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字不如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面半句话没完,秦星一个酒嗝,明轩哭笑不得,宠溺的看着皱着眉头的秦星,“难受?”

秦星晕乎着摆摆手,“这米酒怎么这么大的后劲?!太不科学了!”

“科学?”明轩听不太明白!

秦星没理会他,从怀里掏了一叠纸出来,递给明轩,“喏,这是救命之恩的报酬!”

明轩含笑道,“卖身契?”,伸手将纸接过来,纸上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字,排头写着“家具餐具卖场计划书”

秦星很没有什么威力的瞪着眼睛,白了明轩一眼,“卖你个头!”

明轩撑着额头,看着手里歪七扭八的“计划书”,笑着摇头,“这是?”对秦星这些稀奇古怪的话语,明轩很新奇也很无奈。

秦星微睁着双眼,“你不是想和我合作做生意吗?这就是我要做的,你先看看,有没有兴趣,若是没有,我便把你的银两还你,若是有,咱们就合计合计!”

明轩翻了翻歪七扭八的几页“计划书”,忍不住好笑道,“这是你写的?”

秦星斜着眼瞟了眼明轩,“有意见?”

“没有,没有…就是,觉得…字不如人…”明轩捂着嘴低低笑。

秦星将明轩手里的计划书夺过来,扬起下巴,“不乐意看就还给我!”

看着孩子气的秦星,明轩笑容更深,将计划书拿过来,“我很乐意,非常乐意看!”

秦星摆摆手,“那你走吧,看了有什么想法咱们明天面馆再合计!”

明轩笑着摇摇头,刚好秦柳氏和秦月秦怜从厨房出来,站起来,弯了弯,“今日多谢秦婶招待,明轩这就告辞了!”

秦柳氏赶忙还了一礼,“应该是我说多谢,这么大的野猪,公子都相送了,真是万分感谢!”

明轩摆摆手,含笑道,“今日和秦姑娘相遇也是有缘!秦婶儿不必如此客气!”

正寒暄,林一带着秦钰和古力进来!

秦钰一进屋,兴奋的道,“娘,大姐,林大哥功夫好厉害!”

林一笑呵呵的摸摸秦钰的头,开玩笑,这小子可是秦姑娘的亲小弟,不哄高兴了,主子会不高兴的!邀功的看看主子,却见他笑得莫测,别有深意,林一身子一顿,怎么感觉不对劲似的?

明轩和林一道谢告辞,临出门,明轩深深的看了眼已经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的秦星!

秦月转身去拿了件衣服搭在秦星身上。

秦柳氏带着一家子送出院子!

明轩的黑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等在了院子外,还有另外一匹马。

秦钰看到黑煞,双眼一亮。

从来都是慢条斯理的明轩在林一的目瞪口呆中轻轻一跃,身子飞起,优雅的飞上了黑煞的背!

听到秦钰的惊呼声,林一转身看到秦钰崇拜的看着明轩,又看到一直含笑的明轩,忽然灵光一闪,拍了一巴掌自己的头,“主子这是在…讨好这小子?”

“连大哥…你可以教我骑马吗?我二姐总说我太小…”秦钰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明轩!

“你二姐说的对,你还小…”明轩笑着,停了停,又道,“不过,骑马也还是可以的!”

秦钰正失望,又听到后半句,开心的跳起来,“那你还会来我家吗?”

明轩笑着点头,“若是你欢迎,秦婶儿不嫌烦,还有…你二姐愿意的话…”

秦钰连连点头,“会的,我娘才不会嫌烦,我二姐也一定会愿意!”

秦柳氏在一旁笑着道,“粗茶淡饭公子不嫌弃,常来家坐!”

林一深深的吐了口气,这一下午把他给憋的太难受了,他迫不及待的要回去和林二,六叔他们分享他这一天的震惊!

直到明轩和林一驾马远去,秦钰才回了院子,他一开始一直觉得林大哥是高手,可从刚才明轩上马的那一招看来,连大哥才真是高手啊!就像二姐说的,深藏不露啊!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再次见到他们!

