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清水书院/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月初的阳光,虽是下午,也并不灼热,偶尔有微风拂过!

田间劳作的老头直起身子,杵着锄头,擦额头的汗,看到对岸河堤上坐着的明轩和秦星,了然的笑笑,轻轻拍了旁边正在忙着的老伴儿,笑着向对岸呶呶嘴!

老伴儿觉得奇怪,也直起身子,边擦汗,边回头去看,柳树下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男的清冷英俊,女的娇俏貌美,坐在一起像副画似得养眼!笑着撇了身边的老头子一眼,“这么多活儿等着呢,你倒有功夫去看娃娃们谈情说爱…”

老头子弯腰去干活儿,嘴里笑呵呵的道,“等收工,我也带你去河堤上坐坐…”

老伴儿脸一红,丢了一团土到老头儿身上,嗔道,“快干活儿,尽说胡话!”

秦星看着面前河水潺潺而过,这段河流比较深,水流不急,远处有座往来的拱桥,看样子有些年头了,感受到不徐不疾的微风拂面,秦星舒服的轻舒一口气。察觉到身旁的明轩半晌没出声,有些奇怪,偏头去看,半张完美的侧脸映入眼里,见他微皱着眉头,秦星轻笑,“这会儿知道担心了?”

明轩的心里来回起伏,偏头看身边巧笑如嫣的秦星,他在想这时候说出自己真实身份的可行性!随即又否定,他目前的处境并不好,他不想把她卷进来,想起一次比一次狠的杀手,他宁愿以后来面对她的责问!脸上浮起笑,“我不担心,你不是说…要…罩着我?”

秦星撇了他一眼,看向河面,“说老实话,你身份也不简单吧?”秦星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代女子,她来自于现代,而且有敏锐的观察力,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打从内心里不太愿意说破。

明轩愣了下,嘴角扯了扯,自嘲的道,“算是吧….”

秦星认真的看着他,“那你确实是从青州来?”

“星儿是打算打破砂锅吗?”明轩眼神微闪。

“我没有想知道的太清楚,只是,我们既然要合作了,总是要多了解一些比较好的!”秦星神色非常郑重!

明轩从认识秦星,几乎没有见过秦星这种表情,心里微微有些慌,不知道究竟该说实话,还是….看了看秦星认真的表情,明轩望向河面,自嘲的笑笑,“其实,我从京城来…身份什么的,也就是有些银子罢了….不想和家里的兄长们做些无谓的争斗,便带着妹妹回了我娘的故乡,青州。”说完,顿了顿,“我本是应该在青州的,可他们并不打算放过我,所以…我先到了清水镇..”

秦星认真的听完,这大概是一个富家子弟,家里估计有所谓的大房二房三房之类的,而兄弟们为了争夺家产而大打出手,甚至上升的不折手段你死我活的地步!“你为什么不争?你又不差!”

明轩不看秦星,望向河面出神,眼里一片荒芜,“不稀罕…”

秦星看不清明轩的表情,可,能想象出他此刻的落寞,兄弟之间,为了财产,不顾手足之情痛下杀手,这种悲哀,平常人家大约是体会不到的!但是他刚才说的不稀罕,秦星听进心里去了,想来,能让兄弟手足争个你死我活的家产不说富可敌国,最起码也该是个南璃首富什么的,他却能轻飘飘的说不稀罕…秦星笑了笑,“不用稀罕,我会帮你挣到比你爹更多的银子!”

明轩呆了呆,明白到秦星话里的意思,眼光闪烁了下,笑着点头,“我很期待!”

秦星骄傲的扬了扬下巴,“等着吧!不过,昨天的计划书你到底有没有什么想法?!”

明轩从怀里拿出那叠手写的计划书递给秦星,“你看看…”

秦星疑惑的接过来,发现在一些位置,写上了一些红色字迹,每个字都苍劲有力,都是一些细节上的改动,更重要的是,关于之前秦星想的在清水县找铺子的想法,修改成了到青州府找铺位!“青州?”

