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邀请做官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谦默了一会儿,笑着道,“贤王殿下应该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啊!”

明轩眼里闪过一丝坚定,优雅的将茶杯端到唇边,看向张谦,“近日,我听到了一番话,原话且不提。我把这番话理解成的意思就是,在面对敌人时,将自己变的强大后,将不惧任何阴谋打压…”

张谦一愣,轻声复述了一遍,又仔细想了想这句话,沉默一瞬,苦笑着摇头,“枉我比你年长十多岁,却从来不曾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只想着一味的躲避,却从不曾想过直接面对。当年,我若是早早洞悉一切,这么多年的遗憾也就不会有了…若是我有足够的能力,也不会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只恨自己太没用!”

明轩放下茶杯,“现在也不晚,以后的日子,她们还是需要你的保护!所以,我不会放弃,我会打起精神,让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更重要,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张谦竖起大拇指,“不错…我支持你!”

明轩笑,“我确实需要你的支持…”顿了顿,又问,“关于陈仁善,你了解多少?”

“清水一霸?陈不善?”张谦嗤了嗤,“不值一提,有几分脑子,不可以一世…他爹倒是个不错的人,有眼界,明事理。但陈仁善是他唯一的儿子,更是陈家兄弟几个唯一的儿子,是以,从小被宠坏了,他的叔叔,甚至堂叔,都非常的疼爱他,所以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对了,他的叔叔和堂叔,你都知道吧?!”作为自己的封地,相信他对地方官员都有排查过…

明轩点头,想到青州府尹陈开富,他眼神暗了暗,“陈开富。很精明!”

张谦不屑的哼了哼,“一介小小的府尹,能把自己的女儿嫁到皇子府,能不精明?甚至能说是手腕高明的很!”

明轩挑挑眉,不置可否…。

“这个陈开富,仗着山高皇帝远,自己又沾些皇亲,哪怕只是皇子侧妃,但也是皇子的岳丈!所以在这青州一带可以说是一言堂…而青山县令陈贤进,更是没少作恶,对这个陈不善是各种包庇护佑。如今你已经来了,该罢的都罢了吧!也好灭了这陈仁善的仗的这个势!”张谦越说越是气愤,只恨如今自己只是一个教书先生,也没法儿收拾他们!可赫连明轩不同,他可是陛下的亲儿子,而这青州又是他的封地,只要合理,他是有权对地方官员做任免的…

明轩看张谦义愤填膺的样子,笑道,“张先生还是如此善恶分明…不出来为官实在是可惜了…”

张谦一愣,哈哈大笑,“若是殿下封我个七品芝麻官,我也是乐意的…哈哈…”

明轩身子往前一倾,“此话当真?”

张谦连连摆手,“哈哈…。我家夫人同意才行…”

明轩一撩衣袍,“放心,张夫人那里,我去说…”

张谦一愣,见明轩果真是当真的模样,“殿下不是在说笑?”

明轩坐直身子,神色认真,“张先生的才华,仅仅在这里教学生,实在是太屈才。青州要发展,就得有有才有德之人来管理,就凭我一人,也无法成事!我的想法是,等解决了陈开富,望先生能屈居青州府尹,助我一臂之力…”

张谦见明轩说的认真,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思绪飞转,他也有抱负,也有宏志,虽然如今很好,可心中那一腔热血却总是没有释放…如今远离京城,能做一地的地方官,而且是他扎根十年的青州,既能施展抱负,还能造福于百姓,他其实是乐意的,就是不知道白凤她…。“这事,你容我好好思虑思虑,如今母亲在清水,我也要和她商量商量!”

明轩点头,“那是自然!”

张谦瞧着明轩一副对发展青州势在必行的样子,忍不住道,“殿下已经有了计划?”

“暂时有个雏形,若是张先生有兴趣,改日,我当来详细说与你听!”明轩信心满满,他觉得修河面,建水道绝对可以改变整个青州…

张谦不再追问,只是问,“你到了清水后去看过老爷子吗?”

“没有专门去…但有见到。”想起外公脸上的笑容,明轩笑着道,“状态很不错…”

“有没有打算接回青州?”张谦对这个老爷子还是很敬重的!而且当年初到青州,若不是有老爷子帮忙掩护,早就被他爹派的人给弄回去了…

“暂时没有…后面看情况吧…外公对现在的生活看起来挺满意的…他操劳一辈子,现在过些闲云野鹤的生活挺好的!”明轩摇摇头,觉得外公也并不想回青州,“当初他们隐居,也是怕成为别人用来要挟我的棋子,如今大局未定,就如此吧…。”

张谦了然的点点头。“如此也好”…而后又笑着神秘兮兮的道,“其实咱们这清水看着不怎么样,风水那可是不错的…男子个个英俊,女子个个水灵…”

想起秦星,明轩笑着附和,“确实…”看看依旧风采翩翩的张谦,笑着问,“这么多年,还没放弃?”

张谦明白明轩何意,苦笑,“我家娘子总说孩子还在,她能感觉到,只是这么些年,却总也没有任何消息…。”而后又道,“幸好这书院的孩子们多,她也算得以慰藉,现在又多了个母亲,也喜欢和这些孩子们一起。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也不存在放弃不放弃了!”