连明轩骑在马上,嘴角一直含着笑,他的脑海里不停的闪过秦星的样子,一时是装扮成男子的摸样,一时又是赢了银子时的兴奋摸样,还有镇定自若的对付一头大野猪的摸样,还有说起战争时的沉稳睿智摸样,更有穿上女装时的娇俏靓丽,和微醺状态下的娇憨可爱摸样。明轩抬头看看天,叹口气,一个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面?!而每一面都这么的…。吸引人!

林一的心里也一直起伏不已,看着前面马背上的主子,林一的心情是复杂的!他希望主子能找到一个知他懂他的女子与他携手一生,主子的前十八年虽然贵为皇子,却一点儿也不开心!主子对这个秦姑娘似乎真的很不同,可是,这个秦姑娘真的能让主子幸福吗?而且她的身份…。就算主子出了皇宫,但也还是王爷,她一个农家女配的起王妃这个身份吗?!收起情绪,加快速度赶上出了秦家就一直不做声的明轩。“四爷,这边还继续找吗?”

明轩回头看了眼林一,“这两日我有别的计划,关于找寻藏宝诗的事,暂且放一放!宫里有消息传来,父皇近日身子好了,我估计那两位也要来了!你让林三林四注意着!”

林一看看一说到正事又恢复到冷漠淡定的摸样的主子,他其实也比较喜欢看主子脸上带着笑容的主子!

回到镇别院,林一还没来得及去找林六他们,林六已经等在书房门口!

“主子,公主已经送到青州了!”林六抱拳!

“嗯。”想起答应明瑶一定将她的“嫂嫂”带回青州为条件才让她和嬷嬷回了青州!

三人进了书房,又将近日的计划做了安排,林一迫不及待拉着林六出了书房!

明轩独自在书房,拿出秦星写的“计划书”,笑着打开,本以为就是简单的“计划”,越看却越惊喜,甚至有些震惊!一个女子,居然有如此缜密的逻辑,不仅有详细的前期筹备,更有对店铺的整修设想,连和窑厂和木匠坊的合作方式都有详细说明!

看完整个“计划书”,轻轻合上,明轩靠在椅背上半天没有动弹!眼睛盯着面前的“计划书”,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明媚的笑容,明轩苦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觉得心累的时候,他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那张笑脸,而现在,这张笑脸比从前任何一次都来得清晰!

已经连续晴了很久了,又是一个大太阳!七月的太阳出来的已经很早了!

秦星出了一身的汗回到院子,感觉好多了,她决定再也不尝试喝什么米酒了,这个米酒完全非彼米酒!

吃过早饭,秦星出了村子,她得去看看镇上铺子的进展,越早开始越好!

骑马的好处在这个时候就体现的淋漓尽致了,半个时辰,就到了镇上!

先去了清水酒楼,原先的招牌已经拆了,整修的工人都已经开始忙碌了,秦星进去看了一圈,觉得不错,按自己的想法在弄!负责盯着的人是醉鱼轩的小二,秦星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只要过了她的眼睛,她都是知道的,而且小二也认识秦星!恭敬的打了招呼,秦星点点头,“按这个速度,有没有说多久可以弄完?”

小二笑着道,“咱们辛掌柜也着急,早上刚问过工匠!若是顺利的话,十天左右就可以了!”

秦星估摸了下时间,十天不长。叮嘱了几句哪儿是重点,看小二认真的记下来了,便直奔镇东自己的铺子!

到了自家铺子,有几个工人也正在干活,工程量没有酒楼大,秦星只打算改动一部分,前面大厅做成衣展示,两个房间改成设计室,针对要订做的VIP客户!后面稍微改动下,第一个院子里的厢房改成住做衣服的工人宿舍,后面一个院子住自家人!

秦星进了大厅,发现东子正在帮忙把前厅的椅子搬到后面去!

东子瞧见秦星,咧开嘴,“秦姑娘,你可真早啊!”

“东子,你咋在这里?”秦星奇怪!

“昨天钰哥儿和古力来了,找了掌柜的!掌柜的便找了这几个师傅。掌柜的说你这里没个人盯着,让我在这里来看着点!”东子搬完椅子,忙着又去喊了一个正在忙的中年汉子,“樊大叔,这是咱们东家,秦姑娘!”

樊大叔是个憨厚的中年人,搓着手,有些拘束的道,“东家,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给您弄好!”

秦星点点头,“图纸你们都看到了吧?按照那个样子弄就行了!全部弄好大约需要多久?”