“我想,你一开始考虑在清水县开卖场就是考虑青水镇的人不够多,消费的水平达不到,那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不更大一点,直接弄到青州去?!”明轩微微偏头,看着秦星。

秦星沉默着想了一会儿,确实,开到青州去应该是更好的,可是,铺面应该更难找吧!

“卖场的事儿你不用操心,我会打点好。最近几天我估计要回趟青州,你把你这边的窑厂和木匠坊安排好,等铺面找好,你去看上一看,若是可以,咱们就可以做起来!”明轩慢悠悠的看着秦星,他似知道秦星在想些什么!“还有,你说和这个木匠坊合作的事儿,其实,你想独立弄个厂的事情也不是不能操作,但是我们俩都不懂这个,要找个人管理才行!”

秦星惊喜的道,“真的能行?!可是南璃的木材好像很麻烦吧!”

“也还好,按规定的程序走就行了,是规定不能随便伐木,但是有可以伐木的区域,按正常的申请手续来办就没有问题了!”明轩摇摇头!

“要找官府吧?我们今天把陈不善得罪了,到官府去能办的成吗?”秦星有些不看好了!

“你要相信,官府也不是一手遮天的!上面还有京城,还有天子,哪儿就能他说了算的!”明轩不屑的哼了哼,一个陈开富,他还没看在眼里,只是要留着他以便盯着他主子的动静!虽然他不争,但也不能处处挨打,处处于被动!

“嗯,也是!那这事儿你去办吧,我可不想和那些官儿们交涉…”秦星觉着明轩说的也有道理!

“这个交给我,不过,你最近得在镇附近找一找有没有合适的位置可以盖厂子,地方得大,最好靠山林,还得交通方便!”明轩弹弹袖子上不存在的褶皱..

“地方大,靠山林,交通方便….”秦星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盯着眼前的河流,她从书上了解到,这青水河的水一直沿着流向长崎的长河,最后汇入了大海…“其实,要说,水路也是很方便的….”

“水路?”明轩看看河流,有些不解!

“你想,这河可是从青州一直流下来的,虽然有些地方又有其他支流,但总是有一条主流的,若是能把这清水河贯通整个青州,那是不是就方便太多了?”秦星想着有些兴奋!她家旁边的那条的河的水也是流到这条河里来了,最终入了长河,汇向了大海。这条清水河从上之下水流有急有缓,河面也有宽有窄,但若是能把这条主河流的河面拓宽,河道整修下,使其贯通整个青州之下,那就太方便了…所谓的千里江陵一日还也是可以做到的!

明轩的神色也有些动容,是啊,他的封地大多山地,哪怕是官道也并不平坦,可若是能把汇通到各城的河流都打通,那应该是非常不错的!“星儿,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实地勘察一下,若是河流条件可以达到行船的水平,这个计划是完全可以实施的,而且,青州,青水,沿途两岸风景又好,到时候造几条游船,说不定其他州府,甚至京城的贵人们也会被吸引来….”秦星想起现代那无数的星级游船,这实在是个好生意!刚兴奋起来,又撇了撇嘴,“可是,这样的工程,好像比建度假村更麻烦!好像不仅仅得官府同意吧….”

明轩微笑着看着秦星,看着她又皱起来的小脸,有些不忍心,开口道,“如今这青州周边都是四皇子的封地,我和他有几分薄交,去找他聊聊,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包括,你说的…度假村..而且这修葺河道,建水道,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秦星有些愣神,“你是说,你认识皇子?”

“也算不上认识,在京城的时候有过几面之交…”明轩说的轻描淡写!

机械的点点头,秦星忽然反应过来,“怪不得你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陈不善….”深深的看了眼明轩,这个男人,真的是深长不露,从见他第一面开始就觉得他不太好惹….

“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也只是觉得,若是没有必要,还是少和这种有权有势的贵人们打交道…”明轩忽然有些后悔说自己认识四皇子的话!

