大家,我马上回武汉了,回了武汉给大家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