明轩并不擅长安慰人,只能无言的保持沉默…

两人又小坐片刻,明轩起身告辞,张谦送到书院门口,转身去找王白凤和母亲。

刚走到半道儿,王白凤迎了过来,挽起张谦的胳膊,“谦哥似很喜欢这个贤王?陪他坐了这么久…”

张谦疼爱的拍拍王白凤的手,两人往回走,“宫里几个孩子,算起来,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我远离京城,但能想的出,能在皇宫里那些阴谋手段里生存下来的孩子,绝对不容易…”

“可我看谦哥对这个贤王似比明晨更多一份热忱和关心…”王白凤不解,在王白凤心里,张岚再怎么坏,心狠,但明晨是张谦的亲外甥,还是有血缘亲情的…

“白凤,你可还记得咱们刚到青州时帮我们做掩护的林老爷子?”张谦停下脚步,询问王白凤。

王白凤眼神一暗,想起了多年前那些痛苦的日子,“我咋不记得…若不是林老爷子,我们估计绑都绑回去了…”

察觉到爱妻的落寞,爱怜的拉起她的手,“那林老爷子,便是如今贤王的外公…。林嫔的父亲…也是跟随先皇征战多年的林老将军…”

王白凤惊讶半天,她对皇宫里的一切并不了解,嫁给张谦后一直专心伺候公婆,照顾夫君,也并不去刻意去打听皇室的事情,哪怕她的姑姐贵为皇后…当初右相夫人就是很喜欢她这点…。“那为何…”

“唉…你是想问林老爷子为何带着一家子隐居到了清水吧?”对于爱妻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已经心领神会的张谦自然能猜到她后面想说的是什么。

王白凤点点头,“就算林嫔去世了,也没有必要隐居起来啊…况且宫里还有个皇子外孙……”

张谦领着王白凤缓缓走着,嘴角露出讽刺的笑,“那个皇宫里,陛下徐徐老去,几个成年的皇子…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林老爷子隐居,也是为了他的外孙,少一个后顾之忧,以免成为别人手里的棋子…”

王白凤有些同情那些皇子了,想到张岚连自己弟弟的孩子都能下手,别人的孩子,又岂会放在眼里…“这个贤王,不是说是自请到青州吗?”

“不自请又能如何?和他们斗?和他们争?他的性子不够狠,估计做不到…”张谦摇摇头…

“听说他不曾习武,当今陛下也不喜欢他…。他的母妃又死了,想必在宫里是很艰难的…”王白凤觉得这个贤王也挺可怜!

张谦偏头看一脸同情的娘子,好笑的道,“凡是不要只看表面…。五年前,我偷偷回京城看母亲那次在白云山遇上流匪,若不是这位贤王殿下,你夫君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王白凤心一紧,“什么?你遇上了流匪…?”

张谦安抚了捏了捏王白凤的手,“都过去五年多了,还紧张什么…。那次我其实没见到母亲,贤王把我带到白云寺养了半个月的伤,我就回来了…。”

王白凤心里的松了一松,“你受伤了?伤哪儿了?当时回来怎么不和我说?!”

“还不是怕你担心吗?再说,伤的也不重,在白云寺养了些日子就全好了!”张谦安慰着王白凤!

王白凤瞪了他一眼,“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和我说!”

“是是是…小的遵命…”张谦笑着作了一揖…

王白凤笑着推了他一把,重新挽上张谦的胳膊往前走,一会儿又皱眉道,“五年前,那这位贤王也才十三岁年纪吧…。他就可以在流匪手下救下你?那绝对不是传出来的那样啊。…”

张谦点点头,笑而不语…。

王白凤也是心思剔透之人,一瞬就明白了,“唉…虽然贵为皇子,过的也是如此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真还不如寻常百姓来的踏实安稳…。”

张谦拉着王白凤的手,“好了,不操心别人了…母亲呢?”

“母亲又在包饺子呢…。”王白凤有些无奈的笑着。

“又包饺子?”张谦也有些无奈的…

“唉,都怪我…。你说当初我咋就不多问一句秦怜家住哪儿呢?不然也不至于就这样等着…”王白凤有些自责…

“这怎么能怪你?我们也不知道这次母亲会一起来…。”张谦安慰王白凤,“不过,你这个秦怜爱吃饺子的事儿,扯的有些不靠谱…”

王白凤笑嗔着推了张谦一把,“那我就是随口一说嘛!娘一路都问我秦怜的事儿,我也知道的不全,只好瞎编…。我哪儿晓得娘就隔三差五的做饺子,要等秦怜来吃嘛…”

张谦笑着道,“这回的饺子你负责,我可吃不了了…”

王白凤晃着张谦的胳膊,“你负责吃韭菜馅儿的…我不爱吃韭菜,其他的我来…”

张谦无奈的笑,“好好好,我吃韭菜…。”

月光下,两人相互搀扶的影子越拖越长…

------题外话------

今天老公帮忙带娃儿,我可以有时间多写一些,晚点再二更。

谢谢大家的理解,MUA…。

差点忘了,今儿情人节,有没有出去约会呀…

大家一起节日快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