秦星点点头,她其实也并不在乎这个连明轩的身份,只是…..甩甩头,撇开心里的那一点点介意,“那这些麻烦的事情,就靠你了,我可只负责提供计划…”

明轩轻轻松口气,笑着道,“好!”

秦星从河堤上站起来,拍拍裙子,指着自己所在的这一大片地方,翘起嘴角,“给你那个皇子朋友说说,走个后门儿,把这一片空地卖给我吧…我要在这里建一个庄园…”

明轩闲散的站起来,微笑着看了看四周,确实风景如画,“你想要建个什么样子的庄园?!”

秦星撑开双手,小脸扬起,“还没想好…有空的时候琢磨琢磨…”

斑驳的阳光下,秦星的脸肤如凝脂,泛着健康的红润,小脸带着笑,明媚似娇艳的玫瑰花!明轩的眼神晃了晃,“好…”

看天色不早,两人一路往回走,好在这青水镇也并不是太大,一些关于卖场的细节刚说完,就到了!

两人走到秦星镇东的铺子前,大门已经锁上了。

明轩对秦星道,“我近几日不在清水,若是有事,去前面二街七号找林九..”

秦星点头,估摸着他应该是在这里置了宅子了!“你是要去青州吗?”

明轩点头,“嗯,有些事情处理下!”

“若是有空,帮我看看青州的绸缎布匹的价格”秦星指指身后的宅子,“这里的宅子,我打算用来做个成衣铺子…”秦星猜想各个地方的价格应该有所不同,多比较下也是比较好的!

明轩看看后面的宅子,他还以为这是秦星她们在镇上的家,四周看了看,这边都是住宅,“这里做铺子?”对秦星说的成衣不太懂,但是,这样一个宅子做铺子,他有些不解!

秦星笑笑,“这个嘛,以后有时间跟你说!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娘得担心了!”说完挥挥手转身离去!

明轩看看渐暗的天色,微微皱了皱眉,向身后扬了扬手,一阵风拂过,一切又安静下来!

两人分开,秦星从后院进去,大致看了看,进度很不错!

牵了秦棕出来,疾驰向青水村,秦星沿路都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她快,跟的人也快,她慢,跟的人也慢,却又总是看不到人影,以为自己是累了,摇摇头,加快速度往家赶!只是再快,到家时天也已黑透了!

家里,秦柳氏们依旧等着她回家吃饭,秦星有些无奈,吃饭的时候一再的跟她们说不要等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她会很忙,这样总等着她,会让她分散心思…秦柳氏不忍秦星这么辛苦,却也不想秦星不高兴,也只好点头答应!

镇中心的清水书院,小池塘边的凉亭,对坐着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是这青水书院的院长,张谦。他对面坐着的,是刚和秦星分开的赫连明轩!

张谦优雅的端着手里的紫砂壶,茶水如流水般而出。

明轩四周看看,这书院虽在镇中心,却闹中取静,外面看与一般的书院无二,内里却别洞天!池塘,凉亭,拱桥,更像一个后花园似的!再看看正悠闲的冲泡茶水的张谦,忍不住笑道,“张先生还是这么清隽风雅….”

张谦哈哈一笑,“贤王的改变,却不小….”看着眼前玉树临风,清冷贵气自然流露的明轩,忍不住叹道,“谁能想到堂堂皇子会到我这个小书院来闲坐….”多年前见过的明轩不是现如今的模样,现在的明轩,看起来,多了一丝温润,少了一些冷漠…挺好!

明轩端起手里的茶杯,放在鼻尖嗅了一嗅,笑着道,“任是谁人也不会想到南璃有名的大才子,状元郎,会在这个小镇上做教书先生…”

张谦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又是哈哈一笑,“如此看来,我们还是同一类人…”

明轩笑着摇头,“张先生是一怒为红颜…明轩是迫不得已…”

张谦眼里闪过自嘲的笑,“家里容不下,自然只能避走他乡…”

明轩轻抿一口茶,“好茶…”放下茶杯,不动声色,“右相老了…”

张谦愣了一愣,哈哈笑起来,“贤王今日应该不是来做说客的吧!?”