樊大叔认真的想了想,“最多六天,最少四天!”

“可以,你们做事吧,我去后面看看!”秦星摆摆手,去了后面院子。两间厢房,弄上四个高低床,可以住上八个人!厨房够大,请个婆子一日三餐也解决了!转到后面院子,院子里的几株月季开的正好!还有几株栀子花已结了花苞!有个小后门,方便进出。另外有四个厢房,一个杂物房。大姐嫁出去,他们家也就剩下四个人了!

前前后后的转了一圈,秦星抬头看看天色,将秦棕牵到后院拴好,和东子打了个招呼去了面馆!

刚走进面馆坐下,点了两碗不放葱的面,明轩没来,陈不善居然进了面馆!

秦星淡定的自顾倒了杯茶,不理会陈不善盯着自己不怀好意的目光,暗自嘀咕,“这陈不善怎么还会还吃面?”

陈仁善双眼色迷迷的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秦星,刚才在街上看到就总觉得很熟悉,却又记不起哪儿见过!但是面对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他又怎么会放过,看着秦星进了面馆,也跟着走了进来!见秦星点了两碗面,谄媚的笑着,“姑娘给我点的面吗?”

秦星不理他,自顾喝茶!

陈仁善挪到秦星的桌上,仔细看了看秦星的衣着,很普通的棉布长裙,应该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这种小户家的他最喜欢,因为更容易弄上手!

“姑娘面善的很,是这镇上的吗?鄙人陈仁善,就住镇东。这面有什么好吃的,不如,我请你去醉鱼轩吃鱼?”陈仁善满面猥琐的笑容,盯着秦星娇俏的脸不措眼!

秦星慢悠悠的瞟了眼陈仁善,忍下想扇他耳刮子的冲动,依旧慢条斯理的喝自己的茶。

陈不善摸着下巴,觉得眼前的女子连瞟自己的眼神都别有风情,露出一个自认为特有魅力的笑容,“姑娘为何不理会鄙人呢?在下很是喜欢姑娘,可否交个朋友?!”

秦星忍下心里的恶心,还是不理他!

陈不善皱着眉,心里暗想,“这姑娘莫不是个哑巴?”

“面来喽,清水面两碗,不加葱!”小二端着两碗面到秦星桌前,瞧着这桌上有两人,一人面前放了一碗!

陈不善两眼冒着精光,“姑娘真是蕙质兰心,怎么知道在下不吃葱?!”说着就伸手去端面前的面。

秦星见他居然去端连明轩的面,心里升起一股火,拿起筷子就要打过去,手刚扬起,一颗珠子直直飞射过来,打到陈仁善作势要端面的手背上!

惊叫着站起来,“是谁?是哪个不开眼的敢打老子!?”

陈仁善捂着手,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大片,秦星拾起桌上的圆珠子,也好奇的看向面馆门外!

在陈仁善愤怒的目光中,秦星好奇的目光里,一身银色绸缎长衫,玉簪束发,眉眼清傲的出现在视线里!

秦星收起直起的身子,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陈仁善一见来人,眼珠子转了几转,想起这个男子是在茶楼见过的“外地人”,顿时趾高气昂的道,“你是何人?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在清水敢出手打我?!”

明轩轻飘飘瞟了陈仁善一眼,不理会他,如闲庭散步似的走向秦星!

“你…有种!看样子你是不想再清水呆了!老子让你横着出清水!”陈仁善瞧这男子居然无视自己,气急,开始口不择言!今日也是巧了,昨日晚上两个保护自己的打手都莫名被人给揍了,早上出来的时候只能一个人了,想着家丁带着也无用,还不如不带,免得等回去的时候还要给家里的老头子告状!

明轩走到秦星面前,还没开口,陈仁善似要找回被无视的场子,得意的看了眼秦星,整了整压根没有乱的衣领,抬头挺了挺身子,对明轩神气的道,“哼,这可是我的女人!你想做什么!?”

一听陈仁善的话,正慢悠悠要坐下的明轩脸色一沉,深邃的双眼一眯,卷起危险的气息,扫向陈仁善,锐利的眼神如刀子般盯着他,嘴角噙起一抹似笑非笑,“陈老板是想横着出这面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