明轩笑,“明轩肯定没有这个才能….只是得到消息,明王到了青州,只怕,不日就要来拜会张先生了!”

张谦满脸平淡,“如今我一介草民,哪儿值得明王殿下来拜会…”

明轩修长的手指端起茶杯,“张先生从未想过回去入仕吗?”

张谦扯扯嘴角,“贤王觉得在下如今过的如何?”

“母上在旁,眷侣在侧,平淡闲适,再好不过…”明轩看着张谦满脸满足的表情!

张谦笑着点头,“贤王都说再好不过,我又岂会不知,而去平白的增添烦恼…”

明轩也笑着点头,“自是如此!”

“贤王从此就当真闲居在这穷乡僻壤了?!”张谦给明轩添满茶水,看着闲闲散散靠在凉亭栏杆边看池塘里的鱼的明轩。

明轩回头,“穷乡僻壤吗?以后会变的….”想起秦星的那些计划,明轩有信心把青州变的富裕起来!

“京城……陛下也老了…”张谦想到明轩说右相老了的话,忍不住笑了笑,都老了…

“他的儿子多…可不像右相!”明轩捏着几粒鱼食投进池塘!

“可像你这么优秀的没有….”张谦轻声道。

明轩一愣,回头看神色认真的张谦,忍不住笑道,“张先生这是?”

“哈哈….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张谦笑着摇头!

“我以为张先生会比较看好明王!”明轩伸手去端茶杯!

张谦低笑着摇头,直接道,“明王?他太自负…头脑简单…德王,虚伪,手段太狠。孝王倒是不错,可惜庆妃娘娘野心太大,只怕若是他继位了话….”话未完,明轩已经明白,若是明辉继位,以庆妃的性子,只怕干预朝政不会少!

明轩笑的意味深长,“张先生远离朝政,却还能如此关心朝堂,真是难得…”

张谦笑的坦荡,“难免会有所关注,毕竟,南璃的未来怎样,作为草民的我,也是很关心的!”

明轩不想再说这个话题,端起茶杯,向张谦敬了敬,“这些年,多谢张先生对我外公一家的照拂…”

张谦摆摆手,“哪有什么照拂!你舅舅是个很有才的人,窝在乡下打猎实在是可惜了!我多次邀请他来教学生,他都拒绝了!”

“舅舅….他….其实是有些傲气的…”明轩轻笑。

“性子倒是不随你外公!你外公更洒脱…如今你也有几分你外公的影子!你随你母妃!张谦感叹道!

“算起来我与他也只有一面之缘…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过!”明轩的脸上有些歉意!

“以后日子还长…对了,今日听说镇上有个外地人打了清水一霸陈不善?!是你吧?!”张谦询问道。

“张先生消息倒是灵通!”明轩用手撑着额头,无奈的笑笑!

“听说还有一个女子?”张谦的眼睛里冒着八卦的光!

明轩含笑不语,自顾去喝茶…

“啧啧啧….”张谦连连摇头,“看样子贤王这是春心大动了啊…”

明轩脸上笑容不减,他其实也不太明白,就是想看到她,想和她在一起,看到她就觉得通体舒畅!

“贤王殿下,在下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看上的就一定要抓牢啊…!”张谦神秘兮兮的道!

明轩摇摇头,隐去笑容,声音又变得清冷,“如今我这般境遇,实在是不想把她牵扯进来…”

张谦了然的点点头,明轩这般身份,在大局未定之前,随时怕是…..

------题外话------

昨天失言了,非常非常抱歉!高速堵车,很晚才到,等收拾完,安顿好孩子,已经太晚了!

刚刚独立带孩子,还在适应!以后会保持稳定更新,争取在固定时间更新!

再次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